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伊塔之柱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技术推广?

第一百四十七章 技术推广?

        ?那个从指尖脱手飞出的法阵犹如两个彼此相扣的圆,炽金色,一面是努美林精灵交汇抽象的月相,形同一个裂开的黑暗微笑;一面是辛萨斯崇拜的太阳,芒刺四射。

        那是炼金术最古早的含义,平衡——世间万物之理皆不离其中,物质与能量流动的规律永远遵循于这一法则——有增即有减。因此置换便成为了炼金术的主流,从努美林时代一直延续至今,用魔力置换元素,用元素置换魔力。

        而在艾塔黎亚,元素即物质,水晶即媒介。

        等价交换的基本原则,也由此而来。

        人类是无法体会到以太之海浩瀚的物种,他们闭上眼睛看不到魔力在地下、在风中的脉脉流动。而早在考林—伊休里安诞生前一千五百年,努美林精灵便已经在血脉中烙下龙之印记。

        历史再向前七个世纪,辛萨斯也有了成熟的魔法理论。

        但崔宇此刻,却产生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透过那个交扣的法阵,他似乎捕捉到一丝以太之海的搏动。一缕魔法被从虚空之中抽出,它来自于魔导炉的主水晶之内,因为水晶本身的元素杂质而变得驳杂。

        但它穿过法阵的那一刹那,驳杂的以太回归了本源。崔宇也在那一刻体会到了一千年前努美林精灵的那种感觉。

        一个浩瀚的世界,正向他徐徐打开大门。

        但这并不是说他由此变成了魔法种族。那灵感只维持了一刹那,便如潮水般退去。

        这一瞬间的疏忽,差点让他错失了良机。当他回过神来,才意识到不妙,赶忙举起手——纯化的魔力在工匠系统之中成为一片耀眼的星光。

        它穿过每一个结构点,最后冷却凝固,魔力与元素之间的置换完成之后,诞生为物质的星华。当然在外人眼中,那不过是一块冷却中的天青石而已——迅捷爆发插件的主核。

        除了少数人之外。

        场下,方鸻长出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一个微笑。

          Dill也微微松了一口气。

        木蓝察觉到两人的异常,好奇地问:“你们三个有什么秘密?”

          Dill摇了摇头,没说话。

        木蓝又看向方鸻。

        方鸻笑着说:“这可不能告诉木蓝小姐,秘密说出来就没有价值了。”

        “切,装神弄鬼。”他这么说,木蓝反而认为他是在顾弄玄虚了。

        方鸻见达到目的,也松了一口气。

        崔宇正放下手中的作品,抬起头来,看向裁判,示意自己已经完成。他又向一旁的Evan看去,而后者正低着头,似乎还沉浸于自己的世界之中。

        崔宇看了看对方精巧的作品,不由有些佩服。这样的工匠,那怕天赋稍差一些,最终也一定成就非凡。

        他又看向自己的手,心中还为之前的感觉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他不知道自己这算不算是取巧?

        可这毕竟不是什么试炼,而是一场比赛。比赛便是如此,策略也是其中的一环,他毕竟没有违反任何规则——谁也不能说临阵磨枪有什么不对。

        何况临阵磨枪的效果,他心中也还有些忐忑。

        广场上有些鼓噪。

        在大多数人看来,这还有什么好检查的?先不说别的,单从所用时间上,Evan便已经完胜于对手——时间是不是这场比赛的主要得分点,可用时超过正常一倍还多,似乎也足以说明选手水平如何了。

