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伊塔之柱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一章 时间回溯,临战

第二百一十一章 时间回溯,临战

        时间回到一刻钟之前。

        少女有点吃力地搀扶着方鸻回到先前的天然洞窟之中,大约是因为第二次走这条路的缘故,感觉上这一次用时比上一次要少许多。在方鸻示意下,少女松开他的胳膊,让他背靠在一簇水晶上,肩头上传来的疼痛让方鸻忍不住闷哼一声。

        “艾德先生,你没事吧?”少女在黑暗中有些紧张地问。

        方鸻轻轻摇了摇头。

        然后他低声说道:“你听说我,伊芙。”

        “我听着呢,艾德先生。”

        “你现在找一个地方藏起来,不要露面,待会我会把其他人引开,”他在黑暗之中摸索出那枚戒指,并将之交还给对方,轻轻喘了口气:“我还有一些事情想问你,等我们离开之后,你可以在这里等我吗?”

        少女接过戒指,有点犹豫:“可是,艾德先生,你这个样子我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去冒险?”

        方鸻再摇了摇头:“你听好我的问题,伊芙,”他一字一顿地答道:“你—会—在—这—里—等—我—吗?”

        “这……如果艾德先生要求的话,我当然会了。”

        “真的?”

        “真的。”

        “好,那你记住,我在你这里接了一个任务的,这个任务可还没结束——你需得等我回来,我们约定好了。”

        少女有些疑惑,但仍点点头:“我、我有点不太明白……可我会那么办的,艾德先生。”

        方鸻这才松了一口气,他没办法向她解释,如果自己不这么做的话,他担心自己一离开,任务就会重置。任务重置本身并不可怕,大不了他再走一次流程就可以了。

        但问题是,若任务重置,又让拜龙教徒发现她的话,那么他先前所作的一切就功亏一篑了。龙之魔女的真相,说不定也会永远掩埋于这尘土之下——当然他还不清楚外面进来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但也只能假设对方与拜龙教有关联。

        方鸻也不清楚自己这么做,是否一定会奏效——他不知道灵魂本身,是否会产生记忆——但能尽量争取一点时间,那怕多一分钟也是好的。

        他轻声答道:“给我一点时间,我引开那些人之后,就会来找你——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不慎死在那些人手上,但我还有星辉,或许会久一点,但我一定会来的。”

        他不放心,又加了一句:“这关系到约修德先生的一些事情,伊芙小姐。”

        少女好像听懂了,再点了点头。

        这一次方鸻视力渐渐适应黑暗之中的情况,也看清了对方的动作。

        他静静用手按住自己左胸的位置,犹豫了一下。这时少女忍不住又问道:“可我一点忙也帮不上艾德先生吗,我、我也有一些战斗力,约修德教他过我的……”

        方鸻见过她的‘战斗力’,在龙之爪牙面前不堪一击,不过若是对方变化为龙的话,倒是‘战斗力’十足。可是她若真变化为尼可波拉斯,大约先第一个杀了他吧。

        不知怎么的,他脑海之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塔达祭祀曾告诫他不要前往西方,因为他会在那里看到‘死亡的阴影’。难道这就是死亡的阴影吗?他第一次死在弥雅小姐手上,难道第二次就要在丧生于此地了?

        纵使弥雅小姐分给他一半星辉,但在带上精灵三戒,碎星之魂后,他所剩下的星辉也无几了。

        塔达祭祀告诉他,闪耀之海会庇护他,可而今闪耀之海又在哪里呢?

        他看着这黑沉沉的天然岩窟、地下河道,这里并无任何与那片魔力之海相连之处。

        但忽然,他的目光停留在那些黑沉沉的水晶之上——不,也并不是完全没有。他有了些力气,挣扎着坐起来,低声开口道:“伊芙,你还能找得到之前那些水晶吗?”

