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造化之王在线阅读 - 第3010章 依法度(兄弟们父亲节快乐)

第3010章 依法度(兄弟们父亲节快乐)

        当五位师兄师姐愕然以对、面面相觑的时候,叶真才突然现,五仙宗的这五位师兄,强则强矣,头脑也都很清醒,但是在政治这一方面,却又慢了半拍。

        没错,叶真将这个定性为政治!

        抛除叶真的本身的图谋不说,其实叶真加入五仙宗,做他们的小师弟从事情本质上而讲,就是一场政治交易而已。

        但是这五位师兄师姐,这会竟然只考虑代师收徒,没考虑过叶真入五仙宗之后,如何安置叶真!

        这会叶真提出来,才现这是一个巨大的难道。

        让叶真进入五宗之中的任一一宗,参与管理,明显不可能。

        五人的任何一人,都不愿意叶真加入其它宗。

        无论叶真加入哪一宗,都代表着五仙宗内部力量的重新洗牌,会让加入的那一宗一宗独大。

        而且,谁也不会欢迎叶真加入他们各自的宗属。

        原因也很简单,叶真有力量,又如此强势,无论入哪一宗,肯定要争实权的,还不是一般的争,会大大的削弱他们的对本宗的掌控力。

        尤其是他们代师收徒之后,叶真就有了与他们在宗内分庭抗礼的名义,说不定会将加入那一宗一分为二。

        这种情况下,符苏、冷守天、令暹、连墨、庄宁冰五人有些不知所措了,都不知道如何安排叶真。

        五人私底下神魂传音,交流良久,也没交流出个结果来。

        谁都不愿意其它宗借叶真之力壮大,谁又都不愿意给强势无比的叶真分权。

        所以,没办法安排叶真。

        但是话又说回来了,以叶真的身份地位和实力,他们五个代师收徒之后,让叶真加入五仙宗之后,给叶真一个虚名,他们则享受叶真加入五仙宗的各种影响和好处,想想都觉的不可能。

        这下,五人都有些不淡定了,这事儿,不好解决啊。

        不过,这数万年也不是白活的,大师兄符苏笑了笑,就看向了叶真,“叶师弟,不知道你属意什么职司?

        又或者,叶师弟在加入我五仙宗之后,是想做什么呢?”

        转了一圈,师兄弟五人又将这个难题抛给了叶真。

        叶真既然主动提出这件事,想来是有想法的。

        虽然代师收徒的仪式还没搞,但师弟这称呼,已然热络的叫上了。

        无它,五仙宗内外,谁也无法拒绝叶真这个大周镇国公、北海三郡之主、祖神殿火灵殿殿主、天下第一名将、手掌北海龙君印玺的隐形北海之主的巨大好处。

        这时候,二师兄冷守天亦开口了,“若是叶师弟有意在我五仙宗内新开一宗,也不是不可以,人力物资我们都可以支持。”

        这是早早的拉拢上了。

        新开一宗,这是他们方才商议中,唯一有可能接受的一个方案。

        新开一宗,表面上叶真可以与他们分庭抗礼,但实际上,新开一宗,叶真这边又没有完整的功法,一切都需要初建,反倒不会对他们形成威胁。

        此时二师兄冷守天直接提出来示好,是想坚定将叶真绑在与他大师兄符苏的阵营中。

        不过,叶真却是直接了当的拒绝了。

        “新开一宗?”

        叶真摇了摇头,“谢谢冷师兄的好意,我是真没这个想法。新开一宗,事务千头万绪,我现在压根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跟精力。

        最重要的是,我手里并没有完整的武道传承可以新开一宗。

        再者,我要是新开一宗,那五仙宗岂不是要改名六仙宗了?”

        叶真这话,让符苏、冷守天、令暹、连墨、庄宁冰等暗中生笑。

        其实对他们而言,什么五仙宗六仙宗七仙宗,都无所谓,他们真正的宗门是玄机道门,让叶真无法立宗的,倒是前两条。

        “不想新开一宗,那叶师弟到底想做何职司?”师姐庄宁冰问道。

        叶真笑了笑,冲着五人拱了拱手,“敢问诸位师兄、师姐,我五仙宗如今内部弟子管束,奖罚,是何情况?”

