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伊塔之柱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三章 过去

第一百九十三章 过去

        “穿过峡谷的话,就是依督斯了。”

        雨点扑扑击打在布篷子上,雨丝穿过火把的光芒,使火光一闪一闪,照在一张铺平的地图上。一条炭笔勾勒的线,又粗又黑,曲折地穿过帕尼尔地区,重重地停留在一个点上,炭笔的粉末在这里绽开,在火把光芒下亮晶晶的。

        那点上标注着‘依督斯’一小行文字——考林—伊休里安弯弯曲曲的艺术字。

        看到这行小字,方鸻的目光好像已经穿过了羊皮纸质背后,看到了那座矗立在灰红色山崖之畔的古老城市遗址。

        瑞德放下炭笔,拍了拍爪子上的粉灰,说:“龙火公会在这里闹出这么大动静,他们可能在依督斯附近有一个据点。考虑到从艾尔芬多传来的消息,血鲨海盗也在附近一带汇聚,说不定这之间有什么联系。”

        “艾尔芬多不是向依督斯派出了人手么?”

        “只是一个先期侦查小队而已,我们从梵里克离开得早,也不清楚对方究竟有没带回什么有用的消息。”

        “林恩没有提到这件事吗?”

        “没,艾尔芬多议会方面还是信不过他。目前我们与议会方面联络最可靠的方式,是依靠较为原始的信鸽,不过虽然落后一些——但至少都是出自我老师之手。”

        在爱丽莎与大猫人一问一答之后,还是方鸻回头来回答了这个问题。

        “早知道我和小小应该听从我哥的安排,留在梵里克,让大家多一个联络的方式也好。”唐馨有点后悔道。方鸻有点意外地看了她一眼,今天的表妹温柔得有点不可思议。

        艾小小小心踢了踢唐馨的脚尖,示意自己才不要呢,留在这个团队中多有意思啊。

        结果后者瞪了她一眼。

        “罗小胖,”爱丽莎笑眯眯地问罗昊:“你们军方没有联络通道么?”

        “我们?”罗昊摇摇头:“军方和艾尔芬多议会也不熟,再说我们离开梵里克之后,军方差不多也该抽走了人手。超竞技联盟停摆之后,军方也不能单独插手南方的事务。”

        “好了,先不谈这个。我们目前与艾尔芬多的联络还是比较通畅的,关键是艾尔芬多本身也没派多少人手过去,第一批去的人并没发现尼可波拉斯下落,没多久就离开了。”

        “眼下这一队人,还是艾尔芬多方面知道我们要前往依督斯之后,所加派的人手。而且对方未必就比我们先一步抵达了依督斯,说不定还在路上也不一定。”方鸻答道。

        “但不得不防。”大猫人提了一句。

        “的确。”方鸻还是点点头,认同这一点。

        姬塔也有点担忧,小小提了一下:“我们在这里让龙火公会吃了一个大亏,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要是他们真在依督斯一带活动,并比我们更熟悉那个地方的话……”

        她想到什么,忽然停了下来,有点不安地看向方鸻,细声细气地道:“对不起,队长,我不是说你不应该那么做。”

        方鸻明白她的意思,只微微一笑:“没关系。”

        他们的行为肯定会与龙火公会结仇,但以龙火公会现在的情况来说,难道他们不与对方结仇,对方就不会主动攻击他们了么?只怕这个答案是否定的,先不说龙火公会在艾尔帕欣就劣迹斑斑,‘大姐头’一行人与艾缇拉、天蓝他们怎么结仇的,方鸻可没忘了,这可不是天蓝他们主动去招惹对方的。

        而且现在龙火公会为星门港、考林—伊休里安所共同通缉,名义上可以算是此刻王国最为穷凶极恶的一伙人,出于自己安全考虑,他们也会表现出比以往更甚的攻击性。

        既然如此,结不结仇其实也没什么差别,而出手反而可以获得更大的收益,方鸻当仁不让会作出这样的判断。何况他也不是没考虑过这方面的事情,只是得出的结论是表现得更功利一些,反而会打消对方其他方面的怀疑,让的对手暂时只是‘龙火公会’,而非‘拜龙教’。