        “我、我可以试试看。”

        “我魔导炉内魔力已经所剩无几了,可要是还有魔力的话,我未必不能与那些人一战的,只是……”

        “我明白了,”少女的声音有些急迫,打断他道:“我这就去,我、我会尽全力的。”

        方鸻点了点头。

        黑暗中立刻传来少女摸索着离开的声音。

        方鸻这才轻轻吐了一口气,无力地闭上眼睛,敌人没有追来,正好给了他喘息之机。他反过手去,用力拔出弩矢,并将之丢在地上,整个过程不吭一声。

        他的虚弱主要是毒素导致的虚弱,因为解毒剂发挥作用还需要一定时间。他不由深恨自己不是一个战士,自己要是他是一个战士,由体质产生的抵抗力岂会被区区一点毒素搞成这个样子?

        方鸻这才重新睁开眼睛来。

        但正是这个时候,他在黑暗之中看到一线微光。

        两个声音一前一后地响起:

        “艾德。”

        “小子,你把自己搞得够惨的啊。”

        两个声音同时一停。

        两页荧荧发光的光页,徐徐在方鸻面前展开,犹如映入他面前的黑暗之中——那是两个通讯光页,一左一右地悬浮着。左边是一张他再熟悉不过的面孔——姣好的脸蛋,宛若银光流转的眸子,长长的尖耳朵,一头银发如瀑。

        她眸子之中那种安之若素,仿佛与生俱来的,任何困难皆不会让其中有一丝的犹豫。那映入其中的淡淡银华,只犹如一朵星之花,在悄然无声之间,徐徐绽放开来。

        弥雅仅仅是看着他,就让方鸻有一种安静的感觉,好像于无声中,正有着一首安静的诗。

        而另一边,则是是一个黑色的剪影,上面还打了一个问号,那不过是系统默认的头像——证明对方没有开摄像头而已。那个头像下面,有一个醒目的名字:

          R。

        “咦?”

          R轻轻咦了一声,光页向着那个方向转了转,问道:“这个声音?”

        弥雅也看向那个方向,有如星光垂入的眸子里,闪过一丝讶然:“是你?”

        “海魔女,”R坏笑了一下:“我想起来了,你也在精灵遗迹出现过。原来竟是你和这个笨蛋小子有关系,让我猜一下,你们之间有什么秘密——”

        弥雅淡淡地答道:“艾德不笨。”

        方鸻感动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虽然眼下这场合不太合适,但这还是他头一次听到有人说他不笨的,这也太窝心了。他一下子感到,弥雅小姐可真是好人。

        弥雅这才问道:“艾德是你学生?”

          R竟罕见地没有否认:“是。”

        方鸻这下美得快冒鼻涕泡了,赶忙擦了一把眼泪——当然,是先前拔弩矢时给痛的。他当然知道对方多有水平,R其实并没怎么教导他,只是稍稍提点了一下而已,他也有今天的水平。

        他一直想正式让对方当自己的老师,这样的关系在艾塔黎亚并不奇特——没听说过那个出名的选召者,没有一个优秀的导师的。甚至包括今天的十王们,也是一样。

        而就算是Loofah这样的独行者,也一样有个冥这样的好老师。

        而他呢,虽然东学一点,西学一点,冥,奥丁,洗手,蕾雅女士他们,甚至是Virus也教过他一些东西,再加上几个原住民老师,但其实并未真正系统学习过选召者的知识。

        他之所以闹那么多笑话,自然也不是没原因的。

        但让他措不及防的是,R竟会在这样以一个意外的场合,轻描淡写地答应了。

          R又补充了一句:“不过我没教过他多少东西,这小子是个怪才,我遇上他的时候,正好我自己也有一些迷茫。我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耽搁了这小子,但后来我又感到他应当有一条属于自己的路,所以也就放任他发展了。”

        弥雅沉默了片刻:“你对艾德评价这么高?”