        闻言,符苏五人瞬息一惊,立时就意识到,叶真竟然是冲着这一项大权去的。

        一个个惊讶之余,暗道叶真这厮胃口真大。

        竟然想直接插手五仙宗的弟子管理去的。

        不过想归想,大师兄符苏还是老实回答了目前五仙宗的情况。

        “五仙宗各宗内部设执法使者一名,下管辖执法弟子百名,分理各宗弟子事务。若有悬而不决之事,则上报宗主处置。”

        符苏话音刚落地,久未开口的六师兄连墨就道,“我五仙宗执法使者一事,已经运转数万年,五仙宗存续壮大到现在,执法使者与弟子功不可没。”

        连墨这是看到了叶真欲染指宗门内执法一事,所以早早的表明五仙宗内部的执法使者制度是非常好的,间接的告诉叶真,这么好的执法使者制作,五仙宗是不会改变的,你就别想了。

        这基本上是早早的拒绝了叶真想染指执法权力的可能。

        叶真倒是不急,微微一笑,冲着几人问道,“这么说来,五仙宗各宗俱有执法使者与弟子分而管之。那么师弟我有一事不明,想请几位师兄师姐解答。”

        “师弟请问!”

        “各宗分而管之,这没问题,那么五宗弟子之间呢问题呢。比如幽神宗的弟子和命元宗的弟子私斗?又或者奉命外出时明山宗的弟子不听其它宗头领弟子的号令呢,如何处置?”

        “不要说没有!五仙宗数十万弟子,犹如锅碗瓢盆在一起只会叮当作响一样,各宗之间,肯定有类似的冲突,而且肯定不少!

        敢问几位师兄师姐,这种事,五仙宗内部是如何处置的?”

        五人皆面有难色。

        因为叶真的话,问到了点子上。

        各宗之间的冲突,一直是五仙宗内部的问题源泉。

        可以说,五宗之间内斗成派系,也与此有着极大的关系。

        “这冲问题有,但是我五仙宗内亦早有制度解决。若是涉及到两宗甚至多宗弟子,非各宗内部执法弟子可以解决的情况下,将上报给轮值大宗主处理。”

        “有人皆有私欲,如何保证轮值大宗主一定公平公正呢?若有人不服轮值大宗主的处置呢,或者值大宗主处置不下去的事情呢?”

        连墨被叶真问的神情一滞,“五宗宗主,都是我们考察良久,信得过的弟子,应该可以做到公平公正!

        至于轮值大宗主处置不了,又或者有不服者,可以五宗共议,甚至是报上给我们五位师兄弟,由我们五人商议处置。”

        “那若是轮值大宗主或者五宗宗主犯了大错呢,如何处置?”

        连墨神情再次一滞,“这个......将由我们师兄弟五人协同处置,若有不服者,上告到我们这里.......”

        “五位师兄是普通的五仙宗的弟子能够联系上的吗?别说是普通的弟子,就是五仙宗的道境,恐怕也无法见到五位师兄师姐吧?”

        连墨默然,已然无言以对,没法回答了。

        因为叶真已经点到了五仙宗最大的问题上,这堪称是五仙宗的死穴!

        轮值大宗主若没有偏袒,那压根不可能!

        人非圣贤,孰能无情!

        是人,就有亲疏!

        处置事务时,自然就有偏颇。

        至于所谓的上报给五位宗主或者是五位太上处置。

        大多数情况下,也是和稀泥。

        各有派系,谁也不愿意自家弟子吃亏,争论半天,最后就只能和稀泥了。

        隐患与对立,也就此埋下了。

        事实上,不论是符苏、冷守天、令暹、连墨、庄宁冰五人,还有五位宗主,都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但意识归意识,各宗又只能维护自家弟子的利益,就成了一个恶性循环,谁也无法解决。

        叶真却是趁此时朗朗而言。

        “在师弟我看来,冶理一宗如冶理一郡,亦如治理一国,先要做的,就是赏罚要明,赏罚要公!

        若是赏罚不明不公,那么弟子必然离心离德,内斗不已,宗门别说是展,恐怕宗门实力也会日益消耗在内斗当中。

        所以师弟我认为,五仙宗当前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赏罚要公!”

        “那么按叶师弟的意思,若是叶师弟掌握了赏罚一事,赏罚就能公喽?

        谁能保证叶师弟执掌赏罚时能够做到公公正正,不偏不倚?”三师兄令暹反问道。

        叶真一拱手,却是称赞道,“令师兄所言有理,即便是师弟我执掌赏罚,无也法保证做到公公正正,不偏不倚。”

        不等众人开口,叶真却又道,“但若由师弟来执掌赏罚,必先明法度,明法度之后,师弟我就可以依法而执行赏罚,而按宗门法度执法,可能无法做事事公公正正,但事事却能依宗门法度而定,不会掺杂个人感情,有所偏颇。”

        符苏、冷守天、庄宁冰都陷入沉思,哪怕是之前反对叶真的令暹与连墨,也俱陷入了沉思。

        依法度而执赏罚,叶真所说的,似乎很有道理。

        “敢问师弟,这五仙宗宗门法度,由出自何人之手?”庄宁冰问出了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

        “这宗门法度,自然要出自五师师兄师姐之手,当由五位师兄师姐共同议定审核没有意见之后,再由师弟我来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