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伊塔之柱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章 ‘赛场’

第一百六十章 ‘赛场’

        初生的龙魂并不能持续太久,所以方鸻只是稍作展示,便让她回到心灵世界中。

        ?不过这更应证了人们关于以太实质化的想法。

        ?“以以太模拟龙魂,绝妙的创意。”

        ?“其设计思路,其实已与龙骑士构装无异,而所欠缺的,不过也仅仅只是龙魂而已。”

        ?“所以这毫无疑问是一台主构装,或至少是其一部分。”

        ?“确切地说,这是一种空有其表的龙骑士构装。”

        ?“但它的意义不在于其实用性,而在于开辟了一个全新的思路。”

        ?“不开玩笑的说,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伪龙骑士或将成为一个更名副其实的称谓。”

        ?“不可思议。”

        ?直播间内,两位嘉宾不吝赞美之词。

        ?两人眼底其实皆闪烁着欣赏的目光。

        虽然他们早已经远离了那个世界,而今甚至不得不通过拙劣的表演来博取观众们一笑。

        但谁心底有没有昔日的闪光?

        ?正如谁又能想象得到?

        ?他们也曾经是站在这个相同的舞台之上,成为过那时人们心目中主角的人——能走到今天这个直播室内的,又有谁会是寂寂无名之辈呢?

        ?只是过去的荣耀,早已化为当下的蹉跎。

        但时光与岁月,并不会削去他们头顶之上荣耀的分毫。他们此刻从方鸻身上所看到的,那仍不是一般人可以体会的情感。

        ?那是对于曾经辉煌的记忆。

        ?只是方鸻并未想那么多——

        ?他也不会告诉其他人,那其实就是真正的龙魂。而除了身畔两位大工匠之外,离得稍远一些的其他人也很难看出端倪。

        ?以那些高阶工匠们想象力的极限,大约也不会去猜测那是真正的龙魂。

        ?毕竟在第一世界,他又如何去承受龙魂水晶的属性契约?

        ?无属性龙晶。

        ?那是连传说之中都没有的不存在。

        ?而经过一番激烈地争吵之后,工作人员们才终于给出了方鸻与罗林的积分。

        ?其实结果根本就没有任何悬念,只是说来让林恩等人有点郁闷——工匠们争论的并不是结果如何——而是他们最终应该比方鸻低多少分。

        ?最终一派说服了另一派,工匠们依次举起了记分牌:

        ?  100比64.8。

        ?不过剩下的人其实仍旧有些不满。

        ?他们认为在这么惊才绝艳的作品之下,艾尔芬多的队伍根本不应当拿到及格线以上的分数。

        ?他们认为这是和稀泥的做法。

        ?而工匠大约是这世界上对自己要求最严格的一群人。

        ?等积分打在天空中大屏幕上时。天蓝才忽然啊了一声。她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奖金的结算结果,差点乐得晕了过去。

        ?只是在她身后,姬塔冷冷的目光正透过巨大的眼镜片,神色复杂地看着自己的同伴,心中正在思考着一个人类严肃的究极问题。

        ?要不要手刃这狗欧洲人。

        ?这都能赢?

        ?天理何存。

        不过直播间内,人们此刻最关心的,却反而不是比赛的结果如何。

        ?而是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大大的问号:

        ?他为什么控制灵活构装那么娴熟啊?

        ?这不是工匠比赛么?

        等到公布了比分之后,工作人员才纷纷上来向方鸻道贺。因为结果已经明了,方鸻便是这场比赛当之无愧的感觉,只是一片道贺声之中有人无意中问了一句:

        “请问一下艾德先生,这件传说作品的名字是什么?”

        方鸻怔了一下,才意识到自己还没去想过这个问题。

        不过传奇与传说作品,都有与之灵感相匹配的名字,倒不用他考虑太多。

        何况他之前两件作品都取名为‘我是鸽子’,对他和琉璃月那个赌约来说已算仁至义尽。这场附加赛,他自然就不用再拘于这个局限。

        事实上在制作时,他就反复考过这个问题——这一次当然不会是鸽子了,至少也得是个剑鸻什么的。因此此刻被问到这个问题时,方鸻信心满满,当即点了点头。

        他也没多看,便将自己作品的名字公示了出去。

        这是一件传说级主构装扬名的最重要一刻,工作人员当然也适时给到了转播画面——

        但下一刻,广场上——包括方鸻在内,所有人皆是死一样的寂静。

        方鸻脸色发黑地看着那臂铠之上浮现出的虚幻的字体,一共五字,简单明了:

        ‘我不是鸽子’

        简直字字血泪,无声控诉。

        下一刻,广场上顿时暴发出一阵如暴风雨般的狂笑声,所有人都笑得前仰后合,眼泪横溢。他们认为这位可爱的年轻人假设是来博他们一笑的话,那毫无疑问是达到了目的。

        甚至超额完成了任务。

        至于直播间?

