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大道图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五十章 送信

第六百五十章 送信

        “砰——”

        一块玉石做的镇纸,砸在了内侍的脚边,啪的一下碎成了几块。

        大殿内,所有内侍都战战兢兢,惶恐的躬身垂头,不敢望看向上首处于怒气中的帝王,生怕惹来怒火,遭遇杀身之祸。

        “废物!”高坐在上首的帝王面色阴沉,显然是对手下‘没能请来仙人’这件事非常生气。至于说是在生火龙道人的气,还是生手下办事不利的气,那就不得而知了。

        而就在皇帝在宫中大发脾气之后不久,很多人便都知道了这个消息。对于此事,有人轻蔑,有人松了口气,有人沉默,也有人幸灾乐祸……

        总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思,但他们都有志一同的认为,皇帝没能请来仙人才是最好的结果。

        要不然的话,这件事就变得棘手了!

        对于拥有野心的人来说,仙人的存在不仅仅只是代表着长生不老,那更是处于他们所制定的规则之外的存在。

        若是这位仙人被皇帝拉拢,摆明车马去支持大唐皇室,那对他们这些有野心的人来说,就是最坏的局面。所以当知道仙人拒绝了皇帝的诏书后,许多人都松了口气。

        不过,在松了一口气之后,这些人的心思也开始活泛起来:“既然你皇帝没能请来仙人,那这就是我们的机会了!”

        不过,他们可不会像皇帝那样,只派遣手下的人去请——这样不是去请,这是在下仙人的面子!

        毕竟,你皇帝高高在上,可以看不起任何人,但他们可不是皇帝,没有那么大的‘面子’,以为可以对仙人‘召之即来、呼之即去’。

        他们打算亲自去往庐山,去拜见火龙道人这位在世真仙!

        当然,如果能够拉拢这位仙人加入自己的阵营中,那自然是再好不过。

        因着这事,天下间的局势竟然诡异的平静了下来,少了那些野心家在背后推波助澜,生活在最底层的草民们,终于获得了短暂的喘息之机。

        ……

        太乙近天都,接山连海隅。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分野中峰变,阴晴众壑殊。欲投人处宿,隔水问樵夫。

        这一首《终南山》,是玄宗时大诗人王维所写,写得正是终南山中的胜境。

        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名人隐士,或是游历、或是隐居在终南山中,更是催生出了‘终南捷径’的说法。而在道家中,终南山更是被誉为道家第一福地。

        周朝时,尹喜年轻时曾在此结草楼观星望气,后在函谷关任职关令时,见紫气东来三万里,知有圣人西来,于是尹喜辞去关令之职,亲自为老子牵牛,将其迎至古楼观,老子在古楼观讲经说法,著述《道德五千言》,至今仍有说经台等遗迹存在。

        这一日,吕岩御风而来,他在半空中俯瞰着下方绵延的终南山,心中不由对王维的这首诗,有了更多的感悟。

        在终南山上空俯瞰了一阵之后,没有找到目标。

        毕竟,终南山实在是太大了,其中山峰林立,更有不知多少隐士在其中隐居,或是结庐而居,或是居住山洞,除了那些大型宫观之外,山中各处也有不少小道观。

        吕岩只能确定一个大概的范围,然后便在这个范围内找了个有人烟聚集地方,准备降落下去打听一下消息。

        在村落之外的附近降下身形后,吕岩举步向村中走去。

        生活在终南山中的村落,大多都是为了躲避战乱而逃入深山之中。

        因为物资匮乏,这里的人大多都是衣衫简陋,相比于山外百姓的麻木与悲苦,这里生活的村民虽然面有菜色,却没有那种死气沉沉的死寂感。

        面对吕岩这位外来之人的到来,这里的村民们显得异常警惕。正在各处劳作的男人们,隐隐地围了上来:“你是什么人?到我们这里来做什么?”

        面对村民们的警惕和包围,吕岩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说道:“各位无需如此戒备,在下来此只是想打听一下,这附近可有什么宫观?”

        “什么宫观?我们不知道!”有人开口说道,手中的石锄头重重地在地上顿了一下,“请你离开这里!”

