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提前登陆种田游戏在线阅读 - 第199章 夜半来临

第199章 夜半来临

        枪管的口子并不大,拉膛线的切割机伸入枪管里推拉,阴影让人难以看见膛线。

        切割器复位,退出枪管口,棘轮再转,枪管又一次旋转五分之一。

        本次切割的膛线一共五根,现在进行的是第三道膛线的切割。

        “蒸汽机出力稳定!”

        “枪管出现两根膛线!”

        “第三次切割!”

        随着工人的喃声落下,微小的切割刀具再度伸入管子里,旋转,出膛,第三根膛线完成。

        滋啦滋啦。

        整个过程有点缓慢,且伴随着剧烈的嘶鸣,那是刀具在枪管内壁切割的声音。

        “再调小一点。”艾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看入神的工人回过神,“哦哦。”然后他赶紧调小蒸汽机的输出功率。

        话说回来,以艾伦的角度压根看不到切割器在枪管内运作的情况,艾伦在第四次切割时微调是出于什么样的根据呢?

        如果知道原理的话就不是普通工人了,工人们互视一眼,继续等机器切第五根膛线。

        过了好一会儿,第一根枪管的五条膛线切割完毕,兽人们将蒸汽机与机床关停,取出枪管,随后用眼睛睹上枪管,近距离观看枪管内部的情况。

        五根螺旋的线条由近到远,似张合又似收缩,在尽头处汇成一个无限接近的点,充满了奇妙的艺术设计美感。

        “艾伦大人,五根膛线十分清晰,这是成功品!”匠人惊讶地大叫,毫不掩饰心里对艾伦的崇拜之情。

        “不,并没有成功,第三根膛线在切割到深处时出现轻微抖动,四分之三段有一个节点歪了,后面线也是歪的。”艾伦接过枪管,用眼睛打量。

        鉴定术不提供动态变化数据,只介绍当时的机器动作情况,想要动态数据,就需要在每一秒钟都在使用鉴定术,如此才能得到机器工作时每秒钟发生的动态数据。

        “啊……”兽人看着枪管内优美的弧线,怎么也看不出线歪了。

        “我看看。”

        亚伯好奇,将枪管带到室外,伸眼睛堵上枪管口,借助阳光的亮度看见明亮的枪管内膛,五根膛线以螺旋形式旋转,仔细看十几秒钟,亚伯感觉线条在旋转。

        “似乎有一条线歪了。”大铁匠亚伯甩了甩头,头有点晕。

        膛线机床原理简单,不过蒸汽机并不是稳定的输出工具,艾伦还需要再细调。

        半个钟后,艾伦等人浪费好多根枪管才调试完毕,之后用该蒸汽机切割的膛线都非常稳定,弧度适中。

        另外,契合线膛枪管的米尼弹也在火热生产中。

        有了燧发枪管的线膛机床,下一个工业机床就是为大炮而生的炮管线膛机床。

        制造那玩意同样需要一段时间,还得等下一批的蒸汽机制造出来,并不是说机床造出来就能用了。

        明天面对兽潮,仍旧以滑膛燧发枪为主,线膛枪还没有进入量产阶段,而且新造的线膛枪的口径略小于滑膛枪口径,口径约12豪米左右。

        由于口径发生变化,击发装置和枪托等也要重做,这是一项需要费时费力的工程。

        ……

        天还没亮,夜色正浓。

        在城墙巡逻的猫耳兽人发现森林里无数的飞鸟都飞了过来,密密麻麻的,遮住明亮的星光。

        猫耳兽人抓紧手中的燧发枪,有点小紧张。

        飞鸟躁动绝不是偶然,最近兽潮即将临城的事早已传遍火枪兵之中。

        “咕咕!”

        鸽子那古怪的声音在头上响起,猫耳兽人虽然听不懂鸽语,不过鸽子嘴里叼的两根树支落在旁边,他顿时知道前方发生了什么事。

        根据战时鸽子肢体语言表格,两根木条扔墙头,两声咕,代表兽潮来了。

        该表格由艾伦城主亲自制作,前一周军训时还进行了鸽子肢体语言军演,全体火枪兵都适应了用动物的眼线大致知晓战争局势的便利。

        “兽潮来了!”

        墙头兵立马跑向城墙的巨型篝火盘,将墙头的煤油烧火棍烧进盘里,顺便将墙头的各种柴火扔往篝火盘中。

        另一名传讯兵拿起篝火旁边的巨大笆蕉扇,使劲地煽风点火。

        呼呼,大火猛烈燃烧。

        黑色浓烟滚滚而上,直通星夜,火光映红了烽火台。

        隔壁的烽火台士兵看见烽火,也跟着点燃烽火,浓烟滚滚。

        不到几分钟时间,明日城全段围墙燃起烽火。

        城内的夜间巡逻者上街敲锣打鼓,嗓子叫得非常大声,恨不得全城苏醒。

        “兽潮来了!”

        “快起床,兽潮来了!”

        明日城的建筑规划十分严格,居民楼都建在同一块地区,军营建在居民区附近,敲锣的兽人很快转完一圈,将所有睡梦中的兽人唤醒。

        兽人们有军训的底子,从听到锣声,在床上爬起来,穿衣穿鞋,箭步如飞,不到一分钟时间,他们已变成身穿绿军服的笔直兽人,并站在了宿舍外,整齐列队,没有丝毫的慌乱。

        他们没有枪,枪放在军火库里保管,集合后由队长带队,快速踏步向军营校练场集中。

        艾伦住的地方也在居民区,被吵醒后,他也以极快速度奔向城墙。

        全城上下的居民大楼都亮起了烛光,没参军的兽人都没心思睡觉了,他们想去军营,想去城墙上看一看情况怎么样。

        不过城墙没他们份,只能去看看军营的兽人集体出发。

        “快快,你爸爸要出征了,趁现在多看一眼!”

        “妈妈我也想参军!”

        许多家庭里的小孩子们大声叫嚷,遭到家中老母的阻止。

        不过围在军营门口的普通兽人倒是越来越多,甚至有人看见艾伦也在军营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