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我袁术不做短命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崩溃的步度根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崩溃的步度根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崩溃的步度根

        袁术直接说出了自己要南下返回幽州的消息,同时点了赵云三人的将。

        “在。”

        “在。”

        “在。”

        三人一起向袁术抱拳。

        “虽然我走了,草原的战事却不能停,以子龙为主将,孟起,仲康为副将,统摄鹰扬军,宣威军,以及两万乌桓骑兵自东向西横扫整个鲜卑草原。”

        袁术直接令赵云为主将,马超和许褚为副将,执行横扫草原的工作。

        “诺,赵云定当完成任务。”

        “马超定然辅佐赵云将军完成任务。”

        “许褚定然辅佐赵云将军完成任务。”

        听到袁术的任命,三人再次向袁术行礼。

        “法正,周瑜,鲁肃。”

        袁术冲三人点了点头,然后点了三个年轻参谋的名字。

        “在。”

        “在。”

        “在。”

        听到袁术点自己名字,周瑜三人直接向袁术抱拳行礼。

        “你们三人还是随军参谋,跟随子龙他们在草原上继续战斗,等到横扫草原之后,我要一份详细的情报,阐述参谋制中的缺陷和指标,明白了吗?”

        袁术看了眼三个年轻人,留他们在这里不只是看中了他们的潜力,还要他们制定一份详细的参数,以后参谋制的实行都要以他们的标准为依托进行。

        “定然完成任务。”

        三人一起喊话接令,参谋才是他们这次北上的身份,而他们都任务不只是出谋划策,还要将参谋制的话本给制定出来。

        “嗯,那就这样吧,收拾一下,准备启程吧,对了马上发电报给荀谌,将这里的情况告诉他,要他马上派人北上接应我们,然后你们带着电报一起走。”

        袁术看了眼众人,直接要赵云带着发报机在草原上征战,这样的话一旦有什么问题,自己也能第一时间知晓。

        “诺。”

        很快电报穿越千里,直接被远在渔阳的荀谌接受到。

        “马上派人召黄忠五人过来议事。”

        得到袁术剿灭了珂比能部族,并且俘虏了二十多万鲜卑人后,荀谌马上下令让黄忠等人过来。

        “大人。”

        协助荀谌安稳幽州局面的黄忠等人马上来到他的面前。

        “主公在鲜卑草原去的大捷,不但就地格杀了珂比能,还俘获了二十多万鲜卑俘虏,主公现在准备率军押送俘虏南下,你们马上率军北上接应主公。”

        荀谌也没有废话,直接下令让黄忠等人率军北上,接应拿下的袁术。

        “冠候大人取得大捷了?”

        听到荀谌的话,黄忠也是一阵兴奋,袁术跨越茫茫草原,抓住机会一举将新晋崛起的珂比能全歼,果然不愧是能够一统整个大汉的雄主。

        “嗯,抓紧时间行事,一定要带足粮草,那可是二十多万人,我不允许出现粮食不够饿死人的情况,虽然他们之前是异族人,但是接下来都将成为大汉腾飞的重要力量。”

        荀谌点了点头,示意黄忠抓紧时间行动。

        “诺。”

        黄忠等人一起向荀谌抱拳,然后离开州牧府开始安排兵马北上,接应即将南下的袁术。

        第二天天一亮,赵云几人已经带着麾下的骑兵离开珂比能的新草场,开始由东向西,扫荡沿途的鲜卑部族。

        袁术的大军则是休整了两天之后,押送着二十多万鲜卑部族开始向南迁徙,而珂比能的屈服确实省了很多兵马,最起码珂比能部族之中暂时没有出现大规模的叛乱行为,只有少数人想要逃走,却被先登军无情的当场斩杀。

        袁术这里完结了战事,步度根那里却是风云再起,得到袁术的电报,荀攸便在第一时间带着凉州精锐越过边境杀向步度根部族,趁着步度根战败之际,一举杀进了步度根的老巢,

        将留守在那里的一万鲜卑骑兵击溃之后,整个步度根部落直接崩溃,连带周围的鲜卑部族,荀攸这里的俘虏竟然比袁术哪里还要多上两三万人。

        做完这些之后,荀攸直接命令步卒押送鲜卑俘虏返回并州,同时命令在九原郡的郝昭率兵北上接应,自己则是带着两万镇虏军直接向西,

        因为在交战的时候有很多部族骑兵逃窜,他们这会肯定会去找步度根求援,所以他要做的就是打步度根一个措手不及,最起码也要拖住对方,给后续赶来的高览创造全歼敌人的机会。

        同时除了步度根之外,其他地方还有许多游离于珂比能和步度根之外的部落,也是要一一将至歼灭的。

        步度根经历了德尔克林之战已经成了惊弓之鸟,一路根本不敢停留朝大本营狂奔,在路上部族贤者安卡由于伤势严重加上没有休息,最终殒命在返程途中。

        步度根在前,高览的七万大军也是一路狂奔,他们的任务是配合荀谌将步度根部族连根拔起,同时还要消灭并州以北的所有鲜卑部族。

        一连狂奔了十几天步度根终于返回到了自己的控制范围,他悬着的心总算也是放回了肚子里面。

        “单于,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仅剩的一个万夫长科尔沁,看着步度根,眼中闪过一丝凝重之色。

