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伊塔之柱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另一类戒指

第二百二十一章 另一类戒指

        希尔薇德正静静地看着依督斯冲天的火光。那星星点点闪光,一样倒映在她眼底深处。深邃的瞳孔之中,眸子呈现出一种异样的浅紫色,因为映着夜下的苍穹,内里星空斑斓。

        大猫人将通讯水晶递给巴金斯,再由水手长交到她手上。舰务官小姐回过头来,轻轻颔首,再从巴金斯手上接过水晶,并轻轻握在手心中,嘴角边流露出一抹俏皮的笑意。

        一个光屏在她面前投射出来,映亮了少女如雪的肌肤,上面出现了方鸻皱眉的神情。因为希尔薇德没有系统,所以只能使用外投式的光屏,她向后走了两步,免得有外人看到山谷这边的光亮。

        “希尔薇德。”

        “船长大人没事,我就放心了。”

        一旁,爱丽莎饶有趣味地看着这一对儿——贵族千金身上有一种在这个时代地球上女性当中十分罕见的落落大方,让她对于‘艾德队长’的处境不禁感到十分有意思起来。

        方鸻轻轻咳嗽了一声,假装一本正经道:“……希尔薇德,我这边遇上了一些问题。”

        “喔?”

        方鸻这才将之前发生的事情描述了一遍。

        希尔薇德听完,也不关心其他,只笑着问:“那么伊芙小姐漂亮吗,和那位海魔女比起来如何?”

        “啊?”方鸻当即卡壳:“希尔薇德,这、这和那件事没有关系吧……”

        “你遇上弥雅小姐了,对吧?”

        “这个……”

        “她联络过我了。”

        “那个……”

        舰务官小姐笑得像是一只小狐狸,轻轻一掩口。“别太担心,船长大人——其实是天蓝转述的,她也只是关心了一下七海旅团而已——而且如果是弥雅小姐的话,我也未必会介意。”

        这样的话方鸻当然是一个字也不会信,这位贵族千金骗人的本事可是一等一的,他才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上当。而且眼下他和弥雅之间可是清清白白的,他可不认为海魔女会在这些旁枝末节上纠缠。

        方鸻机智地转移话题道:“好了,希尔薇德,说正事。”

        希尔薇德笑了一下,这才答道:“船长大人,布尼古先生正与洛羽、帕克他们在一起——但在叫人过来之前,能先看看伊芙小姐那枚戒指吗?”

        当然可以。方鸻点点头,将那枚戒指放在手心中,呈现在众人面前。

        希尔薇德看了一眼,眼便中露出了然的神色,又答:“这戒指与布尼古先生那枚戒指不太像。”

        “的确如此。”

        方鸻点点头,但有些意外地看了自己的舰务官小姐一样——在他印象当中,自己的舰务官小姐可不会说这些‘看似正确的废话’。两枚戒指当然不同,甚至可以说没什么相似之处。

        因为他也不是没往这个方向去想过,要有什么问题也早发现了。

        但希尔薇德却话锋一转,又说道:“但也不是完全不同,其实我们只是习惯性地用后者去类比前者,但反过来的话,布尼古先生的戒指似乎与这枚戒指有一些近似之处。船长大人先别急着说,听我一一为你解释——”

        她见方鸻准备开口,打断他道:“……我自问自小对于艾塔黎亚的饰物、纹章学与贵族审美有一定了解,布尼古先生戒指上的花纹与意像,其实是脱胎于这枚戒指的。之所以看起来不像,不过是因为前者只是后者拙劣的赝品罢了。”

        “船长大人见过海林王冠,那我用海林王冠来举一个例好了。”

        “……作为努美林精灵留下的三至宝之一(其实是四至宝,只是普通人习惯使用三至宝的说法),就和伊休里安的晨光圣剑一样,民间是有许多关于海林王冠的造像的。这顶精灵桂冠,经常以各式各样的面貌出现在雕刻作品、画作甚至是绘制的经卷之中,但这些作品之中的海林王冠,形象各异,有些与原本的版本大相径庭。”

        方鸻张了张口,但希尔薇德先一步说道:

        “……船长大人可能会说,这些作品之中,也不乏近似品。那很正常,因为海林王冠毕竟曾在人世出现过,总有一些见证者,在一些古老的文献上也有关于它外形的记载,不然船长大人自己又是如何认得海林王冠的呢?”

        “只是时间愈往后推移,海林王冠的形象就愈发失真,这是因为王冠遗失已久,人们通过口耳相传的方式,谁也不知道历史上众多海林王冠的形象哪一个才是真实的。但虽然失真,它们却依旧保留了一些基本的特征,不会改变,这是由于文字记载本身的特征决定的——一些特征文字易于表述,比如尺寸与数字。”

        “而这样的失真,其实与这枚戒指有异曲同工之处。”

        方鸻听得一愣一愣的,这时塔塔小姐也在一旁不失时机地告诉他,关于海林王冠是有这样的情况出现。只是方鸻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戒指,横竖看不出来究竟与布尼古那一枚有何相似之处。

        但他也不固执己见,只问道:“这证明什么?”

