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网游之剑刃舞者在线阅读 - 第三千三百三十七章,藏锋

第三千三百三十七章,藏锋

        满意地看着手中的刀鞘一阵点头后,永琳便转过了身,结果一回头便看到睡得恶行恶相的一群人,林铮怀里抱着小紫小灵,卡丹儿和铃仙依偎在他两侧,震趴在林铮背上,小脸就挂在林铮肩膀上,睡得很是香甜,而帝那兔子已经早早的不见了踪影了。

        迎上永琳哭笑不得表情,菲特便微微躬身说道:“抱歉了永琳,大人最近都没怎么好好休息过,所以……”

        “永琳——”伊比丝望向永琳,眼中满是恳求之色,唯恐林铮因为偷懒而被永琳教训。这时,四娘走了进来,手里头还抱着一床被子,一看现场,这就对着永琳讪笑了起来,那么大的被子也不知道藏哪儿去,只好继续抱手上了。

        “你们呀!”永琳笑着一阵摇头,在伊比丝走上前后,便伸手摸了摸这丫头,神色温柔地笑道:“傻丫头,放心吧,我不会收拾他的。”

        伊比丝听得眼中立刻便有了喜色,继而亲昵地抱紧了永琳的手,而四娘则欣喜地压低声音叫道:“谢谢永琳!”

        “一群的傻丫头!”一阵忍俊不禁后,永琳便挥起手中的刀鞘,顿时,趴在林铮背上的震便不见了,接着便是卡丹儿和铃仙,但就在永琳准备将小紫小灵给送去睡觉的时候,林铮却忽然迷糊地睁开了眼睛,“天亮了么?”

        这个傻瓜!看着醒过来的林铮,永琳眼中便多了几分无奈。精神崩得太紧了林铮,结果就是现在这样,一有一点儿稍微大的动静,就会将他惊醒,这还是在永琳的药房里面,可想而知,在其他的地方,林铮的精神会警惕到什么程度,而明明都已经这样了,在其他人面前却还总要摆出来一副精力十足的模样,看得让菲特三个满眼的心疼。

        再挥动了一下手中的刀鞘,小紫小灵便给永琳送回果树下的小窝里面了,这时林铮终于完全清醒了过来,对着永琳一阵嬉皮笑脸的,“我就小小地眯了一会儿,就一会儿而已!”

        永琳没好气地盯着林铮,却也不说话,把他人给看得心虚了,这才将手上的刀鞘轻轻地一抛,“八岐甲拿出来,既然来了,就一块解决掉!”

        “哦!”逃过一劫的林铮赶紧便将八岐甲卸了下来交给永琳,等到永琳拿上八岐甲回头继续工作了,这才松了口气,而后便小声地问了下菲特,“我睡多久了啊菲特?”

        “只是稍微眯了一眼而已,并没有很久。”菲特眼神温柔地回答道。

        “主人——!”四娘抱着被子走了上来,“要被子吗?”

        看了眼期待的四娘,林铮便笑道:“要!”完了便从四娘手中拉走了被子,随即披开被子一卷,便将四娘和菲特裹在两旁。四娘笑嘻嘻地靠在林铮肩膀上,然后反手便拿出一根铝条,美滋滋地啃了起来,菲特脸色微微一红后,也是安静地坐在林铮身边,并不由自主地贴近了林铮几分。这时巽卷起清风朝傻乎乎的伊比丝一卷,便将她给拉了过来,将伊比丝抱在怀里,林铮不由得感叹道:“真是安逸啊这种日子!”要是每天都能这么清闲就好了。

        听着林铮感慨,菲特便不由得轻声地说道:“您和撒旦大人真的是天生一对。”

        “你说啥了么菲特?”

        “没有。”说着菲特便转移开话题,“大人,刀鞘。”

        哦对了!刀鞘!给菲特这么一提醒,林铮的注意力这才落到了刀鞘上。永琳所炼制的这个刀鞘看上去非常的朴素,灰蓝色的外壳,握在手中很是舒适,既不粗糙,也不会打滑,就这外观,丢地上都不见得会有那个修者去将它捡起来的,谁又能想到,这可能是诸天中最好的一个刀鞘呢?