        这之间的差别还是蛮大的。

        姬塔看了队长对自己笑了下,才稍稍放下心来。

        她闭上嘴巴,心想自己以后可不能这么莽撞了。博物学者小姐小小的手抓着自己魔导书巨大的下沿,指尖微微有点发白,心中将自己与温和明智的舰务官小姐一比,果然还是相去甚远。

        爱丽莎一边拨弄着桌上捡来的橡子——这是船上那位神秘的住客送来的‘谢礼’,大约是为了答谢方鸻为它造的小房子,橡子被黛丽丝小姐叼回来,没多久就成了妮妮的玩具。

        妮妮双手撑在橡子上,正发出支支吾吾的声音,在与爱丽莎玩推橡子的游戏。

        爱丽莎只用一根指头就可以战胜她。但夜莺小姐一只手托着雪腮,极为有意思地看着这一幕,并没真怎么使劲儿,只是逗弄后者而已。

        艾小小抱着黛丽丝,也十分羡慕地看着这一幕——可惜妮妮不喜欢和她亲近,因为她老爱把对方当作娃娃玩弄。出于同样的理由,妮妮也对天蓝敬而远之。

        “你有把龙火公会在这附近出现的事情,告诉军方的人么?”爱丽莎松开手,让妮妮发出欢呼雀跃的声音。她笑了一下,听大猫人和方鸻对话完毕,才开口问了一句。

        方鸻点了点头。

        下午打扫战场的时候,他就通知了那位银色维斯兰的公主殿下与苏长风,前者还笑他无事不登三宝殿,好长时间不和她联络,一度搞得他十分窘迫。好在苏菲十分大度地放过这个问题,只问了一下关于她父亲的事情,方鸻这才想起她关于自己的委托,一时间支支吾吾也不知该作何回答。

        苏菲一看他样子,便忍不住笑眯眯地道:“看来他果然问了。”

        方鸻奇了:“你怎么知道?”

        “你都写在脸上了,真是傻瓜。”

        “有那么明显……?”

        苏菲露出精明的目光来:“我猜你当时也是和现在一样,支支吾吾不肯回答吧?”

        方鸻想起这件事就忍不住气不打一处来,没好气道:“这种子虚乌有的事情,你让我怎么好意思说得出口……”

        银色维斯兰的公主殿下却一点也不着恼,反而笑嘻嘻地:“可我和茜这么可怜,你不会不帮忙吧,再说还不是我父亲他太老古董了,我们也是受害者啊。”

        “话是这么说,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可你不是我和茜的朋友么?”

        方鸻想想也是,于是答道:“可这件事我必须和希尔薇德说。”

        “随你便,”苏菲翻了个白眼:“你的舰务官小姐可算是捡到宝了。”

        方鸻全然没听出这话的讽刺之意,只又问:“话又说回来,你和茜真的是……?”

        苏菲少有地认真点了点头。

        方鸻既有些意外,但又有些不出所料,只忍不住问:“那你的那些粉丝要是知道这件事,岂不是伤心死了。”

        “他们才不会呢,”苏菲对此嗤之以鼻,心中知道公会给自己培养的粉丝是怎么一回事:“他们只怕兴奋得三天三夜睡不着觉,要不然你以为俱乐部高层会对此听之任之?”

        方鸻听得额头亮晶晶的,抹了一把汗:“银色维斯兰有这么黑暗么?”

        “这算什么,”苏菲一脸八卦之色,压低了一些声音:“银色维斯兰已经算好的了,当年弑神者可是生生拆散了冥姐和我们会长——当然了,也不全然是和外面传言的一样,两人也有一些自己的缘故……”

        方鸻没想到自己无意当中听了一个惊天八卦,不过仔细想来似乎也的确如此,各大公会培养的明星选手,很少有在退役之前考虑私人的事情的。

        至于和军方那边交涉自然远没这么狗血。

        苏长风也没再提起他女儿的事情,反而问了一下罗昊的近况。至于龙火公会在依督斯一带活动的事情,军方其实也收到了一些其他方面的线报,并不止从七海旅团这儿得到消息。

        苏长风又告诉他,军方不太可能直接采取行动,一方面龙火公会的据点是不是在依督斯,一切都还只是推断而已。而就算军方派来浮空舰,也不大可能逼迫龙火公会露头,反而会打草惊蛇。

