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本该屠龙的我意外开始修仙在线阅读 - 第十章 另一个世界

第十章 另一个世界

        一片纯白的识海空间中,路明非盘膝坐在地上,双目紧闭,天书静静地悬浮在他的头顶,散发着莹莹宝光的同时洒下玉白色的光辉,笼罩着路明非。

        许久之后,天书本体的宝光黯淡了许多,路明非睁开眼睛,天书洒下的玉白光辉消散。

        “呼……差不多都记住了,剩下的就是联系了。”

        路明非轻舒一口气,天书缓缓飘到他面前。

        路明非挥手一拂,卷起的天书缓缓打开,露出的却不是记载在上面的文字,而是密布整个天书表面的细密裂纹。

        裂纹不仅细密,而且看起来极深,几乎贯穿整个天书,也幸亏天书不是凡物,否则怕是韧性颇佳的竹简,在产生这种裂纹之后恐怕也会立刻碎成一地的碎竹片。

        这些裂纹只出现在天书的正面,卷起的天书露出的只有反面,作为法宝,天书传道也不需要真的打开让路明非自己看,从来都是直接灌输信息,是以路明非直到几十分钟前才知道天书竟然有如此严重的破损。

        天书本身的灵智是很懵懂死板的,并不会主动告知路明非它是带着损伤的,直到几十分钟前,路明非进入意识空间,对着天书问出了那个他昨晚就产生了的疑惑,这才触发了某种机制,得知了天书的损伤。

        路明非的疑问很简单,他在网吧查了查资料后发现,有些惊讶地发现天书中所记载的“天罡三十六神通”“地煞七十二神通”,与他的世界中一本名为《三教同原录》的清朝长篇白话仙神小说所记载的“天罡三十六法地煞七十二术”相比,虽然在细节上稍有些出入,但从整体上讲几乎一模一样。

        路明非当时也没多想,只是下意识地以为那本书的作者也是个大修士,只是随便把一些修士的知识给写进了小说里而已,结果到了识海一向天书求证,路明非才发现自己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天书根本就不是他这个世界的。

        路明非得知这个信息的时候懵逼了许久,然后被天书接二连三抛出的炸弹炸得头昏脑胀。

        天书来自于一个与他的世界有着极深联系的世界,那个世界仙道昌盛,修士如云。

        但是都是过去式了,那个世界现在已经炸了。

        没错,炸了,不仅炸了,而且炸得几乎渣都不剩,只有极少数像天书这样记载着道统传承的宝物被那个世界的大能们在世界破灭前联手送了出去——虽然道统要随着世界一同消亡了,但至少要尝试一下留下传承的火种,如果能顺利送到另一个世界,那也算是把道统传承了下去。

        至于和天书一起被送离的其他传承宝物……天书已经是那个世界最顶尖的传承宝物了,从自己的世界来到他的世界后都损伤成了这种仿佛一碰就会碎掉的样子,其他的传承宝物全军覆没都是很有可能的。

        至于那个世界为什么会炸,和他的世界那所谓的“极深的联系”具体是怎么个联系法,为什么会有这种联系等等问题,都因为天书损伤严重而难以查到,只能等他日后修为高了慢慢修复好天书才有可能得知。

        不过路明非还是得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

        比如因为两个世界之间极深的联系,很多信息会互相映照,以另一个世界某些人的“灵感”的方式被记录下来,那个世界很多真实存在的法术神通,在这个世界里都能成为某种幻想创作作品。

        而路明非这个世界某些真实的历史进程,也在那个世界摇身一变成了鸿篇巨制般的“历史小说”。

        或者那个世界有某位大修士的事迹广为流传,在路明非的世界也会成为某个话本小说。

        如此种种,不胜枚举。

        当然,“灵感”毕竟只是“灵感”,成品难免会有些创作者的艺术加工,像《三教同原录》这种出入极少的终究是少数。

        不过现在已经没什么意义了,毕竟那个世界都已经整个没了,日后信息映照自然也无从谈起。

        还有就是那个世界的修炼之道似乎是人类独有的,草木野兽是不可能自然踏入修炼之道的,而别提像人类一样“先天开光”了。

        能够成妖的草木野兽,要么是被人族大修以法术点化开智,要么是被其他大妖开智,大妖的子嗣也需要法术点化,哪怕父母双方都是开智的大妖也是如此。

        不过化形成人的妖如果和人类修士有了子嗣,那通常都是会自然开智的。

        但开智不是开光,草木野兽被点化开智之后还要像人类一样尝试“开光”,开光之后才算是真正的妖,否则就只是聪明些的凡物而已。

        即便千辛万苦踏入开光,对比于人,妖的天赋也是差的可怜——天赋最顶尖的妖也不如天赋二流的人类,而且寿命往往也比同境界同修为的人类低个两三成左右。

        因此那个世界的人类并没有某些小说中的“屈辱史”,甚至于那个世界的人类修士对待妖物的态度跟对待普通动物没多大区别,都是不屑一顾,除非对方是修为高深的大妖,才有资格让他们高看一眼。

        真要有什么所谓的“屈辱史”,那也是妖的屈辱史。

        不过伴随着世界的破灭,屈不屈辱都已经无所谓了,不管是人类还是妖物,都已经伴随着世界破灭尽数化作了泡影。

        此外就是一些零零碎碎的信息了,短时间内被多次震撼的路明非很难静下心来思考,而且相比于这些离他有些太过遥远的东西,刚刚经历“生死危机”不久的路明非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赶快从天书那学两个法术,再学点拳脚功夫好自保,省得再跟昨晚似的,一个食气境修士居然运起法力跟妖兽玩肉搏。

        他又不是开始已经修行肉身的旋照境修士,就他这小身板,相比于撸袖子肉搏,还是学点法术比较好。

        拳脚功夫也得学点,省得万一被近了身只会打王八拳。

        昨晚那头妖兽一套行云流水的连招直接把他打蒙了,为了抗住那几次攻击,他的法力直接消耗了接近一半,还好最后他爆种强势反杀了,要不然这会尸体可能都凉了。

        一直以来喜欢格斗游戏里连死对手的他,最终在现实里遭到了差点被被活活连死的报应。

        所以他刚刚专心致志地跟天书学了两个法术和一套相对简单的拳法,这三样够他练一段时间了,学有所成之后在遇到什么意外也不至于像昨晚那样被动。

        只是他有一点很好奇,那头袭击他的妖兽,是怎么成妖的呢?是被他这个世界里的“修士”点化的?还是说他的世界里的妖不需要修士的点化就能踏上修行之路?

        以及最重要的——那只妖兽袭击他的原因是什么呢?

        路明非百思不得其解,带着疑惑离开了识海。

        ……

        纯白的空间里,空间像水一样波动起来,一道矮小的身影从波动的涟漪中走出,是一个黑发金哞的小男孩,穿着得体的小西装,打着精致的领带。

        路鸣泽刚一现身,立刻对着静静悬浮的天书举起手:“我是来找你谈谈的,今晚的情况你也能感知到,如果不是我出手,哥哥就危险了,所以我觉得咱们其实是可以谈……”

        天书白光大作,路鸣泽露出一副看破红尘的表情,平静的眼神仿佛在说“你来吧,我准备好了”。

        短暂的破空声后,天书悠悠飞回原位,纯白的识海空间中只剩下天书静静悬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