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文明腐朽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劫持

第五十四章 劫持

        距离十几米,子弹毫无疑问直接命中了。

        莫禹:“把东西交出来,不然下一枪就会落到你脑袋上。”

        老头低头看下腿部的伤口,接着抬头往前走去,双脚行走如常,根本不像中弹的样子。

        “老莫,瞄准头部。”张灵犀看到这幕,当机立断做出抉择,直接开火攻击。

        莫禹抬枪瞄准,直接射击头部,这老头明显不正常,哪有人在腿部中枪之后,还能正常行走的。

        电视剧里那些中弹后还活蹦乱跳的场面都是扯淡,子弹附带的高温会破坏中弹部位的神经,神经又控制着肌肉,神经被破坏就代表失去对肌肉的控制。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张灵犀才那么果断做出决定。

        面对那些飞来的子弹,老头不躲不闪,就这么全都扛了下来,可这并不能影响他前进的步伐。

        更诡异的是,除了衣服破损,中弹部位连点血迹都看不见。

        如果这能叫做正常人,那莫禹觉得自己都不配当人了,太给人丢脸了。

        枪械的作用几乎看不见,他马上停火拿出手雷丢过去。

        老头脚步停顿,接着以只能看到残影的速度一个鞭腿将手雷踢飞。

        “快闪!”

        莫禹急忙抓住乌鸦脖子,提起它躲到书架后方,几秒后传来轰然巨响,玻璃和破碎杂物飞射,让办公室内一片狼藉。

        丢开手里的乌鸦,他们起身双手撑在书架的柜台面,继续开火阻止老头接近。

        “有没有办法对付他!这样下去打完子弹都没用啊!”

        “有。”

        乌鸦回答完飞到台面,右翅展开,横在莫禹咽喉处。

        “停下!不然我就杀了他!”

        莫禹:“……你发神经呢?是他在袭击我们!我们是一队的啊!”

        “嘎!我知道,但你是关键。”乌鸦没有收回翅膀,双目直直盯着老头:“不管你想做什么,都需要人类来进行辅佐,那我杀了他,你就失败了。”

        乌鸦的羽翅碰到皮肤,让莫禹感觉一阵冰凉,就好像这不是羽毛,而是刀片似的。

        而老头也停下脚步,好像真的有些忌惮,这时地面震动起来,墙面也出现了裂缝。

        老头抬头仰望天花板,接着又看看莫禹,然后将手中的八音盒开启,优美的乐曲再次响起,房间的震动也逐渐减弱。

        乌鸦放下翅膀,知道暂时不会再打起来了,也有机会询问对方:“你为什么还活着?还以这种非人的姿态。”

        “我能活下来,自然是有原因的。你这只小宠物也能活下来,才真是意外,可惜,你阻止不了我。”

        莫禹默默自己的脖子,询问道:“他到底是谁?”

        “管理局的第二权限者,地位仅低于局长,你可以理解为副局长。”乌鸦快速将对方的身份解释清楚,一点也不想浪费时间。

        “我的名字是伊夫·提尔姆,我也不瞒你们,我需要你们帮我,只要召唤了它,那所有人类就能够复活,而你们将是最大的功臣!人类的救世主!”

        “复活所有人?”莫禹转头和张灵犀嘀咕一阵,然后又问了乌鸦,得到的答案是……

        对方已经疯了。

        可己方明显不是对手,打不死敌人,就算再来几把枪都没用。

        再说复活已经死了十三年的人,这可能吗?又不是神话故事,还能把人的魂捞回来。

        “你不相信我能复活所有人类?”提尔姆那如同老狐狸般的心思,哪里会看不出面前两个青年的想法。

        “你们没有见过它的伟力,那是无止尽的强大力量!我相信肯定能逆转时间!回到所有一切都还没发生的那天!”

        提尔姆眼白里血丝暴起,一副癫狂模样,但凡脑子没坏,都不会选择过去。

        “你等会!为什么是我?我有什么特别的吗?”莫禹想搞清楚这个问题,明明自己这边两个,你们干嘛都盯着我?看我好欺负吗?

        提尔姆嗤笑一声,指着乌鸦说:“它没告诉你们吗?只有纯人类才能动用那块石板,纯粹的,没有被感染的人类。”

        “没被感染的人类?”

        莫禹立即转过头,看一眼张灵犀,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很简单,我来告诉你,你的朋友,已经没多少日子可以活了,他快要变成那些白色怪物了。”提尔姆嘴里发出“啧啧”声,摇头叹息:“可惜,这么年轻就要死了,怎么样?来帮我吧,这样就可以救他了。”

        “这怎么会……”

        对方的一面之词,莫禹肯定是不信的,他要听当事人怎么说。

        “老张?”

        张灵犀淡然一笑,对他缓缓点头:“是,我身体是出了点问题,最近吃饭的时候,你有问过我是不是吃腻味了,其实并不是,而是根本吃不下。”

        “那些熟食让我感到恶心,我只能强咽下去,不然连活动的力气都没有。”

        “那你干嘛不说!”这么严重的事,居然一直瞒着,莫禹急忙问乌鸦:“有没有办法解决?”

        “别傻了,孩子,要是有办法,人类就不会死的就剩你们俩了。”没等乌鸦说话,提尔姆就先开口了。

        “过来我这边,我们一起迎接神的降临,它将会赐予我们拯救世界的力量!”

        “老中二病了……”

        作为生活在科技文明,三观超正的好青年,你拿我当痴线啊?过去能有好?

        见骗不到人,提尔姆也不在意,指着天花板说:“它就要降临了,你们是打算继续浪费时间,还是进行仪式?”

        “嘎!进行仪式!”

        乌鸦:“把石板拿出来,如果将它封印了,说不定你朋友身上的感染就会消失。”

        真的是这样吗?

        莫禹心中存在的怀疑,可现在的情况,他也搞不懂,先顺着这两个家伙的意思做吧。

        他拿出石板,等待下一步指示,提尔姆见到那块黑石板,眼神闪烁,左手微微握紧八音盒。

        “接下来,在石板上滴一滴你的血液。”

        滴血?

        将石板书架的台面上,莫禹拔出小刀,轻轻戳破指尖,一股钻心的疼传到大脑。

        十指连心,可不得疼吗?

        他用另一只手按着左手食指,寄出一滴血滴在石板上。

        突然!

        一道黑影飞过,将旁边的乌鸦给撞飞出去,莫禹刚下意识转头,咽喉瞬间一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