        藏锋:等级要求210,史诗级

        神性防御:0

        神性攻击:0

        史诗:饰品基础防御+40%

        灵宝:饰品基础攻击+50%

        全能:所有基础属性+20%

        不破:所受最终伤害-20%,被暴击率恒为0

        藏锋·守:收纳武器时,基础神性防御以武器基础攻击数值提升

        藏锋·攻:收纳武器时,基础神性攻击以武器基础基础数值提升

        藏锋·影:收纳武器时,形成藏锋之影

        藏锋·炼:收纳武器时,该装备视为装备状态,并赋予藏锋之影所收纳武器锤炼效果

        藏锋:收纳状态下,武器基础攻击提升10%每秒,最多提升1000%,攻击后效果解除

        附带特技:神兵藏锋

        八意永琳以天裂石为主材料所精心炼制而成的刀鞘,具备完全封印所收纳之物气息的强大能力,是专门为封印断劫刀而制作的瑰宝级作品

        ……

        瑰宝级的作品啊!看着刀鞘的属性,林铮不由得一阵咋舌赞叹,这东西不仅能完美地封印住天刀的气息,还提供了极为凶残的爆发力和防御能力,最大提升武器十倍的基础攻击,哪怕只有一击之威,也已经是极为丧心病狂的了,毕竟高手过招,分出胜负的关键,往往就是那么一击!

        “可惜这么厉害的刀鞘,只能用来收纳天刀呢,咱们又用不上!”巽很是丧气地说道。

        听罢,咋舌中的林铮这就笑了出来,“看样子你还是不清楚藏锋这东西真正的价值在哪儿啊巽!”

        “价值再高,咱们也用不上啊!”

        “谁说用不上了?”

        “难道你打算带着天刀到处跑?”巽吃了一惊,“这个不太好吧?”那么多人的身家性命都和天刀挂在一块,更别说还有编织者这个太阳神住在里面,就是林铮想用,会长殿下也会扒了他的好皮!

        “一边去!那么要命的东西,我能带身上么!”

        林铮说完,菲特便露出了恍然之色,“大人是指藏锋之影?”

        “没错!”林铮笑着点了点头,而后便没好气地拍了下肩膀上的巽,“那么大字眼能都没注意到的,就知道胡说八道。”

        巽不在乎,反正林铮也拍不疼她的,只是好奇地问道:“所以说这藏锋之影是什么效果啊?”

        “我倒是猜出来个大概了,不过还是给你们亲眼看看吧!”说着,林铮便抓出了原初之蓝,一把将原初之蓝给插到了刀鞘中。

        仙家的刀鞘,自然不是凡俗中那种便宜货色能够比拟的,刀一触碰到刀鞘,刀鞘便瞬间化成了最适合原初之蓝的型态和大小,让林铮轻松而流畅地将原初之蓝收纳到了刀鞘中。下一刻,一缕缕灰蓝的气息便从刀鞘上散溢了出来,并迅速地在林铮前方凝聚成形,转眼的功夫,这散溢出来的气息,便化成了另一个一模一样的刀鞘,看得巽和四娘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呼。

        林铮伸手将藏锋之影抓到了手中,点开其属性后发现,除了“藏锋·影”这一条属性消失了之外,藏锋之影的属性几乎和藏锋一模一样,只是赋予“锤炼”效果的对象,由藏锋之影所收纳的武器,变成了藏锋所收纳的武器。

        很显然,虽然“藏锋”的简介上注明的是给断劫刀专门制作的,但其实它更大的用途,还是为了林铮!藏锋与藏锋之影的效果,使得收纳于两个刀鞘之中的武器可以相互锤炼,但普通的武器显然无法和断劫刀相互锤炼,只能是与之等级差不多的武器,才能和断劫刀相互促进,而这武器,便是林铮的原初之蓝!永琳为了尽量地提高林铮的生存能力,可是煞费苦心了呢!

