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文明腐朽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 琐事

第六十二章 琐事

        跑车停在ktv外面,莫禹坐在跑车里,边给手机充电边查询机票。

        他可不会跟进去,人家过生日,关自己毛事,只要等着patty结束送人回家就行了。

        “乌鸦,你觉得那个先知的话有多少可信度?”如果先知说的是真的,那他就有大麻烦了。

        “可信度很高,他几乎把我们目前想知道的信息都说出来了,而且你的手机没电了,也不可能通过信号追踪。”

        “但是他说的看见未来……好吧,已经见识过了,倒也不太奇怪。”

        “呱!这个小姑娘没有隐瞒,她知道的事太少了。”

        夏安然虽然表现得像个小大人,可乌鸦是曾经的管理局六位权限者之一,作为改造非人生物,它不存在仁慈怜悯这种感情,所以还管理着监狱,负责拷问犯人。

        毒辣老道的眼光能轻易从细微语言神态动作看穿一个人,就算是表情大师都不容易逃脱它的观察。

        “那么答应吗?”

        “不急,先把那个小子拜托的事做完,咱们正好可以多考虑考虑,嘎!”

        “嗯,反正坐飞机也是休息,正好用来考虑,对了,你为什么说话都要叫一声?”

        “嘎!习惯了,改不过来,就像有些人类的口癖,不知不觉就带出来了。”

        莫禹靠着座椅看车顶,随口一问:“乌鸦,你活了多久了?感觉好聪明的样子。”

        “大概七八十年吧,我是改造生物,虽然外形还属于乌鸦,可内在基因已经超越这个物种了。”

        它在车内来回跳动,这辆跑车和它那个时代的很不一样,科技程度更高了。

        当然只是民间科技对比,管理局内部的科技已经超出明面上太多了了。

        毕竟连中子弹都弄出来了,在生物以及能量方面尤其擅长,其它的科技却只是领先外界一两百年。

        至于车子,基地内部都是使用的反重力悬浮车,全自动驾驶,根本不用人操作,语音控制就可以了。

        莫禹抬手摸摸胸口,皱起眉头:“我身体里的东西,没办法让它消失吗?”

        “连主教都没告诉你答案,那肯定是没有的啦,你就尽全力活下去吧,你死后它会不会逃出来没人知道嘎!”

        “那就这样吧。”他拿起手机,登陆一个聊天软件的聊天群,这是只属于穿越者的聊天群。

        人数并不多,一共才百多位,并不是谁都能成功地活着回来,而且有的简单,有的困难。

        比如夏安然这种,装备齐全,明确知道自己的目标,离完美就差开个全图视角了。

        第二种就是像莫禹,张灵犀这样,穿越过去两眼一抹黑,都不知道自己要干嘛,开局拿把新手刀,还是生锈的!对手个个超会玩,气的都想砸键盘。

        就像先知说的,他能看到命运会提前通知穿越者,所以群里有些即将穿越的人正在求助,想得到某些支援。

        莫禹更加好奇的是,先知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男的女的,他又是怎么得到预知未来的能力,来自哪里,也是穿越者吗?

        他没有发言,只是静静地窥屏,获取更多的情报。

        “魔道具?”

        在聊天群里,多次出现这个字眼,让人不禁提起了兴趣,听他们的描述,这似乎是某种有着超自然力量的东西。

        ‘超自然力量道具,先知可没有和我说这个。’

        看来有些事情,自己还需要再问问,比如世界纠缠产生的影响。

        以及,那些其它世界带回来的奇怪物品……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已经快午夜十二点了。

        “叮铃铃~叮铃铃~”

        莫禹睁开眼,拿起手机接通:“喂?”

        “进……进来接我……30……2包厢……”

        “马上就到。”

        他挂断电话下车,先伸了个懒腰舒展筋骨,坐着两三个小时,腿都要麻了。

        因为在车里他才能放心和乌鸦谈话,不然在外面被人听见,明天就有新头条热搜了。

        “你在外面等我一会,我去把人接出来。”

        “嘎!”

        乌鸦落到车顶上,注视莫禹走进ktv,它觉得这个新世界还是很不错的,另外被植入的指令已经解除,管理局的安全条例已经无法束缚它了。

        这是自由的新世界!它不用再被条条框框限制,也没有那么多繁琐的麻烦任务。

        它喜欢未知,喜欢去探寻那些神秘的事物,好奇是鸟类的天性。

        ……

        302号包厢,莫禹推门进去,一眼就看到了靠在沙发上的夏安然。

        从电话里他就听出对方口齿不清,似乎喝酒了。

        现在一看,果然没错,瘫在沙发上闭着眼睛,脸蛋都是通红的。

        他的进入吸引了包厢内人员的注意力,莫禹扫视一圈,直直走过去。

        “抱歉,打扰了,我是来接人的。”

        听到他的声音,夏安然微微睁开眼睛,挣扎着站起来:“太慢了……呼!”

        过量的饮酒,让她说话时都有点喘气,莫禹扶住她的右手,说道:“我是用走的,不是穿墙,如果你想要更快,建议请土行孙来。”

        “那还不得,被墙里的钢筋戳死。”夏安然吐槽一句,转头对朋友说:“冯巧,我先走了。”

        “那你路上小……”说话的是个穿着时尚的少女,可是她还没说完,就被人打断了。

        “等下!”一名不管是颜值,还是着装都不俗的少年拦住去路:“安然,其实我想问你……”

        “不行。”

        “我还没……”

        “你是个好人。”

        这一刻,莫禹仿佛听到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干的漂亮!单身狗为你欢呼!

        “别傻站着,送我回去。”

        莫禹刚要绕过去,没想到对方气急败坏地张开手,再次拦下,生气地问:“你拒绝我是不是因为这个人!”

        “少年,你可不要诽谤哦,我是专业的司机。”还不待夏安然开口,莫禹就接上话了,这家伙鬼精鬼精的,有可能会挖坑埋自己,还是少点麻烦吧。

        还有这个骚年,你撒气也得看准对象吧,怎么见人就咬?

        “嘁……”

        我听到了!刚刚是嘁了一声吧!你果然是想给我挖坑!

        “司机?那你为什么没穿西装?”显然少年并不是好忽悠的,用怀疑的目光上下打量莫禹。

        那一身地摊货,你当我傻啊?这么容易骗的吗?

        “这个嘛……”

        “让开。”

        莫禹:“啊?在和我说话吗?”

        “我说,让开!”

        好吧,不是和我说。

        夏安然原本眯着的双眸睁开,用充满血丝的眼睛看着面前的少年,让对方本能地后退让出路来。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霸!气!侧!漏!?教练!我也想学!’

        莫禹面色淡然,扶着夏安然走出包厢,心里却想象着刚刚的画面,这剧情发展不对啊!

        我们剧本拿反了吧!为什么是我被带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