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重生过去震八方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八章 一套四合院(求订阅)

第二百二十八章 一套四合院(求订阅)

        “哎呀!那感情好!”老曹笑着说道。

        只有方圆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感觉到老曹这脸皮太厚。

        你最起码也客气一下是不,连客气都没有,自己就答应了,这种事方圆做不出来。

        当然,这主要是老曹和这位马爷太熟悉,如果方圆有这么熟悉,他也会这样。

        马爷家不但占地面积比老曹家大,房子也大了很多,这一点看客厅就能看出来。

        马爷家的家具是真不少,基本上全部都是老家具,而且看上去都富丽堂皇的那种。

        “请坐。”

        马爷家的客厅基本上都是那种大高椅,除了中间两张是太师椅以外,全部都是大高椅。

        两边的大高椅中间都有一个放茶点的几子,看过古装电视剧的应该都知道。

        马爷坐到其中一张太师椅上,老曹带着方圆坐到了左侧的大高椅上。

        “不知道你们两个今天过来找我有什么事?”坐下来以后,马爷问。

        “是这样的马爷,方圆想弄一批老家具,这不,我就想到了您这。”老曹说道。

        “老家具?”马爷看了一眼客厅里的家具说道:“这个恐怕不行。”

        其实进了这屋以后,方圆就知道这次可能会白来。

        因为这屋的摆设太好了,而且这位马爷并不缺钱,他是觉得不舍得把这些家具给卖了的。

        果然,这不,一开口就回绝了老曹的话。

        老曹并没有说什么,方圆也是一样,他只是有点遗憾而已。

        如果把老曹这屋里的家具收了,这可是相当于收了十个齐爷家。

        “没关系,我也只是问问,您要不打算卖就算了,回头我再问问别人。”

        “嗯!咱们这附近家里有老家具的多,我这里的家具都是一套的,少一件看上去都不和谐。”

        “马爷,这些家具是您弄的还是……”方圆这时候问了一句。

        “哈哈哈!这可不是我弄的,这是祖上传下来的,这也是我不卖的原因之一。”

        一般祖上传下来的东西,很少会有人卖,除非迫不得已,就比如之前他们用大黄鱼换肉。

        现在不一样了,现在他们卖了不少大黄鱼,特别是这位马爷,现在手里根本就不缺钱。

        “原来如此。”方圆点了点头。

        “对了,我另外一套房子里倒是有不少老家具。”马爷好像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看着方圆说。

        他之所以眼睛发光,是因为他知道方圆是个有钱人。

        “噢!有多少?”方圆问道。

        “很多,比这里还多,但是我不卖你家具,我把家具送给你。”

        “呃!”方圆愣了一下,看着马爷说道:“送给我?您什么意思?”

        “不知道你对房子感不感兴趣?”马爷看着方圆问。

        “啊!这个……”方圆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他当然对房子感兴趣,可是他也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是这样的,我还有一套四合院,就在北池子大街那边,面积比这个大多了,带前后院,如果你对房子感兴趣,我就把房子卖给你,至于里面的家具,全部送给你。”

        听到这位马爷的话,方圆苦笑一下,说实话,方圆很想要,北池子那边他当然知道。

        就在故宫东侧,离浓眉大眼老人家也不是很远,甚至说在挨着,可是方圆真的不敢买啊!

        看到方圆苦笑,马爷还能不明白怎么回事,看了一眼老曹,说道:“曹爷,方圆可能不明白我这个人,您和他说说。”

        老曹点了点头,看着方圆问道:“方圆,你是担心马爷反悔吧?”

        “没有没有。”方圆连忙摇头,就算是他是这么想的,这个时候也要否认啊!

        “怎么给你说吧!马爷这个人,从来不赖账,这个你可以在附近打听打听。”

        老曹刚说完,马爷拍着胸口说道:“我马爷的为人,你可以随便打听,信誉这两个字,比我的命都重要。”

        “马爷,您误会了,不是我不相信您,而是我现在还没有购置房产的打算,不过既然您说到这个份上了,我想先去看看。”

        “行,你什么时候想去看,咱们随时就可以过去。”

        “哎!”

