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余下的,只有噪音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二章 该死的Little Lu,又是他!

第三百八十二章 该死的Little Lu,又是他!

        “摩西和萨姆·鲍维先后遭遇伤病,你们真的不想要在这个位置上补充一位优秀的年轻球员吗?”

        贝勒冲击心灵的一问让帕特·威廉姆斯呆滞了几秒钟。

        “埃尔金,你让我很为难,但是,我们真的‘不想要’马努特·波尔。”

        他们来来回回地扯皮了十几分钟,终于挂掉电话。

        威廉姆斯感觉怅然若失。

        他不知道纽约是否会再打电话过来。

        纽约

        “现在怎么办?”

        “自信十足的报价被拒绝了,我们应该感到沮丧,所以让我们先消沉个几小时吧。”路易一看时间,“谁点一份外卖,午餐时间到了。”

        贝勒没想到还能这么玩。

        “等个几小时?要是他们和其他球队达成一致了呢?”贝勒问。

        “不,不会。”路易说道,“在我们进场之前,你说的这件事有可能发生,但是从现在开始,在选秀大会到来前,他们都不会把第二顺位易手,除非有不可拒绝的报价。”

        贝勒之前在洛杉矶也算是个核心人员了,参加过许多交易。

        像76人卖第二顺位这种竞价战,要打赢不都得快马加鞭快速成交吗?

        这路易一副要打持久战的态度让贝勒没想到。

        “埃尔金,有什么不明白的吗?”

        “你看起来太冷静了。”贝勒纠结地说,“要是让其他球队得手的话,我们这些天的努力就白费了。”

        “放心。”

        路易喝着可乐,把现在的形势简单地说了下:“实际上,现在有机会得到第二顺位的,只剩下我们和克利夫兰两家。波特兰只是一个抬价者,他们的球员没有吸引力,虽然费城办公室的主要目的是减少球队的财政压力,但帕特·威廉姆斯不是一个自甘沦落的人,他一定想借这笔交易尽可能地止损。”

        “克利夫兰所能提供的最佳报价无非是罗伊·辛森和现金,而我们不止如此。”路易笑道,“帕特知道这一点,所以他会等待我们第二次出价,顺便,也给克利夫兰一点压力,看看能不能让他们吐出更多的东西。”

        贝勒听得目瞪口呆。

        “你们现在这代人,怎么都这样了?”

        贝勒吐槽道。

        “我打球那会儿,交易才没有这么复杂,主教练就是总经理,想要交易就给对方打个电话,我想要你那里的迈克,你想要我的乔治吗?如果你要,我们就成交吧。”贝勒对时下的风格很是不喜,“现在搞得这么复杂,一点意思都没有。”

        赵远征却不这么看。

        “交易从最早的以物换物游戏变成了心理游戏和博弈,这是职业篮球的进步。”

        “埃尔金,你以为早些年就没有勾心斗角吗?”路易再给他举个例子,“当初波士顿是怎么得到罗素的?他们在1957年的时候只有首轮第二顺位,拥有第一顺位的罗切斯特皇家队选择了一个我现在连名字都想不起来的家伙,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这个..好像是...”

        路易揭晓答案:“当时波士顿凯尔特人的老板麾下有一支女子滑冰团队,里德给皇家队的老板打电话,只要他们不用第一顺位选择罗素,就让这支滑冰团免费去罗切斯特为他们表演。于是,他们接受了,未来几个月免费观看滑冰团的表演,代价是失去11座NBA总冠军。”

        路易将空的可乐罐子扔进垃圾桶。

        “行吧,就听你的。”路易是总经理,要怎么交易还真得听他的。

        可路易又是一个不喜欢独裁的人,对奥尔巴赫独裁的反感,就是他离开波士顿的重要原因。

        虽然他有穿越者的先知优势,但基本每次做决策都会询问同事的意见。他们的意见无论靠谱不靠谱,他都会听完,再决定可否。

        路易点了中餐外卖,第一时间送到。

        有烤鸭、左宗棠鸡、白切鸡、甜水饺和路易更喜欢的原味韭菜水饺、炒面、回锅肉、炒白菜...

        “你每次都点这么多吗?”汤姆贾诺维奇问。

        “因为今天人多,我也不知道你们的口味如何,所以各种招牌菜都点了一遍,如果你们都不喜欢,说明你们和我中华美食无缘,自己点外卖吃你们的高热量垃圾食品吧。”

        幸好,路易点得足够多,每个人都能找到合适自己口味的。

        下午两点,路易的饱腹感退却了,继续上午的交易。

        “这次我们怎么出价?”