        “证明在拜龙教中,有人见过这枚戒指的文字表述,但却没有见过戒指的实物。所以他们根据文字描述复现出这枚戒指用以鉴别与研究,才会造成这样荒诞的失真——”

        “等等,这和拜龙教又有什么关系,这不是布尼古祖父那一辈的东西么?”

        希尔薇德笑了一下:“船长大人担心的事情,正好巴金斯这边其实也有一些进展。”

        接下来她把巴金斯与布尼古之间的问答转述了一遍。

        方鸻默默听完,心中其实也不算太意外。

        他早知道布尼古没有和他们说真话——

        不过巴金斯能单独处理好这件事情,倒是让他有些惊讶。看起来七海旅团之中人才济济,除了艾缇拉小姐与瑞德先生可以独当一面之外,希尔薇德与她手下的人也一样手段非凡。

        这一时间倒让他这个半吊子‘团长兼船长’,生出一些紧迫感起来。

        不过方鸻倒是认同巴金斯的说法。

        布尼古当真是多此一举,其实就算直接告诉他们这件事,他们也未必不会帮忙。但仔细想想作为初次见面的陌生人,对方无法全完相信他们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心中也便释然。

        他看了看手中的戒指,问希尔薇德:“可以确定吗?”

        “八九成把握,”希尔薇德答道:“我从小学习贵族纹章学与考林—伊休里安的几大美术流派,关于王国不同地区的审美偏向,也有一定了解。这戒指上的花纹,应该出自于宝杖海岸一带工匠之手。”

        “我可以试着依据赝品之上的纹绘风格,逆推出其原本的文字表述,再进一步推断出其所赝造之物的原貌。当然,还无法作到凭空想象,但看到这戒指实物,我就能断定两者之间一定有这样的关系。”

        方鸻试着理顺了一下这段话之中的关系。他说道:“也就是说,布尼古的妹夫交给他的这枚戒指,其实是血鲨空盗——或者说拜龙教根据一段描述赝造出,并用以甄别实物的替代品。”

        “拜龙教不知从何种途径,得到了关于这枚戒指的外形描述,但他们并未真正见过这枚戒指,所以才会造成如此的失真。他们自己也应该清楚有这样的失真,所以才会找到布尼古的妹夫——一个货真价实的考古学者,到实地来鉴别戒指的真伪——以防止‘有眼不识泰山’。”

        方鸻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这个说法与他的推断近乎吻合。

        拜龙教中的‘复活派’似乎存在这么一种尴尬的情况,他们了解三十年前多里芬发生了什么,但却掌握着一些似是而非的信息——比如龙之心的真实所在,以及这枚戒指究竟长什么样子。

        但历史上是真正有人经历过这一切的——

        伊芙说三十年前有人盗走过龙之心的一半力量,那个人总不会是虚构的,毕竟三十年前多里芬的灾难真真切切地发生过。

        而这枚戒指的文字描述,也从侧面说明,至少有人见过这枚戒指,才会写出如此描述。只是不知相关的文字记录,会落在后来的拜龙教手中,并赝造出布尼古手中的戒指,同时来到这里发掘那传说中的‘龙之心’。

        不过方鸻看了看手中的戒指,心下有点狐疑。有人见过这枚戒指的话,那么三十年前伊芙也与那个人打过交道吗?但如此一来,对方既然知道这枚戒指是戴在伊芙手上,又怎么会去专门描述这枚戒指?

        描述伊芙的形象不更直观一些?

        还是说着戒指之上另有玄机。

        方鸻收起戒指,隐隐感到自己距离真相已经很近了——罗林、德普拉,以及拜龙教中的‘复活派’,再加上眼下出现的神秘的‘第四方’,龙魔女之灾前后究竟发生了什么,才能让这些人分裂出这么多派系?

        这个答案,显然就埋在这座废墟的黄沙之下。

        想及此,他心中已有成算,抬头对希尔薇德说道:“布尼古的妹夫,肯定不会平白无故将这枚戒指交到布尼古手上,他为什么要冒这个风险?一定是为了向布尼古传达某种信息——”

        “换句话说,如果对方仅仅是希望布尼古去找他的话,只需要一封信就可以了。但他用这枚戒指作为证物,一定是因为其上还有什么更关键的线索,好在我们不需要去猜测那是什么,只要找到对方本人一切都水落石出。”

        “而伊芙小姐和我说过一个地方,即依督斯市政厅的地下,眼下她被掳走,我打算追着弗洛尔之裔的人去看看。如果追不到人,我和艾缇拉小姐就先去依督斯市政厅地下一行。毕竟伊芙小姐反复提到那个地方,那里一定有什么关键之处。”

        方鸻停了一下,又道:“你们也别先回平台了。布尼古的戒指而今在帕克手上,希尔薇德,帮我一个忙,那边交给你和大猫人先生全权负责,麻烦找到这个人——即布尼古先生的妹夫。”

        “我想,百年之前龙之魔女事件的真相,就掌握在这两件事之间了。”

        希尔薇德听了,一点儿也不惊讶。她看了看其他人,才回头来问道:“船长大人不打算先与我们汇合,再从长计议?眼下急匆匆行动,会不会太急了一些?”

