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造化之王在线阅读 - 第1797章 重臣尽没

第1797章 重臣尽没

        海原侯国王宫内,海原侯国国君郭彰满脸的疲惫。

        这一天下来,先是宴请毛总管,随后是与叶真的对峙和冲突,回来之后,又与毛总管商量一应事宜。

        待毛总管给他吃了一颗定心丸之后,郭彰又设宴款待毛总管。

        平日酒宴,他这个国君乃是主角,纵情享乐即可。

        但今日的这两场酒宴,名义上的主角还是他这个侯国国君,但实际上,却是来自桓王府的毛总管。

        不能失了国君的身份,还得恰得好处的奉承眼前这位毛总管几句,与这位毛总管打好交道。

        而且酒宴中他还不得小心翼翼,毕竟宴请毛总管这样的阉人太监,无论是言语还是动作以及酒菜,都得格外的小心。

        例如往日他这个国君最喜爱的三鞭汤,是绝对不能上的。

        你给太监上三鞭汤,那不是自个找不痛快吗?

        反正今天就是一个字——累!

        不仅累,压力更大!

        “王上,要不去汤池那边,泡泡汤,解解乏,正好有两个新送进宫的美女。”郭彰王宫的内监总管建议道。

        “呃,也好.......”毕竟女人是男人减轻压力的最佳选择。

        “王上,这边请.......”

        “报!”

        还不等海原侯国国君郭彰移步,一声焦急无比的报讯声,就将海原侯国国君郭彰给吓的一哆嗦。

        “大胆,还有没有规矩,惊扰了王上,你该当........”看到进殿的是海原侯国禁军左统领,内监总管明智的闭上了嘴巴。

        海原侯国国君郭彰的神情却是一变,在他的记忆中,他的亲信,这位禁军的左统领可从未如此直接擅闯过宫禁。

        难道是发生了什么惊天大事?

        一念及此,海原侯国国君郭彰脸色陡地剧变。

        纳头拜下去的禁军左统领的声音同时响起,“启禀君上,大事不好,巡天司西巡狩第二路巡风使副使柳枫,此时正在王城之中大肆捉拿我侯国官员。

        臣来之时,礼部尚书、刑部尚书、工部尚书、刑部左右侍郎、左都御史等十一名大臣已经被那个柳枫尽数锁拿。”

        “什么?”

        郭彰的神情陡地变得铁青,“这柳枫好大的胆子,他这是要干什么?对了,可知原因?”

        禁军左统领的神情此时变得有些诡异起来,“回君上,那柳枫虽然肆意捉拿我侯国重臣,但被他捉拿的每一位侯国重臣,似乎都有确凿的罪名。”

        “确凿的罪名?”

        海原侯国国君郭彰神情一变,立时就想到了什么。

        他这个侯国国君,也不是傻子,未敕建侯国之时,也任过职司,也与巡天司的人马打过交道,自然明白这当中的缘由。

        更明白这是叶真的反击手段。

        他之前与毛总管倒是考虑过这一点,但当时他和毛总管都认为叶真刚刚接管海原侯国,压根没这个能力。

        可现在.......

        “罪名确凿,这可如何是好?”思忖了一下,海原侯国国君郭彰忙交待道,“去,马上请丞相和大将军即刻进宫,商议要事。”

        “是,奴婢遵命。”内监总管马上就去传旨了。

        旨意传的很快,但是这位内监总管,却是一脸惶急的回转的。

        “怎么了?”海原侯国国君郭彰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回大王,奴隶玉简传急旨之后,得到大将军的回报,大将军他.......”

        “大将军怎么了,快说!”海原侯国国君郭彰急了。

        “大将军他刚刚被第二路巡风使副使柳枫以私蓄禁器的罪名给捉拿了。”内监总管答道。

        “什么?私蓄禁器?到底怎么回事?”郭彰急问道。

        “据大将军府的回讯说,巡天司的人马在大将军的府内搜出了二十架炎灵爆魔弩。另外,大将军的长子,正向着王宫疾驰而来,要面见大王。”

        “什么.......”

        连大将军都被端了,海原侯国国君郭彰有些急眼了,但人被巡天司捉了,还有罪名,还是人赃并获,短时间内是捞不出来了。

        “那丞相呢?”郭彰再次追问道。

        “回大王,丞相接到急旨之后,言道会马上赶过来,半刻钟之内,就会赶到。”

        闻言,海原侯国国君郭彰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丞相算是他们海原侯国的智囊,只要丞相到了,商议之后,应该能够想出解决之法。

        半刻钟的时间,转眼即过,海原侯国国君郭彰急切的看着殿门,却没有看到侯国丞相的身影,神情更加的焦急。

        一刻钟之后,郭彰等不住了,催道,“都一刻钟了,丞相怎么还未到?快带几个人去迎一迎。”

        可是那内监总管还离开还没多久,就带着一个下人服饰的男子屁滚尿流的返回了大殿。

        “报大王,丞相府下人来报,巡天司第二路巡风使副使柳枫在半路上,直接捉拿带走了丞相大人。”

        “什么?”

