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的弟子皆是天骄在线阅读 - 第六百四十六章:即便形骸枯朽,她的灵魂依旧(三更)

第六百四十六章:即便形骸枯朽,她的灵魂依旧(三更)

        当那云袍道人现身,所有援军都是大喜过望,立刻再压军向前,迫使所有敌军退避。

        天武侯脸色无比阴沉,他握紧拳头,不甘心就此退去。

        “结束了,回来。”

        姬业生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脑海,天武侯只能深吸一口气。

        确实是结束了,只不过赢的并不是他们。

        云袍道人将竹箫放下,他走向众人。

        所有人都是自觉地让开了路。

        在看到宗主现身,他们的心安定了,但此刻却说不出任何的话来,长老们都是泪眼婆娑,悲愤不已。

        陈良师看到了那血泊中的血人,他从前不知道什么是后悔,但现在他知道了。

        “师尊!快救救大师姐!”

        秋白鹭哭喊着,她不想再看到家人离开了。

        夏小蛮哭成了泪人,她已经太多年没有落泪了。

        陈良师走进了血泊,没有在意血色沾染了云袍,而秋白鹭也在这时候退开,将大师姐交给了师尊。

        “小小。”

        陈良师将她抱在了怀中,像是抱着已经沾不上的破损瓷器,他的动作很轻柔,甚至还有一点颤抖。

        他将自身无尽的生气送入了怀中人儿的体内,想要修复她已经残破不堪的神魂与身体。

        斗战圣体的本源散尽了,这等于是要了她的命。

        陈良师的嘴唇都在微微发颤,他又唤了一声。

        “小小。”

        怀中的人儿没有半点回应。

        “小小,醒醒,师尊在这呢。”

        陈良师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平缓,但那份动摇却是任谁都听得出来。

        没人见过他如此脆弱的一面,即便是身为亲传弟子的夏小蛮等人,也从未见过师尊这般哀伤的神情。

        一道道柔声的呼唤之后,怀中的人有了一丝动静,那脆弱的娇躯在陈良师的怀中微微一颤,如此微弱的反应却还是令他惊喜万分。

        叶萧萧那本来黯淡无神的眸子里,此刻又出现了淡淡的光泽。

        “师...”

        “在这呢。”

        陈良师连忙回应,他将自己的生气渡去,要让她恢复过来。

        叶萧萧的气息有了些许回元,她看到眼前人哀伤的神色,缓缓开口。

        “别...看我,很难看。”

        此刻叶萧萧的模样太过凄惨,血丝遍布了肌肤,皮肤干黄,筋骨碎裂,整个人都变得无比脆弱。

        看到她这般模样,陈良师前所未有的心痛,他声音沙哑。

        “不,很好看。”

        即便形骸枯朽,她的灵魂依旧。

        这便足够了。

        过了片刻,她像是积攒下了力气,于是又开口。

        “最后,你也没...来找我。”

        陈良师张了张口,但却说不出话来,他是想出关之后再去寻她,可如今说出来又能改变得了什么?

        最后只剩下歉疚与后悔。

        “你还...欠我好多。”

        好多愿望还没有还。

        陈良师知道,他轻轻地抓住她的手,不敢用力,他点头道:“对,我还欠你好多,以后会统统都还给你。”

        她道:“你说过,我们...是师徒。”

        陈良师说过,而且说过很多次。

        “我不要做师徒。”

        听到这句话,夏小蛮等人皆是沉默。

        陈良师则握着她的手微微发颤,他点头道:“好,不做师徒。”

        她说的,他都答应。

        只是陈良师发现,自己庞大的生气也无法救回叶萧萧,他的生之道能够令死者复苏,却为何不能救她?

        陈良师的眸中浮现玄纹,他注视着那寻常人无法观测的虚幻锁链。

        这道锁链,并未随斗战圣体的本源散尽而消失。

        现在的他能够感受得到,这锁链的源头乃是...

        陈良师抬起头来,他望向天外天,目光深邃,还有着憎恶与怒火。

        “天道。”

        此乃命锁,锁的是她的命运。

        让天道都为其施加上枷锁,可见小小的特殊。

        但现在,他怎能容忍天道将她的性命夺走!?

        陈良师单手伸出,透过虚无,触碰到了那虚幻的金色锁链,他紧紧地将其抓住,无边的威能在掌心迸发,要将其碾碎!

        【若这么做,天道将成为主人最大的阻碍】

        “天道,它算个什么东西!?”

        陈良师要将那金色锁链捏碎,他倾注了所有,令锁链上出现了丝丝裂痕,他能够感受到天道对他的阻碍与侵蚀。

        而就在下一刻,金色锁链忽然紧缚在叶萧萧的身上,她眼神微颤。

        陈良师感受到了自己的生气在大片流失,但他没有收回,他意识到了什么,目光立刻落入了怀中人儿的瞳孔中。

        叶萧萧的嘴角微微颤动,最后扯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师尊,真心待人,弟子做到了。”

        那是陈良师曾经布置给叶萧萧的作业,而她将真心付出,待师妹师弟,更是以最热诚的爱意待他。

        而这也是她最后一次称自己是弟子。

        嗡。

        叶萧萧的身上散发着淡淡的暗金色辉光,她的身形逐渐淡化。

        陈良师心脏一紧,慌张失措占据了他的大脑。

        “这一次,也是我低头回山,我...不想再低头了。”

        她留下了最后一句话,身形化作暗金色的辉光飘散于天际,渗透入虚无之中,去往未知深处。

        陈良师在血泊中跪坐许久,无人敢打扰他,直至天边传来了声响,他才回过神来,然后从血泊中站了起来。

        这一刻,他身上充斥的凛冽杀意,即使是身边人都感到不寒而栗。

        他就像是一座翻涌不断地的汪洋,似乎随时都要倾覆世界。

        那衣角染成鲜红的云袍道人缓缓开口:“此事,本座会一一向你们清算,但现在,都给本座滚吧。”

        “哼!”

        黑帝听到这话顿时发怒,可当那道人转过头目视而来时,黑帝却是脸色一僵。

        那人只是将手中竹箫轻轻一摆,便令得黑帝周遭的时空崩灭了,连释冥老祖与李魔念都受到了波及,他们毫不犹豫地退开。

        当黑帝脱离时,他已是负伤,七窍流血,狼狈到令人震惊,而他的脸色已是凝重无比,方才就像是一方世界正面冲撞了他一般,在他的神魂深处留下了道伤!

        陈良师面无表情的单手结印。

        “一气化三清。”

        赤明神火、幽冥之水、九天玄雷。

        三大神物化作三大分身出现在了陈良师的身后,而见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打退堂鼓,心中生了退意。

        “走。”

        那尊龙族黑脉的圣者不再觊觎,一声令下便带着群龙离去。

        那三大分身恐怕都不弱于大乘天人,如此一来战力的比例便颠倒了,再战下去,恐怕他们之中有大半都要留在这里!

        “该死!”

        杀戮魔尊怒极,他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

        乱魂渊众魔也是立刻退去,他们能够感受到陈良师的杀意,那是不共戴天、不死不休的杀意。

        此时不走,恐怕都别想走了!

        至圣天宫一方皆是沉默,而下一刻,于吉尊者的脸色突变。

        “不好!快回天宫!”

        于吉尊者与云清道人立刻消失在原地,像是遇到了火烧眉毛的大事!

        衡玄山上,陈良师此刻正一言不发地凝望着虚无。

        “哪里能找到她。”

        【地狱幽冥】

        得到了答案,陈良师便撕开了虚空,他一言不发地走了进去。

        这一次,他来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