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捡到了系统,我就是不用在线阅读 - 第80章 敢问世间,可有真仙?

第80章 敢问世间,可有真仙?

        房梁震动。

        烟尘滚滚。

        怡红楼顶楼,一道紫色倩影搀扶着一位俊美少年走出雅间,是琼霄和李长生。

        看到琼霄,男人们如大梦初醒。

        原来,他们不是想女人了…

        是想琼霄了!

        是了。

        他们梦中的那道身影,是她,是这个衣袂翩翩,宛如从画卷中脱颖的紫发女子!

        “女神,我爱你!”

        “女神,我要给你生孩子。”

        “女神,让我为你花钱吧!”

        当下。

        数不清的男人,忽视了还在现场的妻子和爱人,像发情的野兽,对着琼霄疯狂求爱。

        怡红楼内嘈杂一片,琼霄仅是浅笑着伸出玉指,放在晶莹剔透的樱唇上,轻轻吐字:

        “嘘。”

        唰。

        几个呼吸,悄然一片!

        李长生讶然了。

        这就是狐狸精真正的魅力吗?

        不用释放修为,不用崭露背景。

        只一颦一笑,引无数男人争风吃醋。

        只一举一动,叫无数男人言听计从。

        难怪古人将狐狸比做祸国殃民的妖精,现在想来,不无道理的。

        他甚至有理由相信,哪怕琼霄叫他们自相残杀,他们也会悍然出手!

        “各位青年才俊,各位英雄豪杰。”

        但琼霄没有下令叫他们厮杀,蛊王的容器还没有出现,他们还没到死的时候:

        “你们中,有多少人想得到我呢?”

        这一问,问的男人们脸红。

        虽然刚刚确实有几个有妇之夫对琼霄胆大示爱,却不是每个男人都有这么厚脸皮的。

        想得到琼霄归想得到琼霄,可表面上也不能说出来呀,不然日后还怎么面对媳妇啊?

        偷腥的猫,都知道暗中下手呢!

        没人找茬,琼霄神色依然自若,她挽着李长生的胳膊,高雅笑容不改,仪态婀娜道:

        “我家少爷曾说,谁能第一个淬体至十一重天,谁就能获得与我春风一度的机会。”

        “我觉得,这对列位不公平,毕竟有些英雄的根基不够,是无法修到十一重天的。”

        琼霄说话时,声情并茂,眼神既多娇又含情,仿佛她真贴心的在为众人考虑一样:

        “故,奴家勤勤恳恳,求了少爷好几个日夜,望少爷能给大家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

        “在奴家不懈的努力下,最终,奴家少爷决定,在5月20日那天,举办一场拍卖会!”

        “拍卖,与奴家同床共枕的机会,价高者得哟,想参加的公子,找圆圆姑娘登记吧~”

        卧槽!

        此言一出,不少富家翁眼前一片光明。

        他们这些上了年纪的富家翁体质偏弱,没大机缘的话,连炼体五重天都不太可能突破。

        本来他们已死了心,不再奢望琼霄了。

        可现在,琼霄将春风一度的条件,改成了拍卖…那岂不是说,他们也有希望睡琼霄了?

        他们没有天赋,钱可有的是啊!

        众人的心思又活络了起来。

        不过,也不是所有富家翁乐意拍卖代替晋级的,一肥头大耳,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道:

        “那我们这些有望晋级的怎么办?”

        他是广陵城中的药材大户。

        那药材将自己堆到了炼体十重天。

        他尚有一仓库的药材库存,只要给他一些时间,他绝对能突破炼体十一重天的。

        广陵城炼体十重天的高手就四十六个,但富家翁和贵公子不少,而且,他不是其中最有钱的那个,相较之下,他宁愿维持靠晋级争夺琼霄的状态,那样他的赢面略高一点。

        “这位英雄您问到点子上了,既然英雄您问了,奴家便讲一讲。”

        琼霄抛了个媚眼,迷倒大半男性,道:

        “如果列位天骄中,真有人能赶在拍卖会开展前,突破炼体十一重天,奴家想,奴家还是很愿意把自己献给他的哟~”

        三十天时间,是她经过缜密计算的。

        不久前,她刚用妖念查过。

        那叶家公子叶子道,已经达到突破炼体十一重天的临界点了。

        算算日子,差不多恰好能在5月20号那天突破至炼体十一层。

        届时。

        叶子道为了不让自己被拍卖出去,不得跟这些富家翁打起来?

        只要他们一打起来…

        呵呵。

        少爷的炼人药大计,就成了!