        何况崔宇的作品,从外观上看也并不比Evan有什么优势。

        但人们很快起了一阵骚动——

        从台下上来检查的,并不是普通的评审人员。而是一个穿着灰色风衣的高级工匠,他在几个工作人员随行之下,从贵宾看台方向一路走过来,亲自检查了一下两人的作品。

        那个人先看了Evan的作品,目光温和地向后者点点头,然后将之放下。又走到崔宇面前,在后者有些忐忑的目光中看了看那件插件,将手放了上去。

        他手上戴着一只奇特的手套,在手臂有一个看起来有些笨重的环形铜座,上面漂浮着一个套着层层铜环的球体,像是行星仪。那个球体连同外面的环一起大约有拳头大小,当此人将手套放在插件上时,球体开始微微发光,外面的环也飞速旋转起来。

        一道,两道,三道,每一条轨道上都有不同的刻度,原住民用一种特殊的手段来计算魔导器的精度与属性值,很快旋转的轨道停了下来。

        崔宇也认得这个仪器,并在这一刻读出上面的读数:

          100。

        他楞了一下,差点以为自己看错了。

        而那人也皱了皱眉头,用左手按在自己右手手套的铜底座上,向右转动一刻,并再一次将手放在那插件上。如此反复了三次,他才得出最终的读数:

          97.3

        旁边拿着本子记录的工作人员写了一些什么,然后靠过来低声说了一句:“第三级,九十七点三。”

        对方这才抬起头来,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开口道:“哪一批的?”

        崔宇一愣,什么哪一批?

        那人见他不答话,皱了一下眉头,又说:“比赛结束之后,有人想见你。”

        说罢,他比划了一下,让工作人员带着两件作品,返回了贵宾看台的方向。人们看到这一幕,不由自主看向计分板,但计分板上一片空白。

        广场上不由一阵哗然。

        没成绩?

        崔宇也有点不明就里,但工作人员的表现看起来不像是出了什么问题的样子,只态度温和地让他们先离场,等待一会出成绩。Elite一边那沉默寡言的选手听了,也不多问,只收拾好东西走下场去。

        场边往年急匆匆向他询问道:“怎么了,出什么问题了?怎么不出成绩,我们不是赢定了?”

          Evan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几人当中只有Virus最冷静,只答道:“等就是了。”

        然后她回过头看向最后一个人:“郑楷,你准备一下。”

        后者先前被她警告了一下,正噤若寒蝉,赶忙小心翼翼地点了点头。

        但与Virus的冷静不同,广场上的议论沸沸扬扬。人们皆在猜测发生了什么。Elite的支持者立刻联系到了黑幕之上,在下面大声抗议起来,连带银色维斯兰的支持者也不禁怀疑起之前一场比赛的结果。

        而原住民则要朴质一些,选择相信炼金术士同盟的判断,而广场上古大部分是原住民,所以抗议也仅止于议论而已。

        官方直播间内,两边的支持者已经开始骂战了,Elite与银色维斯兰有粉丝,Raganrok当然也有,只是后者明显落于下风。苏菲也在直播间内潜水,看到这一幕不由哭笑不得,出言劝解道:

        “银色维斯兰的朋友们请理智一些,相信赛方的判断。”

        “你谁啊?”

        “我是苏菲。”

        “苏菲,哪个苏菲?”

        “切,你是苏菲?反装忠的间谍粉吧?”

        “你要是苏菲,我岂不是银色维斯兰的会长?”

        直把这位银色维斯兰的公主殿下气得七窍生烟,怒道:“这些人简直不可理喻!”

        一旁水水乐不可支道:“苏菲姐你平时很少上网吧,粉丝们就是这个样子的。”

          Raganrok一方,崔宇正从场上走下来,看到方鸻,神色有异。他张口欲言——但方鸻只对他摇摇头,才回头看向灵魂指纹:“让Dill上吧。”

