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造化之王在线阅读 - 第2933章 贵族们准备的惊喜

第2933章 贵族们准备的惊喜

        大周历建武七百五十二年三月九日,安平郡王继庆州、云州防线告破之后,勉力构建起的寿州、乐州、丰州这三州防线再次被魔皇二太子追日攻破。

        次日,魔皇五太子从云从丰州北方直围丰州州城,丰州州城陷落在际,洛邑震动,大周震动,天下震动!

        也因为这一战,一向稳坐钓鱼台的皇帝与大周的贵族们,第一次在夜上华灯之际召开了紧急朝会,商议应对之策。

        消息传开,洛邑内第一次引发了混乱。

        开始有贵族收集细软,集合亲人,准备暂时前往南方或者相对安稳的西部,避开可能的战火。

        当晚,甚至有激进一点的贵族开始处理洛邑和临近洛邑几州的资产。

        消息传开,再次引得中枢震动。

        为什么会这样?

        得从丰州、寿州、乐州三周的地理位置说起。

        之前魔族进攻的湖州、路州都算得是远离洛邑。

        这两州,本身就在人魔战场防线后方,但并不是战区。

        要知道,人魔战场当初的五大战区,实为五大边州所组成,一州地域广袤,远在五大战区后方的路州与湖州,自然安全无比。

        但是人魔战场防线崩溃,路州与湖州就首当其冲。

        不过,路州与湖州离中枢洛邑极远,所以虽然路州与湖州战火连天,尸积盈山,但是洛邑依旧歌舞升平,不任何影响。

        再后来,魔族大军攻占路州与湖州,再次顺势进攻云州与庆州。

        云州与庆州依旧离洛邑颇远,更为重要的是,云州与庆州都是下州,也没有上古挪移阵,看上去,地理位置并不那么重要。

        叶真与圣祭莫雨之前频繁出手,一度扭转了云州与庆州的局势。

        安平郡王、胡国公、陈国公三人虽然都不是什么绝世名将,他也是将门世家,门客也是极多。

        借着叶真与圣祭莫雨的战果,一度构筑了云州与庆州防线,力阻魔族兵锋。

        但是之后没多久,几个莫名其妙的失误中,云州与庆州防线告破,安平郡王只能且战且退。

        没办法,手中兵力捉襟见肘,若没有坚城,野战的情况下,大周的军队的战损是非常高的。

        吃了败仗的安平郡王在接受了仁尊皇隆的圣旨训斥之后,再次重新组建防线。

        还是老一套的战术借助大周坚城,阻击魔族大军,拉长魔族大军的补给线,同时消耗魔族实力,以待战机。

        这套战术很中庸,但却很管用。

        尤其是魔族接连攻下湖州、路州、云州、庆州之后,补给线变得很长,大周的仁人志士豪侠全力反扑下,魔族面临的危险与问题也越来越多。

        这一年来,凭借手中捉襟见肘的兵力,硬生生挡住了魔族两路大军,让魔族的力量被大量消耗。

        只要这样坚持下去,魔族大军的进攻力量也会消磨殆尽,恐怕短时间内,也无力再次进攻,到时候,大周将会获得的宝贵的喘息之机。

        有了这个喘息之机,正在大量训练的新兵就能补充进来,大周或许就能够重新获得主动。

        但是,关键时刻,再次出了意外。

        军械库莫名爆炸,直接端掉了四分之一的营区,大军不攻自溃。

        魔族不傻,全力进攻之下,寿州、乐州、丰州防线告破,魔皇五太子从云直接包围了丰州州城。

        寿州、乐州、丰州其实就已经算是大周的内腹地区了,三州呈一个品字形,寿州、乐州在两翼,丰州在最顶端。

        但是丰州这个最顶端正对着哪个方向呢?

        洛邑!

