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伊塔之柱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三章 破局之战 XVII

第一百零三章 破局之战 XVII

        方鸻拿起节杖。

        忽然之间节杖在他手中渐渐褪去风华,显露出真容——长十一寸四分,一手可握,其上考林王国的国徽斑驳落色。

        空荡荡的房间中萦绕着细碎的低语。

        他拿着权杖,耳边的声音陡然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变得清晰可闻起来,那是一个苍老的哀求:

        “曼洛先生,别干看着,来帮我一把……啊,痛死我了,这些该死的贼。还有什么国王陛下的晨曦骑士,一点也不顶用,也不知道留下一个人来帮帮我。”

        一个又尖又细的声音说道:“那倒不是,是我让他们离开的,尊敬的德克伦大人。”

        “你?算了,抓住那些无法无天的家伙也好,否则他们一定会在庆典上给我找麻烦的。”

        “放心,庆典一定会如约举行的。”

        “承你吉言,曼洛先生,我以前从不知道你是个这么会说话的家伙。”

        “那倒不是,只是我自言自语罢了。”

        “自言自语?”

        “你知道我为什么让骑士们离开吗?”

        “为什么?难道不是为了抓住那两个该死的贼?”

        “那倒不是,只是人多眼杂,不方便行事罢了。”

        “不方便行事……等等,你想干什么!?卫兵,卫兵!别过来——啊!”

        幽暗的房间中,尖叫声戛然而止。

        一声金属碰撞的声音,是长剑被丢到底上的声音。

        “啊,”那个又尖又细的声音说道:“好一把带毒的利剑,好一个歹毒的圣骑士,你放心,德克伦大人,我会帮你报仇的——”

        声音如同凋零的枯叶,被夜风卷起,逐渐远去了。

        黑暗之中,伫立着一位脸色苍白形同死人的老者,额头上恶心的白色斑块,在月光下显得格外显眼。

        方鸻与希尔薇德静静地看着这个老者,开口道:“这就是悔恨吗,德克伦先生?”

        “我无时无刻不想要复仇,年轻人。”老人的声音如同沙子。

        方鸻摇了摇头:“你至今还没明白自己错在什么地方。”

        “那无关紧要,我只想要复仇而已。”

        “或许我会帮你的,但不是为了你。”

        “那无关紧要,”老人看了他一眼:“记住你的话,年轻人。”

        他的声音消散在黑暗之中。

        方鸻看了看手中的节杖,上面浮现出了一行小字:

        ‘悔恨如毒药,噬咬人心——’

        悔恨节杖。

        希尔薇德在一旁默默看了看他,走上前去,帮他推开黑暗中出现的一扇门。

        两人并未有过交流,但却好像有了某种默契一般,方鸻默许了她的动作。

        场景再一次发生了变幻。

        前方是藤叶女士旅店,才上过漆的大门,崭新如故,门上描着金,门框上悬挂的招牌还不像他后来看到的那样斑驳布满青苔。

        上面用花体文字写下了这间旅店的名字,还有一行细小一些的文字:

        ‘旅人们温馨的避风港——’

        但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这一刻的多里芬,又哪来的什么温馨,与什么避风港?方鸻走上台阶,推门而入。

        他手还没有碰到门,大门忽然之间‘砰’一声左右大开,幽灵的骑士凭空出现,从他两侧鱼贯涌入旅店之内。

        方鸻与希尔薇德置身这洪流之中。

        只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

        凭空之中一个又尖又细的声音高喊道:“去抓住他们,信众们,就是这些叛贼杀死了德克伦大人!”

        藤叶女士的大厅中,卫兵与晨曦骑士环绕。

        身处于他们曾经的位置上的,是米苏与迪克特。“怎么回事,他们怎么会知道我们在这个地方!?”

        “卢恩他不见了。”

        “你是说卢恩他背叛了我们?”米苏脸色煞白:“这不可能,他怎么会那么做!?”

