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种田奇侠传在线阅读 - 第八十章 苏醒

第八十章 苏醒

        猎人王这个称号,全是正面的增幅属性,吴烦一获得就可以佩戴起来,完全不用担心适不适合现在的环境。

        但也不知道是这个称号的作用,还是之前玩游戏太粗糙了,戴上这个称号没多久,吴烦就遇到了一个山洞。

        仅仅一个山洞算不了什么,可这种万丈高山上,哪里会有什么自然形成的山洞呢。

        果然,当吴烦轻手轻脚的朝山洞靠近时,听到了里面沉闷的呼吸声。

        这座山洞,显然是有主的,而且,这呼吸声连外面的风雪声都能盖住,显然不是什么小玩意住的。

        当然,小玩意也不需要开这么大一个洞不是,这洞口,两个吴烦叠在一起都摸不到顶。

        面对这个山洞,吴烦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一方面他很想进洞躲躲风雪,顺便弄点火出来烧点热水,吃口东西。

        但另一方面,能在这种生命禁区生存的物种,一定不简单,万一把人家吵醒了,人家可不一定欢迎他。

        这座山洞,开在山峰的一侧,洞口又高又宽,吴烦想要避开的话,需要从侧面攀爬一段,几乎没有任何落脚点的陡坡。

        要是他一个人还好办,但他现在需要一只手护着林晓芸,这样的陡坡,还是非常危险的。

        尤其是现在的海拔非常的高,吴烦估计至少得有八九千米的样子,不仅让他的游龙步很受影响,就连呼吸也需要靠真气一点点搬运。

        纯靠肉体的呼吸能力,吴烦早缺氧缺死了。

        感受着肚中不断传来的饥饿感,以及那一抬头根本看不到顶的大雪山,仅仅是爬到山顶就不知道要多久,更别提从另一面下山了。

        吴烦知道,如果想办法弄点东西吃的话,他是根本翻不过去的,他现在就是纯靠真气和内力来支撑身体。

        但是身体一直没有能量补充,光靠真气和内力,迟早得耗死在这座大雪山上。

        咬了咬牙,吴烦轻轻的走进了这座山洞。

        山洞表面,还有许多被寒风吹进来的白雪,但往里多走几步,就能感觉到干燥的地面。

        吴烦不想太深入,就在风雪吹不进来的地方,把林晓芸放了下来。

        林晓芸现在的状态,吴烦也摸不清,连他都需要靠真气搬运才能呼吸,而林晓芸却从头到尾都呼吸平稳,且好几天的功夫,一直只喝清水而已。

        吴烦也摸不清她要什么时候才能苏醒,他只能尽量把自己能做到的去做好。

        就比如那两件被吴烦扒下来的战袍,此时就全都裹在林晓芸身上,吴烦也不知道她需不需要,反正今天好像一次都没有温度剧降过。

        吴烦从西戎人那里收集了好几个火折子,但是手上并没有干柴,好在吴烦依旧有办法把火给点起来。

        两个箭囊,连同里面的箭矢,统统被吴烦铺在了洞里。

        这洞两极分化的很厉害,被风雪吹到的地方自然覆盖着白雪,但吹不到的地方却很干燥。

        纯阳无极功运转,丝丝至阳至刚的内力从吴烦的掌心渗出,经过箭囊,经过箭矢,最后重新流回到吴烦体内。

        经过这一圈之后,箭囊和箭矢上,半点水分都不剩,吴烦一点火,就轻易的把皮质的箭囊给点了起来。

        然后吴烦用木头的箭矢,搭起了一个架子,用皮帽盛了点雪放在上面。

        现在吴烦得庆幸,这些箭矢不是铁的,不然这大雪山上,他连燃料都找不到。

        从怀里掏出肉饼,一起放到雪水中解冻,就着那一点点升起的火光,吴烦开始打量这个偌大的洞穴。

        洞穴很大很深,吴烦点的这堆篝火也不算旺盛,哪怕吴烦的眼力再好,没有光线,他也看不了多远。

        突然,洞穴深处,两颗明亮的宝石吸引了吴烦的注意。

        他可以确定,这两颗宝石,是自己发光的,因为那宝石的周围,他半点都看不清。

        吴烦有些犹豫,想着要不要去把那两颗宝石摘下来,但心里又觉得有些不对劲,至于哪不对劲,一时又想不起来。

        吴烦实在是有些累了,相比洞穴深处那未知的危险,吴烦最终还是按耐住了那颗贪婪的心。

        这座洞穴内有异宝是很正常的事情,一般的异兽也大多是靠着这种天材地宝才能进化成异兽,但如果别人想去抢夺的话,守护的异兽必然为之拼命。

        西戎人的箭杆不算粗,一个箭囊三十杆箭,还没怎么烧呢就快要见底了。

        吴烦一咬牙,心道下一次估摸着不会有那个好运气,再找到一个洞穴了,索性把最后一个箭囊也一起投入了进去。

        终于,火光又重新明亮了起来,身上也暖和了起来,就着热水吃着肉饼,吴烦的身体也终于放松了下来。

        身体一放松,各处的疲惫就涌了上来,尤其是困意,再也遮掩不住,天知道他已经有多久没睡觉了。

        虽然强打着精神,但吴烦还是在不知不觉中沉睡了过去。

        这一睡,吴烦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他不是被冻醒的,而是被吓醒的。

        他待得位置,吹不到寒风,只要没有风吹在身上,哪怕火焰熄灭了,吴烦也不会太冷。

        但是睡了一会之后,吴烦的脑子终于不再迷糊,一下子想起刚才觉得不对劲的是什么了。

        是声音,洞外一直有呼呼的风声,他脑子又因为这些天的不眠不休变得迟钝了,所以忽视了洞内原本应该有的呼吸声。

        事实上,洞里的呼吸声,从吴烦进洞的那一刻就消失了,吴烦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搭错了,居然连这么明显的变化都错过了。

        刚一睁开眼睛,吴烦就摸向了身旁的林晓芸,入手是极致的绵软筋道。

        再仔细看去,林晓芸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苏醒,而他此时正躺在人家的大腿上,手则摸向了人家的另一条大腿。

        林晓芸一双好看的丹凤眼,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吴烦一时显得有些尴尬。

        不过他却没有收回手,这些天的时间里,可以说林晓芸身体的每一处都被他摸了个遍。

        然而,吴烦却又突然想到,这原本黑漆漆的洞窟,他是怎么看到的呢?

        答案显而易见,吴烦不远处就点着一座明亮的火堆,温暖的火光,不断的驱散着洞内的寒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