        灵魂指纹看了看两人,轻轻点了点头。

        最后一轮比赛比人们想象中来得还要快一些。

        工作人员布置好场地之后,便通知双方参赛选手准备入场。于是在一种有些诡异的氛围之下,双方的最后选手步入场内,广场上还传来几声讥笑的口哨,尖利刺耳。

        众人不由回过头去。

        方鸻本来还有些担忧Dill会因此而受影响,不过他看了看灵魂指纹,后者一副安静如常的样子。再看看那个上场的小姑娘,也丝毫不为外物所动。

        她表现得甚至比崔宇还好一些。

        贵宾包厢之内——

        法莱斯正皱着眉头仔细看了看手中的迅捷爆发插件——认真说,这插件在他看来制作有些粗糙,结构裕度不高,说明在构筑之时用了太多不必要的结构点,制作也很仓促,组装精度也不高。

        至少与另一件作品相比,这件插件在卖相上要差远了。

        但他一言不发,只将手中的插件递给下一个人。艾尔芬多议会的老议长看过之后,也同样将那插件传递下去,说了一句:“和我几十年之前见过的一模一样。”

        那插件最后传递到西林-丝碧卡伯爵手上——此刻他身边的罗林已经离开——伯爵一个人看了看那插件,皱着眉头抬头道:“是银之塔的技术,但问题是——”

        “怎么来的?”

        “他去过千门之厅么?”

        “他没回答。”

        伯爵这时忽然开口,他用一种沉稳的语气说:“银之塔的技术也不止有千门之厅内才有。”

        众人心中明白,对方这话是为了维护那个叫罗林的年轻人,毕竟在那个应预言而生的人,也只能有一个。他们不由心想,看起来这蔷薇工坊的主人已经是铁了心要推那年轻人一把了。

        虽然在场的大多数人,其实也并不怀疑那传说的真实性。

        毕竟托拉戈托斯的死,也与这件事联系紧密。

        但只有安德摇头:“但维拉维托,同样的,罗林也不一定去过千门之厅。他也有可能是从别的途径获得了银之塔的传承。”

        西林-丝碧卡伯爵抬起头来,有些意外地看向这个方向。“我不明白你这么说的意思是什么,安德大师?”

        “我是提醒你要冷静一些,维拉维托。”

        “我很冷静,银之塔的技术脱胎于努美林精灵古老的炼金术士,”西林-丝碧卡伯爵答道:“但银之塔的技术不一定就是努美林精灵的遗产,罗林展示的技术各位都看到了。”

        他也摇了摇头:“而且我相信罗林也去过千门之厅。”

        “为何?”

        “因为他去过春晓之塔,我见过他的龙之印,”他答道:“安德大师应当知道春晓之塔的事情,那是无法造假的。”

        众人不由看向安德。

        在场的炼金术士隐隐察觉出来,这位对那年轻人似乎不太感冒。

        法莱斯也看了自己老朋友一眼,心中大约知道为什么。

        但安德皱起眉头,想了一下,也不作解释。毕竟有些东西,在没拿到证据之前,就算他说出来,其他人也未必会信。艾尔芬多虽是一个整体,可在这整体之下,人人也有各人的心思。

        包厢内的气氛一时间有些沉默。

        直到有人轻轻咦了一声,才打破了这沉寂。

        “不会这么巧吧?”那人看着水晶之中的投影,如此说道。

        众人这才向各自的投影水晶看去。

        当他们看到那一幕,不由怔住了。

        不是吧。

        又一个?