        这个品字形的防线的最顶端的丰州,正对着大周的中枢洛邑,与洛邑之间只相隔了两州之地。

        而丰州离洛邑最近的地方,距离只有一千七百万里路。

        一千七百万里路,魔族的普通军队若是找到合适的路线,单刀直入,只需要一个半月,就可以出现在洛邑城下。

        若是魔族中速度颇快的翼魔军团全力突袭,可能只需要半个月,就会出现在洛邑城下。

        而丰州后方的与洛邑之间的两州之城,因为承平日久,并没有什么防线。

        丰州与洛邑之间的唯一的防御区,其实就是洛邑前的龙游原了。

        当然,就以洛邑这大周经营了几十万年的都城的强大程度,和其中驻守的强大的力量,就算魔皇五太子从云麾下的两三百万魔族大军全部攻到洛邑城下,也是攻不破洛邑的。

        但是,这种政治影响的恶劣,简直无法形容。

        做为大周都城的洛邑,若是被魔族兵临城下,那带来的多方影响,简直无法形容。

        对大周的军心、民心、士气的打击是全方位的,当然,最重要的还是经济。

        丰州州城内有着一座上古挪移阵,这座上古挪移阵,有点像是交通中枢,是洛邑连接大周东部二十多州的上古挪移阵中枢。

        一旦丰州陷落,就意味着大周跟东部二十多州的极速交通被中断,同时中断的,还有商路以及各种物资的转运。

        到时候,大周将从某种程度上失去对东部二十多州的控制和影响。

        而且,若是丰州失守,整个大周腹地,就像是对魔族敞开了一样,魔族想进攻哪个方向都可以。

        大周最富饶最繁华的内腹地区,将全部置于魔族的兵锋之下。

        你说,中枢急不急?

        贵族们急不急?

        基本上,大周凡是有点能量的贵族,都在这最繁华富饶的内腹地区置有产业。

        魔族的兵锋打过去,什么产业都成浮云了。

        谁能不急!

        大晚上的临时召开的朝会上,面对着群情汹涌的贵族朝臣,仁尊皇隆也有些镇不住了。

        当即下旨要严办失利的安平郡王、陈国公、胡国公等人,要给群臣一个交待。

        但是,大周的贵族却不干了。

        他们震惊、他们惊惶,他们担心他们的损失,但却并不傻。

        这个时候拿下苦苦抵抗的安平郡王、陈国公、胡国公等人,这不是雪上加霜吗?

        让他们的产业和财富和家人连撤出来的机会都没有了。

        更重要的是,群臣这一次清楚的嗅到了一种无能的气息!

        如今的皇帝,太无能了!

        每次出现败仗,不是杀人就是撤换统军大将处置,还会做什么?

        临阵换将可是大忌!

        而且,跟上一次威王与卫国公一样,这一次的安平郡王,败的也是不明不白。

        军械库凭空爆炸?

        这事,在没发生之前,谁会信?

        在今天傍晚之前,若是某个侯爷对某位领兵的国公说,战场上的军械库会不会爆炸?

        这位国公绝对会给这位侯爷几个大耳刮子。

        讲笑话都不带这样的。

        扯淡都不算。

        军械库,一向是大周所有军队的重中之重。

        除了多重隐藏之外,还有大周执行了几十万年的守护军械库的军法,同时,还有巡天司、祖神殿、军方三方人员共同监守。

        这么说吧,军械库的位置,就连军中的高级将领知道的也是极少。

        而且里边的物资归置极其合理,想要让它爆炸都难。

        但是,最不可能的事情,它却又偏偏爆开了。

        莫名其妙。

        事情莫名其妙的发生了,仁尊皇隆不想着查明真相,却是直接处置统军大将,这不是无能是什么?

        此前种种诸多小败小事累积起来,一众贵族与臣子们,就受不了了。

        再这样下去,大周就要亡了!

        要知道,大周可不是隆一个人的大周,而是皇族与大周所有贵族们的天下。

        要是再这样下去,魔族兵锋就要抵达洛邑城下了。

        到时候,洛邑会变成一副什么模样?

        他们这些在洛邑周边置产发展了无数年的贵族们,怎么办?

        那损失,能不能承受得起?

        政治与利益威胁重重叠加之下,大周的贵族们,第一次在皇权面前变得无比强硬起来。

        直接将仁尊皇隆要处置安平郡王的决定给顶了回去,气的仁尊皇隆暴跳如雷,却没有任何办法。

        没办法,大周的贵族们一旦团结起来,连皇帝都制不住。

        在此之前,大周的贵族们因为各种各样的利益,分成大大小小几十上百个派系,斗个不停,哪能威胁到皇权呢?

        可现在,自身利益受到巨大的威胁,让他们前所未有的团结了起来。

        这种情况下,仁尊皇隆只能再次征询贵族们的意见,步步退让。

        但是这种步步退让,并不能让贵族们满意,反而愈发看清楚现任皇帝的软弱与无能。

        召开临时朝议的乾坤殿的灯火,第一次燃过了子时。

        也只是拿出了一个临时方案应对。

        前线军情紧急,耗不起,只能暂时这样。

        最终,仁尊皇隆结束了这一次的临时朝会,言道今夜继续分析多方情报,落实可以确切调动机动的各方力量,明日早朝时再作决议。

        从朝臣的反应看,仁尊皇隆也知道,这一次似乎玩的有些过火了。

        不过,目标即将达成,仁尊皇隆的自我感觉非常的好。

        仁尊皇隆觉的,他的减负计划,已经快要完成了。

        用不了多久,他就可以展开反攻计划了。

        仁尊皇隆甚至觉的,他的反攻计划已经可以开始着手准备了。

        但是,仁尊皇隆也没料到,第二天早上的朝会上,洛邑的群臣与贵族们,给了他一个个大大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