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文明腐朽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 被逮

第六十九章 被逮

        夏安然的睫毛颤动,缓缓睁开眼睛。

        “不认识的天花板……”

        全身使不上一点力气,脑子也有些晕乎乎的,嘴巴很干。

        “好渴……”

        她侧过身子,用胳膊肘撑着爬起来,看清四周的景象,似乎是在医院病房。

        “他人呢?”

        不用说,她也知道是谁把自己送到医院。

        受伤的手掌已经内纱布包扎好了,窗外阳光明媚,天气不错。

        她拿起放在床头柜的手机,时间是八点,早上八点……

        早上八点!?

        夏安然猛然睁大双眼,她做任务的时候可是下午啊!现在居然是早八点!那岂不是说自己昨晚没回家!

        “阿然!你终于醒啦!”

        一声惊喜的呼声从门口传来,穿着白色女式西装的妇人疾步走到床边,神色激动地抱住她。

        “妈,别激动,轻点……我头晕。”夏安然被这么一晃,脑子又有点晕乎了。

        “好好!”夏妈也是一时间慌了神,连忙放开女儿:“你先躺下,妈给你盛汤,医生说你除了失血过多,就只有手掌一处伤口了。”

        夏安然在妈妈的搀扶下靠在床头,然后接过不知道什么的汤,小口喝着。

        “你放心,那个伤害你的男人已经被抓起来了,起码能让他蹲个几年。”

        “噗!!!”

        “咳咳咳咳!”

        一口汤从夏安然嘴里喷出来,她也不管被打湿的衣服被子,焦急问道:“是不是带着只乌鸦的男人!”

        “乌鸦?这我就不知道了,你姐应该知道。”

        ‘这下真是痛击队友了!但愿没事!’

        在夏妈疑惑的目光中,夏安然慌张拿起手机拨打电话。

        ……

        “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故意诱拐!”

        “不,其实我们是队友,我负责抗怪,她负责DPS。”

        审讯室外,夏语皱起眉头,冷着脸听里面的对话,对方一直在扯东扯西,一会放飞理想的有志青年,一会又是什么变成光。

        “叮铃铃~”

        桌面的手机响起,夏语下头看着来电显示的“提款姬”三个字。

        这手机是审讯室里那个人的,也就是说很可能带来线索,说不定是同伙。

        她迅速拿起手机,旁边的警员都没来的及阻止,就已经接通了电话。

        ……

        “当时我就直接开金身,然后用元气弹把狐狸给炸死了,对面猴子还想来收残血……”

        “血……血条残了……让我缓缓,回一口血……”

        一口气说的太多,莫禹也感觉脑袋开始晕沉沉,忍不住靠在椅子上休息。

        负责审讯的两名警员也是心累,这家伙软硬不吃,而且还是一副面如白纸的虚弱样子,他们都怕对面过于激动不小心就嗝屁了,到时候有十张嘴都说不清。

        咔!

        “暂时先放出来,受害人已经醒了,可以加进行对质。”

        审讯警员听到这句话,顿时松了口气,这感觉怎么像是自己在遭罪。

        “啥?那家伙终于醒了?”本来一副快不行样子的家伙立刻精神起来了。

        ……

        隔着桌子,两个家伙大眼瞪小眼。

        “你还好吧?”

        “放心,就算死了,被钉在棺材里,我也要用腐朽的声音喊出两个字。”

        “救命?”

        “你猜?”

        “你猜我猜不猜?”

        “你猜我猜你猜不猜?”

        “我……”

        “行了!当这是演相声啊!”夏语实在受不了了,让你们来对质,不是让你们来搞笑的!

        夏安然:“噢,这是我小表弟,刚从精神病院出来,说话有点不正常也是很正常的。”

        莫禹:“……不,我不是。”

        你扯淡也扯个好点的啊,什么小表弟,明明是大表哥,要不姐夫也成啊,我完全不嫌弃……

        警员们:“……”

        当我们是傻子吗?还是亲戚会不认识?

        夏安然:“没事,都是我家人误会,那我们就接他回家了,是吧?妈。”

        夏妈想起来的路上女儿说的话,脸上露出不自然的笑容:“是是啊,是我们弄错了,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

        “妈,你……”

        “其它事回去再说。”夏语话没说完,就被夏妈打断了。

        报案的人都说弄错了,莫禹自然也就被释放出来。

        “没事了,那我先回家了。”莫禹说着就想走,刚走出一步,衣服就被拉住了。

        “别急着走,还有些事要问你。”夏语有太多的疑惑没弄清,怎么可能放人走。

        “什么事?”

        莫禹现在只想要休息,贫血的后遗症还没缓过来,走路都感觉累得很。

        “关于你和我妹妹的事,先去我们家再谈吧,父亲已经在等你了。”

        ‘感觉会很麻烦。’

        可这会别说逃跑了,恐怕几十米的距离都能累到大气喘。

        ‘不行了,太阳光太刺眼,好晕……’

        莫禹身躯摇晃着用手撑住墙壁,他的放血量比夏安然还要多,后遗症也是更重。

        坐着还好,一旦开始运动,就会全身无力,大脑也仿佛缺氧发晕。

        “你感觉怎么样?”夏安然明白他这样子的原因,连忙上前搀扶着。

        夏妈和夏语下意识皱起眉头,这关系,不一般啊。

        这下子她们的想法更加坚定了,必须弄清到底怎么回事,这个人又是谁。

        这时,一辆加长的豪车开过来,他们几人进入车内,正要关门时,莫禹却挡住了车门。

        “等等,还有没上车的。”

        话音未落,一道黑影就冲了进来,拍打着翅膀落到莫禹腿上。

        乌鸦并没有一起被逮,而是带着肩包逃离了,里面有些东西见不得光。

        其实只要打电话给先知,完全能处理这个情况,可他连摸手机的机会都没有,自然就没办法求援。

        这也是俱乐部比不上相关机构的地方,没有官方证件,很多事都不方便。

        “嘎嘎!”

        乌鸦跳到肩头,用头蹭着莫禹的脸,意识是问他身体怎么样了。

        “没事,休息几天就好了。”莫禹现在大概也能从某些动作,来猜测乌鸦想表达什么了。

        夏妈心中略微嫌弃,让乌鸦上车,感觉有些晦气。

        做生意的,比平常人更加迷风水,不管是大财团还是街头的小店,就算是不迷信,还是会买些招财猫啊,貔貅之类的东西放在店里。

        莫禹打开肩包,看了下那颗树心,发现没有变化,这才放下心。

        树心被取下后怎么处理,先知也没说,还得再去询问。

        现在,先把眼前的麻烦事搞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