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手术直播间在线阅读 - 0287 先治眼瞎吧(3/4)

0287 先治眼瞎吧(3/4)

        刚到电梯前,一个人影猛然从大门口跑了过来。

        没有喊叫,只是错愕与惊讶后沉默哭泣。

        是一个女孩子,看样子不过二十三四岁,清秀的脸上满是泪水。

        躺在平车上的年轻人挣扎着伸出手,一把握住女孩的手,几乎是用最后的力气说到:“别告诉家里。”

        女孩拼命点头,泪珠四溅,晶莹剔透。

        “大夫,他怎么样。”女孩泪眼蒙蒙的看着郑仁,嘶哑问到。

        郑仁有些冷漠的说到:“要去手术室,你是他爱人?”

        “我是他女朋友。”

        “叫家属,签字,准备手术。”电梯此时到了,郑仁和另外一名医生推着平车进入电梯。

        鲁道夫·瓦格纳教授也跟着一起进来。

        这种抢救,让他很是好奇。

        女孩听到郑仁的话后,低头,泪水像是断线珍珠一样滴落到电梯的地面上。

        送患者去了手术室,楚嫣之接替,把患者推了进去。

        “那把刀,千万别动。”郑仁叮嘱。

        楚嫣之回了郑仁一个鄙视的表情,道:“我知道。”

        尖刀入腹,不拔出来的话,一些血管处于闭合状态,还能少流一点血。要是拔出来,会让抢救走向一个未知的方向。

        郑仁随即带着女孩回到急诊病房,此时苏云已经回来了,见郑仁在办理入院手续,身后还跟着那个外国人,怔了一下。

        郑仁眼皮都没抬,道:“你去手术室盯着,我处理一下下面的事儿。”

        “好。”苏云又看了一眼鲁道夫·瓦格纳教授,随后去了手术室。

        “去交钱,这面要备血,手术。”郑仁把住院单递给女孩,道:“家属能来吗?”

        “大夫……他说别告诉家里。”

        “你不能签字。”郑仁有些冷漠,急诊抢救的时候,最是烦这种婆婆妈妈的事情。

        人都要死了,难道你要把死讯告诉家里吗?

        而且这个男孩,一看他的那些狐朋狗友们,就知道也不是什么好人。

        “大夫,我能签字,真的能签字。出什么事儿,我负责。”女孩坚定的说到。

        嗯?郑仁对女孩有了新的感官。

        郑仁见过多少个车祸、刀伤的患者男女朋友假装不认识,可这个女孩竟然说能负责任。

        有意思。

        上面有苏云在,郑仁也不担心,就多问了几句。

        “怎么回事?”

        “凯哥是好人,努力打工挣钱,养活家里面。他父亲去世的早,只有一个母亲,还生病在床。”女孩整理了一下情绪,说到:“我们两个处朋友已经两年了,要是没有意外,明年开春就准备结婚。但他在社会上有一堆朋友,凯哥为人仗义,总是帮朋友忙。这次他把我俩准备结婚积攒的三万块钱借给了他的朋友。”

        郑仁点头。

        年轻人,这种事儿经常见。等血冷了、懂事儿了,也就好了。

        不过看他那群朋友,这个小家伙的眼睛的确够瞎的。应该先去眼科,治好眼睛再说。

        “我跟他生气,几天没说话。没想到他被那群人撺掇着,就……这样了。”女孩低头,不断的抹去眼睛里涌出来的泪水:“我错了,我不应该和凯哥生气。”

        郑仁也打印出来术前交代和其他需要签字的文件。

        逐一讲解,虽然很快,但是条理清晰。

        女孩毫不犹豫的签字,并且在关系上写下爱人两个字。

        这女孩,真是不错,郑仁想到。

        “我去手术,会尽力救治,而且会尽量给你节省费用的。”郑仁认真说道。

        女孩深深鞠了一个躬,拿着住院单去交钱了。

        处理完这面的事儿,郑仁一边去手术室,一边打电话,通知苏云稍等开台,麻醉也等自己到了再说。

        苏云虽然不理解,但还是应下来。

        鲁道夫·瓦格纳教授依旧跟在郑仁身后,郑仁奇怪,问到:“教授,您这是准备和我上手术?一会要做的是普外科的手术,很普通,没什么看点。”

        “不不,郑,我是想了解你的坚持与信仰。”教授甩了甩头,文艺气息顿时大作,“那个纪录片带给我深深的震撼,我觉得我有必要了解你。”

        郑仁倒是无所谓,人家是世界知名教授,总不能把人给撵走吧。

        愿意上手术,就去看看呗,自己做手术还怕人看了?

        比较麻烦的是那个年轻人,郑仁脑海迅速勾勒出来一个方案。

        对于医生来讲,这些事情都是画蛇添足。但郑仁偶尔喜欢做这种事儿,比如说急诊科遇到的那个小交警,比如说……

        换了衣服,郑仁和鲁道夫·瓦格纳教授来到手术室。

        苏云见那外国教授跟上来,有些诧异,刚想问,就见郑仁没有去刷手,而是来到患者面前,用惋惜的口吻说到:“真是可惜,这么年轻。”

        呃……苏云先是怔了一下。不就是个肠破裂么?有个毛线可惜的?又特么死不了人?

        不过他马上就理解了郑仁的意图。

        “是,这次怕是救不回来了。他家里怎么样?还有什么人吗?”苏云瞬间戏精上身,和郑仁演起对手戏来。

        郑仁对楚嫣之做了一个禁声,准备麻醉的手势,然后说道:“家里还有一个生病的母亲,未婚妻急的在外面要跳楼。唉,他那群狐朋狗友都走了,你说,这是图啥。”

        “真是可惜啊,这么年轻。他死了,他生病的母亲怎么办?”

        “我估计没人照顾,几周后就急火攻心,死在家里。”郑仁道:“好好的一个家,就这么没了。”

        “小伙子,下辈子把眼睛擦亮点。”苏云认真的看着患者,年轻患者眼睛没有丝毫神采,虽然监护仪显示的生命体征还是平稳的,但是此刻,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死人。

        郑仁随即做了一个手势,楚嫣之开始推药。

        十几秒钟后,患者进入全麻状态。

        “郑老板,你这是图啥?”苏云鄙夷,一边刷手,一边问道。

        “看着可怜,不是可怜他,是可怜他妈和他的未婚妻。”郑仁叹了口气,“尽力就好,他能自己走出来,那是最好的。要是还这样,咱说的早晚得变成现实。”

        苏云深以为然。

        急诊手术,再次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