        赛场上,此刻正嘘声四起。

        因为先前的情形,这一次又重新上演,连戏码都一模一样,不曾改变。

        赛场之上,Dill的慢动作,落在观众眼中,简直是赤裸裸的嘲讽——你就是演戏,但好歹也敬点业,这简直是明目张胆,完全不把比赛规则放在眼中。

        当然,所谓的比赛规则,也只是存在于人们的臆想之中。毕竟大陆联赛可没规定,时长可以决定一场比赛的胜负,虽然一般来说,选手会把时间控制在十分钟之内。

        毕竟炼金制作最耗时的其实是材料的准备与反复纯化,而在比赛之中只需要进行最后一步工作,其实也不需要用到那么长的时间。

        只是广场上群情激奋,官方直播此刻的情况却有些诡异——

        评论员大约是从赛场上拿到了一手消息,原本各嘉宾也在好奇赛场上究竟出了什么问题,但看到由工作人员递过来的一张纸条,所有人皆面色一变。

        直播间内的讨论画风顿时为之一改,两个嘉宾与解说皆变得有些谨言慎行起来。

        而那些比较有眼色的观众,看到这一幕便已经有些收敛了。事实上大多数人这时已经回过味来,Raganrok即便是作弊,也没必要这么明目张胆。

        他们不是弱智,Raganrok的人自然也不会是。

        只有少数几个弹幕,迄今为止还仍旧在带着节奏,一副不亦乐乎的样子。

        而这时候,Dill也终于完成了自己的作品,并将之交给工作人员。结果还是和上一次一样,这一次的评审仍旧是之前那个高级工匠,匆匆过来带走了两个选手的作品,回到看台之上。

        只不过这一次与上次不同的是,不同于Evan的宠辱不惊,那个名叫郑楷的Elite参赛选手明显心理素质有些不佳。受Dill影响,居然在比赛之中出现了几个小小的失误。

        后者也有点紧张,下意识向Dill看去,却发现对方正一脸平静地看向计分板方向。

        很快,他就听到一阵惊呼声从广场上传来。

        越来越多人看到了计分板上的数字,惊呼逐渐汇聚成了一片山呼海啸的声音。

        对方不由感到有点晕眩,下意识向那个方向看去,计分板上终于出现了数字,但并不是他和Dill之间的比分。而是上一场的比分,此刻终于显示了出来。

          Elite,Evan,92.4分。

          Raganrok,崔宇,97.3分。

        他瞪大眼睛,几乎是不敢相信地看着这两个数字,仿佛是一股逆血涌上他大脑,差点让他眼前一黑。虽然那不是他的成绩,可他心中的第一想法还是三个字:

        不可能!

        然后一个可怕的想法浮上他心头:真的有黑幕!

        他几乎立刻想要站出来大声疾呼,但忽然感到一人走到自己面前,他定睛一看,才发现那是一脸冷漠的Virus。

        “Virus学姐……”

        后者一言不发,只抬头看着半空中。

        片刻,才回过头看,远远地看了Dill一眼。但她心中,此刻想到的既不是崔宇,也不是面前这个少女,而是此前一道少年的背影,她微微眯起眼睛。

        心中的两道影子正在重合。

        “奥丁。”

        她低声说了一句。

        直播间内,只有几条弹幕正在反复刷屏:

        “有黑幕!”

        “Raganrok作弊!”

        “公布两人的作品!”

        “重赛!”

        “银色维斯兰那一场肯定也有问题!”

        但更多的人,目光已经落在了解说手中那一页盖着的纸上——后者正低声与工作人员交流了一句什么,然后点点头,抬起头来。对方的第一句话,便让直播间为之一寂:

        “各位观众朋友,我们刚刚与赛方取得了联系,”他停了一下:“出于公平与公正的需要,赛方给了我们第一手资料,并允许我们公开两位选手的作品的详细信息。”

        而几乎同样的声音,正在广场上空回荡着。

        人们纷纷抬起头。

        在那里的天空中,正投影出这样一幅画面。

        由两个选召者炼金术士,一左一右将Evan与崔宇的作品的具体属性,通过系统的方式呈现在人们面前。

        平心而论,Evan的作品的确算是迅捷爆发插件之中的精品——其无论是固定值属性还是技能开启之后的浮动属性值,皆是上上之选,而作品本身的结构耐久,也远高于崔宇。

        只可惜的是,结构耐久虽然也是作品的评判标准之一,但和比赛用时一样,并不是主要得分项。当人们看到崔宇的迅捷爆发插件的主属性时,差点没倒吸一口冷气。

        全满!

        直播间内的观众老爷们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有文化的表达,只能给出两个字:

        “卧槽!”

