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本该屠龙的我意外开始修仙在线阅读 - 第五章 神通·掩日

第五章 神通·掩日

        “路明非!你这是干嘛去了!”

        客厅里,婶婶穿着围裙,一手锅铲一手抹布,气势凛然地向着刚刚进门的路明非发问。

        路明非的身体素质虽然得到了极大的提升,可以让他的行动更加地轻盈迅捷,但是这个“轻盈”主要是体现在自己的体感上的,并不是说他行动时身体真的变轻了或者发出的动静变小了,

        “落地无声”这种只会出现在电影和电视剧里的技巧没人教过他,他自己也没练过,自然是刚一推门进客厅就被厨房里婶婶发现了。

        好在婶婶似乎并不是很生气,至少没有暴跳如雷到像一只发怒的雌性犰狳。

        可能是因为路明非那一副精力充沛,神采奕奕的样子,让她下意识地否决了路明非晚上偷溜出去玩的可能,

        况且在婶婶的观念里,区区路明非应该是没有这么大胆子的。

        “我早上醒得早,出去散了个步,呼吸一下清晨的新鲜空气。”

        路明非张口就来。

        他也不是什么乖乖宝,瞒着叔叔婶婶偷偷去网吧打游戏早就是家常便饭了,撒起谎来轻车熟路。

        “起这么早?!”

        婶婶一脸惊异。

        按照她这几年来带孩子的经验,一旦放假,无论是路明非还是路鸣泽都不是会比太阳起得更早的物种,不到日晒三杆他俩是绝对不会起床的。

        路明非今天怎么突然转性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路明非起得早总归是好事,万一这孩子就此开窍,能更让她省心了呢?

        只要路明非不学坏,她也懒得管路明非太宽。

        “早起多散散步也好,省的天天窝在家里像头猪一样,”婶婶挥挥勺子,示意路明非可以退下了,“粥还没熬好,你先回去看会书,把暑假作业写点,待会粥好了我叫你。”

        “哎!”

        路明非点头哈腰,一溜烟小跑进宿舍。

        一进宿舍,路鸣泽荡气回肠的呼噜声便铺面用来,早已锻炼出抗性的路明非充耳不闻,关上门回自己床上。

        至于看书和暑假作业……

        至少对于路明非个人而言,在暑假看书就是对暑假的不尊重,在暑假最后两天之外的时间写暑假作业则是对暑假作业极大的不尊重!

        无视了来自路鸣泽的呼噜声,路明非仰面平躺在床上,闭上双眼,意识沉入识海当中。

        “我去!怎么那么刺眼!”

        刚一进入识海,路明非就忍不住捂住了眼睛——虽然识海中意识体并不畏惧强光,但遇光捂眼是路明非十几年来作为人类培养出的的本能反应。

        过了大约两秒路明非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在识海当中,外界的常识在这里并不适用。

        他放下手,迎着强光睁眼看去,强光中心不出他所料,是卷起的天书。

        天书悬浮在纯白的地面上,路明非迎着强光走过去,天书也脱离原处,向着他飞过来,径直飞到他面门前,贴在意识体的额头上。

        下一刻,海量晦涩玄奥,令路明非完全无法理解的信息涌入他的脑海。

        相比于几个小时前不痛不痒,几乎没啥不适感的信息灌输,这次路明非直接一个踉跄瘫坐在地上,整个人的思维都混乱昏沉起来,仿佛龙卷风里被蹂躏的小麻雀,别说东西南北了,他现在连上下都找不着。

        片刻之后,天书结束对路明非的“灌顶”,悠悠飞回原处继续悬浮,周身原本明亮耀眼的荧光黯淡下去,亮度只和街边的电子广告牌相差无几。

        路明非依旧摊坐在地上,又过了许久,眼神才回复几许清明。

        他捂着额头摇摇晃晃想站起来,打了两个趔趄之后果断坐会地上,脸上露出似是欣喜,又似是遗憾的表情。

        “神通……掩日……遮蔽天机啊,这么牛逼的神通现在就给我不是浪费吗?”路明非捂着昏沉的额头在识海中呵呵傻笑,喃喃自语,“要是把这掩日换成能帮我加快法力积累的神通多好啊。”

        虽然嘴上说着浪费,但是路明非还是很惊喜的,毕竟按照天书传递给他的信息,“掩日”本身已经是顶级的“地煞”神通了,若把地煞七十二神通划分个三六九等,“掩日”必然会列入第一等之列,层次能与其比肩的地煞神通少之又少。

        天书中所记录法术、丹方、阵图和其他知识不知凡几,堪称浩如烟海,唯独神通只记录了“天罡地煞”合计一百零八种,相比于多如繁星的法术丹方,神通的数量堪称“罕见”,对比法术就如同濒危野生物种之于家禽家畜。

