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玄门第一仙在线阅读 - 【227】绝世天才骑牛来

【227】绝世天才骑牛来

        但千尘与那名女子,如今却是名副其实的老人。

        他们二人,也被称作同境无敌者。

        何为无敌?

        就是想伤到对方,都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

        “不知不觉竟然来到这里九个月了。”

        “实力也突飞猛进,达到了三品中期。”

        “只是,曾今那个我似乎越来越遥远了……”

        千尘心思流转,意识仿佛沉沦到了另一个世界。

        这个世界,有两个千尘。

        他们像是在争论什么。

        “我能有什么办法?这杀戮牢笼的规则岂是我一个区区圣人境能挑衅的?”

        “规则不能挑衅,但人性岂能丢弃?”

        “我怎么就丢弃人性了?现在把我放出去,我也不会滥杀无辜。”

        “那在这里呢?你对你杀戮的存在是什么态度你不知道吗?”

        “你觉得我淡漠?这里关着的,有几个手上没有沾过鲜血的?他们该杀!”

        “可总有无辜之人!”

        “你疯了吧?有无辜者关我什么事?我不无辜吗?你有本事你去把这杀戮牢笼给破了啊。”

        “好,很好。你说你不会滥杀无辜,那若是上面有人让你出去杀戮呢?你是听从还是违背?”

        “呵,那你说,你是选择生还是选择死?选择救父母,还是选择救不相干的人?”

        ……

        此刻的千尘内心就这般不断挣扎着。

        他一度陷入迷茫,仿佛迷失在沙漠之中。

        想活,有错吗?

        想救活父母,有错吗?

        况且自己,有的选吗?

        若是实力不济,早就成为了一对枯骨。

        或许,连枯骨都不曾有。

        况且所杀者,大都数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因此千尘心中的罪恶感并不多。

        甚至随着渐渐的适应而不再有任何的罪恶感。

        他似乎开始变得冰冷,变得没有太多的感情。

        整天除了修炼,便是杀戮。

        而在这杀戮牢笼中,千尘还呆了不到一年!

        想要脱离杀戮牢笼,起码也需要天仙境界的实力。

        到那个时候,还能剩下多少感情?

        还会有多少自己的想法?

        千尘猛然从床上惊起,他突然意识到杀戮牢笼的意义。

        “成就天仙之时,恐怕就会成为真正的杀戮者!”

        “到时候,我是不是会成为绝杀门下的一个执行者?”

        “只要是上头的命令,我就会丝毫不迟疑的去完成?”

        “这就是杀戮牢笼存在的意义吗?”

        “筛选出最优质的修士,然后将他们培育成最忠诚的存在!”

        “不,绝不可以!”

        “我,永远是我!”

        “等着吧,总有一天,我一定要逃离这里!”

        “我不会成为你们手中的利刃,我要让自己拥有选择的权利!”

        ……

        这一天,一个女子用一句话点醒了千尘,让他的心开始心动起来。

        以至于即将掉进黑暗深渊的千尘,及时发现了自己的糟糕处境。

        从此,千尘开始了更为刻苦的修炼。

        因为他迫不及待的想要逃离这里,选择自己向往的人生……

        空沉界,五行帝国。

        一个骑着一头牛的孩童缓缓走入一座雄伟的巨城之中。

        这孩童,正是道九。

        自从来到空沉界后没多久,道九的噬元兽便渡过天劫成就地仙!

        所以道九决定离开森林,前往神国加入宗门或者家族进行修炼。

        当然,这一切都离不开居住在他灵魂中的那两个家伙。

        一个神晶之灵,一个冥水之精。

        如今这二者虽然与道九的灵魂融为一体,但奇怪的却是两个家伙并未消失。

        反而整天喋喋不休的坐在识海上方,嚷嚷着要吃神冥髓。

        说到神冥髓,就不得不说这两个家伙的小气了。

        道九当初交给必蛏丁点大小的神冥髓,就是因为这两个家伙的万般阻挠。

        不过最后也确实如这两个家伙所言,那神冥髓之宝贵,交出去多了反而会适得其反。

        只是那么一点点,必蛏便激动到不行,丝毫没有怀疑会有更多的神冥髓。

        因为按照必蛏所知,那座神经矿的规模也就能出产这么多的神冥髓了。

        而那一块,尚不及整块神冥髓的百分之一!

