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绝代名师在线阅读 - 第1184章 琴战

第1184章 琴战

        齐王这句问话,让大夏,大魏,大楚,甚至是大唐使节团的一些人员,脸色顿时不好看了。

        四位太子在场,身份怎么也比孙默尊贵吧?

        即便不行,可还有主、副使呢。

        这些使节团的配置,都和大唐差不多,除了大夏太子的亲传老师没有来,其他太子的老师都来了,而且还有像李秀一样的皇亲国戚,负责外交,所以怎么看,都轮不到孙默第一个被齐王问候。

        一般而言,在这种外交场合上,问候的顺序,都是有规定的。

        要么以国力论,要么以年纪论!

        “齐王这是干嘛?玩盘外招吗?”

        赫连北方皱眉。

        就韩沧水那个小肚鸡肠的模样,听到自己被齐王无视,肯定恨死了老师。

        没办法,他惹不起齐王,那么只能用老师撒气了。

        “以齐王过往的名声来看,他应该不屑于这种手段,纯粹就是欣赏老师吧?”

        秦瑶光分析。

        果然,等到孙默起身行礼后,齐王就忍不住招手:“孙名师,请过来一叙!”

        这是要让孙默坐在旁边。

        “陛下,论战开始在即,我还是留在观战席吧?”

        孙默婉拒。

        “啊?贵使节团的团长,不是韩名师吗?”

        齐王的潜台词,是说孙默没指挥的权利,留在那里干什么?

        “是韩名师!”

        孙默承认。

        齐王还要再说,被姜玉真打断了。

        “父王,时间到,该比赛了!”

        “哦,那就先比赛!”

        齐王没用盘外招,就是馋孙默的神之手,想让他给自己推拿一番,按完后,能夜御百美的那种。

        就算是皇帝,也无法与衰老抗衡的,石更不起来,纵然有佳丽万人,又有什么用?

        当然,吃丹药可以挽救一下尊严,但是药三分毒,总不能为了床榻上那点事,不要命了吧?

        所以齐王在听说孙默的上古擒龙手非常厉害后,就迫切的想要一试。

        擂鼓声响起,结束后,齐王进行论战前的致辞。

        使节团的人们,没怎么听,都在惊讶姜玉真在齐王心中的地位。

        一般而言,做皇子公主的,都是小心的逢迎皇帝,深怕惹父王不快,失去了圣眷。

        可是这位飞燕公主,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制止齐王,更可怕的是,齐王竟然还听了。

        看来传言没错,姜玉真搞不好真的要成为下一代的齐王了。

        齐王不像现代世界的那些领导,遇到发言机会,就说一、两个小时不停,让人昏昏欲睡,他说完简短的开幕词,便直入正题,开始介绍第一场比赛。

        “琴战,以琴技定输赢,总共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代表战,各个使节团的代表,单人出战,演奏一曲,曲目不限,然后会有裁判打分!”

        “第二部分,皇子团斗琴,每个使节团,至少派五人出战,用合奏,和其他的皇子团,进行斗琴!”

        这是大家早就熟知的流程,因此没有丝毫惊慌,在齐王宣布抽签后,各个使节团就派人登台了。

        大唐这边,是齐琳上去抽签,她是李秀的亲闺女。

        签位第三,不好也不坏。

        很快,夏太康背着一把古筝,出现在三丈高的擂台上,他席地而坐,将古筝放在腿上,便开始演奏。

        铮!

        当夏太康的食指波动琴弦,一道金戈铁马之音,便瞬间轰鸣在众人耳边,不少人被吓得打了个哆嗦,那感觉宛若草原上的清晨,一支骑兵团,骤然破开身前的浓雾,杀了出来。

        所到之处,人仰马翻,尸横遍野!

        夏太康的曲风,就像他的人,一往无前,宁死不退!

        “这家伙厉害呀!”

        秦瑶光震惊。

        按理说,夏太康这种魁梧雄壮的家伙,一看就是把时间都花费在修炼和治国上的那种,没想到琴技也这么高超!

        不少人,下意识的双手抱胸,他们虽然听不出曲子中的征伐之意,但是都感觉到了。

        不过渐渐地,慌张和忐忑就变成了热血澎湃,自己仿佛成了一位将军,南征北战,纵横驰骋,最后君临天下!

        琴音陡然落下,众人不知为何,心中生出了一股怅然若失的感觉。

        夏太康没有谢场,单手一抓古筝,走下了擂台,霸气的一塌糊涂。

        “韩名师,你怎么看?”

        李秀询问,眼神不由的瞟向了李玄,这小子,神情出现忐忑了。

        “他虽然有很娴熟的琴技,不过个人意气超过了音乐本身,这首曲子,更像是在诉说个人的抱负,立意低了一些。”

        韩沧水微笑:“放心,能赢!”

        此时,高台上,乐圣李龟年,给出了点评,和韩沧水说的,一般无二。

        这位乐圣,出了名钟爱音乐,不通世故,不知变通,所以由他做评委,很是公正。

        当然,为了公平,除了他之外,还有四位九州知名的乐师,作为裁判。

        “这位乐圣真敢说呀,也不怕得罪死夏太康!”

        澹台语堂打趣。

        别看李龟年是乐圣,但是这个称谓,就像画圣一样,是在某个领域,达到了极致后,就可以得到的称号。

        说白了,只看技艺,不怎么看人品,再加上小众,所以他们这个圣,含金量不高。

        比如孙默,他要是无耻一点,靠着那么多名画,自称一声画圣,也无不可,毕竟数量占了优势。

        但是名师界的圣人,那是上天授之,到不了某个思想境界,就迈不过那个门槛儿。

        老校长就是这么凉的,成了植物人。

        “夏太康那把琴,有点意思!”

        孙默撇嘴。

        “老师,您有什么发现?”

        秦瑶光瞬间凑了过来,小声询问。

        “五国论战,可以作弊吗?”

        孙默没答,而是反问了李子柒一句。

        “不被抓到的作弊,就不算作弊!”

        李子柒耸了耸肩膀:“夏太康那把琴,应该是名琴凤求凰,据说那是用一株栖息过凤凰的梧桐树,做成的,这把琴,据说弹奏时,可以自动冠压群芳,任何琴音,在它面前,都会失色。”

        “啊?靠名琴,这不算作弊吗?”

        鹿芷若眨了眨眼睛,觉得不公平。

        “这样是可以的,因为这也算国力的一种比拼!”李子柒解释:“再说其他使节团的琴,都不会太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