        “我什么也没说,”迪克特神情冷淡:“只是陈述。”

        米苏咬了咬牙:“我不相信卢恩会那么做。”

        “总之先突围出去。”

        “分头突围,只有这样才有机会——迪克特先生,我们谁成功离开,一定要想办法破坏庆典。”

        年长的骑士点了点头。

        骑士,邪教徒与英雄,一切幻境都烟消云散。

        方鸻走进大厅之中,蓦然在不远处转角的阴影之中看到了一个脸色苍白的年轻人,正焦急地遥望着这个方向。

        但目光空洞,仿佛穿过他与希尔薇德的身体。

        他一头软金色的长发,一副酒色掏空了身体的样子,穿着水手衬衫,腰包里鼓鼓囊囊,慌慌张张。

        然后年轻人的形象也灰飞烟灭。

        藤叶女士旅店中迷雾环绕,只有一条向上的楼梯,像是在邀请他与希尔薇德主仆进入,希尔薇德在他身边以他为首,女仆则默默不言地扛着那尊石像。

        方鸻感到手中的节杖似有变化——

        他低头看了一眼,发现节杖有了属性:

        悔恨节杖(魔导器,装备等级,D+)

        基本属性:攻击44-57

        插件附加:力量微增+,感知提升+,护盾护身IV,震慑律言

        重量:1.4kg

        接口/输出占用:主武器接口,140M

        需求等级:12级任意

        ‘在多里芬幻境之下,持戒之人可以无视其等级限制’

        ‘悔恨如毒药,噬咬人心——’

        ‘统御万军’

        好古老的魔导器。

        这是方鸻的第一感叹。

        第二疑惑的是节杖属性列表上的最后三行文字,它们出现在属性列表当中,显然也是有其属性意义的。

        但除了第一行文字他看得懂,其他皆是不明所以。

        “要上去吗?”希尔薇德看着那楼梯问道。

        方鸻放下权杖,点了点头。

        走上二楼,一个啜泣声迎面传来。

        然后是一个更加气势凛然的声音:“她把你困在这个地方,你却还要为她着想?醒醒吧,杰弗里,你明白谁才是为了这个幻境之中的所有人,去吧,去照我说的办——”

        “不,我不能那样做,我不能一错再错,尼可波拉斯大人。”年轻人痛哭着哀求道。

        “呵呵,你以为我是在求你吗?杰弗里,你已经把灵魂出卖给了恶魔,你现在反悔已经晚了,难道你以为你还是一个纯洁无瑕的人吗,一个浪荡子?”

        “大人,可是我——”

        “没有可是。”

        那个声音更加严厉地说道。

        啜泣声变得愈发低沉起来,断断续续。

        “去吧,去照我说的办,杰弗里,我会给你救赎的,你是我的人,不需要征求任何人的原谅。”

        “拿着它,去把那东西拿出来——”

        方鸻看到走廊尽头的幽暗之中,有两道长长的影子。

        一道跪在地上,失声痛哭。

        一道傲慢骄狂,带着不可一世的味道。

        后者把一件东西交给前者,方鸻看清——那正是一枚散发着暗淡光泽的胸针,狂热者的牺牲印记,前者这才啜泣着站起身来。

        “一切都晚啦,杰弗里,乖乖听我的话吧。”

        女人得意地笑了起来。

        然后影子渐渐淡去了。

        前方出现了一扇紧闭的门,门上挂着一个古铜色的铭牌,上面刻着考林王国写法的字符,若翻译成地球的文字是一行简单的阿拉伯数字:

        3007.

        方鸻毫不犹豫地推开门。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这间帕帕拉尔人先前呆过的房间,普普通通,与其他房间并没什么不同。

        一张床,床边是矮小的床头柜,一边靠着窗,一边是一栋有些斑驳的衣柜。

        屋子里空空荡荡,可以说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门自动再两人身后合上。

        但什么也没发生。

        既没有幻影,也没有声音——

        方鸻看着那个床头柜,上面空空如也,他想起关于这间房间的传闻,似乎想到了什么。但希尔薇德已经先他一步,从怀里摸出一个胸针,放在那个地方。

        方鸻定睛一看,正是忠贞者的殉道印记。

        他有些愕然地看向希尔薇德,他记得这东西明明在帕克手上的,他亲手交给那个小矮子的:“它怎么在你这里?”

        “当然是帕克交给我的。”

        “他遇上你了?”

        希尔薇德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

        “可他怎么会把这东西给你,我明明叮嘱过他——”

        “队长不信任我吗?”

        “当然不是那个意思,可是……”

        希尔薇德狡黠地微微一笑:“开个玩笑而已,别那么紧张,我用‘藏宝图’和他换的,帕克先生财迷心窍,当然同意了。”

        “藏宝图?”