        这下,海原侯国国君郭彰彻底急眼了,“又是这柳枫!对了,丞相一向洁身自好,哪来的罪名?”

        内监总管踢了一脚带来的那个丞相府的下人,那人才哆哆嗦嗦的答道,“回大王,那柳枫使以丞相大人纵子行凶,强抢民女的罪名,锁拿了丞相大人。”

        “纵子行凶.......”

        海原侯国国君郭彰闻言呆了。

        给他侯国的丞相罗织别的罪名他不信,但纵子行凶这一条,他相信,因为丞相虽贤,但丞相的那个独子,实在是纨绔,有一次竟然胆大到调戏他宫里的宫女。

        随后,在短短的半个时辰之内,前来报急的各府家人一波接着一波,听得海原侯国国君郭彰头都快炸了。

        也傻眼了。

        从傍晚到现在短短两个多时辰的时间内,他海原侯国的重臣,几乎被一网打尽。

        应该说不是几乎,而是真的被一网打尽了。

        遍观满朝文武,在海原王城的二十七名黑袍高官,除了守在他这个国君面前的禁军左统领之外,竟然全部被柳枫给锁拿了。

        而就是这位禁军左统领,此时的情神也是不安之极,因为他的家人来回报,巡天司西巡狩第二路巡风使副使柳枫已经下了限期投案通牒。

        罪名嘛,贩卖军品通关文牒。

        “这......这.......满朝文武竟然........”

        满脸惊惶之色的海原侯国国君郭彰,一屁股坐到了玉阶上。

        以前,他听父辈说过巡天司有多恐怖,有多威风,但也只是传说。

        但今天,他是真真正正的体会到了。

        他一个侯国的重臣,竟然被抓完了?

        虽然说巡天司拿出的好多罪名,并不大,像丞相的纵子行凶,主要惩治的还是丞相的儿子,但是丞相本人却得受牵连。

        而且在判断没下来之前,丞相就得被一直关着。

        换言之,无论罪名大小,这未来一段时间内,他的海原侯国怕是要瘫痪了。

        更重要的是,他这个国君可以连夜提拔一些人顶上要职。

        但问题是,他连夜提拔的官员,屁股下就干净了?

        郭彰没那个信心。

        但这件事,却不能拖。

        他海原侯国的官员一天要处理的事务简直是车载斗量,一旦没了这些官员处置,半天就要乱套。

        一旦侯国机构瘫痪超过一天,那带来的损失,压根无法估量。

        更要命的是,到现上为止,巡天司第二路巡风使副使柳枫还在照单抓人。

        而且抓的人,全是要害机构的。

        户部的商税司正副使,海贸司正副使,海原城海港统领等等。

        这些人要是被抓,用不了一天,只需要半天,做为东部沿海边境贸易中转中心的海原城,就要彻底乱套。

        最让郭彰无奈的是,有些官员哪怕没有罪名,也被柳枫给请走了。

        理由是协助配合调查。

        至于协助配合调查几天,那就得是柳枫说了算。

        但对于这种情况,郭彰没有任何办法。

        当然,郭彰可以上告,可以申诉。

        但按大周的规矩,封国上告和申诉一应事宜,俱归司宗府的大司宗府管辖。

        他们海原侯国,归左宗令管。

        要先向左宗令申诉上告,然后左宗令受理查询,左宗令能处置的,就会直接处置,无法处置的,就要奏报给仁尊皇姬隆下旨处理。

        很明显,巡天司不是左宗令能够处置的。

        这事走完一切程序,等圣旨下来,快则十天半个月,慢一点打打嘴炮半年都有可能。

        而现在,别说是半年,就是十天半个月,他们海原侯国就要彻底乱套了。

        怕了!

        海原侯国国君郭彰这一次是真的怕了。

        他这会,才真正的体会到了巡天司的恐怖!

        为什么各大封国见了巡天司的官员都跟孙子似的。

        他才明白在此之前,丞相为什么每年都要给西巡狩洗千古送上一笔高达上百万块上品灵石的重礼。

        也才明白丞相之前为什么一直反对他与桓王府合作,反对他与巡天司第二路巡风使叶真做对。

        可笑他竟然......

        郭彰此刻是真的后悔了。

        不过海原侯国国君郭彰也是有几分见识决断的人。

        “第二路巡风使叶真还未离开吧?”

        “回大王,没有。”

        “去,速速请第二路巡风使叶真,就说本王在宫里设宴以待.......”

        话没说完,海原侯国国君郭彰就摇头苦笑起来,“算了,事已至此,还是寡人亲自去见那叶巡风使的好。”

        海原侯国国君郭彰带着一票人急急的离开,但还未出宫,就碰上了急急赶过来的桓王府毛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