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文明腐朽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七章 学习

第七十七章 学习

        “这位是米奇·弗莱德,他是一名诈骗犯。”

        “先生,小姐,午安。”

        看着面前穿着燕尾服,带着小礼帽,如同绅士般的棕发中年男子,莫禹伸出手和他轻握。

        这就是下午负责教导的老师了。

        诈骗犯当老师?

        “诈骗也是门学问,其实我原本是名魔术师,还会点心理学。”米奇·弗莱德像是看穿了莫禹的心思,他那双眼睛很是深邃,如同两个黑暗漩涡。

        莫禹:“抱歉,只是有点惊讶。”

        “这不要紧。”米奇转身对雇主说:“夏先生,我需要安静的房间进行教导,要是有嘈杂声音,会让他们分心。”

        “教室已经准备好了,老齐。”

        “是。”管家应声上前一步,做出请的手势:“请这边走。”

        ……

        三个人坐在桌子的两边,弗莱德慢悠悠从兜里拿出枚硬币。

        “我们先来玩个小游戏吧,猜硬币你们都知道吧?”

        弗莱德用两只手掌夹住硬币,接着迅速握拳伸出去:“猜猜硬币在哪。”

        莫禹指着左手:“我选这只。”

        夏安然则选另一只,两人就是想看对方会怎么解决,就两只手,一人一只不就完了。

        “噢~我的上帝,你们这样那还怎么玩。”弗莱德露出苦恼表情,缓缓翻转两只手,并摊开手掌。

        但是两只手里都是空的,硬币并不在他的手里。

        莫禹:“魔术?”

        “是魔术,也不是魔术。”

        弗莱德再次握起右手,等张开时,那枚硬币就静静躺在手心。

        “我再次重申一遍,我并不是作为魔术师被邀请来的,我的课程从拿出硬币时,就已经开始了。”

        “我要教你们的,是心理。”

        弗莱德双手一拍,硬币瞬间消失在掌中:“刚才的猜测,看似在让你们猜左右手,但我从来没这么说过。”

        “我只是借用了你们的定向思维,以此来达到诱导你们的目的,当我伸出双手,你们本能就会往这个方向去想,猜测硬币在左右手的哪只。”

        “欢迎来到弗莱德的课堂,如果你们想顺便学个魔术,我也会很乐意教。”

        莫禹和夏安然立即认真起来,能被请来教导的,都不是简单人物。

        “嗨~别这么严肃,我和那个粗鲁的女人可不同,我的课很轻松的,打几局扑克怎么样?”

        弗莱德不知道从哪掏出一副扑克牌,迅速洗牌后开始发牌:“我挺喜欢你们这里的斗地主玩法,我来当地主,你们一起来赢我。”

        莫禹拿起自己面前的牌,摊开后发现牌还不错。

        也不知道这家伙想怎么教,打牌感觉像在浪费时间。

        弗莱德笑着丢出张牌:“3。”

        “4。”

        “10。”

        打牌时,米奇悄悄观察着两人的表情以及动作。

        “一对A。”

        夏安然毫不犹豫就丢出对2,米奇马上接上炸弹,接着就是一张K。

        莫禹看着手中的牌,思索片刻,选择了过,夏安然则是没有更大的了。

        “顺子8910JQKA。”

        弗莱德手里余下的七张牌全部丢出,结束了对局。

        “你们的性格,我大概已经了解了,那么我接下来,就要进入正题了。”

        “一个人的语言,神态,动作,都是作为分析的数据,帮你推断出对方的性格,以及行事风格。”

        弗莱德从衣服内口袋里拿出一组塔罗牌,放在桌面摊开:“请各自抽取一张,愚者和女皇。”

        ‘嗯?什么意思?’

        莫禹心里想着,手已经伸出去拿起离自己最近的左边那张,夏安然则是拿起中间最突出的那张。

        将卡牌翻转过来,莫禹拿到的正好是愚者,而另一张,也是女皇。

        “掌握敌人的心理,等于操控了结局,你甚至可以让他人随自己的意愿行动,要做的,仅仅只是诱导他的情绪,听起来是不是很简单?”

        简单个鬼!你说起来当然容易,实际操作我们根本不懂啊!

        见两人那一脸茫然神色,弗莱德也不着急,将塔罗牌收拢起来推过去。

        “别急,慢慢来,这幅塔罗牌就当做是见面礼,它可是有近百年的历史了。”

        “说实话,我也是第一次教学生,那么现在就开始理论课。”

        想要细致地理解一个人,也是需要时间的,弗莱德早上就已经来了,一直在暗中观察。

        雇主支付给他三千万,可不是让他来度假的,这么轻松又安全的工作,要是因为偷懒而丢掉,他都想打死自己了。

        万丈高楼平地起,基础是最重要的。

        弗莱德用最简单易懂的语言为两人讲解,那些专业用语说出来只能绕晕人,明明简单一句就能说清楚,非要扩展出一大堆。

        理论知识是基础,但就是这点基础,信息量也很大。

        而这仅仅只是个开始,难的还在后面呢。

        到了晚上,依然没有空闲。

        “我是林杰,负责教你们野外生存知识。”一名面容沧桑的中年男人将手里的书放下,微笑着自我介绍。

        基本厚厚的书籍摆放在面前的桌子上,莫禹忽然感觉人生真是太难了。

        我不爱学习!

        “我不行了……”夏安然直接趴在桌面,从小到大,她从没这么累过。

        莫禹抓着她的后衣领,强行将其拎起来:“作为队友,要学会分担。据说把一份痛苦拆成两份……”

        “就会有两个痛苦的人。”夏安然不等他说完就接上了话。

        “知道就好,别偷懒哈,赶紧学。”

        要说起来,最后这个反而是最容易的,只需要死记硬背。

        两个小时后,林杰停下讲解,决定今天就先讲到这。

        因为夏安然已经把脸埋在摊开的书里,累的睡着了,莫禹也是不时打个哈欠。

        作为职业夜猫子,刚过九点就困到想睡,可见白天给累成什么样。

        早就在门外盯着夏妈马上走进来,让女佣人把女儿送回房间,这时候训练已经结束,她自然迫不及待过来帮忙。

        因为要早起训练,所以莫禹也是住下了。

        回到房间,他立刻瘫在床上,连他这个年轻人都累的够呛,何况是少女。

        乌鸦:“你的体质太弱了,是该好好锻炼。”

        “唉,现在只希望下次的穿越别太早,让我有准备的时间。”

        莫禹说着闭上眼,没一会就睡着了,噩梦也如期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