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伊塔之柱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 小尾巴

第五十一章 小尾巴

        新的魔导炉与原原翠鸟aae型魔导炉相比,最大的不同除了魔力输出显著提升之外,便是多了两个主要接口与三个辅助接口,让总接口数目达到十一个。

        这个接口数,自然在这一等级的魔导炉之中同样位列最高之列,这也是工匠型魔导炉的一贯特征,多接口,高法力值。只是这一特征并不见得便是工匠型魔导炉的优势,甚至反而是缺陷——因为多出的接口其实往往只是炼金术士所必须的储魔接口与回充接口,而并非一般战职用魔导炉之所必要。

        相反,这些多余的接口反而让这一类魔导炉在载性能与高温工作状态的表现上远逊于其他类型的魔导炉。当然对于一般炼金术士来说,这一缺陷或许还可以容忍,因为炼金术士也用不上载状态,更不用提让魔导炉长时间出于高温工作状态之下。

        但对于有作战需求的战斗工匠来说,这些缺陷就有点瘸腿了,尤其是在涉及高强度战斗时,工匠用魔导炉的表现明显差于其他战职用魔导炉。

        更不用说工匠型魔导炉的主接口太少,导致战斗工匠的可选装备范围也是少得可怜,大部分战斗工匠在作战状态下除了一双主控手套之外,也就只有一具便携式炼金引擎。

        而对于十五级以下的战斗工匠来说,更是连装备便携式炼金引擎的接口都没有。

        更不用说护甲、武器什么的——

        比如方鸻,长期只穿着一件炼金术士大衣活跃在战场之上,没有任何护甲,魔导炉也没有护盾插件的接口,按选召者们的行话来说——几乎等同于‘裸奔’。

        而事实上一直到二十五级之前,除了装备‘中枢神经’系列魔导炉的战斗工匠之外,大部分战斗工匠都是要习惯‘裸奔’的。

        也只有帝国工坊的‘中枢神经’系列魔导炉,是专门为了战斗工匠而特化,平衡了主接口与辅助接口、储魔接口的数量,从而让战斗工匠在更低等级也可以使用护甲与武器等装备。

        当然,价格也是不菲。

        方鸻改造这台魔导炉,其实也是借用了这样的思路。

        当然,他原本是想直接抄袭‘中枢神经’的设计,只不过一试之下便意识到自己想多了——帝国工坊的作品乃是无数大师的心血结晶,岂是他一个初学者可以轻易模仿的?虽已尽量简化要求,但还是难以尽善尽美,材料成本更是一翻再翻,最后他只能忍痛割爱,以损失魔导炉其他方面能力为代价,强行达到设计要求。

        固然这样一来,以他的魔导技术水平去强行修改成熟设计,不可避免地影响到魔导炉的整体结构——并且极大削减了魔导炉的法力值容量,这原本是工匠魔导炉最优势的方面——但一切都是值得的。

        因为修改之后的设计总算是让魔导炉在载状态一项上达到了其他魔导炉几乎等同的水平,而且还多拓展了一个主接口。

        这意味着他在加固手套与便携式炼金引擎之外,还可以再装备一件护甲或者是其他的魔导设备——甚至因为他们的冒险团有灰岩先生这个平台,连便携式炼金引擎的接口都可以省下来,直接安装在‘船’上。

        方鸻也早就想好了自己应当走什么样的护甲路线。

        一般来说,战斗工匠在护甲上的选择一般有两个方向,轻甲或者中甲。

        轻甲就是尽量减少金属或者皮革的魔力排斥,走护盾流。中甲则是在兼职一定近身防护的情况下,走偏向于闪避与灵巧的流派。而两者之间其实还有一个衍生的中间路线——秘银甲,就是利用秘银这一类金属较好的魔力亲和力,可以兼顾灵巧、防护和护盾。

        当然那是土豪的选择,方鸻手头仅有的秘银就是那张面具而已,所以也不用考虑。而且因为火箭飞拳的原因,经常在战斗之中飞来飞去的他也不适合需要稳定的护盾流,所以他的选择自然只能是中甲。

        他的魔导技术与掌握的知识与制甲方向差异太大,自己制作护甲基本不用考虑,因此早在戈蓝德时便买好了一副需要的中甲。那是一副力能胸甲,平时可以穿在大衣里面。胸甲本身的正面防护可以提供两百点防护值,但与魔导炉连接之后,其表面附加的力能能场还能再提供四百点防护值。

        护甲的防护与护盾最大不同之处在于,护甲的防护值还要吃本身材质与炼金术法阵带来的伤害减免,但缺陷则在于用通常手段无法在战场上回复护甲的防护值,需要事后维修。

        不过方鸻不同。由于他的操控能力远出一般工匠的水准,因此在战斗构装之外还可以再外挂一个‘工程机’,正好可以可以遥修护甲——固然很慢,但聊胜于无。

        他换好护甲,忍不住用手擦了一下,把金属铠甲擦得铮亮。苏菲在一旁看了忍不住好笑,像是看到了进城的乡巴佬一样,不过也向他道贺。

        道贺的倒不是这身护甲,这种大路货还入不了她的法眼——按这位银色维斯兰公主殿下的说法,要早知道方鸻还没有护甲,甚至可以帮他带一套更好的d级品质的护甲。

        那种二十级以下的垃圾货色,在银色维斯兰也是没人要的东西。

        她向方鸻道贺的是,换上了这一套装备之后,对方才总算是脱离了选召者的新手阶段。

        十五级之前的新人,往往只会换两次装备,一次是五级,一次是十级,方鸻因为自己的原因直接跳过了十级那一次。而十五级之后,一直到三十级之前,便是艾塔黎亚选召者的最主流等级。

