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不可名状的塔罗牌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五章 隐约可见的真相

第一百九十五章 隐约可见的真相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亚伦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景象,忍不住低声询问道。

        作为一个旁观者,他还是没能搞清楚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似乎先是他们在潘神村村口遇到了等候多时的桑·埃尼伯丁,随后在桑和罗恩的对话中,桑无缘无故地开始进阶,随后更是直接挑战潘神?

        而听起来,似乎潘神还是天灾?

        这都哪跟哪啊!

        况且,如果说潘神是天灾的话……

        亚伦心中不由地再度提高了几分警惕,是对若思奇亚的。

        听老头说过,他曾经和潘神对战过,那可是倾尽月之塔力量的战斗,要说老头还没有发现这件事,似乎有些说不过去了吧?

        可如果老者知道了这件事,又为什么不告诉他呢?

        是因为,这件事本身也是隐秘知识?

        似乎觉察到亚伦的疑问,亦或者若思奇亚能猜到他的心思,老者缓缓地开口说道:“当初的潘神可从来没有暴露过,我的确不知道这件事……况且,小子,你该关注的,不是这件事才对……”

        他的声音低沉了下去,隐约带着一点难以置信。

        身为月之塔塔主,他曾经阅读过海量的历史典籍,也曾研究过大量的隐秘知识,可他并不知道这件事——关于潘神的,也是关于天灾的……

        从未有过典籍记录过潘神曾经认识空悬之剑!

        而当潘神,这个天灾认识空悬之剑这柄圣器的时候……

        若思奇亚不由得想到了方才桑的那张狂热的面容,倘若他还有身体,那必然是感觉到一阵头皮发麻。

        来自顶尖强者的直觉在告诫他不要细想。

        甚至,不仅仅只是潘神和空悬之剑,他居然也和伊克瑞认识?

        若思奇亚不得不承认,这次出行的经历,其精彩程度远在他的想象之上。

        他原以为这小子最多在巴地比拉里逛一圈,凭着他残留的战斗眼光和黄金阶的战力足以护着他安然走出巴地比拉。

        可现在来看嘛……

        怎么感觉好像有点不太够?

        真是见了邪典了……

        心中绕了无数个弯,若思奇亚终于迟疑着开口说道:“小子,注意着点,如果不是必要,最近这段时间不要回亚格兰特了。”

        “为什么?就因为亚格兰……陛下他篡夺了空悬之剑的权柄?”

        在震惊中,亚伦险些直呼亚格兰特三世的名号。

        对于每一个生长在亚格兰特王国的人来说,这种称呼是对皇室权威的大不敬,即便他们身处异国他乡。

        “这件事比你想象中的还要严重……”若思奇亚低声说着。

        尽管他的确不知道这件事的后续会发生什么,可他却能够预见到必然会有一场风波爆发,甚至可能会对王国的根基发生动摇。

        尤其是空悬之剑……

        也在这时候,在远处,一股惊人的气息正冉冉升起。

        在那翠绿色的森林掩映下,一柱黑雾自下而上地拔地而起,赫然笼罩了半边天穹。

        一只如同小山般的手臂不小心从黑雾中显露出来,随即又隐没其中。

        可亚伦却看的分明,那确实是一只手臂,一只非人的手臂。

        “该死,别看它!等等……奇怪……”若思奇亚惊声警告了一句,可旋即又收回了他的话语,“那的确是天灾气息,可为什么祂在竭力收束气息?”

        若思奇亚一眼就看出来了,此时的黑雾虽然造型极度醒目,可却没有沾染丝毫的邪典乃至天灾气息,仿佛就是一种单纯的影像。

        要知道,天灾现身的时候,往往会不自觉地发散出气息,那并非是他们有意而为之,只是在不经意间的力量流露而已。

        对于任何生灵来说,只要灵魂,亦或者是其气息的承载物无法容纳并消化这股天灾气息,那么最终就会被天灾气息所同化。

        事实上,也只有到了白银阶,拥有了稳定的符印铭文,拥有了相对稳固的气息承载物,超凡者们才能够尝试着去接触天灾气息。

        在某种程度上,若思奇亚的确认为,天灾气息就是邪典气息的一种升华。

        “愣着干嘛?还不快跑!”若思奇亚没好气地催促着亚伦。

        “啊?”

        “不跑等什么?小子,别以为你身上沾染着人面鼠、蠕行之主之类气息,认为自己曾经见过那么所谓的邪神就可以在旁边凑热闹了,那些,只是投影而已,投影!”

        身为前任月之塔的塔主,也曾是见识过铂金之上的风采,若思奇亚若无其事地直呼着人面鼠和蠕行之主的名字。

        对他而言,关注本身倒是不算什么,而沦为黄金阶的他可也不是来个人就能随随便便打发的。

        顺着若思奇亚的话语,亚伦忍不住再度打量着远处那硕大无朋、仿佛顶天立地的黑柱。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幻觉,似乎他能听到极为缥缈的咆哮声。

        “但小子,你现在所看见的,我怀疑是邪神的本体!别忘了,在潘神还在竭力控制自己的力量的时候,他就已经堪比神明了,更别提他现在已经恢复了原形!我就知道,那帮素来小心眼的尖耳朵们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地放过他,原来如此……”

        在若思奇亚的自言自语中,亚伦顺手拉起爱丽丝,头也不回地远离潘神。

        只是他心中还在挂念着另一件事……

        如果说潘神是邪神的话,那么的确,他所宠幸的那么多女性肯定最终只能成为疯子。

        这一点的确毋庸置疑,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潘神究竟想要干什么?

        这是一个想要后代的邪神?还是一个欲求不满的邪神?

        这邪神和人或者类人生物间,就算能引发跨物种的恋爱,可是能够产生跨物种的结晶?

        亚伦不知道,也不敢想。

        脑海中仅有的科学知识告诉他,这绝不可能。

        可偏偏这里可是高魔位面,在超凡气息面前,似乎一切皆有可能……

        那如果是这样的话,新的问题就产生了。

        那不勒斯家族,在一开始,究竟知不知道潘神就是邪神?

        亚伦忍不住瞥了一眼不远处沉默的黑甲骑士。

        那人正和他的黑马一道,凝视着黑烟升起的方向,看得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