        直播间早已炸了,事实上马儿正无奈地看到自己直播间画面黑了下去。

        上面显示流量过大,断开连接。

        但他想到自己之前看到的那个名字,心中也是有点哭笑不得。

        ……

        安德正没好气地看着自己这个丢人的学生,而后者羞愧得仿佛要在地上找一条缝把自己埋下去。

        事实上他从方鸻那里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之后,以他的见识,立刻就明白了问题的关键。想及此,他也没好气地看了一眼法莱斯。

        难怪,这老家伙一直神神叨叨的样子。

        以银之塔的传说在考林—伊休里安广为流传的程度,安德自然也深有了解。

        而只要了解到了龙魂存在的事实。

        对方自然可以轻易逆推出那个结论——妖精龙魂——因为只有无属性的妖精宝石,才可以让普通人也能够承受龙魂契约。

        只是自己的老伙计显然搞错了一件事情——

        而且这个名字……

        也实在是太丢人了。

        他忍不住摇头叹息。

        安德知道自己的老朋友一直在追寻其银之塔未竟之路,而自己的学生,在对方看来理所当然正是银之塔的传承者。因此会产生这样的误会,也不足为奇。

        要不是他亲自从艾伯特家那小丫头还有方鸻口中听过来龙去脉,恐怕他自己也会那么想。

        但他再摇了摇头,并不打算解释清楚这个误会。既然法莱斯把那个新生的龙魂认作是方鸻的主龙魂,未来其他人也完全可能会这么以为——

        在他看来这甚至是一件好事,因为妖精龙魂实在是太过显眼,他可以逆推出结果,别人自然也能。

        而零式水晶,这在炼金术界实在太过颠覆。

        不过安德想及此,还是忍不住看了自己丢人的学生一眼。

        无它。

        因为那主构装的名字——

        实在是太丢人了。

        他拍了拍方鸻的肩膀,安慰了自己的学生一下。

        “好了,别去想了,晚点再说这些,”他只说道:“眼下先过了眼前这一关再说。”

        ?法莱斯闻言也点了点头。

        眼下这一关,自然说的是一旁虎视眈眈的执政官。

        但他还得公布比赛的结果,法莱斯思索了片刻,才向两人告辞,转身走上台去,准备公布那个最终的答案。

        他早有腹稿——

        ?而此刻比赛场上笑过之后,也重新安静下来。

        人们似乎从这凝重的气氛之中意识到什么,丝毫没有比赛结束之后的欢腾之意,反而是赛场上近乎于死寂一般的冰冷。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山雨欲来的气息。

        ?方鸻见状也后退一步,作好了战斗的准备。

        ?他早已不再天真,自然清楚罗林说之前的话或许是真的,无论胜负,对方都不会轻易放他离开。

        ?地面微微震动起来。

        ?人群回望过去,才发现街边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两台巨型构装体。

        ?它们有两层楼高,以蟹状的四足耸立于地面上,一个巨大的齿轮盘提供其上半部分平台的活动性。

        ?一排排管道滴着水,向外排放着冷却的白色蒸汽,使这巨大的机械轰鸣着缓缓步入广场内。

        ?人们有些骚动。

        ?巨构装体上方有一扇半球形装甲,密布射击孔,一支支火枪从里面伸出,整齐划一瞄准了广场方向。

        ?那是考林—伊休里安的战争机器,巨型灵活构装——铁幕,高八米,重达七十七吨,载员十九人。

        ?需要三个配合娴熟的战斗工匠同时操控,才能保证其动得起来。

        ?法莱斯看到这一幕,也停下手中的动作,回过头看向罗尼尔伯爵,似乎等他一个解释。

        ?约翰-罗尼尔却示意他继续,不急不躁地答道:“会长先生可以继续,我只是防患于未然而已。”