          R笑了一下:“也不算高吧,别说我不负责任就好。这小子呆是呆了点,但难得的是初心不改,让我在他身上看到了一些‘风华’他们那一代人身上的东西。”

        但弥雅摇摇头:“你是专业的,这方面我不评价。”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交谈着,似乎无视了方鸻。不过方鸻在一旁听着,忍不住微微张大了嘴巴,他做梦也没想到,R与弥雅对他评价会这么更高。

        他甚至忍不住眨巴眨巴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中毒太深,以至于产生了什么幻觉。

        “等、等等,”他终于忍不住插口道:“弥雅小姐,你认识老师?”

        弥雅这才看向他,点了点头——但又摇了摇头:“我听说过他,但并不认识他。我在社区之上与他打过几次交道,因此对他的声音记忆深刻,毕竟当时——”

        “好了,”R打断她:“你也别指望在她那里打听到什么,在保密这方面我可是专业的。等到有需要的时候,你自然能见到我,不过以你现在的水平——还差点。”

        方鸻张了张嘴。

        他忽然想到什么,又问道:“对了,老师,你不是睡了么?”

        “我是‘去’睡了,”R有点没好气道:“但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词叫做‘睡不着’,你不懂么,你以为这是谁的错?”

        吓得方鸻顿时闭嘴。

        弥雅则答道:“我感到星辉有不正常的波动,”她静静地看向方鸻,关心地问道:“艾德,你状态好像不太好。”

        “星辉有不正常的波动?”R的声音高了一些,带着一丝讶异:“等下,你们这是……双生之协定?这个天赋……?”

        那边沉默了片刻。

        然后他语气严肃了一些,才开口道:“艾德,给我看看你右手。”

        方鸻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弥雅。见后者点点头,才脱下手套,那半个银色的王冠徽记,在黑暗之中仍显得有些显眼。

          R‘看看’弥雅,又‘看看’他,半晌才开口道:“没想到你竟然真在BBK眼皮子底下拿到了海林王冠,不过我更没想到的是,你和这小子竟然是这样的关系。”

        “共生约定,”R轻轻叹了一句:“小子,你讨女朋友都开挂的么?”

        方鸻听得云里雾里,正一脸无辜地地看着他。

        “海林王冠是艾德找到的,”弥雅静静地答道:“我只是不得已而为之,但王冠还是艾德的东西,我不过代为他保管而已。”

        “仅次于神之天赋的,第二天赋,你倒是看得开——”

        弥雅不置可否。

        方鸻完全听不懂两人的对话。他已重新戴上手套,看到一旁幽暗的洞窟之中,正在洞穴之中摸索敲打的少女——伊芙显得有一些焦急,但越是焦急,越是容易犯错。

        他看到少女猛地缩了一下手,赶紧用左手握住,看动作应当是为锐利的水晶割了一条口子。但她一声不吭,又继续寻找下去。

        方鸻这才想起来,自己眼下危局还未解决,并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

        “伊芙。”

        他低声唤道。

        少女回过头来,迷惑不解地看着他。

        “回来,”方鸻答道:“不用再找了。”

        “不是,”少女一下急了:“艾德先生,你让我再找一下,只要再有一点点时间,我一定能找到足够的水晶的。”

        她一边说,一边手足无措地捧着手中那几枚不起眼的灰水晶。

        但方鸻轻轻摇了摇头:“不用找了,已经有足够的水晶了。”

        少女楞了一下:“在哪里呢,艾德先生?”

        方鸻将目光移向身边——在他与弥雅、与R交谈之时,忽然之间理清了思路——他用手轻轻拍了拍自己身边的黑水晶,答道:“这不就是?”

        他们完成那个封印需要用到灰水晶。可眼下不是修补封印,这些随处可见的黑水晶——或者说尼可波拉斯的龙之鳞,不正是蕴含着强大魔力的结晶产物?

        少女更是呆住了。

        下一刻,她一急道:“可是……它们是蕴含着黑暗力量的水晶,只有……只有最为肮脏之人,才会去沾染这些东西啊……使用黑暗力量的人,都是无可饶恕之人……”

        方鸻也呆了一下。

        他有点意外道:“谁告诉你的?”

