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神医帝妃狂炸天在线阅读 - 第155章 保护好恩人

第155章 保护好恩人

        北玄。

        玄家供奉收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

        白玉用最快的办法将消息传了回来,以至于玄家供奉开始还以为宗门被灭了,难以抑制的难过,只是当看到消息之后,悲伤的表情都凝固住了。

        赢了。

        保住了。

        保护好恩人。

        看清楚这三点之后,玄家供奉心情异常激动兴奋!

        天佑七杀!

        至今为止玄家供奉都不清楚玄野的师傅到底是谁,但他心里清楚,此人行踪神秘,是他无法保护的,或许还要对方来保护他!

        但是,玄家供奉还是想要表示下自己的感激。

        可能找到这人的玄野已经上了战场。

        玄家供奉深呼口气,将激动的情绪强行按捺了下来。

        并肩王刚从宫中出来后,便见玄家供奉难言兴奋,不由道:“稀奇了,你还有这么情绪外露的时候?”

        往日里的玄家供奉一直都是面无表情,好似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并肩王还曾多次故意逗他,都没破功过。

        “宗门保住了!”玄家供奉兴奋道;

        “这可真是太好了。”并肩王玄战拍了拍手,脸上笑容豪爽:“咱们在灵域的阵地没有失守啊!”

        玄家供奉翻了个白眼:“这还要多谢你的孙女!只可惜,玄野不在,也不知道她那师傅现在在哪里,想要感谢都找不到人!”

        “这......”提到玄野那神秘的师傅,并肩王也犯了难:“这件事真的要好好感谢一下人家,不管对方怎么想,我们都应该表示表示。”

        玄家供奉赞同的点了点头。

        “这样,我把那臭丫头带回来,她本来就不应该上战场,是建安那臭小子风声鹤唳,太过疑神疑鬼了!”

        玄战对自己儿子总是一副看不上眼的样子:“就他那点小算计,还以为谁都看不出来呢,哼,这朝中人谁不是人精?

        玄野那臭丫头,真以为那些纨绔们都是自愿跟着去的?要是没有家中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们能出的来?”

        玄家供奉没有说话,每次涉及玄家家事,他都很少发表自己的看法。

        “我刚在宫中听说,建安已经到了幽居关,目前保住了,安达好像被那臭丫头搞出来了点事情。这几天过去,那臭丫头也该知道战争残酷了,我等会儿就去战场上把她揪回来!”并肩王如此想着。

        玄家供奉摇了摇头:“别了,玄野说过她师傅一直是主动出来找她的,你就算把玄野带回来,他也不一定会露面的。这事情,还是随缘吧!”

        并肩王沉思了片刻,说道:“也是,这么一看,玄野那臭丫头还真是咱家的福星。国师那老不死的说的预言也许是真的。”

        国师的预言......

        原本玄家供奉和并肩王对此都是嗤之以鼻的,可此刻看来,或许真有那么几分可能呢。

        草原。

        玄野并不清楚自己那些药方救了七杀宗,甚至成为了整个七杀宗的恩人。

        北玄边塞九城被夺,但幽居关迟迟没有打下来。

        努尔极吃了玄野的亏,损失惨重,对战玄建安也总是僵持不下,眼看着援军就要到了,努尔极终于决定调少年过去了。

        冬忍在草原上名气太盛,努尔极一直很忌惮。

        川南三城被夺下来之后,冬忍便处于放养的状态,只有面临危急关头才会让他去救援,由此也引来更多的草原勇士对冬忍的赞赏。

        虽然很多人嘴上不说,但心里对冬忍一直都很钦佩的。

        努尔极对此一直都很矛盾,心中对冬忍很忌惮的同时,却又不得不重用他,冬忍便是在这种情况下,成为将军的。

        此时。

        努尔极的人正在帐篷内和冬忍说着这几天的情况。

        玄野展开了神识探听着,努尔极派来的人正好是冬忍的人,正仔细的将这几天的情况和冬忍诉说着。

        玄建安进了幽居关之后,便一直严防死守,不管努尔极的人如何叫嚣都不肯出来!

        除非努尔极攻城,然而玄建安将城内打理的井井有条,食物也足够支持到援军到来了。

        所以,这些日子努尔极一直都非常恼火,副将死了十几个,所有人都像是鹌鹑一样,完全不敢冒头,生怕自己就是下一个被杀的人。

        冬忍似乎知道玄野在听着一样,还故意说道:“那玄建安这般行为,和缩头乌龟有何异?哼,且等我前去,一定要将着老王八的壳子掀开!”

        玄野并没有动怒,神情如常的收回了视线。

        只是望着轩辕宸珩和庄策的眼神有些深意,她在暗中给二人传音了这件事情。

        两个人神情未变,心中却有了打算。

        玄野看向了罗旭和熊勇,说道:“别做苦力了,准备准备,我们要走了!”

        这些日子,罗旭和熊勇等人和他们分开了,也不知道是那日闹得太凶还是如何,总之,每天几人都会被要求去做苦力,帮着草原人干活,若是他们不肯,少年便会亲自过来教训一番!

        即便玄野说了,也不管用。

        罗旭和熊勇以及玄小等人对此却并没有异议,他们虽然在做苦力,但却在里面动了手脚。

        比如搭帐篷,每次搭好的帐篷有人住进去必定会坍塌!

        至于其他放跑了牛羊等就更不用提了。

        双方你来我往的,互相伤害,却有种异样的欢乐在。

        “啊?走?去哪?”

        熊勇抬起了头,一脸懵。

        他手上拿着刚鞣制好了兽皮,那里面被他偷偷的涂抹上了一些药,无色无味,悄无声息,便是草原大夫都无法发现的!

        熊勇正兴致勃勃得幻想着草原人穿上之后身上奇痒难忍出丑的场面呢。

        “你该不会想要在草原上待一辈子吧?”伍力对着他翻了个白眼:“能去哪儿?当然是离开草原了!”

        “哦,这样啊。”

        熊勇望着兽皮的眼里满是遗憾。

        这兽皮里他加的药物不少呢,唉,草原人出糗的画面他无法看到了。

        正当熊勇放下了兽皮,玄小等人准备着的时候,少年走了出来,先是望了他们一眼,而后才召集草原勇士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