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造化之王在线阅读 - 第2734章 两路并举

第2734章 两路并举

        一场于无声处见惊雷的大朝会,朝臣散去,叶真却没有闲着。

        虽然心里有些没底,但是在这场政治斗争中,叶真的目的已然达到了。

        所谓金口玉言,就是这个道理。

        既然皇帝答应赐婚了,还是当着满朝文武公卿的面说,那么就必定会有一个交待。

        而且,这一次叶真求娶公主,乃是贵族利益集团,议政亲王集团共同努力的结果。

        有了这一个前提,叶真觉的,长乐公主暂时应该是安全的。

        仁尊皇姬隆叶真也算是看透了,是属于那种即想要帝王之权势,又想长寿的存在。

        续了寿元没了权势,仁尊皇姬隆是不愿意的。

        这也许是仁尊皇姬隆今天妥协的主要原因。

        不过,长乐也只是暂时安全,除非长乐从皇宫之中出来,才能确定长乐彻底安全了。

        只是对于大周这样的帝国而言,迎娶公主本身就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

        不是说皇帝今天同意了,明天叶真就能将长乐公主娶回家了。

        皇室嫁公主的流程,是极其繁琐的。

        叶真就怕仁尊皇姬隆在这中间出阴招。

        所以,叶真对于皇宫的监视,一点也没有放松。

        令大耳朵聂汀一天十二个时辰不停的监视着长乐苑那里的动静,累了,也只是回到叶真的蜃龙珠时序空间休息半刻钟而已,一旦长乐苑那里出现强大的力量波动,叶真就将不惜一切代价,以武力营救长乐公主。

        朝会结束之后,叶真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去军功司录入军功,而是先来到了大理寺衙门正堂。

        此时,大理寺卿陶桠正看着叶真,一脸的为难,额头上已然见汗。

        大理寺卿的面前,一溜儿摆着五颗魔族道境的脑袋,每一颗魔族道境的脑袋,此刻都像是噬人的魔鬼一样,死死的盯着大理寺卿陶桠,令这位大理寺卿浑身都不自在起来。

        “听陶大人所言,我大周军功律,似乎在大理寺这里行不通啊!最问陶大人,这大理寺行的是哪国的律法啊?”叶真敲击着桌面,咄咄逼人!

        朝会结束之后,叶真就在第一时间来到了大理寺,来救人。

        救太川侯柳冶、前镇南军团军团长柏泰的第五子柏品丰及另外两位柏氏血脉。

        大周律中,只要不是谋反、叛国、通敌等灭族重罪,都可以用军功赎罪。

        这个方法,叶真早前就想到过。

        只是那时候却行不通。

        之前叶真要是拿军功来这里赎人,官字口里两张嘴,大理寺有的是说辞。

        能军功赎罪也变成不能赎!

        不过,今天却又不一样了。

        在乾坤殿之上,叶真被仁尊皇姬隆罚下的三百龙鞭之刑,也能以军功赎之,借这着风口,军功赎罪一事,大理寺卿再胆大妄为,也不敢推诿。

        礼部右侍郎韦言灿的血还干呢!

        “叶公爷说笑了,大周军功律自然行得通,只是叶公爷这军功首级,本官可不敢收啊!”

        陶桠身为大理寺卿,也不简单。

        大皇子姬骜的命令不能违背,还不能在叶真这里落下把柄。

        “叶公爷,你的所有军功,可是刚刚用来求娶长乐公主殿下了,哪能再拿来赎人呢?

        就算你敢拿,本官也不敢收呐!这欺君之罪,本官可承担不起。”大理寺卿说的极为圆滑。

        “这就是陶大人有所不知了,本公之所以来赎人,是因为太川侯柳冶之子柳枫军务繁忙,无法来洛邑,所以让本公拿他的军功,前来赎其父之罪。

        至于柏品丰,却是在镇海军中效力的侄子,也来求了本帅一遭,军务繁忙来不了,让本帅代为赎人,这与本公求娶公主的军功,可没有任何关系!”

        说完,叶真再次将面前的一溜人头一推,就道,“陶大人,还是赶紧签收吧。”

        “这个.......”陶桠看着这一溜人头,露出了一丝冷笑,“叶公爷,你说你麾下大将柳枫能斩杀两级魔族道境,本官也就认了。

        你麾下的柏氏校尉,不过区区界王境修为,如何斩杀得三位魔族道境?

        叶公爷,这是大理寺,不是你为所欲为的军营!”大理封卿陶桠厉喝起来。

        “看来,陶大人这是在怀疑我镇海军的军功的真实性,陶大人,说不得,本公得参你一本。

        我镇海军将士在前方浴血奋战拿命拼来的军功,到你们这里却不算了,这算是什么回事?

        我大周儿郎的性命,就如此不值钱吗?

        少不得,本公要去丞相还有几位议政亲王那里闹上一闹!”

        说完,叶真一脸的厉然。

        叶真这句话,却将大理寺卿陶桠骇的打了一个激灵。

        礼部右侍郎韦言灿人头上的血迹还没干呢!

        更重要的是,在今天的朝会上,丞相闻纲与六位议政亲王,竟然全部力挺叶真。

        就算陶桠觉的这当中有什么政治交换,但是叶真与丞相还有六位议政亲王的关系还有力量,却显露了出来。

        连皇帝都得屈服退让啊。

        下一次朝会上,不消丞相闻纲与六位议政亲王联手,只要其中一方出一点点力量,就可以让他这个小小的大理寺卿死去活来!

        反正他可以肯定,大皇子桓王姬骜是保不住他的!

        见大理寺卿犹豫,叶真已经不愿兜圈子,而是直言不讳的道,“陶大人,我知道你是听某人的命令行事,刻意的针对我叶真。

        不过,我叶真就不信了,你陶大人就没有家人子女?”

        “你......陶桠眼眸中浮现惊容,这还是有人第一次胆大到当面威胁他这个大理寺卿!

        “不瞒陶大人,太川侯柳冶不说,柏品丰与柏氏另外两人,均是镇南军团前军团长柏泰血脉。

        而我镇海军,一半就继承了镇南军团的力量!

        不瞒你说,若是他们三个出事,始作俑者我可能对付不了,但是陶大人的全家老老少少一百八十七口,包括你那五个儿子三个女儿,以及你那一个私生子,全得都给他们陪葬!”

        “你......”

        大理寺卿陶桠猛地软倒在了椅子上,政治上处于下风不说,叶真竟然连他的家人包括他那个不为世人所知的私生子,都调查的清清楚楚!

        这简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