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造化之王在线阅读 - 第2362章 大首祭的毒计

第2362章 大首祭的毒计

        “以牙还牙,绝不妥协”

        八个字一出,一种难言的铁血气垫,陡地从祖神殿大首祭柏相身上升起。

        又如威王刘无病,卫国公、巽亲王姬瞊等人,在听到这句话之后,一个个侧目凝神,气势上为之配合,让整个乾坤殿内,都开始弥漫浓浓的铁血气势。

        “没错,说得好!以牙还牙,绝不妥协!”卫国公鼓掌大笑,“既然天庙敢动用造化神人之力,那我们应该也以牙还牙,请出圣祭插手,挽回劣势!”

        “另外,若是需要,老夫愿意领兵直援人魔战场,我骨头虽老,但宝刀未老!”

        看着热血激昂卫国公,刚欲开口的大首祭柏相冲着威王刘无病打了一个眼色。

        值此关键时刻,军方的士气和心气劲儿,益提不益压。

        卫国公做为大周军方最重要的几大军头和最老资格的军方重臣之一,祖神殿大首祭柏相名位虽重,但却没有让军方老将心服口服的能耐。

        相比之下,此刻由军方威名最重的威王刘无病开口,最合适不过。

        “老潘,你那急性子就不能稍改变一二?我们请出圣祭,不正是合了天庙、魔族、太古娲灵、凰灵诸族的心愿?

        我方公然违背十万年前道祖牵首定下的诸神盟约,那正好给了天庙、魔族、太古娲灵、凰灵等诸族借口。

        他们族内的造化神人,正好可以光明正大的参战。

        我大周在圣境力量上本就有所不足,更何况是同时面对三四方的圣境力量?

        到时候,不仅会大败,更可能会导致十万年前那种天地剧变,带来无穷灾祸”威王刘无病说道。

        “可是,天庙这不是首先插手了吗?”卫国公潘叔镕还有些不服气。

        “可是,他们只是隐晦的动用了一道太阳真火符。而且,就当下的情形,我们应当极力的维持诸神盟约,造化境的圣祭,可以出现威慑,但绝对插手俗世间的战事,以避免战事向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威王刘无病言道。

        显然,威王刘无病劝说,卫国公潘叔镕听了进去,略有些不爽的拱了拱手,“好吧,战略方面,我老潘不如你们,你们商量,但若要从中枢直派援军,可一定不能跳过我老潘。

        论局部战场战术,谁敢说能够胜过我,那咱们现在就拉出去练练。”

        乾坤殿内众人却是频频点头,威王刘无病极擅战略布局,只是早年带大军征讨,功勋无数,更是一生常胜,无一次败绩,更有封无可封之虞,隐有功高震主之嫌,便慢慢被当成吉祥物一样供奉在了帝都洛邑。

        但其在军方的影响力,却是一点都不差。

        卫国公潘叔镕,却是大周早些年攻城拔寨的猛将,无论是平蛮大战还是对西部伊稚沙海的沙族作战,还是有人魔战场任战区都督,都都鲜有败绩。

        其人更是大周的人魔战场战区都督中,唯一率部杀进魔族腹地猛将,一路连下七十四城!

        只是孤军深入,虽然让魔族内部天翻地覆,但孤军深入,能活着回来,就算不错了。

        过了这个卫国公引起的插曲,威王刘无病再次开口,才又将话题重新引回了大首祭柏相身上。

        “大首祭订下以牙还牙,绝不妥协这八字方针,不知可有具体对策?”威王刘无病问道。

        “我们祖神殿与天庙明争暗斗前前后后数十万年,若说这个世上,最了解天庙心态的人是谁,那毫无疑问,是我们祖神殿。”

        大首祭柏相并不急着回答威王刘无病的问题,反正谈论起了天庙。

        “天庙这一次,为什么如此肆无忌惮的背叛我人族利益,暗助魔族呢?

        说起来,其原因只有一个,气运信仰之争!”

        “天庙一直对于无法成为我大周国教,而耿耿于怀!不过,我大周开国圣祖,在立国之初,早就认识到了天庙的狼子野心,或者是骨子里的坏水。

        立下了铁律,无论后世如何变迁,绝对不允许天庙成为国教,更传下铁律,要我祖神殿,尽量限制天庙发展,削弱天庙力量,更预言,有朝一日,乱我大周者,必有天庙。”

        “在这种情况下,无数年来,我们祖神殿与天庙明争暗斗,让天庙发展信徒之举极其缓慢。

        信徒不够多,那天庙收集到的众生愿力就是不够用。据老夫所知,天庙这几万年以来,因为众生愿力不足,已经至少有十位有封号的造化神人因为众生愿力不足,而陷入了沉睡!”

        “据我们祖神殿在天庙内部得到的一份绝密消息,天庙这无数年来研究发现,遭受的苦难越多的信徒,其信仰忠诚度,贡献的众生愿力越多。

        而且,遭受的苦难越多的信徒,出现狂信徒的比例越高。

        而越是生活安逸平稳的地区的百姓,哪怕成为天庙的信徒,贡献的众生愿力,也是少到可怜!”

        “所以,老夫可以断定,天庙这一次,是借魔族之手,意图在我大战内遍燃战火,继续广收信徒,并获得大量狂信徒,以供天庙诸神所需!

        而且,天庙借魔族之手制造战火,只是第一步,趁机给离亲王姬原创造机会,分裂我大周,制造更长久的战乱,让他们收获更多的众生愿力,这才是他们的根本目标!

        只有彻底了解了他们的目标,我们才能反过来,给天庙致命一击!”大首祭柏相说道。

        这番长篇大乱,让乾坤殿内诸公听得了稍有些恍然,仁尊皇姬隆的眸子却是一亮,“大首祭的意思是,从正义和道义?”

        “陛下圣明!”

        “我大周万民,历代以来受魔族之苦无数年,恨魔族,可以说是恨到骨子里,就像是父母人伦一样,是根植于血脉中永生无法改变的规则。

        不可与魔族有染,杀魔,更是我大周万民心中最基本的正义和道义!

        在大周,我大周官府和祖神殿的公信力,还是极其强大的。

        所以,臣请陛下下旨,将天庙勾结魔族,破坏人魔战场防线,害死我大周无数儿郎之事,明发天下。

        其间,更可以列举这数年间,在人魔战场上,明列我大周儿郎和祖神殿祭司战死之数据,再明列天庙协防人魔战场之人数,参战次数,战死人数。

        圣旨明传天下,通过官府和祖神殿渠道,分发至各村镇。

        臣以为,以我大周万民之贤,必能看清天庙狼子野心勾结魔族之举。

        其间,再加上巡天司跟秘监推波助澜,就算无法让我大周万民人人唾弃天庙,但也可以在短时间内,让天庙名声臭不可闻,无法广收信徒。”

        此言一出,巽亲王姬瞊神色大变,“大首祭,此毒计一出,天庙恐怕会被逼疯?”

        闻言,大首祭柏相摇了摇头,“天庙高人无数,逼疯倒不会,私下里也会与我大周彻底撕破脸。

        但为了重新获得信徒的信任,天庙拼命解释之余,还必须得与魔族大军血战无数场,才能够洗刷污名!”

        “此乃阳谋!”

        “至毒之阳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