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文明腐朽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猩红之夜(下)

第三十九章 猩红之夜(下)

        “咦?”

        莫禹注意到怪物的脸部,好像有奇怪的轮廓,眯起眼睛仔细观察。

        看清之后,顿时感到头皮发麻。

        在黑影的眼睛部位,是两个空洞的眼眶,因为整体都是黑色的,所以之前没注意到,而且嘴巴部位则有着一指宽的缝隙,正在张合,似乎是在诉说什么一般。

        隐隐约约之间,莫禹耳边响起某些呓语,呼唤着他到房子外。

        他抬手挖了挖耳朵,再仔细去听,却什么也没听见。

        “要不还是把门给关上吧,一觉睡到天亮就没事了。”莫禹感到有些心慌,于是提议道。

        反正等会月光照到门口,他们也得关上门。

        再说这黑影只有自己能看到,独自承受的压力也不小。

        只要我看不到,那就可以当不存在,房门一关,与我何干。

        张灵犀也同意了,直接关门上锁,外面爱咋咋滴,只要不进屋,随便搞。

        现在别说试探了,直接连房子都出不去,莫禹可是说过‘房子已经被黑影包围了’,也就是说,他们想逃也没地方逃。

        ‘要是刚才自己多观测会红月……不,幸好我只是看了一眼。’

        冲出去会有什么后果,他没兴趣去体验,肯定不是好事就对了。

        两人洗漱过后,就上床睡觉了,开着灯,枪放在枕头边,预防意外发生。

        不过嘛,睡不着就是了。

        现在这种情况,也只有那种没心没肺神经大条的才能马上睡着。

        在床上翻来覆去,听着门外的动静,无聊的等待中,睡意渐渐放大,不知不觉中莫禹睡着了。

        ……

        普通的房间内,一个人坐在电脑前,静静看着屏幕。

        莫禹一步步走过去,他总觉得这个人看上去眼熟,就像在哪里见过。

        他伸出一只手,按在对方的肩膀上:“你是谁?”

        没想到,对方的脑袋居然直接180°旋转面对他,布满腐肉和蛆虫的熟悉脸庞呈现在莫禹眼中,嘴巴还在不断张合。

        “你来了……你来了……”

        “啊啊啊!!!!”

        莫禹猛地大叫着坐起来,惊魂未定地四下张望,然后发现自己只是做噩梦了。

        他抬手摸摸额头,有些细汗,自己的神经绷得太紧了,可是没办法,根本放松不下来。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即使近距离面对过死亡,他依然还是很恐惧。

        那是生物与生俱来的情感,铭刻在基因之上的东西。

        “做噩梦了?”

        张灵犀也从另一张床上坐起来,这叫声,除非他聋了才听不进。

        莫禹:“嗯,抱歉,吵醒你了。”

        “没事,现在还早,再睡会吧,不然白天没精神,昨晚那种情况,都没怎么睡好。”

        张灵犀打了个哈欠,躺下继续睡觉,莫禹却没有睡意了,躺下后满脑子都是梦中的画面。

        那张腐烂的脸,是他自己,居然梦见这种场景,真是个不吉利的信号。

        外面,朦朦胧的天空逐渐变亮,睡不着的莫禹轻手轻脚起床,洗漱后来到屋外。

        红月已经落下,太阳还未升起,看天色时间大概在五点左右,冰凉的空气让他感到有些冷。

        他在房子周围巡视一番,什么都没发现,好像昨晚的血色世界只是场梦。

        梦醒,了无痕。

        但这样最好,情况太过于诡异,他也不想有过多接触。

        惹不起,我总躲得起吧。

        来到这里时间也不短了,第一次见到这种现象,说明不是经常出现,而且那些黑影只待在血色月光下。

        到底是幻觉,还是真实?他已经无法分辨了,说是幻觉,可看上去又太像真实,可要说是真的,却只有自己能看见。

        这个世界,危险的不止那些怪物,还有怪异的超自然现象。

        想那么多也没用,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来到车库,给车子加满油,然后擦拭自己的枪械,检查肩包里的弹药。

        今天要不要出发去警局总部,暂时还有待考虑,要看今晚是否还是红月当空。

        过了一会,地平线上冒出金光,巨大的朝阳缓缓升起。

        莫禹拿着小锄子在菜田里除草,抬头眯眼看了下朝阳,接着低下头继续除草。

        ‘今天天气很不错,适合去钓鱼。’

        虽然着急找到回家的办法,可急也没用,这里不可能有什么龙珠啊,神灯之类的给他们许愿。

        “啊~”张灵犀打着哈欠走出房门,对正在给菜地施肥的莫禹打招呼:“早,没什么异常吧?”

        “没有,我大概真是产生幻觉了。”

        莫禹检查的很仔细,但就是找不到一点痕迹证明黑影存在过,只有不存在的东西,才不会留下痕迹。

        吃早餐的时候,他们商议后决定,取消今天去警局总部的原定计划。

        要确定血月是偶尔出现一次,还是一段时间内连续出现。

        “那我去钓鱼了。”

        即使今天不去探索,莫禹也不会无所事事地闲着,拿起钓鱼套装,推着自行车就出门了。

        骑着车来到那片湖泊,这次他做足准备,把鱼钩给甩进湖里,就退到十几米外的位置。

        这距离,就算怪鱼再偷袭,也有足够时间做出反应了。

        钓鱼真的很枯燥,不过等待鱼儿上钩的时候,权当是休息了,最近也是累得慌。

        一天的时间过得很快,感觉刚天亮,又天黑了。

        莫禹提着鱼桶,进入厨房,娴熟地开始杀鱼。

        不吃的鱼内脏也没丢掉,院子里摆着个木盆,里面两条怪鱼幼崽正在游动,其它迟孵化的鱼卵都被这两条给吃掉了。

        莫禹刚把内脏丢下去,顿时木盆内水花四溅,两条怪鱼疯抢着食物,几秒内鱼内脏就被吞食干净,碎渣都没留下。

        还好木盆上用铁丝网盖起来,只留出投食口,不然莫禹怀疑这两条怪鱼,可能会直接跳出来咬他。

        要不是张灵犀把它们当成观测对象,他早就把这两条鱼做成鱼丸了。

        这怪鱼是杂食性的,不管植物还是肉类,来者不拒,也可能是饿急了。

        而且它们的咬合力极强,上次直接咬断了一根婴儿手臂粗的木棍。

        对了,昨晚它们是被摆放在室外的,可莫禹观察过,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夜幕降临,附近的路灯被打开,月亮也在天空中显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