        “看到了吧?这才是藏锋这东西真正的价值所在!”原初之蓝拥有很高的潜力,但是这股潜力是需要去激发挖掘的,而有了藏锋之后,原初之蓝便可以通过和断劫刀相互锤炼,从而不断地激发出它自身的潜力!

        林铮很是欣喜地观赏着藏锋道,以前使用原初之蓝的时候,因为缺少了一个合适的刀鞘,并不能发挥出最高的斩击速度,这点一直是听让林铮遗憾的,而现在起,他终于拥有了一个合适且强大的刀鞘了,一想到将原初之蓝的攻击提升至十倍之后斩出的一刀,林铮便不由得感到一阵心潮澎湃的,很想拿相柳那个老王八蛋来试试手啊这是!

        “大人——!”对林铮极为了解的菲特,发出了一声无奈的抗议,听得回过神的林铮便讪笑了起来。

        “我就是想想而已,没想着特地跑去找谁麻烦呢!”

        听到林铮的辩解,菲特眼中露出了几分温柔的笑意,旋即便说道:“测试的话,还是有必要的,不过菲特并不建议您去找真正的敌人,最好还是用对影复制一个对手来进行测试比较稳妥。”

        “最好复制个比较厉害的!”巽一本正经地说道,“我看神霄前辈就很不错,不然徐福老爷子也可以,再不然就找后羿大哥。”

        “一边去——!”林铮听得一脸的哭笑不得,这死丫头,你就那么想看我倒霉啊!真要是和他们三个的对影打起来,那不是单方面地找虐么这是!

        当永琳回过头的时候,林铮他们都还在讨论着究竟用谁的对影来练手比较合适,不过讨论到现在,找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事情了,完全就只是林铮在和巽她们逗乐而已,听得永琳一阵忍俊不禁的。

        “永琳!”看到永琳的笑容,巽马上便叫道:“一平说要找你练练手!”

        “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说了永琳了?”林铮没好气地说道,真找永琳练手的话,那除非是让对影不反击,不然林铮一个照面就得完蛋,他得知道永琳身上藏了多少法宝才行啊!

        但这时永琳却忍着笑意说道:“真要找我练手也不是不可以。”

        “不——!”林铮坚定地一阵摇头,“打死也不干!”

        去——!没好气地啐了林铮一口后,永琳便笑着打开了玄天炉,并将经过升级的八岐甲给召唤了出来,“好好习惯一下,现在的八岐甲要比以前稍微重了一些,别等上了战场才发现自己没适应过来。”

        伊比丝小手一伸,便替林铮接住了八岐甲,看她的手忽然一沉的,显然这分量一下大了不少啊这是,怕不是给永琳整成重铠了。

        太极八歧甲+20:等级要求240,史诗级

        神性防御:88540+100%

        史诗:防具基础防御+40%

        龙甲·通:神性防御+60%,免疫所有元素减益效果

        破术·通:法术防御+60%,法术攻击所造成的最终伤害-30%

        全能:所有基础属性+30%

        灵蛇·迅:所有控制抗性+280,移动速度+20%

        灵蛇·融:所受属性伤害-60%,物理伤害-40%

        狂暴兽魂:所有战斗技能等级-1,技能伤害+200%

        太极·守:所有攻击与防御数值相互叠加,持续15秒,1分钟内不可再次发动

        八歧·甲:受到必死攻击时,消耗20%耐久进行抵消,3分钟内不再发动

        附带特技:狂蟒之魂·变,无形姿态

        以安倍晴明斩落的一个八歧之首炼制而成的皮甲,融汇了钩蛇甲与天裂石后,防御能力得到了显著的提升,但也导致灵活有所降低。

        ……

        我去——!果然给整成重铠了!看看这丧心病狂的基础防御,比杨琪的天蛛甲都还要夸张,就这防御,你和别人说这是皮甲,谁特么信啊!虽然从分量以及简介上的内容来看,这东西的确对灵活性有点儿影响,但是它又新增了移动速度增加的属性,这样一抵消的话,想来影响也就没那么大了!更何况林铮刚才还顺手摘掉了万物珠,回头再把万物珠给镶嵌上去,怕是基本也就无视了其重量带来的影响了。