        面对村人的排斥,吕岩丝毫不在意,继续说着:“你们村子应当有猎户存在吧,我想问一下他,这里是终南山中什么地界,周围可有一处名为清虚观的道观?”

        看到吕岩这个态度,有老人出面制止了村里青年的话头,回答了吕岩的问题:“这里是终南山宁安峰地界,至于你说的清虚观,老朽倒是知道,距离此处往东二十里,有一处名为‘清虚观’的道观,不知是不是你要找的道观。”

        听到那老人的回答后,吕岩向其点头致谢:“多谢老丈告知!”说罢,吕岩纵身一跃,乘着山风扶摇而起,往东面飘然飞去。

        看到这一幕后,只慌得一众村民跪拜一地,向着御风腾空离去的吕岩叩首不已:“仙人降世,这是仙人降世啊!”

        乘风而起的吕岩,在半空中辨别了一下方向后,径直向着东面飞去。不过是半盏茶的功夫,他便找到了坐落于山中的清虚观。

        吕岩在道观门前落下身形,抬头看一下门上的匾额,就看到上面写着‘清虚观’三个大字。

        “就是这里了!”吕岩看了看斑驳的大门,伸手叩响门环。

        “谁啊!”门内,有人高呼问道。

        吕岩在门外回答道:“在下是火龙子的弟子,代家师前来拜访无尘师叔!”

        “火龙师伯的弟子?”听到吕岩的回答,那人从门内打开了大门,探出头来看向吕岩。

        看着吕岩那丰神俊朗的容貌,来人不禁低声嘀咕道:“火龙师伯什么时候收弟子了?”

        一边嘀咕着,来人一边将大门彻底打开:“进来吧!”

        吕岩举步踏入道观门内,就看到这道观极其简陋,中间只有一座大殿,左右两边是两间厢房。

        左边的厢房门口,站着一位黑发黑须的道人,道人身穿一领青灰色道袍,正皱着眉头一脸严肃的看着他。

        “可是无尘师叔?”吕岩看到那黑发黑须的道人,便朝着对方行了一礼,问候道。

        “贫道正是无尘子,你是师兄的徒弟?”无尘子慢吞吞的说道,“都十几年没见了,怎么突然想起我了?”

        “火龙子正是家师,弟子奉师命前来终南山拜访师叔,是为了给师叔送一封信!”一边说着,吕岩从袖中取出了师父交给他的信封,呈到了无尘子面前。

        看着伸过来的胳膊,无尘子忍不住倒退了一步,但是很快他又强忍住了。

        从吕岩的手中接过信封,无尘子撕开糊封,浏览起了信纸上的内容。

        “师兄成仙了?”看到信上的内容,无尘子目光中露出一丝惊愕,不禁抬头看向了吕岩。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家十几年没有见过的师兄,现在竟然成仙了,这让他有点不敢置信。

        “师父确实成仙了,只不过这个仙并非传说中的那种仙,而是长生驻世的地仙!”吕岩叉手行礼解释道。

        “就算是地仙,那也是仙!”无尘子摇了摇头,继续往下看去。

        很快,这一封信便被浏览完毕。

        看过自家师兄写给自己的信之后,无尘子便陷入了沉思。脸上神情一阵变幻,像是下定了什么重大的决心,然后抬头看一下那青年道士:“严和,收拾一下,和为师一起下山!”

        那名叫严和的青年道士,向着无尘子叉手行了一礼,应声说道:“是,师父!”

        “师侄,你呢?”吩咐过自家的徒弟后,无尘子转而看向了吕岩问道,“是和我们一起走,还是……”

        “弟子还有一封信,要送到楼观台,就不和师叔一道了!”吕岩摇头说道。

        “哦!”无尘子轻轻应了一声后,便没了话语。

        气氛沉默了下来,一种似有若无的尴尬,在静谧中蔓延。无尘子有心想要说些什么,但身为极度社恐的性子,让他无法张开口来。

        等了一阵之后,吕岩见师叔许久没有开口,便抬眼看向对方。看到对方一副沉默寡言的样子,吕岩嘴角不禁抽了抽——自家的这位师叔还真是不善言辞!