        不用说,中午两个人是在马爷家吃的饭,一个炖鸡,一个炒鸡蛋,另外还有两个素菜。

        这样的饭菜对于方圆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在这个年代能吃到这些的,估计很少。

        吃完饭以后两个人就从马爷家离开了,他们并没有去看房,不管做什么,最起码要有个前后之分。

        上午说好的下午去齐爷家拉家具,那么就必须去,不能因为这边有更重要的事,就把那边给推了。

        这次虽然没有从马爷家买到家具,但是方圆一点也没有遗憾,甚至说有点高兴。

        一套四合院啊!谁不想要。

        不要说方圆这个从后世过来的人,就算是这个年代的人,也有不少人想要。

        可惜他们没有那么多钱,然后就是怕出事,根本不敢买。

        说实话,方圆也不敢,他之所以答应了,不是因为他相信马爷,而是他相信老曹。

        既然老曹都那么说马爷了,那么就绝对不会有错。

        说实话,什么时候都有这样的人,把信誉看的比命都重要。

        这样的人,往往做什么都能成功。

        方圆现在要学的东西有很多,而最应该学的,也最想学的就是这个信誉。

        回到老曹家这里的时候,方圆没有进去,直接对老曹说道:“我就不进去了,我回去开车,一会再过来。”

        “行,你去吧!我在家等你。”

        “嗯!”方圆点了点头,开着吉普车离开了。

        不管是吉普车还是开车,都不能和自行车比,如果是自行车,方圆随便找个胡同就把问题解决了。

        但是吉普车和卡车不一样,方圆必须要到城外找个没人的地方,或者是找个树林才能解决。

        不过经常这样干,方圆早就对城外的环境很熟悉了,这倒是没有用多长时间。

        也就四十来分钟吧!方圆开着卡车来到了老曹家。

        卡车上的棚子已经被他取下来了,现在就是一辆普通的卡车。

        不过不是国内的卡车,而是老毛子的那种卡车。

        当然,普通人是看不出来有什么区别的,最多感觉到和别的卡车不一样,绝对不会想到这是老毛子的卡车。

        方圆按了按喇叭,也没有下车,老曹很快从屋里出来了。

        “方圆,你这速度挺快啊!我一壶茶都没有喝完。”老曹上车以后对方圆说。

        “因为不远。”

        “也对。”老曹点了点头。

        在他想来,方圆这是应该在城里的什么地方换的车。

        而城里就这么大点地方,开车基本上都用不了多长时间。

        “走吧!”

        “嗯!走。”

        老曹家离齐爷家所住的胡同本来就不远,一百五六十米的距离,也就一脚油门的事。

        方圆把车停在胡同口,老曹一边下车一边对方圆说道:“我先进去看看,让他准备一下。”

        “行。”

        在老曹下车以后,方圆把卡车尽量的往一边靠。

        没办法,路比较窄,如果他不尽量往一边靠!估计连一辆三轮车都过不去。

        好不容易把车停好,方圆这才从车上下来,而这个时候,已经有人搬着一个四角柜从里面出来了。

        看了齐爷已经找好人帮忙了,老曹进去一说,这不,就开始让人搬。

        “受累了。”方圆连忙对搬四角柜的两个人说。

        “没事,也不重。”

        虽然人家怎么说,但方圆也不能什么都不做,这不,连忙把书包打开,从里面拿出两包大前门。

        当然,书包只是掩饰,烟是从空间里取出来的,因为他基本上不会把烟放在书包里。

        等两个人把四角柜装上车以后,方圆连忙把烟递过去说道:“抽支烟歇会。”

        看到大前门,两个人愣了一下,不过还是接了过去。

        大前门在这个年代也绝对算是好烟了,两毛五一包,可以说普通老百姓很少有人舍得抽。

        “谢谢!”

        “不客气!这次真是麻烦你们了。”

        “不麻烦不麻烦。”

        就在这个时候,又出来几个人,他们抬的是一个大立柜,这玩意比较沉,最起码相当于四角柜两个重。

        同样的,等他们把立柜装上车以后,方圆连忙过去发烟,同样是一人一包大前门。

        这倒不是说方圆不舍得拿中华烟出来,而是不能拿,如果他给帮忙的都给中华烟,齐爷会怎么想。

        估计会认为方圆赚了很大的便宜,要不然怎么可能连帮忙的都给中华。

        所以有时候可是要注意一下,要不然不经意间就有可能得罪了人。

        大前门就无所谓了,一条也就两块五,一笔四百块钱的买卖,拿出来两块五请大家抽烟绝对说的过去。

        人多好干活,方圆连手都没有动,很快这些家具就都给搬到了车上,看着这些家具,方圆心里很兴奋,但是脸上一点也没有表露出来。

        等全部装好,用绳子捆好以后,方圆找到了齐爷,说道:“齐爷,新家具就需要您自己看着打了。”

        “没问题。”

        方圆把书包打开,从里面拿出一扎钱,数出四十张递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