        第二方面自然还是那个原因,军方不能在南境事务之中介入太深,打击邪教徒是一回事,但排查邪教渗透又是另一回事。距离依督斯最近的原住民势力,自然还是南境同盟,因此军方早已将这一情报知会了议会方面,等待对方进一步查证。

        不过既然方鸻这边有所发现,苏长风也建议他继续沿着这条线索寻找下去,要是找出龙火公会准确所在,军方随时可以让最近的浮空舰前来支援他们。

        方鸻也没什么意见,军方给了七海旅团那么多好处,正是为了他们的身份更好行事的便利,私底下去调查邪教徒与龙火公会之间的事情。要是什么事情都等着对方前来解决,那还需要他们干什么?

        他自然明白这里面的意思,于是直接点了点头。

        思绪回到现实,远处一道闪电划过夜幕,将峡谷之中的天地映得一片白雪茫茫。天地之间倾盆的雨水,在电光之下连成一条条笔直的线,方鸻看着水线顺着水檐滑落,溅起一地水花。

        水流又顺着甲板汇流向下,漫过不远处艾缇拉小姐的园圃,从那里的凹槽之中,形成一个个小涡旋,流入下面的排水管道之中,最终从平台一侧,再一次汇入这雨幕。

        这是考林南方入夏以来的第一场雷雨。雨在入夜之后到来,仿佛要冲洗干净峡谷之中的最后一丝血腥味,将渗入泥土的血水,带入奔涌的溪流之中,抹去那场大战的最后一点痕迹。

        雨开始只是淅淅沥沥,逐渐便已近滂沱,方鸻不由想起东面的长湖,才刚刚消止的鱼人之灾,只怕又要泛滥。今年的南境,还真是有些多灾多难的意味。

        接着又是一道闪电划过天际,带着隆隆的雷声。

        外面传来天蓝大呼小叫的声音:

        “啊,外面雨好大!”

        这金发碧眼的小姑娘抱着头从外面冲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拍了拍胸脯,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她后面跟着帕克、洛羽与箱子几人。最后才是希尔薇德与谢丝塔——贵族千金一如既往地从容不迫的样子,明亮的目光先从众人之中找出方鸻来,微微一笑——在她身后女仆小姐收起绸伞,才回身关上门。

        天蓝走上来,‘啪’一声将一枚灰扑扑的水晶拍在桌子上,得意道:“艾德哥哥,猜猜这是什么?”

        方鸻才不上她当,他知道这是他们从银鬃蛛后尸体上搞出来的东西,只看向一旁的舰务官小姐,问道:“鉴定好了?”

        希尔薇德点点头,回头看了看安静坐在自己肩头的妖精小姐,笑道:“多亏了塔塔小姐见多识广,这是蛛丝宝石。”

        “蛛丝宝石?”方鸻眼睛一亮。

        与普通帕尼尔狡蛛的雌蛛不同,银鬃蛛后的蛛丝是一种超自然能力,所依靠的,自然正是这一枚巴掌大小‘小小’的宝石。这枚宝石便是‘蛛丝宝石’,有了它,就可以制造出一台源源不断生产银鬃蛛丝的魔导工作台。

        而且银鬃蛛后的丝远比一般的帕尼尔雌蛛的丝更加坚韧与耐用,对于风元素的亲和力也更好,别看这一次他们与龙火公会争斗收获虽大,但比起这块‘小小’的宝石来,前者甚至还有一些稍有不及。

        并不是每一个蛛群都有蛛后,也并不是每一头蛛后身上都能找出‘蛛丝宝石’。因为‘蛛丝宝石’其实是银鬃蛛后体内的魔力结晶产物。当银鬃蛛后死去的那一刻,随着以太魔力的消散,‘蛛丝宝石’也有可能随之而消失。

        在看到这枚宝石的一刹那,方鸻心中就可以断定,龙火公会这次规模浩大的行动,至少有一半以上的可能性是为了这‘蛛丝宝石’。而且他们之前可能已经不是一次猎捕蛛后了,只是因为‘蛛丝宝石’是如此的罕见——

