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东瀛怪诞创造时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我是来干什么的?

第十五章 我是来干什么的?

        智子坐在车的后排,副驾驶后面的位置,这个位置总是能够让她感到放松一些。

        她的脑海里回忆着里美的相关资料,这个可怜的孩子现在已失去全部的亲人,无依无靠,还一度被一个叫做吉野的高利贷业务员逼迫到只能辍学的地步。

        好在吉野已死于怪诞之手,里美又可以正常上学了。

        这样看来,里美奶奶之所以成为怪诞,似乎就是为将可怜的孙女从苦难之中解救出来。

        不,甚至可以讲,奶奶是为了将所有被高利贷残酷压迫的人们从无边的苦海中解救出来。

        这样的良善怪诞,真的要收容她么?

        无论从哪个角度去想,像里美奶奶这样的怪诞都好像是老天为这个世界打好的补丁,堵上了那些法律和道德所不能覆盖的角落和漏洞。

        国家应该倡导才对嘛。

        话说,全国各地的特殊调查课目前也只有对这种有序选择的良善怪诞才能硬气的很,面对那些具备普杀规则的怪诞,一个个都是颤颤巍巍的,简直可以用欺软怕硬来形容。

        唉,想一想,也实在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那些从一个个可怕怪诞事件中死里逃生的调查员大人们其实也都是普通人,只能靠着过人的身体素质和高科技的手段寻找怪诞规则的漏洞。但事实上,人类根本无法对抗怪诞。

        据某位调查员大人讲,他总会生出这样的感觉——“ばかやろう,越对抗,越感到绝望啊。”

        思绪飘得太远了。

        智子观察窗外的风景,似乎距离湘南中学越来越近了。

        不知道那个叫里美的女生现在在干什么。

        她现在是否晓得自己的奶奶已变成了毫无自主意识、靠着规则行事的怪物呢。

        恐怕,到最后还是需要智子亲自去告诉里美残忍的真相,甚至还得要求里美全力配合特殊调查课收容奶奶。

        这个过程当中,肯定会有里美直面奶奶的场面,对于一个刚刚失去奶奶,又要将和奶奶长得一模一样的怪诞亲手送入禁闭当中。

        无论带入到哪个电视剧里,智子都觉得自己不像是一个好人的角色啊。

        这时,汽车停了下来。

        “警部补,”司机说道:“湘南高中到了。”

        虽然特殊调查课在名称上听起来与其他各课等级相同,但在东都警视厅不对外人展示的体系框架里,特殊调查课的地位和级别都很高。毕竟,这里才是整个警察系统时时刻刻要面临最危险处境的部门。

        怪诞调查员大人们自不必说,就连调查员助理只要被任命,至少都是警部补的级别。那些普通的地方警察努力一辈子到最后拿到警部补就算是功德圆满了。

        为了方便处理怪诞事件,本部还为每一位怪诞调查员和助理都配备了专车和专职司机,一应费用全部报销,这也是很特殊的待遇了。

        “好的,请您在这里稍等一下,我应该不会太久。”

        智子开门下车,叮嘱罢了,就往校门口走。

        刚要走进校门的时候,一个保安拦住了她,“请问,您是……”

        “我是黎都市警察本部特殊调查课的,”智子下意识拿出证件展示,“嗯,我是来……,”

        话说到此处,智子看到眼前闪过一瞬蓝光。

        下一瞬,她忽然感觉到脑子里一片空白——对啊,我是来干什么的?

        智子站在湘南中学门口发了好一会儿呆,

        “女士,”

        校门口的保安伸手在智子眼前晃了晃,试图把她从另一个世界召唤回来,“您在想什么?”

        “对了,”智子抬起头望着保安,“我刚才有说过我是来干什么的吗?”

        “呃……”保安挠了挠头,“这个是我要问您的问题吧。”

        “抱歉,我先告辞了。”

        智子闹了个大红脸,果断返回车上,问司机:“我有说过我来湘南高中是干什么的吗?”

        “没有啊,”司机说道:“您的工作一向以来不都是保密的吗?”

