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造化之王在线阅读 - 第1452章 言炽的暗手

第1452章 言炽的暗手

        傍晚时分,通天号大掌柜言炽背着双手,缓步行走在大街上,一路上,各个大小商号的掌柜、伙计、巡逻的守卫,纷纷停下来向他搭手问好。

        早已经习惯了这种场面的言炽,挥洒自如的应付着每一个人的问候。

        说实话,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上百年了,但是每隔个两三天,言炽都要出来溜一圈,已经成习惯了。

        旁人恭敬的姿态、哪怕万般不悦也要挤出笑容的问候,都让他享受无比。

        早年的艰难经历,让他分外喜欢这种场面,也只有在这时候,他的自信心才会膨胀到极致。

        他要永远享受这种尊敬!

        虽然目前他一年有三百六十天都在享受这种来自四面八方的尊敬,但每年依旧有那么五六天的时间,在面对通天号的几位东家,还有其它大商号的东家的时候,他得像是孙子一样,挤出谦卑的笑容。

        他的梦想,就是有朝一日,他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可以享受这种尊敬,而不是每年有那么四五天还得装孙子。

        而现在,他推断出来的叶真背后的小世界,却成了他提前达成这个梦想的可能。

        在一路的问好声中,那愉悦与无比的自信,让言大掌柜的头脑清醒到了极致。

        今天的发生的一幕幕,从他脑海中一一闪过。

        “应该没什么纰漏,不过,根据那个姓狄的表现出来的速度,我对那个姓狄的还有他身后的小世界的实力,应该是低估了........”

        这么多年了,每天的这种反省的习惯,让言大掌柜发现了许多致命的疏漏,也是他能够做上通天号大掌柜的重要原因。

        穿过繁华的街道,踏入小巷,言炽陡地加快了步伐。

        与大多数男人一样,功成名就之后,身边的女人就会多起来。

        纵然他有所克制,他在乱空岛的外室,就有四个之多,不过,他最喜欢的,还是这个香儿。

        到达海铃巷内,早有侍女在那里迎候,“你家夫人呢?”言炽随口问道。

        “回老爷,夫人刚刚沐浴完毕,正在内宅侯着老爷呢!”一位侍女巧笑道。

        随意拉过一名侍女的脸颊香了一口,言炽就向着内宅行去,心里头,火热火热的,香儿这小妖精,今天不知道又准备了什么花样。

        踏入内宅大门的时候,言炽朝着天空中的某处打了一个手势,然后,随手扔出一道灵符,瞬息化成一道灵力结果罩住了整个内宅。

        身为通天号的大掌柜,东家自然是十分关注他的安全,给也派了四名护卫,常年保护于他。

        当然,以他的身份,让界王境的供奉保护他是不可能的,四名玄宫境后期的护卫,只要他离开通天号,就会无处不在的保护他。

        这也是他打下灵力结界的原因。

        这些家伙在保护他的时候,时不时的会用神念观察一下他的状况,一想闺房私事会被他们窥见,言大掌柜就是万分不爽。

        所以,当他回转到私宅的时候,都会打出灵力结界保护**,那四名玄宫境后期的护卫,也早已经习惯了,只要结界没事,就代表大掌柜的安全。

        脚步轻快的踏上二楼,言大掌柜抽了抽鼻子,已经嗅到了脂粉的香味和饭菜的香味。

        随手将披风扔给过来的侍女,香风卷过,穿着若隐若现的轻薄纱衣的香儿,就带着香风扑进了他的怀里。

        “呵呵........”轻笑着,言大掌柜就有些猴急的将嘴凑了上去,几天没见,今天这小妖精又打扮的惹火,让他有些按捺不住了。

        不料,往日顺从无比的小妖精,却将头一扭,避开他的亲热。

        这个动作,让言大掌柜的神情突地就警觉起来,仅仅看了一眼,神情就是剧变,“你.......你不是香儿,你是谁........”

        也就在他惊诧的同时,他被香儿揽住的腰部、颈部同时一痛,眼睛怒睁正欲动手的刹那,忽然间就露出了魂飞魄散的神情。

        他竟然催动不了一丝一毫的灵力!

        “你.......你........”

        言炽仿佛做梦一般,看着眼前的光景如同梦幻一般的变化。

        先前扑到他怀里的香儿,陡地凭空消散,手里还提着他的披风的那名侍女,突然间就变成了叶真的模样。

        只不过,叶真这会的脸是绿的!

        叶真此前飞快的潜入这里,然后控制了内宅,在极短的时间内蜃龙元灵阿丑布下了这些幻像,更用幻身化成那个香儿。

        但哪怕是幻身,依旧被言炽给恶心到了。

        毕竟幻身内也有着叶真的一部分意识,被一个老男人抱住亲,叶真差点没吐出来,这才露出了破绽。

        “狄......你........你怎么在这里?”

        说着,言炽使劲的摇了摇脑袋,他有一种在做恶梦的感觉。

        可惜,这个梦,却不醒!