        ?法莱斯看了他一眼,不置可否。

        他面向广场上的观众,这才开口道:“各位远道而来的朋友,这场比赛进行到这个时候,我想你们心中对于谁是今天比赛的优胜者,或许已经有了答案。”

        ?“但不幸的是,在今天这个王国,人们似乎已经忘记了它之所以成立的初衷。也忘记了考林—伊休里安的包容,与我们心中的正义。”

        ?“在这里,在今天,我们甚至无法派出一位冠军去为我们争夺荣誉,反而要眼睁睁看着他为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所拖累。”

        “他们今天要抓捕一位优秀的年轻人,只因为一些令人生厌的原因。”

        “你们皆知道,那涉及到一位位高权重的大人,所以我不会讨论有关它的一切事情。”

        人群发出一阵心领神会的低笑声,在南方,没有多少人会尊重那位宰相大人。

        但笑过之后,反而是更加令人窒息的死寂。

        落针可闻的寂静。

        法莱斯停了停,才看着众人继续说道:“所以,今天,我不会给予任何人冠军。”

        ?“不是因为我们的选手不够优秀,只因为考林—伊休里安不配拥有这个冠军,记住这一刻,各位——”他淡淡地说道:“它对于这个王国来说将是一个耻辱,而耻辱,属于我们每一个人。”

        ?罗尼尔伯爵原本好整以暇的脸色变成了酱紫,他松开手,一股狂怒混杂惊慌的感觉席卷全身。

        这该死的侏儒是在拉他下水。大陆联赛是个全大陆性的比赛,对方今天在这里说的每一句话,转眼就会传遍宝杖海岸与圣休安,传遍诺格尼丝与伊斯塔尼亚,甚至是奥述与罗塔奥,大陆上每一个有人的角落。

        考林—伊休里安丢了一个天大的人,王室颜面荡然无存,但宰相可不会管他是为什么会丢这个人。

        但对方可与他不同,对方只要丢下工匠总会的事物,往埃尔德隆一躲。只要侏儒议会不惩罚,谁也拿其没办法。

        罗尼尔伯爵既惊又怒,心中磅礴的怒气化为一声怒吼:“小矮子你敢!?”

        法莱斯看也不看他一眼,走下台来,对方鸻说道:“我只能帮你到这了,小伙子,可惜不能给你冠军了。但只要王室还要脸面,应该不会为难你的。”

        方鸻受宠若惊地看着对方:“法莱斯先生,王室会让你交出总会长的位置的。”

        “我本来对此也不在意。我这一生在意的,也只有炼金术而已。如果你想感激我的话,就好好记住这句话。”

        这话让方鸻大为感动,从对方身上,他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纯粹的对于炼金术的向往。

        那与安络瑟教导他的,殊途同归。

        但感动归感动,方鸻可不想真的回戈蓝德去,他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呢。

        他点了点头:“我会记住你的话的,法莱斯先生。”

        法莱斯轻轻颔首。

        被无视的罗尼尔伯爵此刻已经恼羞成怒,他只指着方鸻的方向大喊一声:“抓住他!”

        他已经把事情搞砸了,要是还抓不住方鸻的话,他几乎可以预见自己凄惨的未来。在他命令之下,卫兵们开始驱赶人群,而两台巨构装体也吱吱嘎嘎向那个方向转身。

        天蓝看到这一幕,有些绝望地摇着洛羽的胳膊,惊叫道:“完了完了,他们来了!”

        但忽然之间,她看到了一道光。

        而正是这个时候,苏长风同时间在通讯频道中下达了命令:“执行计划。”

        一片答复之声,带着魔力干扰的杂音,正从各小组的频道中传来。

        最后汇总到他耳中。

        然后,直播间内的观众们就看到了一出免费的大戏。

        一队士兵正分开人群。

        这是最早赶到赛场边缘的几支队伍之一。然后士兵们便看到一个穿着黑风衣的年轻人拦在了自己面前。

        对方一只手,正从身后抽出一只短杖。

        那小队的队长反应已算机敏,举起手中十字弓就瞄向对方。

        但仍晚了一点。

        身披黑风衣的年轻人一手持短杖,一手向前轻描淡写地一推:

        “侦测武器。”

        “探知敌意。”

        “力场——斥!”