        “谢仙子解惑,在下懂了。”

        药材铺老板绅士的鞠了一躬,道:

        “如此,在下便不叨扰仙子,先行回去修炼了,仙子安好,告辞。”

        挺勤奋一人。

        只可悲,他看不透琼霄的蛇蝎心肠,琼霄给他挖了坑,他还兴高采烈的往里跳呢。

        药材铺老板走了。

        今天的戏也该落幕了。

        琼霄瞄了眼身旁困意十足,脸上写满了乏味无趣四个大字的少年,朗声道:

        “行了,都散了吧。”

        音落。

        男人们倒想走。

        可那帮女人,似有不甘。

        同为女人,陈圆圆心生怜惜,道:

        “仙子,她们…”

        琼霄瞰视众女,冷冷的问道:

        “怎么?还想打?”

        “姑娘,我们只想要个公道。”

        叶飞儿旁,一女子指着李长生,讲理道:

        “设身处地想一想,如果您的男人日日逛青楼,日日不着家,您能接受吗?”

        “能不能接受?呵,我都带我家少爷住进怡红楼了,你问我能不能接受?”

        琼霄冷笑一声,道:

        “圆圆姑娘话粗理不粗,男人在外头拈花惹草,怪男人花心,怪你们自己不够优秀,与这些姑娘无关。”

        “冤有头,债有主,你们要教训你们自家的男人我管不着,但若再有人欲寻衅滋事,休怪奴家不客气!”

        说完。

        琼霄上演了出光速变脸。

        温婉的对李长生道:

        “少爷,咱回屋歇息?”

        “嗯。”

        李长生应声。

        两人进雅间,关门。

        这回,没有开口的人了。

        当大势民心站起来说话的时候,所有的真理都沉默了。

        当实力站起来说话的时候,所谓的大势同样一文不值。

        她们敢对陈圆圆大呼小叫,因为陈圆圆只是个勾栏娘子,而琼霄…

        不但是能一字击败炼体十重天的高手,还是广陵全城男性的女神!

        她们要是像对陈圆圆一样对琼霄不敬,怕是连明天的太阳,都难见到了!

        “唉,都散了吧。”

        陈圆圆望着那些有苦难言的女同胞,终究是心软了,她唤来贴身丫鬟,道:

        “宝儿,叫姐妹们把她们男人这几日消费的钱财,都退给她们,挂我账上。”

        “是,小姐。”

        宝儿下去取钱。

        “等等,宝儿姐。”

        遽然,一娘子叫住宝儿:

        “我的那份,不用取了,圆圆姐不容易,各位姐姐也不容易,我就当休假了几天吧。”

        她也挺心疼那些百里寻夫的女子的。

        “我的那份也不用取了。”

        又一娘子道。

        随后,像受到号召般,那怡红楼百分之九十的娘子,竟皆同声道:

        “我们的那份,也不用取了!”

        她们在这些寻夫的女子身上,找到了未入风尘前的自己。

        风尘女子,除了个别,其实都挺善良的。

        若不是有难言之隐,谁愿意做这一行?

        “你们…”

        陈圆圆眼眶微红,刚要开口,却听寻夫女子团中亦有人道:

        “算了,不用退了,你们也不容易,唉。”

        过了这么久,她们的气也消了。

        在这个时代,男人逛勾栏不是什么新鲜事,大部分女子其实都能接受。

        她们怒的,不过是自家男人留恋温柔乡,不务正业,不思进取罢了。

        听了琼霄刚才几番话,她们也清醒了。

        有的事,真怪不得这些勾栏娘子。

        “这…”

        陈圆圆那颗麻木多年的心,触动了。

        她朝众人九十度弯腰,真挚道:

        “圆圆,谢谢大家了!”

        此举后,怡红楼又静了。

        众女领着自己相公回家。

        娘子们打扫着残局。

        雅间内。

        关注着外界的李长生神色复杂。

        琼霄轻声问道。

        “少爷,您也心软了?”

        “没有。”

        李长生躺回床塌:

        “睡觉吧。”

        “那您…”

        琼霄仍有些牵肠李长生。

        “睡觉吧。”

        李长生重复道。

        “好。”

        琼霄没再说什么。

        她钻进被窝,从后面抱住少年:

        “少爷,奴婢无时无刻都在。”

        “我爱你。”

        “奴婢也爱您!”

        夜临。

        小狐狸的娇鼾声渐起,李长生却睁了眼。

        他没动,只是静静地望着窗外,向着空气,问道:

        “仙人,还算是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