        方鸻摇了摇头:“血鲨空盗之中也有龙骑士一级的人物存在,龙火公会与听雨者放在七海旅团看来,也同样不是好惹的。但眼下弗洛尔之裔的人的出现,趁战场上拖住了双方的最高战斗力,正是我们行动的最佳时机。”

        希尔薇德其实也不是真要反对。

        只不过是作为一个称职的舰务官,提醒一下自己的船长不能盲目行事而已。她见方鸻还思路清晰,也便点了点头:“好吧,这边交给我们。空盗们虽然有一些进入了地道,但他们主场毕竟还是在地面上,我们再一次潜入问题应该也不大。”

        “那你小心。”

        贵族千金目光微微一闪,流露出一丝温柔,沉默了片刻,才小声说:“船长大人自然也请小心一些。”

        方鸻点点头。

        接下来他也不多言,只找来布尼古,问清楚对方依督斯市政厅曾经所在的大致位置。其实希尔薇德与姬塔皆阅读过相关的文献,也能一口说出其市政厅所在的方位,但比较起对于地下世界的了解,她们自然还是比不上有‘家学渊源’的走私商人的后代。

        不过布尼古其实也只是大致知道那个地方,结结巴巴地告诉他,那地方距离‘龙之初鳞’所在的那个地方不远。只是市政厅地下与其他地方的地下通道不太相似,那里原本是王国执政官所驻扎的要塞的地下黑牢,因此并不与外界相连。

        布尼古提到,那里有一个巨型的藏兵洞与地下要塞,但四周的入口都被封死,要想进入,并不容易。唯一的可能性,是地道在百年前那场灾难之中坍塌,出现了别的入口。

        这样的可能性很大,方鸻一路上走来也遇上了不少这样原本没有的通道,但在灾难之中由于其他部分的地道坍出缺口,形成的新的通道。当然,也不乏原本有的通路,现在变成死路的情况。

        因此他也不能完全寄希望于此,实在没有办法的话,回到地面上进入市政厅的废墟之内,再从那里找到通向地下的入口也是一个办法。但后者自然要危险得多,毕竟弗洛尔之裔的人正在地表与血鲨空盗打得火热。

        此时已是后半夜,距离黎明不过几个小时。

        因此双方分工完毕之后,便也不再多浪费时间,立刻分头行动。

        方鸻带着艾缇拉一起走出‘龙之初鳞’所在的天然岩窟,临行之前他还最后看了一眼身后黑漆漆的地下河道,不久之前与那位龙之魔女一起在这里对抗弗洛尔之裔的人的经历还历历在目。

        但转眼之间,已物是人非。

        他却默默想起了丝卡佩小姐,当初他也是这么自己一个人背着丝卡佩小姐,离开那精灵遗迹之下的地道。但谁能想到,那竟然会是他留在黎明之星的最后一段记忆,此刻宛若时光倒流——

        然而敌人还是弗洛尔之裔。

        只是又多了一个拜龙教而已。

        方鸻沉默着一言不发。

        只是心中默默下定决心,无论如何,至少一定要给伊芙一个交代。看看一百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以及让她一直滞留于此地的原因——卡拉图与约修德,究竟是为什么要将‘龙之心’留在这个地方。

        那位屠龙英雄,真的仅仅会是思念自己心中的那个少女,才一直让她徘徊于这黑暗的地下?但既然如此,他为什么会一直让伊芙孤独地守在这里长达百年之久,他不是向自己心爱的少女许诺过一定会回来么?

        两人走出地下河道,来到外面的大厅之中,方鸻心中事实上还怀着一丝侥幸——但方形的大厅此刻寂静而黑暗,那块高大的岩石之上,此刻再无一位善良的少女在轻声唱着歌儿。

        甚至拱顶之上的那束清冷的光,此刻也消失不见。

        方鸻点亮了照明水晶,只在一片狼藉的大厅中找到了自己摔坏的尖啸女妖,他默默捡起那灵活构装,拍了一下上面的灰尘之后,又装回背包之上。

        两人走出大厅,找到先前进入的密门,密门外的景象与艾缇拉描述的一模一样。地上布满了黑沉沉的、堆叠在一起的水晶碎片,方鸻弯腰捡起一片,与艾缇拉之前与他看的水晶碎片一模一样。

        他再看了看四周,那火焰喷涌而出的口子仍旧在哪个地方,只是原本融化的岩石,此刻已经完全冷凝。那紫色的火焰怪物,似乎自从他在封印之中见过一次之后,便也再没出现过一次。

        方鸻隐隐感觉,那东西或许与龙之心有关。

        而他正准备继续迈步向前,正是这个时候,地面忽然猛烈地摇晃了一下。方鸻一下抬起头,感到一阵剧震,似乎从头顶上的地表上传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