        一股巨力袭来,那队长连同他手中的十字弓一起飞了出去,至于弩矢早已不知射到了什么地方。

        十多名士兵几乎同时飞跌出去,被从观众之中精准区分出来,旁边的普通人几乎毫发无损,只吓了一跳看着这一幕。

        年轻人将手一举,倒地士兵手舞足蹈地一齐腾空,他以精准的手势上下一划:

        “侦测水晶。”

        “魔力斩断。”

        “给我下来!”

        哗啦一片乱想,士兵们身上的魔导炉齐齐解开,像是下雨一样落了一地。

        年轻人看也不看,只丢出一团火球,将之化为灰烬。

        然后他随手一丢,将这些卫兵放下去,失去了魔导炉之后,对方也就失去了武力。

        赛场的另一边。

        士兵们则遇上的是一个笑吟吟的女剑士。

        白葭按下苏菲与茜手中武器,对两人说道:“我的公主殿下,你是银色维斯兰的人,这里可与你无关。”

        “再说对付这些人,白葭姐还需要用的着你们出手吗?”

        “看着就是了。”

        说罢,她一手提剑,一手揣在大衣兜里,回身去微笑着看向一干士兵。

        白葭歪了歪头,笑道:“各位犹豫什么,一起上吧。”

        但士兵们已经认出她身份,声音都有些结结巴巴:“剑、剑魔女……”

        他们硬着头皮,举起十字弓就射。

        但白葭手中的长剑宛若有灵,只要弩矢进入她身畔四尺范围之内,便是银光一闪,一分为二。

        她举步向前,只在身后留下一地断箭。

        “举矛!”

        队长悲愤地大喊一声。

        一片长戟之海淹没了女剑士。

        但不过片刻之后,这些士兵们便东倒西歪倒了一地,每个人魔导炉上多了一道同样深浅、尺寸、冒着魔力火花的口子。

        白葭站在一地士兵之间,收剑归鞘,轻轻捋了捋头发。

        同样的场景,正在广场上各处上演。

        直播间内众人看得目瞪口呆,他们早听说军方实力非凡,在浑浊之域以一力定乾坤,挡得数方大军无法寸进。

        但听说是一回事,亲眼所见又是另一回事。

        “这个罗尼尔这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和特备部放对,他脑子怎么想的?以为手下是晨曦骑士?”

        “你以为他想啊?”

        还有人忍不住发了一句:

        “我靠,特备部怎么这么多变态。”

        “所以中国赛区人才凋敝是个伪命题吧,其实是人都去了军方?”

        “国进民退,令人扼腕。”

        “等等你的人民!”

        这条弹幕后面一片无语之声,众人纷纷表示楼上角度刁钻,无法反驳。

        接着才有人喊了一声:“那大家伙动了!”

        动的是铁幕——考林—伊休里安的主力战争机械之一。

        它位于下方的魔导引擎开始全力运转,在尖利的汽笛声中笨拙地转向,并从管道中排出滚滚白雾。半球形的射垒之内,火枪齐齐发出一道闪光,伴随着一排升腾的白烟,带魔力的弹丸飞旋着向广场中央射去。

        冰川!

        姬塔大喊一声,一道冰墙立地而起。

        但专业铳士的射击岂是她可以抵挡,子弹立刻在上面打出一连串拳头大小的孔洞。一片冰雨飞舞,博物学者小姐孱弱的身体顿时飞了出去。

        “姬塔!”

        被她以单薄身子护在身后的天蓝惊叫一声。

        她向那个方向冲出去两步,但途中踩在冰渣上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洛羽,艾德哥哥,救救姬塔啊!”小姑娘一时间快哭出来了。

        洛羽沉着身子,向那个方向冲了过去。

        法莱斯丟出一枚力场发生器,护住方鸻几人,回头对他说道:“从广场北边离开,那里是艾尔芬多塔,对方的人不会太多的。”

        但方鸻摇了摇头。

        “其他人还在这里。”

        “他们是冲你来的。”

        方鸻忽然看到自己的通讯水晶红了起来,他打开通讯频道,天蓝带着哭音的声音便从里面传了出来:

        “姬塔、姬塔她受伤了,流了好多血,艾德哥哥,你在哪里……帮帮我们,呜呜……”

        这时远处巨构装体上忽然释放了一道亮光。

        广场上所有的魔力通讯皆沉寂了下去。

        法莱斯也停了下来。

        所有人皆看着方鸻——安德,郑永在,法莱斯还有灵魂指纹——以及Ragnarok的其他几人,皆默默地听着这一幕的发生。

        而Vikki远远地跑了过来,对郑永在喊到:“永在,快走,这里不安全。”

        但后者看了看她,对她摇了摇头。

          Vikki气了个半死,但还是跑过来抓住他的手:“你跟他们混在一起干什么,大掌柜们最讨厌了!”