        可以说,如今的神冥髓就是道九最大的财富。

        而他也知道了神冥髓的功效之一:重塑。

        重塑大道,重塑法则,重塑灵魂……

        一切不完美的东西,都可以用神冥髓来重新塑造。

        因此道九很快便猜到那必蛏必然是有先天缺陷。

        这一点,在道九混进书铺后便得到了印证。

        对称族,还是很出名的一个种族。

        但直接食用神冥髓的效果却并不如意,况且道九如今的身躯与灵魂都没有什么残缺。

        所以神冥髓就被道九拿来喂养识海上空的那两个家伙了。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那两个家伙吃过神冥髓后,道九的灵魂竟然会呈现一个恐怖的增长。

        “你们两个好好干活,只要不被别人发现我真实的灵魂强度,就保证有神冥髓吃!”

        “没问题!”

        “这点小事,岂能难得倒我天冥!”

        “哼,小小天冥,岂能比得上我天神!”

        ……

        见两个家伙又开始争吵,道九忍不住叹了口气。

        结果就给旁边的一位男子看到,于是那男子笑道:“好一个老气横秋的小娃,大叔带你去逛楼子?”

        道九闻言,吓得急忙摧牛进城。

        进了天府城,道九一路打听,废了好几日的功夫才来到了传说中的五行宗。

        “还有两天才是五行宗招收弟子的时候,就随便找个小客栈住两天吧。”

        道九心思流转,但此时方圆数十里内的客栈全部都住满了人,找来找去根本没有地方可以入住。

        老气横秋的道九忍不住又叹了口气,干脆就睡在牛背上了。

        以他现在的境界,估计走上几十里路到了客栈,也得要一天功夫。

        到时候客栈还没进去呢,就得折返回来参加宗门考核了。

        “呦呵,你这屁大点的小娃,也来参加五行宗的考核啊?”

        突然,一道笑声传到道九的耳边。

        循声望去,只见一个瘦小的少年正看着道九乐呵。

        “小娃,你几岁了?”

        “快三岁了。”道九打了个哈欠,心不在焉的回答一声。

        “不错嘛,你爹没跟你一起来啊?”

        道九瞅了一眼那少年,道:“我这般绝世天才,一人便可走天下。”

        那少年翻了个白眼,忍不住冷笑起来。

        “你爹有钱给你买灵药塑体,怎么没钱给你住客栈啊?”

        道九撇撇嘴,催动着身下的大牛就要去别处。

        但那少年可不乐意让他离开,继续出声嘲讽起来。

        “难不成你家里出了什么变故,所以一个人开始流浪了?”

        “别走啊,你爹是不是看上了别的仙子抛弃你了?”

        “还是说你娘害怕你爹发现你不是他的儿子,然后把你偷偷送了出来?”

        “或者说,你得已经发现你不是他的儿子了?”

        面对那少年的讥讽,道九却咧嘴一笑道:“你知道吗?你很愚蠢。”

        “因为你错失了一个结实绝世天才的机会!”

        “像你这种刻薄之人,恐怕进入五行宗的外门都难,本天才时间宝贵,就不看你献丑了。”

        那少年闻言,指着道九破口大骂,吸引了周围无数人的目光。

        但道九却仿佛听不见似的,静静的坐在牛背之上。

        “这什么人啊,怎么还骂小孩呢?”

        “小心眼,估计是家里有什么问题。”

        “这人我认识,他娘偷汉子被发现,被他爹给打死了。”

        “哦,不是他爹,那汉子才是他爹。所以这家伙心里有问题。”

        “他爹不就在他旁边吗?”

        “咳咳,认错人了……”

        但正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行千里。

        那蹲在地上的男子无心编造的谣言,不过片刻就传开了。

        “你们闭嘴,闭嘴!”

        身影消瘦的少年恼羞成怒,竟然冲着众人疯狂辱骂起来。

        虽然这里大都是些贫苦人家,城里管束的又严格。

        但还是有几个气不过的人沉着面色,心领神会的使起了眼色。

        “啊!谁咬我屁股!”

