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重生家中宝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不得人心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不得人心

        季芳:“我这肚子越来越大了,猫腰都不得劲,你不在家,万一要是有事,怕是连招呼个人都不方便。”

        是这么个道理,大刘营长:“不然我把我妈接来。”

        季芳脸色下来了:“人说这婆婆跟儿媳妇相处没有不磕碰的,我也不是怕跟咱妈处不好,可我这不是特殊时期吗,听大夫说,这怀孕的女人可是不能生气的。”

        大刘营长脸色也不太好看:“那你说怎么办。”

        季芳:“不然让我妈过来些日子。”是呀伺候闺女肯定是亲妈更得劲。

        可问题是,他家老娘对儿媳妇还有儿媳妇肚子里面的宝贝,也关心的很呀,每次写信都问,孙子啥样了。

        她老人家什么时候过来伺候儿媳妇孙子.

        你说不声不响的让老丈母娘过来了,他回头怎么跟老娘交代呀。

        大刘营长心里犯难了。

        季芳:“我这身体不方便,你让婆婆来了,大老远的我怎么好意思指使婆婆呀,还没想过我一天的福呢,就让我指使那也说不过去呀。自己亲妈,我说话方便。”

        大刘营长:“我知道的,回头我就给咱妈打电话,不过就怕咱妈没空。”

        季芳嘴角动动,她妈没空那不是有季彤呢吗,想到上次季彤过来的时候,闹腾的那么不愉快,怕是大刘不愿意提这个小姨子,所以季芳没开口。

        不管谁有时间,家里肯定是有安排的,哪怕是季彤过来也比婆婆过来强呀。

        看到家属楼里面那么多的婆媳关系,季彤想想就头疼。

        真要是闹出来点事情,她这么要面子的人,可丢不起那个人。

        大刘营长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想起来家里的事情就头疼。说句实话刘营长现在都有点不想回家。

        田嘉志回家老远的就看到自家院墙里面,满绳子的衣服了,嘴角咧的那个大呀。

        迎风咧嘴这个外号那是一点都不假的。

        打开门家里处处都是温馨的气息,田嘉志田营长的桃花眼都要眯成一条线了,跟狐狸的眼睛一样,看着让人心里刺痒痒的。

        田野:“回来了,洗手吃饭吧。”

        就这么普通的一句话,田嘉志觉得那是他毕生的追求。

        不光进屋还把大门给插上了,田野心说这是什么操作呀。

        田嘉志过去搂着给自己盛饭的媳妇,就亲上了。热情的劲头跟小伙子一样,激情一点都没退下来呢,一如昨天晚上。

        田野有点扛不住,脸红还心跳:“你还有完没完呀。”

        田嘉志委委屈的:“谁让你出去那么久的。”

        田野气乐了:“吃饭。”

        田嘉志:“吃过饭在算账。”一双眼睛就那么勾着田野,勾呀勾的,让田野筷子险些掉地上,你说这男人明明那么阳光俊朗,怎么就看着有点妖气呢,不然没道理自己心口老那么酸酸软软的不是。

        还让人好好地吃饭不了。

        田野好一阵的不自在,她定力有点不够呀:“咳咳。”

        田嘉志:“吃饭,吃过饭咱么好干点正经事。”

        田野都给说愣了,心说还有正经事没说嘛,昨天晚上干嘛去了,有重要的事情干嘛不说呀:“什么事呀”

        有点心里不踏实。

        田嘉志勾勾缠的小眼神扫了一下:“吃饭”

        田野看着田嘉志嘴角还是勾着的,心说,应该没什么大事吧。不然怎么脸色还是那么喜庆庆的呀。

        不过还是应要求好好地吃饭,结果吃过饭,桌子都没有收拾,就让人给拽里屋去了。

        田野捂着自己身上的被单,这就是正经事,真的刷新三观了。

        田嘉志那边认真的给自己系扣子。

        田野:“你这么着急的催我吃饭,就这个。”

        田嘉志理所当然的说道:“时间紧任务急呀。”人家半点害臊都没有的。

        田野直接把枕头给甩他身上去了:“我谢谢你还记得让我吃饱了呢。”

        田嘉志挑挑眉毛:“皇帝不差饿兵,我可没有你那么狠心,我还差了点,不过没时间了,咱们晚上补上。”开口就是黄腔,这男人抽风呀。

        看着人扬长而去,田野一口气险些没喘上来,这还真的就奔着这点事来的呀。

        想到李嫂子今天上午笑话自己的事情,田野心气更不顺了,不过不耽误下午继续干活就是了。

        家里冰箱都给塞满了,反正田嘉志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从外面都带回来了什么。

        新鲜的鸡肉,猪肉都给弄出来许多。

        晚上两孩子回来,一大桌子的菜,还有田达家三口子聚在一起了。

        话题最近就没有离开过田蜜的对象问题。

        大伙听说红旗回省城了,都认真的看着田野,询问的意思不言而喻。

        田野摇摇头:“我没看出来什么,关键还是田蜜怕是没有这个意思的。”

        然后抱着长俊,用筷子尖点米汤喂孩子嘴里。

        田达:“我真恨不得,把这李红旗绑着给小妹定下来的,多好的年轻人呀,有担当又上进,就不知道小妹到底在想什么。”

        田嘉志:“你绑人红旗有什么用,那不是小姨子看不上人家吗。”

        田达:“去,我们哥两商量家事呢,有你什么事。”

        这话太伤人了,问题不光田嘉志呀,彭越还在边上呢。

        当时彭越脸色就下来了:“是不是我们姐两还得躲躲给你们哥两腾地方呀。”

        田嘉志:“嫂子,我这招姑爷是外人。”

        彭越:“我也不敢当内人。”

        田达挠挠脑袋。田野立场明确着呢:“三哥,我家都是大志当家的,有事你跟他商量吧。”顺手把长俊都给扔田达怀里了。

        所以田团就被这么孤立起来了,说什么田蜜呀,就不该提,反正他们也当不了家做不了主。

        人家三人那边谈天说地的,田达在边上抱着闺女眼巴巴的看着,都没人搭理一句。

        还是长顺可怜三舅:“舅,不然我跟长宝陪你看电视吧。”

        田达激动地眼圈都有点红,没白疼外甥外甥女。

        就听长顺说道:“以后你说话得会看脸色。”

        田达嗤之以鼻:“都是别人看你舅舅脸色的懂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