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开局签到七十二道法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下山

第十七章:下山

        一想到古卓凡连黑鹏妖王都能打败,易天行心中倒是不由平复了许多。

        “古长老,你看此事......”

        易天行将目光投向古卓凡。

        如果古卓凡答应了,那他也无话可说。毕竟古卓凡是功德长老,地位与他的两个师伯相等。

        “我......”古卓凡也是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易小若嘴角一撇:“君子不可食言,难道师父要当下个言而无信的小人吗?”

        居然被她给将了一军。

        真看不出来啊!这个平日里看似温柔乖巧的小妞居然也有这么难缠的一面。

        咳咳!看来,收了这个美女徒弟,以后的日子未必会好过啊!

        “好了!既然师父已经默认我这个徒弟了,那明天我就随师父一起下山。”

        说完,她回眸对古卓凡一笑,得意洋洋而去。

        这叫什么态度!就算肯收你为徒弟,你好歹也得行个拜师礼吧?

        古卓凡和易天行两人相视无语,摇头苦笑。

        次日,金色的朝阳在蜀山之巅冉冉升起,洒下万点光茫,驱散着荒岭迷雾。

        易天行夫妇一路送将女儿和古卓凡送下蜀山。

        “爹,娘,你们回去吧!”

        易小若回首对父亲和母亲挥了挥手,神情带着一丝不舍。

        十七年来,她一直陪伴在父母身边,就算偶而下山一趟,也是和师兄师姐们在迷雾山谷附近杀几个低级妖魔历练一下,几乎从没出过远门。

        在她看似柔顺的性格之下,其实深藏着一个闯荡江湖的侠女之心。

        然而,当今天开始要正式踏入江湖之时,她内心却又充满着对父母的不舍和愧疚!

        “若儿,江湖险恶,妖魔横行,你以后可要好生照顾自己。”

        易夫人再三叮咛,眼眶不由微红。

        “若儿,以后爹娘不在你身边,你凡事要听古长老的话,不可任性胡为啊!”易天行语重心长的道。

        易小若点点头:“爹,娘,你们放心吧!我会听师父的话,形影不离的跟随着师父。”

        古卓凡脸上不由闪过一丝古怪的神色。

        形影不离的跟着我?

        那我上厕所洗澡睡觉怎么办?我要是想谈个恋爱怎么办?

        收个女徒弟就是不方便啊!

        关键这个女徒弟还是掌门的千金,不能打不能骂,还得好生照顾。

        “掌门,夫人,请二位放心,在下一定会好好照顾小若,决不会让她受到半点伤害。”

        易天行拱手道:“那就一切有劳古长老费心了。”

        易夫人看着古卓凡含笑点头。

        这小子真不错!不但人长得精神,修为道法还这么高强。

        最重要一点是,为人谦逊低调,品质良好。女儿跟着他行走江湖,的确让她这个做娘的放心。

        “爹,娘,那我们走了。”

        易小若与古卓凡双双跃上凌空悬浮的宝剑,最后向父母回道挥手,准备御剑飞行。

        “师妹......”

        雷惊天打开结界之门,飞掠而来。

        “师兄,你怎么来了?”

        “师妹,你真的要跟他......古长老走?”

        雷惊天冷冷的扫视了古卓凡一眼,随后又看着易小若,神情复杂。

        易小若淡淡道:“师兄,古长老现在是我的师父,小若自然要跟随他。”

        “可是,你真的舍得离开蜀山,离开掌门,离开我们?”

        离开蜀山,离开掌门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的我字。

        雷惊天的暗示,易小若又岂会不懂?

        她又不是那种大大咧咧的姑娘。

        少女的心是细腻的,敏感的!

        以往雷惊天对她的关爱呵护及柔言温语,以她的聪慧又如何不知他的心意?

        只不过,她对雷惊天从小到大只有平淡如水的兄妹之情,没有那种心跳脸红的恋人感觉。

        她只有装作很傻很天真的样子,来应对雷惊天的超出兄妹之谊的暗示。

        雷惊天却一直还以为这个小师妹只是一个情窦未开,懵懂无知的少女。

        直到昨天,他得知这个小师妹居然拜了古卓凡为师,并要跟随他离开蜀山,行走江湖,雷惊天这才蓦然醒悟!

        小师妹已经情窦初开了,可惜对象不是他!

        雷惊天如遭雷击,一夜未眠。

        直觉这东西,有时真的非常的准。

        从第一次见到古卓凡,雷惊天便对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排斥感,屡屡出言相讥。

        他自己都想不通,他这个平日很有修养的掌门得意弟子,怎么会在一个不会半点武功的杂役面前言行失态?

        直到此刻他才明白症结所在,他的直觉是多么的准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