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造化之王在线阅读 - 第2998章 洛邑的价码(明天三更)

第2998章 洛邑的价码(明天三更)

        所谓礼下于人,必有求于人。.25shu.

        洛邑把叶真当成权臣来对付,而曾经权倾大周的内监大总管童德海在叶真面前更是坐都不敢多坐,原因嘛,很简单,童德海是带着任务目标的。

        无论是所谓的镇国公,还是对叶真麾下将领的大方赐爵,又或者是与长乐公主的婚事,婚期婚事地点都由叶真而定,包括用与叶真关系极其亲近的前大首祭柏相来做婚使,这一切,其实都是洛邑一方的筹码。

        与叶真进行政治交易的筹码。

        当然,这种政治交易,是不会堂堂的宣之于口,是由内监大总管童德海在不经意间提出的。

        “叶国公,陛下之所以如此大度,其实还是陛下与朝堂诸公,对叶国公寄于重望。”

        “噢?重望?”叶真明白,这是洛邑那边的条件了,嘴角再次露出了一丝玩味,“就怕诸公与陛下之望太重,叶某承受不起。”

        “怎么会呢,绝对不会。”童德海尬笑了一声就忙道,“陛下与朝堂诸公,希望叶国公能够紧守大周的海疆与领土,东破魔族,北破水族,让我大周的东北海疆长冶久安,亦让我大周事涉赋税的东北内陆稳定,不被战火波及。”

        对于洛邑的开价,叶真是秒懂。

        如今的新君姫骜,突然间就比以前懂了分寸,没了以前的张扬。

        叶真本以为,洛邑可能会征用或者调用他的镇海军,没想到,只是让他紧守目前的战线。

        当然,这个条件有两个目的和深意的,其一,就是让叶真紧守目前的战略,挡住魔族与水族,保证大周东北腹地的安全。

        目前大周处处战火,许多地方的赋税都收不上来,若是东北腹地再生乱,那么大周这个庞大可就没有多少收入了,是真的要坐吃山空了。

        不过,最重要的是,是第二个要求——就是承认洛邑,承认新君姫骜,站在洛邑这边。

        若是洛邑答应,那么其实就是叶真站在了洛邑这边,承认了姫骜新君的名份,也变相的站到了目前割据自立的离亲王洛邑姫贺姫渊等人的对立面。

        叶真的战绩本来就无比的彪炳,在威王刘无病与卫国公潘叔镕死后,叶真已经是大周第一名帅了。

        再加上这一次北海的战绩,让叶真在军方的威望,甚至超过了曾经的威王刘无病。

        那么叶真这一次站队的意义,对于洛邑而言,就非常重大了。

        所以,童德海说完之后,就眼巴巴的看着叶真,生怕叶真不答应。

        洛邑方面已经将底牌出了,甚至是底裤都露出来了,要是叶真还不答应,那他这个内监大总管估计也就真的当到头了。

        “柏老,先帝之死?真相到底如何?”叶真看向了柏相。

        对于仁尊皇姫隆到底是死于何人之手,叶真是想知道,但对叶真并不重要。

        可是,对于长乐公主而言非常重要。

        长乐公主颇孝,虽然之前仁尊皇姫隆有虎毒食子之举,让长乐公主死心,但是随着仁尊皇姫隆死去,又不一样了。

        所谓死者为大,仁尊皇姫隆毕竟是长乐公主的父亲。

        所以说,假如刺杀仁尊皇姫隆的的幕后真凶,真的是姫骜的话,那么叶真就没有必要做什么决定了。

        长乐的态度,就是决定。

        长乐会与叶真成婚,但绝对不会是弑父的姫骜主持婚事。

        也因此,叶真就此事问想了柏相,这一点上,柏相应该不会欺骗叶真。

        柏相自然明白叶真的意思,思考了一下就说道,“就祖神殿的论断,先帝遇刺而亡,与陛下没有关系,陛下已然监国,完全没有必要行此忌讳之举,也因为此,祖神殿才会支持陛下。”

        “那你的判断呢?”叶真再次问道。

        柏相深深看了一眼童德海才道,“我认为不可能是陛下,陛下只是受了刺客栽赃之举!

        能在巡天司与内监还有祖神殿的保护下行刺杀之举的,只有天庙有这个能力。

        而让大周的分裂,亦是天庙自始至终的目标。”

        闻言,童德海终于松了一口气,“柏老所谓甚是,天庙实在是狼子野心。”

        “若如此,那为什么洛邑不将天庙视为敌人,彻底驱逐对付天庙叫,以清除隐患!

        而且,据我所知,天庙可是第一时间支持叛国的离亲王以及四皇子和七皇子等人,还立了不少神国呢!”

        “这个.......暂时还没有证据!”童德海有些气虚。

        叶真则是有些叹息,大周已经是不再是以往的大周了。

        要是换成以往,一言不合,就要开战。

        证据?

        大周做事什么时候需要证据?

        我怀疑就足够了!

        这分明不是证据的问题,而是新君姫骜或者洛邑怕了天庙而已。

        当然,从理智上讲,以天庙目前的力量,还以新君姫骜目前的情况看,不宜再竖天庙这样的强敌。

        但实际上在叶真看来,天庙强则强,但并不是无人敢捋虎须的猛虎,而是浑身长满了獠牙的绵羊。

        看着强大,但内里却有点像绵羊。

        示之以强,或许就会收到与众不同的效果。

        至此,叶真对于洛邑的态度和条件,算是彻底搞明白了。

        “如此,臣就在此谢过陛下的赏赐了,定会为陛下守好海疆与东北门户。”

        叶真这么一说,童德海却是大喜,老脸上褶子都笑的绽放了。

        “如此,那就请叶国公定下与长乐公主殿下的婚期与地点,府邸与婚仪都要尽早准备。”童德海算是彻底的松了一口气,他的任务,如今已然完成了。

        “婚期与地点?”

        “婚期,再定吧!”

        “好好,只要叶国公定得了闲暇,定好了婚期,知会一声就好。”

        “至于婚仪之地,就......洛邑吧!”

        “洛邑?”

        内监大总管童德海神情陡地变得愕然万分,“叶国公要在洛邑迎娶长乐公主殿下?”

        “怎么?迎娶一国公主,难道不应该在帝国都城洛邑迎娶吗?

        难不成要偷偷摸摸的娶回洛邑?”

        说到这里,叶真目光一动,“又或者,童大总管认为洛邑对我叶真而言是刀山火海,我不敢去?”

        童德海被惊到了,也彻底反应了过来,“哪能呢,是老奴说岔了,迎娶长乐公主殿下,确实应该是在洛邑。”

        其实洛邑之所以开出婚期和婚仪地点任叶真选的原因,就是怕叶真担心去洛邑有危险,才给了这个方便。

        毕竟洛邑给的待遇,叶真那可是真真正正的权臣。

        只是谁都没想到,叶真从来没有把洛邑当作龙潭虎穴!

        “还请童大总管转告陛下,等北海战事稍歇,臣叶真定会亲往洛邑,往谢陛下赏赐,再迎娶长乐。”叶真说道。

        童德海大乐,就要忙着去复旨,不过对于叶真的要与柏相设宴叙话的要求,自然不会阻拦。

        至此,叶真算是接受了镇国公的封号,童德海欢天喜地的离去,洛邑也应该会松一口气。

        送走童德海,叶真看着正厅外,目光变得阴郁起来。

        五仙堂的五位堂尊就在外边侯着等见,与五仙堂的关系,应该何去何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