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刚出新手村,我怎么就无敌了?在线阅读 - 第14章 李长安的魅力!(求票!)

第14章 李长安的魅力!(求票!)

        李长安:“好,这可是你说的!”

        让一个金陵城二把手叫爸爸,这事还是很爽的,虽然他需要去刷这张脸吧。

        没错,李长安看到的那个身影,正是他一开始来金陵城时遇见的青姨。

        也就是让他不要再努力的阿姨。

        此时的青姨打扮一改之前的朴素,穿着名贵的淡青色绸缎,拿着一个小圆扇,风韵犹存的瓜子脸上满是笑容,但也带着一丝的傲然。

        的确,人家好歹也算是吃公家饭的人,而且看样子地位还不低。

        “哎呀,我当时谁呢,原来是小哥你呀,一天不见,又变得俊俏了一些。”青姨直接抛下了手头的事,走到了李长安二人面前。

        但青姨的目光却是一直停留在李长安的脸上,甚至李长安还明显的发现,这个青姨咽了几口口水...........

        这,我是不是有点草率了?

        “青姨你好啊。”李长安像个腼腆的孩子一般打了个招呼。

        “哎呀,这不是青姨吗,好久不见啊。”程咬银在一旁却是不知廉耻的打着招呼,但他更加震惊的是小李兄弟居然还认识青姨!

        他在金陵城嫖了十多年,自然知道这位青姨的实力,她不仅仅是金陵城教坊司的主事,更是有着朝廷身份的女官!

        而且这位青姨手段之牛逼,简直恐怖,在这位的带领下,教坊司足足压了整个金陵城的青楼五年,所谓的秦淮河八绝,有六个都是这位青姨的人。

        青姨看了看程咬银,不由得皱了皱秀眉,怎么碰见了这个杀才?

        谁人不知金陵捉妖司的二把手程咬银就是个滚刀肉,放得下面子,拿得起里子,而且为人护短还实力奇高,简直是金陵城的黑暗势力啊!

        “不知程大人大驾光临,有失远迎。”青姨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就算是打过招呼了。

        “小哥,不知你这次来教坊司是........”青姨问这话时眼睛瞪得老大,来教坊司还能是什么事,除了想跟姑娘半夜聊天,不就是半夜洗澡吗?

        李长安挠了挠头笑了笑:“青姨,我们来参加一下这次的三位花魁宴请北上学子的诗会,长长见识。”

        青姨听闻后不由得笑得更加灿烂了,她手绢挥了一下道:“所以小哥你是想请我给你们安排个好位置?”

        青姨的确是老江湖,一语中的!

        李长安点了点头。

        程咬银内心纠结的一批,他既希望可以坐到前面一睹花魁们的美貌,又希望这位青姨不答应。

        他可不想随便叫人爸爸。

        “好说,好说,正好第一排还有个茶水位,青姨就给你们了,而且今晚消费一切算在我头上。”青姨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李长安明显被青姨的大方震惊了一下,而程咬银也是懵逼的,要知道这第一排位置可是无数人打破狗脑子都抢不到的,价值起码在千两白银啊!

        李长安本以为前三排随便个角落都行,结果是第一排位置而且关键是茶水全免!

        正好今晚还没吃晚饭呢。

        就是不知道姑娘能不能全免,要是免费的话.........

        不行,免费也不行!

        李长安心里给自己告戒了一番,这次就是了来长见识的,不是来睡觉的,免费的都不行。

        “那青姨可有何事要我做的?”李长安立刻回了一句,他还没有被彻底冲昏头脑。

        青姨摇了摇头:“没什么,青姨就是看你顺眼,感觉你像个故人,青姨高兴,送你的,快进去吧。”

        青姨招了招手,立刻就有丫鬟过来,然后领着李长安二人前往阁楼。

        待李长安二人离去,青姨幽幽的叹了口气:“无敌,他跟你真的有点像啊,这么多年了,你到底去哪里了?”

        .............

        刚进去阁子里面,李长安便看到了旁边小路的一些花草,这些花草整整齐齐,开的也是无比鲜艳,而且整个阁子还有股淡淡的幽香。

        穿过了石子小道,偌大的院子便出现在了李长安眼前。

        院子里摆放了七八排的椅子,椅子上早已经坐满了人,大部分都是穿着儒袍的学子,而前三排的位置上,有着几个衣着光鲜的学子,显然他们是这乡试中考取名次考前的几位,甚至几人已经穿上了代表着举人身份的儒袍。

        而第一排的位置上,则是有着四个小桌子,还配备了八把椅子,每个桌子上有着瓜果点心酒水,其中两张桌子上已经坐了人,而且都是学子打扮,显然是这次乡试中的头筹。

        其他两个桌子则是空着的,并无人来。

        而在二楼,则是悬挂着精美的绸蔓,铺着红色的地毯,七八个打扮精致的丫鬟在二楼忙活,三位花魁分别位居于左右中。

        程咬银也急忙跟李长安介绍着三位花魁:

        右边的是秦淮河八绝中排名第三的花魁,此女名曰:小鱼儿。只见这位花魁一身黑色的长裙,一张清秀的脸蛋上写满了稚气未脱几个字,她甚至没有化妆,仅仅是淡雅的素颜加上那份瓜子脸的甜恬,有种小家碧玉的感觉。

        小鱼儿此时正在抚琴。

        而左边的那位花魁则是三千青丝披肩,一袭红色衣裙,精致的妆容加上眉间一点朱砂,她一边弹奏一边微笑,那鹅蛋般的面孔配合上她独有的熟女气质,给人一种邻家少妇的感觉,这位花魁名叫白玉洁。

        而中间那位则是当今秦淮河八绝之首,魁歌!

        她目光含春,双目勾魂,神韵天然。

        她一举一动之间都带着魅惑,她坐在那里就让人为之侧目。

        她既有着书香门第的知性美,又有着狐媚女子的妖娆。

        她穿着一身轻薄的粉色轻纱,里面则是隐约可见又不可见的红色裹衣。

        可以看到她红色裹衣上还绣着两个精美的花鲤鱼,随着这位花魁的呼吸,那两个花鲤鱼便像是活了一般,偶尔起伏游动........

        李长按不得不说一句,人家能火,那也是有道理的啊!

        而随着李长安进来,自然有数道目光落在他身上,直接忽视了一旁的粗鄙大汉程咬银。

        然后,正在弹奏曲子的小鱼儿手突然抖了一下,曲子停了........

        正在用古筝配合的白玉洁突然眼眸放光,弦断了........

        正在轻轻的唱着小曲的魁哥,声音突然停了下来。

        就连端水的丫鬟和侍女,也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不约而同的看着李长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