        “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言大掌柜既然派人追杀我,那狄某若是不回敬一二,岂不是不懂礼数?”为防万一,叶真再次布下了一道混合了神魂的灵力结界。

        这样,一般的神魂力量,就无法渗透进来,不过,像大耳朵聂汀那样的天赋神通,依旧没有防御的办法。

        叶真问过大耳朵聂汀与蜃龙元灵阿丑,想防备大耳朵的那种天赋神通的窃听,只有为数不多的几种方法。

        例如不发出声音,只用神魂交流,又或者是在声音极其噪杂可以完全盖住交谈声的地方谈话,又或者是隔界。

        是真正的自成一界!

        这几天,叶真现在都做不到,只不过,像拥有大耳朵那样的天赋神通的存在,应该没几个吧?

        更不会巧合到这乱空岛上有两个?

        “追杀?”

        “狄公子误会了吧?”

        “老夫做生意,最讲究规矩,怎么会做那种下三滥的事情呢?”老奸巨滑的言炽,忙给自个分辩起来。

        叶真一一卸掉言炽的关节,然后才与言炽面对面的坐下,“言大掌柜,我听马掌柜说,你三言两语就推断出我身后有一个全新的小世界!

        我很好奇,你是如何得出这个判断的?”

        原本,叶真此时应该用最快的速度干掉言炽,不过既然有时间,叶真就想了解一下原委,想知道自个到底是如何露出了破绽。

        闻言,言炽浑身一震,用一种惊喜莫名的目光看着叶真,“你身后,真的有一个全新的小世界?”

        “看来,你对自个的判断,也并没有十足的自信嘛?说吧,你当做出这个推断,有几成的把握?”

        叶真不否认的模样,已经让言炽意识到叶真身后真的有一个全新的小世界,同时,老奸巨滑的他,更加明白叶真这会出现在这里,是来干什么的。

        “你是怎么知道我要来这里的?我做出这个决定到抵达之里,怕是连半刻钟的时间都没有吧,你是如何早有准备的?”言炽追问道。

        叶真缓缓摇了摇头,“你问这些,有意义吗?还是先回答我的问题吧!”

        言炽颓然软倒在地,没错,他目前这种状况,不出意外的话,问这个问题,确实没任何意义。

        “三成吧,当初,我以一个商人的直觉,从你向马绅询问每月供货五万株时的价格是多少,我就有了这样的推断。

        赤阴草只有个别几个小世界有,而且产量很有限,这么多年没什么变化过,基本上,你报出一个月的供货量就比我们一年的销量还要多。

        要想解释这一点,要嘛是培育赤阴草的方法得到了改进,要嘛是你身后有一个全新的小世界。

        当然,我觉的后者的可能性只有三成,不过,三成的机会,已经足够我冒险了!”

        闻言,叶真点了点头,“我知道我破绽在哪里了,当然,也与你经验丰富眼力老到,有着极大的关系!”

        “那么,下一个问题,这件事,你一共告诉了几个人?”叶真问道。

        言炽的眉毛陡地一扬,他似乎把握到了他今天的生机所在,“怎么,你问清楚这个问题之后,就要杀我了是吗?”

        “其实,我可以帮你经营这个小世界,我可以献上我的神魂,通天号有如今的规模,与我的能力是分不开的。”

        做为一个出色的商人,言炽很明白他的价值所在,“你手里有大量的赤阴草,而我手里却有着那些急需赤阴草的客户资料。

        只要你让我放手施为,哪怕是随便选个小墟市,我就能够给你打造出一个规模不下于乱空岛的超级墟市。”

        这句话,让叶真的目光一动,但叶真目光这一动,仅仅是觉的,言炽的说法,与他之前打开销售渠道的方法一样。

        从言炽这样的老道的商人口中说出这个行事方向,无疑说明叶真的决定是正确的。

        但是,让叶真收了言炽神魂控制言炽让言炽替自个做事,这种事情,叶真是绝对不会做的。

        天知道言炽这样的野心家什么时候就会出卖了叶真。

        毕竟控制神魂只是控制他们的生死,并不能控制他们的思想。

        叶真可不想召来灭门大祸!

        叶真更清楚,既然言炽这样说,那么言炽已经叶真所问的这个问题视作保命的法宝了,问出来,已经没什么可能了。

        那么,就只有一个选择了!

        叶真目光一寒,手掌就直接搭上了言炽的天灵盖,磅礴的神魂力量陡地涌出。

        “不........”

        看着叶真的手掌盖下来,知道叶真要做什么的言炽绝望的尖叫起来,但他叫的再响,也无法阻止叶真开始搜魂。

        也就在叶真的手掌搭在言炽脑门上的刹那,言炽狠狠的将他唯一没有被卸掉关节的地方——嘴巴,狠狠的咬合在了一起。

        言炽的嘴巴内,一颗大牙,无声无息的碎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