        路易拿出一张尼克斯的球员名册,圈了三个名字:“现金不变,选秀权收回,再加上他们。”

        “路,这...”贝勒发现路易真是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就要打出暴击。

        “相信我,这不会是成交价。”路易肯定地说,“打电话吧。”

        帕特·威廉姆斯不敢离开自己的办公室,尼克斯已经几个小时没打电话过来了,他不确定对方是否还想交易。

        他必须等。

        骑士又打来几个电话想加快交易的进度,而现在,他们有第二个选择,如果尼克斯决心想要,他们的出价会比骑士要高。

        为了等纽约的电话,威廉姆斯哪都不去,吃喝拉撒都在自己的办公室里。

        下午2点11分,他的电话再次响起。

        威廉姆斯迅速地接起电话,“喂。”

        “帕特,是我。”

        “哦,埃尔金,是你啊。”明明已经等了几个小时,威廉姆斯却能做出若无其事的模样。

        “我之前真的没想到你会拒绝我们的报价。”贝勒代表球队申明态度,“不过,我们的确是真心想要第二顺位,因此,我们决定再次进行报价。”

        威廉姆斯听着。

        “和第一次出价不同,这次我们将撤回波尔和1990年的首轮选秀权。我们希望用A.C·格林、杰拉德·威尔金斯、马里奥·埃利和50万美元现金,换取你们的首轮第二顺位。帕特,你意下如何?”

        上个赛季,尼克斯全民皆兵,托尼·坎贝尔场均20分,全队最高,其次是场均18分的尤因,场均16分的艾利斯和场均11分的斯托克顿。

        他们有六名球员场均得分上双,8名球员场均得分超过8分。

        格林和威尔金斯,就是场均得分超过8分的优质新人。

        如果不是在新手众多的尼克斯,他们绝对可以在其他球队得到更多的出场时间,并有更好的表现。

        威尔金斯在三号位上的活力是76人所需要的,格林作为替补内线,也是个有力的补充,埃利在季后赛里证明了自己是属于NBA的。

        再加上50万美元。

        尼克斯提供了一份不亚于骑士队的报价。

        “我不得不说我喜欢你们的报价,埃尔金,给我们一点时间。”

        帕特·威廉姆斯在表示喜欢之后,挂掉了电话。

        他第一时间拨通了骑士队的电话。

        尼克斯办公室里的人知道他在做什么,以价抬价是交易时的常规操作,并不新鲜。

        “这家伙也太贪心了,居然还想抬价?”贝勒认为他们付出的足够多了。

        “埃尔金,你应该向他学习,这才是个让人放心的总经理。”

        路易绝对忘记了他才是尼克斯的总经理。

        “学习?”贝勒不屑地说,“学个屁!”

        “这个不求上进的老家伙真是让人拿他没办法。”路易向身边的人吐槽道。

        此时,路易的办公室里人不少。

        有助理,有助教,他们都在等待费城的回电。

        现在路易最懊恼的,是他没有一双可以看到克利夫兰骑士队办公室画面的眼睛。

        如果可以看到,一定很精彩。

        路易的猜测,大抵没错。

        原本胜券在握的骑士队总经理哈里·威尔特曼突然接到76人办公室的来电。

        他们被告知,有球队提出了更好的筹码。

        “很遗憾,我们之间的谈判可能要就此停止了。”威廉姆斯这是要把骑士队撇掉,再去完成交易的意思,“希望我们下次可以达成一致。”

        “等等,帕特!我想知道是哪支球队给了你们更好的筹码!”威尔特曼就算死也得知道是谁背刺了他。

        电话里,威廉姆斯似乎很为难。

        “我本不应该告诉你的,但谁叫我们是朋友呢?我可以告诉你是哪支球队,但我不会告诉你他们给了什么。”

        “我知道规矩。”

        帕特·威廉姆斯的答案,在一秒后传进威尔特曼的耳朵:“纽约参与了竞价,他们出价很高,我无法拒绝。”

        纽约...

        纽约!

        想起去年那笔让威尔特曼后悔莫及的球队,他现在最讨厌的球队就是纽约尼克斯。

        “果然是他们!”

        “没错,他们很有侵略性。”

        “帕特,再给我一点时间。”威尔特曼必须先稳住对方,要是让交易达成,就万事皆休了。

        威尔特曼的面前,坐着骑士队的现任主教练乔治·卡尔。

        “出什么事了,哈里?”

        “该死的纽约!他们出价了!他们当然会出价,我早该想到的,他们是全联盟最见不得我们好的球队!”威尔特曼大骂道,“该死的纽约,去他妈的Little    Lu!”

        卡尔脸色沉重地说:“我们不能放弃,一旦第二顺位落到纽约的手里...”

        “是的,必须加价,我们一定要得到第二顺位!”

        想到己方的处境,越艰难,威尔特曼心中对路易的恨意便增加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