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伊庇鲁斯的鹰旗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 人间焦土

第六十章 人间焦土

        被烧得发黑的焦炭迸溅出几颗冰冷的火星落在断垣残壁下烧焦的尸骸,尽管过去了整整一晚,倒在碎石瓦砾中间的梁木仍然烈火未熄。唯一尚存的便是几间没有垮塌的房屋,它们屹立在这片废墟中,残缺的房顶木板狠狠地刺向了被烟尘遮蔽的天空犹如不屈之口愤怒地露出自己的獠牙发出对不公的嘶吼。

        可这一切的控诉却没有人能够听到了。

        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手持军械的士兵便全副武装封锁了下城区的各条出路,不准任何人进出。可他们委实无须这样做,因为从夜里屠杀开始的时候,即便没有宵禁,整座阿格里尼翁城内,所有其他的居民都将大门紧闭没有人出来。这一天可能是这座城市唯一一次不需要担心盗窃抢劫这一系列琐碎会发生的一天。就连清晨没有了游行示威的饥民,早的空气都仿佛清新了许多,唯一令人遗憾的便是有些呛鼻的烟尘仍然飘荡在头顶。

        罗曼努斯杜卡斯此时却无暇顾及这难得的清净,他正焦急地命令着手底下的库曼雇佣兵仔仔细细搜寻着整个贫民窟的每个角落。他不惜做出这样的事情,为的便是找到自己的母亲和妹妹的下落,罗曼努斯清楚他已经将良知献祭给魔鬼,所以说什么他也要不择手段达成他的目的!

        可是库曼人相比起杀戮无聊地在废墟中搜检实在打不起他们的兴致,他们本以为这一行会有什么油水,可是罗曼努斯却让他们袭击的是一块贫民窟,这令他们大失所望。

        “你们还在这里磨蹭什么?”望着几个库曼人竟然在扒焦尸身的财物,本就对热气、烟雾和噪声烦躁的罗曼努斯不禁发怒吼道。

        可是对年轻的希腊贵族呵斥并不放在眼里的库曼人皮笑肉不笑地回答道:“我们尊敬的老爷,等我们收拾好了战利品,自然会去找你要的人,不耽误您什么功夫。”

        一边说着一边将搜刮来的财物收进口袋里,库曼人背过身去,不知是否故意,大声用库曼语窃语道:“让我们来这里刮穷鬼的钱还想指使让我们干这么多活,这混蛋也不照照镜子?”

        望着对方离开的背影,刚才库曼人对他的嘲笑受过良好教育的罗曼努斯自然听得一清二楚,哪里受过如此折辱的年轻贵族此刻睚眦俱裂。如果他身边带了弓箭手来,他一定要让这些蛮子万箭穿心!

        手已经落在了剑柄,正当罗曼努斯准备拔剑的时候,突然而至的呼喊声却打断了他本充塞在心中的怒意。

        “找到了,找到了!”

        不远处有人大喊着已经找到了,顾不得之前的怒火,罗曼努斯的目光立即转移了过去,望着几个库曼人押着一对母女缓缓地朝这里来,目睹这一幕,罗曼努斯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直到现在,即便已经做出那样的事情,罗曼努斯仍然没有想好该如何面对自己的母亲。此刻的年轻贵族既想看见又不想看见对方。而当他终于鼓起勇气将视线转移向库曼人押送来的这对母女。定睛一瞧,却大失所望。在罗曼努斯面前的并不是她的母亲阿洁丽娜和妹妹伊琳娜,而仅仅是一对瑟瑟发抖劫后余生的贫民母女。

        这令罗曼努斯恼怒异常,连带着刚才的怒焰,暴戾的男子拔剑而起?        在无辜的一对母女尖叫声中毫无怜悯地狠狠刺去。

        “再去找!再找不到我就重新让热那亚人把你们卖去埃及当奴隶去!”

        脚踩在血泊种?        咆哮狂躁的罗马人眼睛里冒着狠毒的寒光?        库曼雇佣兵们也不寒而栗。看着那对惨死的母女即便是心肠最硬的人也不得不动容?        望着罗曼努斯库曼人的眼神也有了变化,大多数都是畏惧,但隐藏的更多是鄙夷。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作为一个希腊人居然可以随便纵容异族去抢掠自己的同族。对毫无反抗之力的妇孺狠下心来肆意杀戮,纵然是对道德并不怎么在意的库曼部落也对这样的行为感到作呕。当然他们并不会直接表现出来?        他们唯一在意的便是这个罗马贵族事后会不会兑现他的承诺。可现在他这样的行为不得不让很多人在心里打一个问号。

        在罗曼努斯半带威胁的命令下库曼雇佣兵正准备再去搜寻所要找的一对母女下落?        这时?        远处草原风格十足的号角声忽然响起?        看来又有人发现了什么。

        “但愿这一次别再搞错了!”雇佣兵首领望着远方?        骂骂咧咧朝地吐了一口痰。

        ……

        ……

        ……

        断垣残壁遍布的废墟中?        越来越多赶来的库曼雇佣兵封锁了这里,地毯式的搜捕下?        被烧成白地的德米特里医生家的密道还是被发现了。

        一对夫妻倒在了血泊之中,因为有过命令?        所以库曼人放下了手中地弓箭没有继续射杀面前的这对母女。

        看着披头散发的女人如同痴呆一般站在那儿,库曼人不经怀疑对方是他们要找的吗?

        “把她们拖来!”

        管不得许多?        毕竟靠她们领赏?        库曼人正准备前,却被面前女人情绪的爆发突然吓了一大跳。

        “罗曼努斯!”她尖叫?        “罗曼努斯,快让他来见我!”

        蓬头垢面的阿洁丽娜紧紧抱着怀中的孩子?        声嘶力竭地大吼道,哪有半分昔日阿格里尼翁女主人的样子。而看着这一幕,面面相觑的库曼人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一个对阿洁丽娜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忽然响起,那声音颤抖中带着无尽的复杂清晰,当它落入王妃的耳中,悔恨的泪水早已经充塞眼眸。

        “母亲!”当真的看见自己的母亲这样站在面前,罗曼努斯才知道什么是无地自容的感觉,甚至喊出这个称呼也耗尽了他最后的力气,此刻的弑亲者有无数的话想说。

        可罗曼努斯的母亲却打断了自己的儿子的话——

        “够了,”阿洁丽娜说,“够了!昔日的背叛换来的果然还是背叛,那个人终于达到了他的目的!不要再喊我母亲,我不配这个称呼,我不是个好母亲,更不是一个好妻子好女人。我当初就不应该苟活在世,更不该留下你。”不知从哪里掏出,她用匕首抵住自己得咽喉看着自己的儿子,表情决绝。

        “不要!”大惊失色的罗曼努斯仿佛一样感觉利刃的锋芒,连忙阻止他的母亲这样做。“求求您了,母亲!”他喊,“我现在只有您一个亲人了,看在我是您头一个孩子的份,请不要做傻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