        他也不知道是该说对方运气太好还是太差,竟然真让龙火公会找到一头有‘蛛丝宝石’的银鬃蛛后,可偏偏最后还落到了他们手里。

        龙火公会不知道这事还好,要是知道的话,也不知道会不会直接被气到原地爆炸。

        方鸻有点小心翼翼地从天蓝手上接过那宝石,七海旅团有这东西,可以节省多少事情?等于养了一只可以源源不断补充注视的‘帕尼尔狡蛛’在船上,以后修补船帆的问题,也迎刃而解。

        至于未来再需要造船帆的话,也不需要再去找恶心的巨蛛的麻烦了。

        这灰扑扑的‘水晶’,外表看来其貌不扬,但此刻在方鸻眼中却比最璀璨的宝石还要美丽得多——这甚至可以说是他们冒险以来,获得的对于团队最有价值的一件宝贝了。

        他忍不住回头去瞪了天蓝一眼,心痛道:“这么宝贵的东西,怎么能随随便便拍在桌子上,要是弄坏了怎么办?”

        天蓝嘻嘻一笑:“财迷艾德哥哥。”

        “怎、怎么就财迷了,我这是为团队考虑。”

        “放心好了,它坚固得很,这可是希尔薇德姐姐说的。”

        贵族千金也笑着点了点头。

        方鸻这才说不话来了,把宝石用力在衣服上擦了擦,然后才小心翼翼地放到口袋里,言之凿凿道:“总而言之,我先代为保管了。”

        天蓝拍着桌子,一时间笑得前仰后合。

        小小的插曲过后,众人才再谈论起出现在依督斯的龙火公会与血鲨空盗。方鸻忽然想起一件事来,许久之前大猫人与帕克和他说过一件事,有关于他们从巨树之丘前往考林这一段经历的。

        他这才重新捡起这段记忆,询问道:“我听说血鲨空盗与灰海海盗之间有些联系?”

        瑞德忽然之间静了下来,银灰色的眸子闪烁了一下。

        但他还未开口,坐在一边的巴金斯便答道:“的确如此,血鲨空盗其实最早是从灰海海盗之中分离出来的。”

        “等一下,什么是灰海海盗?”帕克忽然问道:“我只听说过苍白海盗。”

        巴金斯看了他一眼,答道:“在艾塔黎亚的云海之上,有两个最为穷凶极恶的海盗团。一个是苍白海盗,第二便是灰海海盗,苍白海盗喜欢在瀚瑞那外海一带行动,以九头蛇海德拉为徽记,组织严密、实力强大,是奥述帝国、考林—伊休里安海军在空海的长期对手之一。”

        “因为他们活动的范围靠近考林—伊休里安,所以考林—伊休里安人一般也更熟悉这支海盗团。”

        “但灰海海盗其实一点也不逊色于苍白海盗,只是这一组织要驳杂的多,这个海盗集团甚至并不只有一支,而是许多海盗的一个合称。他们主要活动在罗塔奥外海,至王国北方宝杖海岸一带,往南直抵圣休安——今天圣休安一代的海盗传统,就与这支海盗团有关。”

        他停了停,才说道:“而血鲨空盗,就是其中一支。”

        方鸻问:“那他们从灰海海盗之中分裂出来的原因呢?”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巴金斯摇了摇头:“那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血鲨海盗似乎在罗塔奥惹上了什么麻烦,便离开了灰海,前往瀚瑞那。他们现在应当依托于苍白海盗的庇护之下。”

        “这支海盗团也算是一个传奇了,”希尔薇德也开口:“我听父亲说起过他们,他们是唯一一支曾效力于两大海盗集团的小型海盗团。”

        方鸻转向大猫人,问道:“瑞德先生,我记得你们提起过,当时你们从巨树之丘前往考林时,遇上过血鲨海盗?”

        “那纯粹是大猫人自找麻烦,”帕克没好气道:“他非要说什么圣骑士就应当主持正义,本来那次海盗袭击与我们无关的,害我差点丢了小命。”

        瑞德微微一笑,这才温文尔雅地答道:“其实只是与血鲨空盗有些私人过节罢了,有个老熟人在里面。”

        大猫人一边说,一边用爪子碰了碰脸颊上的伤疤,银灰色的眸子中闪过一道淡淡的光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