        “主要还是防御方面的特化,力量的增幅比较小。”永琳解说道,“不过爆发力还是足够的,就看你如何把握好进攻的时机了。”

        林铮听着便一阵点头,“太极”这一属性带来的爆发还是相当之高的,加上狂暴兽魂的技能伤害增幅,打个爆发完全不是问题!另外还有狂蟒之魂,变化之后的狂蟒之魂多了什么效果林铮暂时还不知道,但单就原本的效果,便已经非常实用了!强大的束缚效果和可观的伤害,以此将敌人控制住之后再来上一轮爆发,绝对非常的得劲儿!

        “总之谢谢了永琳!”林铮笑嘻嘻地对永琳说道,“新的八岐甲加上刚才的藏锋,我都非常喜欢呢!”

        虽然知道林铮会喜欢,但是听他自己说出来,永琳还是感到很高兴的。莞尔一笑后,永琳便说道:“给你准备这些东西,可不是希望你变得更莽撞,你现在需要面对的敌人越来越强大了,以后必须得更加谨慎小心点儿才行!尽快将断劫刀回收吧!减少了变数,你们的行动才能更安全一点儿。”

        “要回收断劫刀还是有点儿麻烦的!”林铮有点儿无奈地说道,“现在天刀谷那边全是人,一旦回收过程中断劫刀的气息有一点儿泄露,只怕就得死伤惨重,所以,要回收的话,还得等到仙门大比结束了之后再说!”

        永琳了解地点了点头,“这个你们自行斟酌决定吧!总之,在回收之前,绝对不能让伽罗靠近断劫刀!”

        看样子永琳这是有了不妙的预感啊!圣人的灵觉,往往要比一般人灵敏多了!既然永琳有了这层担忧,林铮自然不敢马虎,当即便认真地说道:“放心吧永琳,我会牵制好伽罗的,虽然不知道还能牵制她多长时间,但至少到仙门大比结束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四个分身虽然能够以假乱真,但他们到底并非林铮的本体,虽然气息方面没有问题,但是手段受到了很大的掣肘!短时间的话还行,但过去了这么长时间,却是已经引起了伽罗的疑心了!若不是劫之眼的力量强化了伽罗对林铮的偏执,以伽罗的智慧,怕是早都已经发现问题了。尽管如此,彻底暴露,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而已。

        “你有信心就好,不过也不能大意,那毕竟是伽罗的半身,手段远不是九转的修者所能比拟的。”叮嘱了一番后,永琳便开始赶人,“行了!赶紧休息去,分身也找个安全的地方放着别管,好好地彻底休息一阵。”

        林铮听完,心里便不由得一阵苦笑,他当然明白永琳的苦心,可是他这时候真不能放松,伽罗对他的追击越来越精准了,好几次要不是有三月的分身帮忙,差点儿就给逮住了,这种情况下他哪里能放心地睡觉啊!

        不能睡又不想欺骗永琳,林铮也就只能选择转移话题了,当即便打着哈哈说道:“会休息的!会休息的!”至于说什么时候休息,这不是没说么?完了也不给永琳再说教的空档,赶忙便说道:“哦对了永琳!我们在仙门大比上,碰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家伙!”

        明知道林铮是在转移话题,永琳还是给他吸引了好奇心,“什么奇怪的家伙?”

        “一个炼丹和炼器都非常厉害的家伙,关键还非常的年轻,连三十岁都不到的!”

        “哦?”永琳听得眉头便是一挑,能让林铮评价为非常厉害的人,至少本事还是可以的,加上年岁不到三十,这就更加让永琳感兴趣了,“难道你也看不出来他的师承?”

        “没办法看!”林铮有些无奈地说道,“他掌握了一种秘术,拥有非常高的反神识侦查效果,我都在他手上吃了个哑巴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