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文明腐朽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三章 梦

第七十三章 梦

        碧蓝大海,看不到边际,仿佛延伸到世界尽头。

        莫禹静静眺望远方,脚下的海水像是固体,让他能站在上面。

        他成功了,在梦中可以意识到自己在做梦,并且是清醒状态。

        不过,这是不是太过真实了?

        他蹲下身,用手去触摸海水,冰凉又湿润,但是收回手却发现,手指还是干燥的。

        天空是灰色的,仔细看却能发现,那是如同镜子般平整的水面。

        ‘我的梦里,除了大海什么都没有吗?’

        抬头仰望,他看到在自己头顶上方,也站着一个人。

        在他看到那个人时,天与海的距离瞬间被拉近,近的几乎触手可及。

        一样的面孔,一样的衣服,就像是在照镜子。

        “你是谁?”

        莫禹看着那个人发出疑问,可是没有得到回复,那个“自己”像是个人偶。

        他试着伸出手想去触摸,就在快要碰到时,倒悬的“自己”瞬间出手,反手抓住莫禹的手腕。

        “这!?”

        莫禹惊吓之下刚要收回手,那个“自己”却化作一滩液体,融入它脚下的平面。

        倒悬的灰色大海泛起波澜,隐约可以看到海面下似乎有什么物体游过,无法想象的庞大。

        “什么玩意!?哥斯拉吗!还是北海巨……等等!我知道了!”

        莫禹脑海中灵光一闪,他想到了某个东西!

        “如果那是关押‘神’的封印,那么我脚下的这片大海,难道是我的意识海?”

        这距离,是不是太近了?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悬空海瞬间又拉开了距离,高高悬于天上。

        莫禹看着这幕傻眼了,喃喃自语:“我去,这还是声控的?”

        自己做噩梦的原因,肯定就是和封印有关,这里也没其它东西了,要说有什么奇怪的,就是远处那根连接上下两片海的柱子了。

        那边也许能发现什么线索也说不定。

        ……

        “就是这玩意让我做噩梦的?”莫禹围着这个巨大的灰水柱绕了几圈,上面是封印,下面是自己的意识海。

        中间有根水柱连着,所以自己受到了影响?

        “这玩意能断开吗?”

        他不了解封印,要是乱弄给搞坏了,那大家就可以一起去西方极乐世界了。

        试着用手指戳了下水柱,立刻有了奇怪的反应,先是有几个凸点,紧接着浮现出一张人脸,最后一个完整的人从水柱里走了出来。

        看到对方手中的菜刀,莫禹心头冒出不详的预感。

        “咱能重来一次吗?我保证不手贱了,要不用石头剪刀布来解决问题也行……”

        ……

        现实。

        乌鸦不知道梦境里发生了什么,但绝对是遇上麻烦了。

        这次的反应比以往都要强烈,几条伤口不知何时出现在莫禹身上,衣服都被血液染红。

        杰森医生也惊呆了,刚刚发生了什么?人好好地坐在那就受伤了?现在的自残方式都这么魔术的吗?

        不对!人受伤了啊!他不会讹我吧?我可啥都没做啊!

        杰森医生急忙拿来家用医药箱,刚想上去给病人包扎,乌鸦再次飞起来阻止。

        被一只鸟拦这么久,就算是心态很好的心理医生,也有想抓狂的冲动。

        “快让开!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他挥舞着书本,试图赶走乌鸦,如果真是普通乌鸦还真能赶走。

        乌鸦用鸟喙用力一啄,那本不厚的书本瞬间被洞穿,接着它甩头把书本丢开。

        杰森医生身体顿时僵住,瞅着乌鸦的鸟喙,紧张地咽了口唾沫:“okok,我不过去,你也别过来,我们保持距离。”

        这是鸟喙还是锥子啊!你是锥子精假扮的鸟吧!

        他后退到办公桌边上,不敢再过去了,自己的手臂可挨不起啄一下,到时候医药箱就是自用了。

        莫禹还在不时挣扎,身上又添了新的伤口。

        眼看事情快要超出掌控了,杰森医生只能给夏小姐打电话,他必须要说清,病人受伤真不是自己干的。

        而且这状况,也太奇怪了。

        这次他看的很清楚,那根本不是病人在装睡自残,伤口是毫无征兆就出现了,连衣服都被划破。

        简直像是有个隐形人在伤害他,闹鬼了不成?

        杰森医生拿出手机,拨通夏语的电话:“喂?夏小姐,你介绍来的这个病人,他很不对劲。也不能说不对劲,应该是太诡异了,身上居然会自己出现伤口……”

        “嘎!”

        他正在汇报情况时,乌鸦快速飞过,将手机夺走。

        “我的手机!”杰森医生下意识转头看去,却和一双眼睛对上。

        不知何时莫禹已经醒过来了,伸手接过乌鸦抢来的手机,按下挂断键:“医生,我觉得自己已经好了。”

        不,我觉得不但没好,问题反而更大了。

        莫禹一身破衣烂衫,还带着血迹,这要是出去,别人还以为你在我的诊所被砍了呢。

        “先生,你的样子……”

        杰森医生说着指指他身上,示意对方观察自身的状况,再确定有没有事。

        其实不用看,莫禹也知道自己身上啥样,在梦里受到伤害会映射到现实的身体上。

        他捏着自己衣服抖了抖,不在意地说道:“医生你别害怕,这是我最近研究的新魔术,是不是很赞?算了,不多说了,费用是多少?”

        ‘新魔术?你那伤口我可是看的真真切切,别想唬我啊!’

        可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付完钱,别人怎么样和自己无关,毕竟我只是个心理医生,只负责心理问题。

        诊所外,莫禹一脸肉疼的表情,这也太贵了吧!

        才这么短时间,居然收了两千多。

        要不是夏语介绍的,他都以为是黑诊所了,收费真黑!

        “嘶!”

        刚走了几步,身上的伤口顿时作痛,果然最了解自己的还是自己。

        那个水柱复制出来的“莫禹”,知道他所有的习惯,有着同样的身体素质,而且还拿着武器。

        招招都往要害招呼,真是差点死在“自己”手上,还好对方知道自己的弱点,自己也知道对方的。

        他出来前从医生要了件黑色夹克,不然就自己的样子,还不引人瞩目把警员招来嘛。

        乌鸦贴近耳边,小声询问:“你在梦里看到了什么?我总觉得你身上好像有了点变化。”

        “这个回去再说,我只能告诉你,我没办法阻止噩梦的诞生。”

        在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他立刻打车去医院,身上的伤口有几道比较深,可不是创口贴能解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