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伊塔之柱在线阅读 - 第五章 精灵圣杯的传说

第五章 精灵圣杯的传说

        “你说什么,他们不是红衣队的人?”

        方鸻听到这句话不小地吃了一惊。

        战斗结束后,最先找到他的是那个脸圆圆的可爱外国女孩——确切的说,是个法国小姑娘,ID很随性子,叫做天蓝色的幻想,如同她梦幻般的湛蓝大眼睛一样,长长的睫毛还一眨一眨的。

        并好奇地看着方鸻——

        她目光的大胆与直接,看得方鸻十分窘迫,一双眼睛都不知道该往那里放才好。

        “扑哧——”小姑娘看他窘迫的样子,不由得笑出了声。

        她穿着一件泡泡袖白衬衣,腰杆上亮澄澄的皮束腰扎得死紧,丰腴的胸部几欲裂衣,下面是一件褐红格子的短裙与高帮长靴。年纪不大,长着一张不算漂亮但十分讨人喜欢的脸蛋,脸上点缀着几颗淡淡的雀斑,红扑扑的好像个苹果。

        先前那个召唤师逃走之后,受对方契约控制的褐红象鼻甲虫不久也因超出最大距离而消失了。没了碎红晶的影响,剩下的褐红象鼻甲虫发了一阵疯之后,也各自散去。

        不过总有几只顽固不化的。

        其他人还在收拾残局,于是让这位小姐先过来向这边道一声谢——毕竟若不是方鸻出手,这几个训练生今天非死在这里不可。当然小姑娘本身也对这个战斗工匠充满了好奇,只是当她第一个从巨岩上爬下来、分开灌木并看到方鸻时还是忍不住吓了一跳。

        连方鸻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摸了摸脸颊。

        他现在说是衣衫褴褛算是委婉了,被植物汁液染成墨绿色的炼金术士长袍碎成一条一条挂在身上像是吉利服,如果再背一张森林长弓,不知道的人可能还以为他是四阶职业密林游侠。

        还好里面还有衣物,不算衣不蔽体,保留了炼金术士仅存的体面。

        “等一下,”说到这里,方鸻再次确认了一下:“天蓝小姐,那些人真不是杰弗利特红衣队的人?”

        天蓝点了点头。

        “可他们明明穿着红衣队的制服……”

        “这几个人在艾尔帕欣一带很有名的,战斗工匠先生只要找一个人问一下就知道他们。”

        “因为他们冒充红衣队的人?”

        “不,是因为恶名昭彰,”天蓝答道:“他们经常袭击路人,今天要不是战斗工匠先生仗义出手,我们也给他们坑了,吓死了——”

        她还夸张地拍了拍胸口,一阵波涛汹涌,吓得方鸻赶忙移开视线。

        方鸻想起什么。走到那个女剑士的尸体旁,尸体正在化为点点星光消失,变得无法碰触。他弯腰检查了一下女剑士的左臂,注意到一个不同寻常的地方。

        女剑士虽然穿着杰弗利特红衣队的战袍,但左臂没有铜章。

        这个铜章由炼金术士制造,只要用系统一扫,就能看到制作人的ID。这些制作人都是各大公会的核心工匠,因此几乎无法仿冒。

        方鸻现在有点相信天蓝的说法了。

        天蓝也好奇地跟了过来,看到化为光点的女剑士,夸张的喊了一声:“天,战斗工匠先生,你竟然杀了他们的大姐头,难怪他们要逃跑了。”

        “天蓝小姐,你认识她吗?”方鸻回头问她道。

        天蓝摇了摇头。“只知道这些人中的其他几个管她叫‘大姐头’,没人知道她真正ID是什么,但她是这几个人中最厉害的一个。”

        方鸻这才恍然,他先前还以为杰弗利特红衣队已经堕落到了这个地步,正式团员的表现还不如外围成员了。

        不过他有点可惜地看了看自己拍摄了一大半的视频,顺手把它关掉了。

        当然他完全可以装作不知情,顺手泼点污水给杰弗利特红衣队。不过方鸻相信,魁洛德先生肯定也不会支持自己这么做的。

        当然了,至于丝卡佩小姐……就另说了。

        天蓝在一旁看着女剑士的尸体完全消失不见,才又想起了什么,告诉他:对方其实还有一个十分厉害的刺客,ID叫做二十。这些人很记仇的——她委婉地提醒道,对方可能会报复。

        一个刺客?方鸻挠了挠头,这也未免太刺激了一点,一个厉害的刺客谁防得住啊。他回想了一下,刚才五个人中并没看到刺客选召者,想来是对方不在,如果在的话他第一次偷袭都未必能成功。

        不过方鸻很快意识到这是在自己吓自己,艾尔帕欣那么大,对方也未必能找出他来,何况先前那些人根本没看到他本体。

        他不由摇摇头哑然失笑。

        “不过你真的好厉害,战斗工匠先生,”天蓝则在一旁大声说道:“他们的大姐头在艾尔帕欣一带很有名的——七级的二阶迅剑士,事实上就算没那些褐红象鼻甲虫,艾缇拉小姐正面也不一定稳胜她,而你居然没两下子就把她给解决掉了,就像那样,噼噼——!”