        “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赶紧返回部族,抓紧时间休整,如果大汉真的出兵,到时候我们免不了还要再次出征。”

        步度根现在已经放弃了自己拿下珂比能的打算,只能寄希望于大汉帮助自己拿下珂比能,然后成为鲜卑的主人。

        “是。”

        听到步度根的话,科尔沁也没什么好说的,直接在马上向他行礼,然后吩咐士卒抓紧时间赶路,返回自己的大本营。

        就在他们一心想要返回部族的时候上百人等到骑兵直接出现在大军面前,这些人衣衫陋烂,浑身是血,一看就知道是经历了惨烈的苦战。

        “什么人?”

        看到这些人出现,最前面的步度根士兵直接将他们围了起来。

        “柯木烈,我是兰德尔,我是兰德尔啊。”

        看清楚将自己围起来的人,其中一人直接抹了一把自己的脸,将真容露了出来。

        “兰德尔,你怎么出出现在这里,家里出了什么意外吗?”

        柯木烈看着这熟悉的面容,以及他现在的惨样,一个不详的念头瞬间出现在他的脑海,老巢可能出问题了。

        “大汉,大汉的兵马出并州直接杀了过来,摸摸儿万夫长直接被杀,一万兵马被杀溃,现在部族可能,可能,可能已经被他们。”

        兰德尔说着说着竟然哭了出来,好像一个孩子一样冲着柯木烈放声痛哭。

        “快去随我见单于大人。”

        柯木烈真想一刀砍了这个孙子,把家都丢了,你现在好意思在这里哭。

        “是。”

        柯木烈带着兰德尔穿过外围,直接来见步度根。

        “单于,大事不妙,大汉荀攸背信弃义,悍然出兵,趁着我们兵马不济之时,直接偷袭本部,摸摸儿万夫长当场被杀,一万护族兵马近溃,我看情况不对,趁乱逃了出来,单于,赶紧回去,解救部族吧。”

        兰德尔看到步度根之后,直接跪在了他的面前,哭喊着将老巢的事说了出来。

        听到兰德尔的话,步度根只感觉自己眼前一黑,差点没一头从马上栽下来。

        “单于。”

        看到步度根在马上发晃,他身边的骑兵赶紧围过来将扶住。

        “你说什么?

        部族怎么了?

        说。”

        缓了一会,步度根总算回过劲来,双目血红瞪着面前的兰德尔,如果眼神能够放箭,这会对方已经是万箭穿心了。

        “部族恐怕被大汉的人攻破了。”

        兰德尔被步度根盯得有点发毛,但是还是说出了最坏的打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你个大汉,好你个荀攸,我步度根和你们不死不休。”

        步度根一边狂笑,一边靠近兰德尔身前,紧接着一刀挥出,将他的脑袋砍了下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临阵脱逃,致部族于不顾,罪不可恕。”

        兰德尔的无头尸体整个栽在了步度根的面前,而他依然还是那个样子,狂笑,凄厉如狼的狂笑。

        “单于,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科尔沁撇了眼兰德尔的尸体,这样的人杀了也就杀了,他的死根本不足以让自己发泄心头之恨,但是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接下来他们该怎么办?

        大本营都被人家给端了。

        “怎么办?

        科尔沁,你马上带人去章嘉部,柯尔特部,干特伦部,沾穆尔部,告诉他们单于王庭被大汉偷袭,现在已经被人家擒下了,号召他们出兵,共同剿灭这支敌人,

        只要能够帮我夺回族人家眷,他们开出什么条件我都满足,如果他们拒绝出兵,我就投降大汉,

        然后带着他们的兵马一家一家的找,把所有鲜卑部族全都给拿下,要完大家一起完。”

        步度根现在整个人都有些癫狂了,他虽然没有什么雄才壮志,但是也知道家国之重,

        他名义上还是鲜卑单于,现在王庭却被汉人给偷家了,这特么简直就是让他在光天化日之下果奔,不,比这个还让他丢脸,

        如果说这些鲜卑部族真的还当自己是鲜卑人,现在就该摒弃前嫌,跟自己一起将来犯之敌歼灭,

        如果他们不同意,那也好办,好招他没有,阴招他还没有嘛?

        索性自己就降了,这个劳什子单于他不当了,家国家国,如果国家守不住了,他最少也要把自己的家给保住,否则真是上对不起祖宗,下对不起后代了。

        “单于,您真的要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