        “其实也不算全满,浮动属性距离极值还是有一些差距……”

        “那和全满有什么区别?”

        “要不你去造个试试?”

        “我造个屁啊,这东西完全是看脸的!”

        “我靠,这家伙真是狗屎运啊,Elite这也太倒霉了吧?”

        “狗屎运选手,不能比不能比。”

        不过众人心中虽然难以置信,但其实也心下已经明白——Elite这一场输得不冤。只不过输在运气上,这多少有些令人唏嘘而已,不过在炼金术之中,运气有时候也算是一种实力。

        只不过看比赛的人,其实这个时候很难体会此刻正站在场上的郑楷心中的想法。

        因为这年轻人看着面前一言不发的Virus,忽然之间感到有些不妙。

        他几乎微微有些颤抖地、嘴巴有些发苦地看向那计分板。

        而上面果然正缓缓呈现出两个数字来——只是这一次赛方甚至都不再赘述,直接将两瓶魔力药剂的属性给放了出来。

        当看到两瓶魔力药剂的属性之时,无论是广场上的观众,还是直播间内的众人,皆不约而同做了一个几乎相同的动作。那就是低头擦了擦自己的眼睛,以谨防看花了眼:

        又是全满。

        而且这一次还是真正的全满属性。

        所有人心中皆浮现出一个有些荒谬的念头——难道其实并不是运气,而是Raganrok获得了可以掌握极值的方法?可这怎么可能,要真是如此,那炼金术界还不得翻天?

        此时此刻,贵宾包厢内更是一片寂静。

        法莱斯捋了捋尖胡子,一言不发。

        而其他人则面色古怪地看向西林-丝碧卡伯爵与安德两人,目光之中的神色只阐述着同一个意思:

        怎么回事,小老弟?

        银之塔的技术什么时候开始搞批发了?

        这诡异的气氛,一直过了好一阵子,才有人开口打破沉默:

        “你们有没发现……”发言的人斟酌着语句:“两人的技术特点有相似之处,应该是系出同源的……”

        众人闻言下意识回想了一下自己所见的迅捷爆发插件与魔力药剂的材料纯化手段,与一些相关相似的步骤,然后不由愣住了。

        好像真是如此。

        当即就有人摇头:“还不仅仅是技术特点有相似之处,理论上就是相同的技术,取决于炼金术士不同,也会有强烈的个人风格……”

        他抬起头看向众人:“另外你们有没发现有什么不对?”

        在场的几乎皆是炼金术领域的大师级人物,除了少部分高级工匠还有些迷惑之外,其他人其实已经反应过来:“操作方式确实有些雷同之处……”

        “这种理应当是个人风格的东西,是不是不应当出现在两个不同的人身上?”

        “我有一个猜测,”老议长忽然说道:“Raganrok的领队。”

        “老议长,你是说Raganrok的领队是背后传授了这些人银之塔的技术?”但那人摇摇头:“炼金术皆有传承,可传承归传承,个人风格是个人风格,这是两码事。”

        他此言一出,众人皆有些迷惑。

        而只有安德,眯了眯眼睛。

        “而且Raganrok也不只有两个成员。”

        “这个问题我可以回答,”西林-丝碧卡伯爵忽然开口道:“我看过Raganrok的选手表,里面有一个人是临时找来的外援。”

        “即便这么说,也只有一个外援,可他们的主将呢?”

        “他们的主将直接就把Elite的选手淘汰了,根本用不着。”

        “等下,”这时有人回过味来了:“你们是说Raganrok的主将甚至不需要这技巧,就已经拿到最高分了?”

        包厢内顿时为之一静。

        而法莱斯似乎察觉到什么,回头来看了自己的老朋友一眼。他心中微微一动,忽然低声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道:“去把Raganrok之前比赛的成绩拿给我看看。”

        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在一片安静的包厢中,却显得有些突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