        她还夸张地比划了两下子,模仿出步行者的声音,实在是令人哭笑不得。

        小姑娘眼中满满地好奇:“战斗工匠真的都这么厉害的吗?”

        “你叫我艾德吧,”方鸻一头大汗,“另外艾缇拉小姐是?”

        “好的,战斗工匠先生——不,艾德先生,”小姑娘俏皮地冲他眨了眨眼睛:“那么作为交换,你也得叫我天蓝。”

        但她忽然停下来,目光向方鸻身后看去。

        方鸻顺着她的目光回过头,马上就感到自己被一道巨大的力量抱住了。不过并非抱住他的人本身力气很大,而是因为对方过于激动,激动得近乎有些颤抖。

        女性的幽香完全将他环绕,那是一种淡淡的如月桂的香味。

        他只感觉自己撞上了一面柔软的墙,温柔的海洋,一颗有力的心脏在下面怦怦搏动着。他甚至能隔着一层厚厚的布料感受到下面颤巍巍的胸怀,与之相比,那个法国小姑娘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但方鸻心中没有一丝绮念,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因为无法呼吸近乎要窒息了。

        系统弹出一条红色的警告——

        他完全可以感到抱住他的女士的激动,近乎不愿松开。接着一个饱含感情的颤音从下面传来——激动、欣慰、酸楚与不敢置信,方鸻从来没想过那么多种感情可以融入一声轻喊之中:

        “基德,真的是你吗?”

        “……”

        方鸻很想说话,但他根本说不出话来。

        还好旁边还有一个天蓝,她小心翼翼地提醒道:“艾缇拉小姐,我、我想你认错人了……”

        “啊?”抱住他的少女楞了一下。

        她这才松开手,将方鸻推离一些,低头仔细看了看他的脸——方鸻看到那动人心魄的翠绿色眸子,才意识到对方正是先前他见到的那个精灵少女猎人,但她是个森林精灵,个子比他高多了。

        少女野性的翠绿眸子深处,神色一点点地渐渐凝固了。

        “完了。”方鸻心想,这个精灵少女有多厉害他是亲眼见过的,他很乖巧地提前闭上了眼睛,做好了吃巴掌的准备。

        这个流程他很熟悉,很标准的八点档套路。

        但奇怪的是,过了好一会什么也没发生——

        直到他听到一阵泣不成声的啜泣传来,好奇地眯了一下眼睛,才讶然看到那个抓着自己肩膀的少女,已经自顾自地哭成了一个泪人儿。

        “这是……?”

        “艾缇拉小姐应该是把你认成了她的弟弟,战斗工匠先生,”天蓝想到什么,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抱歉,是艾德哥哥。”

        于是经过天蓝的解释,方鸻才终于弄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精灵少女叫做艾缇拉,第七代诞生的森林精灵,也就是差不多一百三十年前出生于巨树之丘——理所当然的,是第一世界的原住民。

        她来到艾尔帕欣,其实是为了寻找自己半年之前离家出走的弟弟。

        天蓝最后小声地说道:“……其实上个月基德先生的尸体就被发现了,和同一批冒险者在旅者森林下面的遗迹之中被找到的。”

        方鸻不由得有些同情地看了看不远处的精灵少女,心想对方一定是无法接受这个结果吧。

        但天蓝摇了摇头:“不是这样的,艾缇拉小姐是一路从巨树之丘追着自己弟弟的行踪到这里的,但她在各地的圣殿记录中只查到了一次基德先生复活的记录。”

        “啊?”方鸻不由呆住了,“这怎么可能,原住民可以复活五次的吧,而且死寂区也对他们无效不是吗?”

        “所以艾缇拉小姐还在这儿啊,”天蓝答道:“在搞清楚真相之前,她是不会离开的——”她停了停,“而我们呢,也刚好在这里调查方尖碑的事情,完成训练生的结业考试;艾缇拉小姐真的是一个心地很好的人,她和帕克先生愿意无偿帮助我们完成三个月的巡礼,我们大家也算是互相帮持吧——”

        “等等,方尖碑又是什么?”