        “大……大长老他是这么说的……”

        方鸻大摇其头:“那他错了。在《以太概论》第一章上黑纸白字写着,艾塔黎亚的魔力具有四色属性,而再加上最为上位的神之以太,光水晶,一共是五类魔力。”

        “学者们早已发现,不同属性的魔力,也只对于人的魔力适性有不同要求而已,哪有什么高贵、肮脏的说法?”

        他摇摇头:“难道用光以太的信者,比使用四色属性魔力的魔导士们更高一等吗,从来没有这样的说法。黑暗魔力也是一样,它们只是具有侵蚀属性的魔力而已。”

        “我们一般不使用它,只不过是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具备黑暗以太适性,而且侵蚀属性的魔力,对于一般人的身体负担太大而已。所以一般来说,只有那些得黑暗众圣眷顾之人,才会使用这些魔力。”

        “你可以说使用黑暗魔力的人,多是邪神的信徒,可这不代表,使用黑暗以太的人就一定会堕落啊?”他感到对方这说法简直匪夷所思:“再说了,使用魔力的是魔导炉,魔导炉作为一具机械,怎么会堕落?”

        少女竟然怔住了。

        她怔怔地、小声问道:“……真的?”

        “真的,”方鸻拿出一本书来:“这是《以太概论》,无论是炼金术士、魔导士还是元素使,这都是最基础的教材,我随身带着呢。不信你可以看,这个理论是由一千多年前的大炼金术士,艾德本人提出来的——当然,那可不是我,而是一位伟大的努美林精灵。所以,你也可以说它是努美林精灵的理论。”

        少女好像没听到一样,只用低低的声音问道:“黑暗魔力……真的不是不好的魔力吗?”

        “魔力本身具有属性差异,”方鸻并没注意到少女的神情,只认真地纠正道——这可是基础中的基础,卡普卡的大工匠们反复重申的:“黑暗魔力,只是对于具有侵蚀属性的魔力的一种称谓而已。”

        少女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

        但方鸻却站了起来,打断了对方的话头。

        他侧耳倾听,似乎从黑暗之中听到了什么声音。

        “一个夜莺。”

        但他还没分辨出来。

          R的声音就已经从光页之内传来。

        “老师,”方鸻有些吃惊:“你怎么知道?”

          R轻轻笑了一下,看向一旁的弥雅。

        弥雅则答道:“艾德,控制声音是夜莺的基本功,你去听是听不到他们的。但夜莺也一样需要使用魔力,需要使用魔导炉,你应当知道魔力是会互相影响的。”

        “在战场上,影响太多——但在这里,只有你们两个人的情况,你的魔导炉的光芒刚才暗了一下,那时候我和R就察觉到有人靠过来了。”

          R这才说道:“一般来说,作为尖兵的,只有夜莺,要不就是刺客。不过刺客,多半还是会注意这个小细节的,所以来的人多半是夜莺没跑了。”

        他停了一下,才问道:“还没问你,你现在这个样子,究竟是怎么回事?”

        方鸻却没回答,忍不住问道:“可你们这么说的话,夜莺这个职业岂不是一无是处了?”

        “当然不会,”R答道:“在一般的小队、团队战斗中,队友的魔力也会互相干扰,所以这个小技巧你平日也用不上。而就算是单挑,稍微高端一些的夜莺,也会注意这个细节,想办法消除。”

        “所以这一招,你拿去对付一下那些学艺不精的家伙,倒也是不错的。”

        方鸻这才恍然。

        他摇了摇头,答道:“我也不知道对方是谁,但他们有一个小队……”

          R也没问来者是何方神圣,只向弥雅问道:“你来还是我来?”

        “我来吧,”弥雅轻声答道:“艾德,你受了伤,接下来的战斗——你听我安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