        数量稀少的同时,也代表每种神通都有着极为强大的神效,就比如刚刚天书灌顶给路明非的地煞神通·掩日。

        掩日是天书记载中最顶尖的遮掩天机的神通之一,有了这个神通遮掩天机,路明非被以天机之术探查到的可能性将极大幅地下降。

        除非修为差距已经到了云泥之别的地步,或者占卜者本身也有着神通级别的天机卜算之术,否则几乎没人能探查到路明非的天机。

        掩日本身是会常驻在修士身上的,一经修成便无需可以施展,时刻都在自动规避着天机。

        这种级别的地煞大神通原本至少要结丹境修士才勉强有资格尝试参悟,而且通常只有少数天才修士才能真的在结丹境就初步修成。

        大部分修士都要到更后面的境界,依仗境界优势才可入门。

        路明非能直接修成掩日,一半是依靠了天书的神异,一半则归功于他刚才引发的浩大异象。

        那些铺天盖地涌来的紫气并不是他在做梦,他之所以能完好无损地从紫气倒灌中活下来,全靠天书为他炼化了多余的紫气。

        天书已经认他为主,成了他的本命法宝。

        作为本命法宝,经由天书炼化的天地之气会化作天书的力量,这些力量可以融入他的玄关祖窍,稍加炼化后便能化作他本身的法力。。

        同样,他的法力也可以滋养天书的本源,长期滋养之下可以提高天书的本质,亦可以在天书本源受损的时候对其进行温养,使之缓慢恢复。

        之前数量庞大的紫气就是被天书炼化后注入他的祖窍,被他本能般地炼化成了自己的法力。

        只是这些紫气数量实在太过庞大,被天书炼化后积攒的力量也堪称海量,只分出了微末些毫给路明非炼化,便让他的法力达到了目前所能承受的极限,剩下的力量却是无处消耗了。

        作为一件法宝,天书和修士还是有一些相似之处的——比如和修士一样,它也不能一口吃成个胖子。

        虽然炼化了海量的紫气,但是这些力量都是被天书硬存下来的,不可久留,否则对它也会造成压力和损伤。

        如果路明非够强,他倒是可以把自己当作一个“水管”,将天书积攒的力量导入玄关祖窍炼化成法力,然后再把法力一股脑地输送给天书,用这种方法将天书炼化紫气所得的力量尽数化入天书的本源之中。

        但他毕竟刚刚入门,修为实在是太弱了别说“水管”了,当个“吸管”都够呛,撑死了也就算是根中空的“牙签”。

        在这样的情况下天书也只能另辟蹊径,尽快将这股力量用掉,以免存不住后将之浪费掉。

        而天书所选择的消耗方式,就是在计算了种种方案后得出的最佳解,或者说是性价比最高的方案——为路明非灌顶地煞神通·掩日。

        将这个神通灌顶给路明非并且消耗大量力量填鸭式地让他入门,几乎可以完美地耗尽这股临时的力量,没有丝毫多余或浪费。

        可惜天书似乎还是不够智能,路明非心想。

        如果天书可以再灵性一点,应该会给他灌顶一个可以加快法力积累的神通或法术,毕竟对于一只食气境的小虾米而言,可以遮蔽天机的神通掩日虽然确实足够高大上,但是实际作用却并不及一门能加速修炼的神通或法术。

        毕竟没有哪个能卜测天机的大佬会闲得蛋疼去窥测一只食气境小虾米的天机,掩日这种大神通根本没有用武之地——何况除了那个疑似修士的男孩之外,路明非至今未曾接触过任何修士。

        但是一门能加速修炼的神通或法术却能让他更快地脱离脆弱的“虾米”期,尽快成长到有一定修士手段的“大龙虾”期。

        不过他也不能奢望太多,毕竟两次灌顶下来,他也隐约接触到了天书的“灵性”,这份灵性似乎还很懵懂,有点像是个会按照某些既定规则行动的小孩子。

        不过这只是路明非模糊的感觉,倒也未必准确,他自己都不太自信。

        能得到天书已经是蘸好山西老陈醋的馅饼从天而降了,他觉得自己没啥可满足的,毕竟人要知足才能长乐嘛。

        何况他已经过了中二期,现在早没什么远大志向了,也不急着神功大成去做某些惊天动地的大事,心态悠然平和得很。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感觉这个“天罡地煞一百零八神通”似乎以前在某本书上瞟到过。

        甚至细细想来似乎就连“掩日”这个名字也有那么几分熟悉,就像某个被他在人群里无意撇过一眼的行人有朝一日突然金光灿灿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乍然间竟有种半真似幻的熟稔。

        只是冥思苦想半天,路明非也没想到在哪见过这些名字,打定主意今晚去网吧上网查查后,他便离开了识海——他也不知道自己刚刚昏沉的时间在现实中是多久,还是出去看看比较好。

        一片不知何处的凄怆大地上,路鸣泽坐在盘虬如巨龙的枯死树根上,双腿垂下晃动,无论是这个世界还是路鸣泽,它们都是虚幻半透明的,仿佛并非是真是的世界,大地的中心还有一小块边沿细密裂纹遍布的长方形缺口。

        路鸣泽小手用力扣住身下枯根的表皮,透过半透明的手指能看到枯根的表皮被他一点点捏碎,他的语气和眼神中满是惊疑:“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现在一点都感知不到哥哥的情况了?!”

        他现在虽然还能进入路明非的意识,但是除此之外,路明非的一切情况他都已经无法再觉察丝毫,甚至连路明非现在在哪都感知不到了。

        他刚刚还趁着那个卷玉石书简无暇分顾而进入了哥哥的意识,虽然很快就被那个玉简驱逐了出来,但是至少当时他还是能知道哥哥身边发生的事情,也能感受到哥哥在哪的。

        结果刚刚他和哥哥之间的联系却突然间被切断了大半,他现在只有进入哥哥的意识的能力了。

        但是想进入哥哥的意识……他就得先通过那卷该死的玉简的阻拦!

        路明非的识海中。

        在路明非走后片刻,宁静祥和的纯白空间中,一道矮小的黑色身影扭曲浮现。

        路鸣泽面向天书,第一时间挤出人畜无害的友善笑容:“我觉得咱们可以聊……”

        天书玉简周身明光大放,向前飞掠砸出,于是路明非的识海内再度归复原本的宁静祥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