        “你还记得那张霍斯汀斯大教堂的平面图吧?”

        “你收起来了?”方鸻恍然大悟。

        “天蓝收起来了,你让她们离开之前我找那个可爱的小姑娘讨要过来的。”贵族少女眼睛都眯成了一条月牙,笑嘻嘻地。

        方鸻有点无语地看着她。“怎么什么都瞒不过你,希尔薇德。”

        “细致是炼金术士的第一美德,”希尔薇德表着功:“再说这不是派上用场了吗,谁让你不把那印记交给我?说来说去,你还是不信任我们呢,队长大人。”

        方鸻哪是这位牙尖嘴利的贵族小姐的对手,很快便败下阵来。

        两人正在交谈,身后门已经悄无声息被人推开来。

        神情惶然的年轻人鬼鬼祟祟从那里潜入了进来,他脸色煞白,失魂落魄,好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浑身上下湿淋淋的,柔软的金发更是贴在苍白的额头上。

        他将背贴在门框上,好像是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能站在那里,看着这间房间——它与他生前见过的样子没有丝毫改变。

        就好像一切都还没发生过一样,定格在庆典之前的那一天里。

        如果,如果一切可以回头。

        年轻人回想起自己在这漫长的黑暗之中经历的一切悔恨,忍不住用手捂着脸,泪水从指缝之间溢了出来。

        他呜咽着痛哭失声。

        直到一个声音在门外说道:“快去,杰弗里,难道你不想要自由吗?自由就在那里,距离你近在咫尺。”

        但哪来的什么自由。

        年轻人心中明白,自己所做的一切,只会让自己直坠深渊。

        但他无法抗拒,手中握着一件什么东西,缓缓走近。方鸻与希尔薇德都侧过身,让他从中间穿过,靠近了那床头柜。

        两人这才看到,床头柜上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剑。

        方鸻看到那剑,心中不禁失声——

        “妖精圣剑,嘉拉佩亚!”

        那剑的鞘。

        那剑的柄。

        那剑的形状。

        与他曾经在马扎克手上看到的那一把一模一样,连配重锤上的绿宝石上的划痕,也分毫不差。

        那分明就是同一把剑。

        “就是它!”门外的黑影焦急尖叫起来:“杰弗里,把它拿起来,将它交给我!快,别犹豫!”

        年轻人犹豫不决了好半天。

        才将手中的东西放在柜子上,方鸻看到那位置分毫不差,正好与床头柜上的忠贞者殉道印记彼此重合。

        他回过身,用身体挡住那枚印记,然后缓缓拿起了那把剑。

        剑上放出一道光芒,像是冲击波一样荡漾开来,把房间内的方鸻都吓了一跳。门外的黑影更是尖叫一声,向后窜出去十好几尺。

        但这异象之后,剑伤的光彩便变得暗淡了下来,像是受了什么污染一样,变得灰暗无光。

        “对啦,就是这样!”门外的黑影高兴得大叫道:“快,杰弗里,把它拿给我。”

        年轻人犹犹豫豫:“大人,你保证给我的自由。”

        “我保证,把它拿给我,你就自由了,我要你的灵魂也没用,你应该明白这一点。”

        “我再相信你一次,大人。”

        “做得很对,杰弗里。”门外的人儿温柔地说道。

        那温柔的声音,与希丝的声线一模一样。

        然后一切幻境消失了。

        屋内再没什么年轻人,屋外也没有那个扭曲的,燃烧着火焰一样的怪影。

        所有声音都归于沉寂。

        只剩下那枚胸针,与上面独角兽的印记,在黑暗中闪闪发光。那是杰弗里唯一留下在这房间之中的东西。

        方鸻看着那枚胸针,心中却只有疑惑。

        “为什么会是忠贞者的殉道印记?”

        “在这里的,不应该是狂热者的牺牲印记吗?”

        “这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一边想着,一边拿起那印记。

        印记的名称,也同样发生了改变——

        无悔印章(魔法饰物,装备等级,D++)

        基本属性:察觉力+12,分析能力+21,意志力修正+33%,

        技能附加:无私圣言,纯洁之心

        重量:0.1kg

        占用:胸针

        需求等级:15级任意

        ‘在多里芬幻境之下,持戒之人可以无视其等级限制’

        ‘绝境逆行,破晓曙光——’

        ‘星之语,容纳着一个纯洁的灵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