        想了想,吕岩开口打破了沉默的气氛:“既然书信已经送到,那么弟子就该去送第二封信了,祝师叔一路顺风!”

        “一路走好。”无尘子干巴巴的回应道。

        “师叔保重!”说罢,吕岩乘风而起,往北边的楼观台而去。

        看到这一幕,无尘子不禁瞪大了眼睛,口中喃喃自语道:“连他的弟子都能冯虚御风,看来师兄成仙的说法是真的了!”

        正在无尘子为吕岩御风飞天震撼的时候,严和收拾好了细软走出厢房,就看到自家师父正抬头望着天空。

        严和也跟着看了看天空,却没有看到什么东西,于是便收回了目光。扫视了一圈,严和没有看到吕岩的身影,便问道:“师父,师弟呢?”

        “飞走了!”无尘子从天空上收回目光,指了指北边的天空。

        “什么叫做飞走了?难道师弟是长了翅膀不成?”严和方才正在收拾行礼,没有看到吕岩御风腾空而去的一幕,只以为师父用错了词语。

        “就是飞走了啊!”无尘子眨巴眨巴眼睛,对自家弟子说道,“就是那种‘列子御风’的飞走!”

        听到这个解释后,严和这才明白,自家师父口中所说得‘飞走了’是什么意思。

        ……

        且不说无尘子师徒二人,为吕岩御风腾空的事争论了许久,就说他在离去之后辨别了一下方向,便望着红尘之气最浓郁的方向飞去。

        楼观台处于终南山北麓,比较靠近长安的方向,吕岩在半空中遇风而行,很快变得快脱离终南山范围的群山中,发现了楼观台那连绵的建筑。

        这一次,吕岩选择了在楼观台的范围内降落。

        刚一落下身形,便有负责管理这处宫观殿宇的道士,看到了吕岩落下的身形。那道士看到吕岩落下,以为他是施展轻功,从房顶上跳下来的,顿时戒备起来,同时厉声喝问道:“你是什么人?”

        吕岩叉手行了一礼,说道:“小升吕岩,今奉家师火龙子之命,前来拜访楼观道掌教,请师兄通报则个!”

        “鬼鬼祟祟,不走正门,我看你就不是什么好人!”那道士犹自不信,手中拂尘一甩,就要动手拿下吕岩。

        看到对方攻来,吕岩没有动手,要是造成误会就不好了,所以他只抬手一指,那道士就动弹不得了。

        感觉自己动弹不了之后,那道士不禁用一种惊骇的目光看向吕岩:便是隔空打穴,也做不到这种程度吧?

        现在的自己,就仿佛是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所束缚,浑身肢体僵硬,动弹不了分毫,这种手段简直是超乎想象。

        面对这如同仙家定身术般的手段,让他猛然想起了近来江湖和道门内部,某个传得沸沸扬扬的传言——江南某个道门的老前辈成为了仙人!

        他隐约想起来,那位道门老前辈的道号,似乎就是叫做‘火龙子’来着。

        想到这里,这道士看向吕岩的目光充满了惊疑不定:这人方才似乎说过,他师父的道号就叫做‘火龙子’,莫非这人就是那位传说中仙人的徒弟?

        仿佛猜到了这道士的想法,吕岩说道:“看来师兄猜到了在下的身份,那便请师兄通禀一番!”

        话音方落,那道士就感觉自己浑身一松,那种束缚着自己的无形力道悄然散去。

        道士不敢怠慢,连忙带着吕岩去面见楼观台的掌教真人。楼观台的掌教听到吕岩奉火龙道人之命前来送信,连忙将人请了进来。接过吕岩呈上的信件,楼观台的掌教看过信件内容后,心里的各种猜测顿时便有了数。

        之前的时候,火龙道人成仙的消息传到北方,楼观台掌教对这个消息仍然存有疑虑,并未全盘相信。

        但在看过火龙道人亲笔书信之后,楼观台掌教对于‘成仙’一事便深信不疑了。

        想到信中所说的内容,楼观台掌教抬头看向吕岩:“师侄远道而来,不妨在我楼观台盘桓一段时日,待我将楼观道内事务安排妥当之后,再与师侄一同南下,你看如何?”

        /52/52371/286062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