        “好罢,先回本部。”

        我来湘南中学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智子用手掌敲了敲脑壳,该死,总觉得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脑袋里好像被抠走了一块儿似的。

        返回本部之后,智子翻找自己的工作记录,也未曾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

        抓耳挠腮地挣扎了很久,智子最终还是找到了乌鸦。

        她坦诚地告诉乌鸦,不知出于什么缘故自己完全忘掉了去湘南中学的目的,在承认错误的同时,恳请乌鸦告诉自己答案。

        “我有让你去过湘南中学吗?”

        乌鸦皱了皱眉头,“是你自己记错了什么吧。”

        “真的没有吗?”智子松了一口气,“我还以为自己要耽误什么大事。”

        “尽快去联络那些高利贷公司吧,下一个受害者很重要。”

        乌鸦躺进了沙发里,双手抱头,看着天花板,“让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好像忘掉了什么事情来着……管他呢,一切按计划进行。”

        ……

        奈良公寓地下室。

        【直播结束,扣除1天寿命】

        【怎么样,我做生意还是很讲诚信的】

        “其实,我一直有一个疑惑,”顾醒拿着纸条,边看边说:“藏在小洞之后的你,到底是什么?是人,还是……怪物?”

        【很想知道么】

        “当然。”

        【可惜,现在的你还支付不起我回答的代价啊】

        “搞什么,”顾醒冷哼一声,“以为自己很神秘么。事实上,超过一天我就不想付给你了。对了,乌鸦和智子所说的收容和限制是什么意思?”

        【弱鸡人类企图通过找到规则的漏洞来将怪诞限制到可控范围之内的徒劳努力罢了】

        “弱鸡?”顾醒有点被冒犯到的感觉。

        【当然不包括你】

        只看着文字,顾醒似乎都能听见小洞嘲讽的声音:

        【那些所谓的调查员没有一个能够掌握怪诞的力量,最多有一些异能者的低级手段,在怪诞面前当然是弱鸡】

        “你的意思是说,它们不可能收容里美的奶奶了?”

        【也没准儿,毕竟,他们有过成功的经验。不过,你要牢牢记住,只有怪诞才能对抗怪诞】

        无语。

        “那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阻止里美的奶奶被怪诞调查员收容?”

        【你确定要为还没有发生的事情付出代价吗】

        “你之前不是还说,我有可能因此暴露身份吗!”

        【现在就动手的话,代价恐怕有点高哦……其实,就算里美的奶奶被收容了,你依然可以从我这里支付寿命,将她释放出来】

        这样还好。顾醒松了口气。

        如此一来,也不必多想,静静等待乌鸦和里美奶奶的交锋好了。

        折腾一番,已快到下午上班的时间,顾醒收拾一番,准备去警局上班。

        临走之前,他来到小洞旁边,“洞桑,给我一张纸条。”

        【干什么】

        “为了随时和你交流啊。”

        【从今天起,你也要为此付出代价了。】

        “为什么?”

        【随时随地都能从我的纸条上获取信息,和我做生意,你不觉得这也是命运馈赠的礼物么】

        “完全是个吝啬鬼……我需要为此付出多少?”

        【用一天换一天,怎么样,简直是清仓大甩卖。另外,还要补上之前欠我的】

        “成交!”

        之后几天,顾醒跑现场的次数越来越多了,也开始主动翻阅过往的犯罪档案。包括一些长年没能侦破的悬案。

        他和小洞就创造怪诞的事情交流了一番,了解到创造怪诞绝无法凭空臆想捏造,也不能通过支付寿命向小洞兑换。

        甚至,小洞也不会提供可能产生怪诞的方法,一切都要靠顾醒自己摸索。

        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想要创造一个新的怪诞,一定会与顾醒生活中接触到的事情有关。

        比如,遇见了里美,才触发小洞创造了里美的奶奶。

        顾醒最初的想法是,多接触一些犯罪现场或犯罪分子,也许有机会再次触发小洞的创作欲望。

        目前来看,显然是无效的。似乎那些触目惊心的杀人事件,并不能点燃怪诞触发的引线。

        算了,欲速则不达。

        日子还长着呢,要保持足够的耐心。顾醒如此想。

        这天晚上,顾醒忽然收到了许久未见的隆一的短信——

        “你是警察,对吧。”

        ——————

        新书起航,特别需要支持,求投资、求月票、推荐票,求角色点赞,求本章说(想抄),求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