        “艾德哥哥没听说过方尖碑的事情吗?”天蓝奇怪地看着他。

        方鸻茫然地摇了摇头。

        他一个长夏都在塔伦中部的树海之中度过,满脑子弗洛尔之裔与彩虹同盟,还有精灵遗迹,骤然间听人说起其他事物,这才反应过来艾塔黎亚不只有塔伦。

        当然弗洛尔之裔与彩虹同盟之间的长夏之战也算是第一世界选召者之间的一件大事了,但听天蓝的口气,这期间似乎还发生了一些别的更吸引人眼球的大事件。

        “有关于七座方尖碑的传说啊,大约半年前就在彩虹湾一带开始流传了,艾德哥哥完全没听说过?”天蓝皱起眉头:“……等一下,我想一下那首歌谣是怎么唱的来着?”

        仿佛是在回答这个问题,这时有人唱起了一首轻轻的歌谣,歌声从不远处传来:“七座方尖碑下,埋藏着精灵圣杯努美林的秘密,十二星闪耀之地,永恒的生命,无尽的智慧。”

        剩下两个人也分开灌木丛走了出来,高个子的训练生背着昏迷的帕帕拉尔人弩手,而轻声唱歌的正是他旁边那个年纪最小的训练生。

        后者抱着巨大的书本、有些笨拙地扶了一下眼镜片,他的声音脆生生的十分好听,就是显得有点后气不足:“……这首诗歌是最早在彩虹湾一带开始传唱的,后来人们真的按照歌谣的指引在渊海之中发现了一座方尖碑,上面确实有一副残缺不全的地图。”

        “对对对,就是这样——”天蓝赶忙点了点头,答道:“七座方尖碑之下埋藏着精灵圣杯的秘密,这个传闻在云层海一带的选召者之间都传遍了,大家都正在向彩虹湾赶过来呢。”

        “精灵圣杯?”

        方鸻从没听说过这个名字,当然了,艾塔黎亚是一个遍布秘密的世界,有一些来自于几个时代之前的宝物他没听说过也很正常。

        但就凭这个圣杯与努美林精灵同名,如果是真实存在的话,应该也是一件不逊色于海林王冠与晨光圣剑的象征物。

        不过方鸻对此持怀疑态度——他亲眼见到海林王冠现世,而若海林王冠存在的话,与之对应的另一件至宝晨光圣剑应当也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同一时间出现两件至宝已经是非常罕见的事情了。

        而至于这个精灵圣杯目前还在传闻状态,虽然方尖碑确实存在说明了一些事情,但其实也不算什么。艾塔黎亚类似的传奇与流言太多了,它们流传在从彩虹湾到云层海南方的广阔地区,酒吧与街巷,屋檐下的窃窃私语,吟游诗人口口相传,多到数也数不过来……

        天蓝好像看出他的想法,小声说道:“艾缇拉小姐的弟弟,据说就是为了寻找精灵圣杯离家出走的,他加入过最早在渊海发现方尖碑的那个冒险团,并在那里的圣殿之中留下了一次复活记录。”

        方鸻这才有些恍然。

        他再看了看那个方向,小声问道:“这么说来,旅者森林中也有一座方尖碑,艾缇拉小姐的弟弟就是为此而来的?而你们也是来调查这座方尖碑的?”

        “哇,你好聪明啊,艾德哥哥,一下就猜中了,”天蓝有些夸张地说道:“我们就是为了调查这件事来的,我们甚至已经打算将它作为我们的结业考试内容了,是吧,塔塔?”

        “塔塔?”

        方鸻楞了一下,还以为她认识自己的龙魂。下意识往左肩看去,却发现妖精小姐并不在那里。说起来之前她就不见了踪影,是因为不想让外人看到?

        他一头雾水。

        但那抱着大书的小正太点了点头:“我们听说旅者森林内有一座方尖碑,冒险者联盟也发布了相关的任务了,给予任何发现它的冒险者一百点积分。”

        “塔塔叫姬塔,”天蓝小声对他说道:“别看他这么小不点的样子,他可是个天才,记忆力超群,未来立志于当一个博物学者的。”

        “姬、姬塔?”

        “你、你好,艾德先生,”小正太十分害羞,慌忙回礼:“先前谢谢你出手——啊!”他因为过于慌张,一低头眼镜也跟着落了下去。

        这才赶忙慌慌张张地在地上摸索。

        还是天蓝好心帮他捡起来,递过去,小正太接过眼镜,红着脸地对两人道了一声歉。

        “等等,你叫姬塔吗?”方鸻好奇地看着他。

        “有、有什么问题吗,先生?”

        “不是,”方鸻挠了挠头:“我总觉得在那里听过这个名字,并且隐隐感到肝有点发痛——”

        小正太疑惑地看着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