        她尤其狠狠瞪了方鸻一眼。

        但方鸻看都没看她,只从大衣下拿出一枚金色的小球,然后看了看自己的老师与法莱斯。

        “我不能走。”他如此答道。

        “我的队员们还在那里。”

          Vikki闻言微微一怔,忽然停了下来。

        法莱斯与安德互视了一眼,皆没有开口。

        方鸻举起手,将发条妖精放飞了出去,它划过一条漂亮的弧线,飞向半空中。

        当巨构装体动起来时,苏长风与他的手下进攻第一次受阻。黑风衣们虽然立刻调整了策略,开始向巨构装体靠拢,但也收效胜微。

        那下面守着执政官亲卫,再加上巨构装体的掩护,又岂能那么容易靠近。

        白葭和那年轻人试了几次,但受限于不能杀人,两人始终束手束脚无法寸进。而他们正为难之间,忽然白葭看到一道金色的闪光,撞向了那巨构装体。

        下一刻,就是一道强烈刺眼的爆炸闪光传来。

        这爆炸并没有伤及巨构装体分毫,但却足以推得它一阵倾斜,里面的战斗工匠顿时东倒西歪。

        工匠们试图挽回平衡,但忽然之间,他们又听到另外一声撞击声。

        咚一声,有些沉闷——像是什么小物什,撞在了巨构装体下方外壳上。所有人都清晰地听到了这一声响,接着,便是一阵地动山摇。

        一连串的爆炸在广场上空闪现,但没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构装体发出一阵令人牙酸的巨响,终于缓缓停了下来。

        机会!

        白葭与那年轻人同时冲了上去。

        而显然另一台巨构装体也察觉到了这边露出的破绽,它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缓缓向这个方向转了过来。

        可还没等它转到一半,一道巨大的白光便洞穿了它下半部分与两条前足。铁幕发出一声恐怖的巨响,那是金属扭曲变形的声音,然后轰一声向前跪地歪倒在地上。

        失去了动力。

        而那道白光几乎吹散了半个广场的烟尘。

        令所有人都有些惊惧地看向那个方向——只见苏长风正站在那儿,一袭黑色军大衣,缓缓收回手。

        他这才取下咬在嘴上的烟头,余烟袅袅之中,轻描淡写地将之丢在地上。然后用皮靴将暗红的光点踩熄,才吐了一口气,抬起头看着罗尼尔伯爵。

        在他身后的魔导炉,炽亮的光芒这才渐渐黯淡下去。

        罗尼尔伯爵又气又急,一边拿出元素使法杖指向对方:“你们竟敢——!”

        几乎同样的声音从赛场下传来。

        普德拉正大声对众人呼吁:“这正是与北方修复关系的大好机会,我们可以和罗尼尔伯爵站在一边!”

        但索南对这个提议不感兴趣,老矮人正眼都不愿多看这魔药学大师一眼,只答道:“要不要和北方修复关系,还是等叶华回来再说吧。”

        “可是,”普德拉有点傻眼:“等等,你们打算去什么地方?”

        “这场比赛已经够丢人了,让他们打去吧,”索南没好气道:“我们回艾尔芬多。”

        “可是,等等,”普德拉心中暗急,怒骂自己那不靠谱的学生,怎么还没搞定尖塔的防御,一边绞尽脑汁道:“这样不太好吧……”

        “没什么不好,”老矮人看了看乱哄哄的广场,下了结论:“那些圣选者人太少了。”

        仿佛是为了应证他的话。

        直播间内传来一阵惊呼:

        “那大家伙又来了!”

        “东边也有!”

        四台巨构装体,正摆动着硕大的四足,轰隆隆走进广场。

        它们吱吱嘎嘎地转身,瞄准了广场中央每一个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