        突然,一个男子惨叫一声,瞬间从地上弹跳起来。

        这一弹不要紧,他那邦硬的脑袋瞬间砸在那少年的下颚上,直接撞掉了后者几颗牙。

        “汪汪汪……”

        就在这时,一条不知从哪里来的野狗一阵狂叫。

        有几个人似乎十分害怕野狗,立马乱做一团奔逃开来。

        这几个慌慌张张的人影仿佛没有看到地上躺着的少年,一脚踩了上去。

        周围几个看到了这一幕的家伙,瞬间反应了过来。

        于是不断有人装作慌张的样子,奔跑间将那躺在地上的少年踩上一脚。

        但很快,闻讯赶来的城卫们便制止了闹剧,从众人脚下救下了倒霉的孩子。

        只是对于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众人却表示毫不知情。

        甚至那条野狗,也莫名其妙的消失不见。

        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那城卫长官安抚两句,便带着人离开了。

        “大人,怎么不再仔细调查调查?”

        “估计又是御兽宗那帮人搞得事,反正没出人命,就由他们去吧。”

        “御兽宗的人?他们来这里干什么?”

        “笨啊你,五行宗收弟子,御兽宗来挖墙脚不是很正常的事?”

        “哦哦哦,在下明白了。”

        那城卫恍然大悟,不禁想起那个传闻来。

        据说御兽宗的开宗之主和五行宗的祖师爷,是一对欢喜冤家。

        两个人在一起时就疯狂闹腾,分开了就十分想念。

        后来不知怎么地,五行宗和御兽宗之间就开始各种挖墙脚。

        但两个宗门之间竟然世代交好,更是一致对外!

        五行宗收弟子,总会有御兽宗的家伙跑来各种物色弟子。

        一番物色之后,坑蒙拐骗将那些中意的好苗子给挖走。

        而御兽宗招弟子时,也会有五行宗的师兄师姐们带队潜伏,展开挖墙脚的大业。

        所以这不就有人盯上了道九?

        “小家伙,老夫看你骨骼清奇,又骑乘如此健俊的神牛,必然是万中无一的御兽天才啊……”

        面对老头子的吹捧,道九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老前辈好眼力,只不过本天才何止万中无一?说一句万年无一也不遑多让!”

        道九满脸得意,继续道:“等我将五行宗的所有功法学完,我就加入御兽宗!”

        老头子闻言,一脸无语。

        不过他还是笑道:“何不先学御兽法,在去五行宗展露天资呢?”

        “到时候你驾驭十方神兽,整个五行宗何人敢对你不敬?”

        “学了御兽法门,与人战斗就不必亲力亲为了。像你这般天才,一定能同时驾驭多只神兽……”

        老头子继续吹捧起道九来,虽然他怎么看道九也不像是什么天才。

        但这般年纪就有三品凡人的实力,即使是出生后有神药洗礼,也算得上是颗好苗子了。

        只是可惜,体质仅仅是凡体罢了。

        虽然是最顶尖的凡体,但凡体就是凡体。

        和那些天才的古体、圣体、神体、道体、剑体什么的比起来,实在是太差劲了。

        “本天才先吃苦,后享福!年纪小就要亲力亲为,等我长大了,就学御兽懒散点。”

        道九的小道理可多,与那老头子又是一番交谈后,后者擦了擦脸上的汗灰溜溜的溜走了。

        两日的时间一晃而过,五行宗的考核大会也正式开始了。

        “老夫再次向诸位讲述一番考核标准!”

        “年满三十者,不收!”

        “没有灵根者,不收!”

        “之前加入过其他宗门或者家族的,不收!”

        ……

        一条条规则不断响彻整座大广场,许多人眼里都升起一丝绝望。

        “接下来考核正式开始,不满足条件者自行离开。”

        “若是你们非想试一试,去那边的考核点进行特殊测试。”

        话音刚落,无数人开始朝着那老者所指方向走去。

        这些人大部分都是贫苦人家的孩子。

        他们之中绝大多数人都没有感受到元炁的存在。

        也曾在各自的村镇进行过简单的灵根测试。

        但成为修士,却可以改变他们的命运。

        哪怕明知没有希望,也要试一试。

        而历史曾经告诉过五行宗,即使是野山鸡里,偶尔也会有隐藏的凤凰。

        虽然这个几乎十分渺茫,但五行宗还是愿意给他们一个测试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