        三十级之后的等级,在选召者前后大约二十年的生涯当中,也不是每一个人皆有机会达到的。至少按部就班地获取经验,就算一切顺风顺水,选召者也最多能在退役之前达到三十三级这个等级。

        而最后两三级,随着年龄增长,与星辉同调下降,其实力其实甚至还会下降。

        只有那些真正的天才,或者足够幸运,也可能是拥有足够多的支持与资源,才有可能在更早的时间获取足够的经验,达到三十级以上。

        但幸运并不常在,天才也未必就一定一帆风顺,更多的人在这个过程之中耗尽星辉,提前退出了艾塔黎亚。

        三十级以后,基本皆是各大佣兵团与冒险团队的中坚力量,在第一世界的顶尖公会之中也会有一席之地。甚至在那些二线公会之中,成为核心旅团成员这样的存在。

        天蓝也走过来敲了一下他的胸甲,金属甲胄下面空空作响——这并非一般的盔甲,而是魔导甲,是冒险者与选召者的象征。

        小姑娘碧蓝色的眼睛里面也闪过一丝羡慕,只是她装作一副好奇的样子,很好地掩饰了自己的神态,并没有把心中的艳羡表现出来。

        但方鸻见她的样子,哪会不知道这小丫头心中所想。

        他想也是时候解决天蓝选召者身份的问题了,与她一起的洛羽与姬塔皆在团里有了正式的身份,而天蓝当时没有开口,可他也看得出来对方还是有一些落寞的。

        他看着天蓝,说道“别着急,天蓝,我已经在想办法了。”

        法国小姑娘假装没听懂他话的样子,顾左右而言他道“艾德哥哥,你说什么呢?我只是好奇你的盔甲而已,它不重吗?”

        还真有点重——

        不止是盔甲,方鸻松了一下魔导炉的皮革带子。艾德bae型魔导炉比原来的魔导炉要大上那么一些,重量也重了不少,要不是他升级之后力量也有所加成,否则还真有些背不起这个东西。

        不过他又看了天蓝一眼,心知对方虽然表面嘻嘻哈哈的样子,但团里有什么事总是不落人后——无论是调查拜龙教的阴谋,还是帮助团队管理后勤与资金。

        她应当是想留下的。

        他揉了揉额前的头,答道“别担心,其实我已经有一些头绪了。”

        “什么头绪?”

        天蓝微微一怔,不由下意识沉默了一下。

        她虽然假装不在意的样子,但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真的吗,艾德哥哥?”虽然在她印象之中,自己这位‘队长大人’经常习惯性地丢人,不过至少他说过的话,几乎都成了真。

        他说会帮姬塔与洛羽解决选召者的身份,可又有几个人相信这个小小的冒险团竟然真能说服塔波利斯?那协议说来是与塔波利斯达成双赢,可塔波利斯为什么要与他们双赢呢?

        记得方鸻在说那番话的时候,他们还不过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冒险团——几个原住民,几个新人,外加几个训练生的组合。

        可正是这样的组合,最后却安安稳稳地办成了这样的事情,看看姬塔与洛羽现在的样子,她心中说不羡慕是不可能的。

        天蓝也握了握拳头,皱了一下眉头。她内心其实明白,自己并不想回去那个地方,她为什么会来考林—伊休里安,并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

        但她猛然之间回过神来,才忽然惊觉自己有些失态了——小姑娘脸一下红了红,脸皮很薄地大声说道“讨厌死了,艾德哥哥,为什么要特别和我说这些?我和洛羽还有姬塔他们才不一样,我才不在意这个身份。”

        说罢没好气地向前踢了一脚,然后便心虚地跑开了。

        方鸻一脸无语,自己又说错什么了?

        但更无语的是才走过来的洛羽,他看了看自己才刷好的亮澄澄的靴子,只见上面多了一个泥巴印子。他抬头看了看其他人,忍不住问道“她踢我干什么?”

        “大概是看上你了吧。”方鸻没好气地答道。

        帕克对此表示怀疑“那坏脾气的小丫头也会喜欢别人,哎哟——”

        帕帕拉尔人脑袋上挨了不知道从那里飞来的马口铁罐头重重一击。

        ……

        灰岩先生看似缓慢地前进,但周围的景物却后退得很快。

        他们沿灰烬山林的方向越走四周景物愈荒凉,一片不毛之地,远处只有一道漆黑的岩壁从积雪之中突起,形成一座山谷。驮兽正缓缓步入山谷之中,远处四下也无丁点植被,只有白茫茫的积雪与陡峭的怪岩,此起彼伏。

        据当地人传说,一百年之前屠龙英雄约修德在这里击杀了恶龙,龙炎烧尽了一切,才最终形成了这片灰烬山林。

        而方鸻抬起头来看着四周,也明显嗅到空气之中一股硫磺的气息,即使厚厚的冻雪与凛风呼号也掩盖不住刺鼻的气味;气味似乎已深深渗入那些岩壁之上——又像是燃烧殆尽的龙血,从岩石之上漫流而下,层层干涸之后,才形成那黑沉沉的颜色。

        他看着这些怪石,几乎可以想象一百年之前的光景。

        尼可波拉斯挥动着遮天蔽日的双翼从半空之中坠下,重重落入这山谷之中,龙血漫灌,形成火海,将一切烧尽之后,只留下今天这片大地之上萦绕的诅咒。

        而远远地呼号的北风正是当日它的哀嚎之音,长长地回响,仿佛这一百年来,巨龙的灵魂始终萦绕于此。

        “贝尔博戈山谷,”希尔薇德对他们说道“在尼可波拉斯死在这个地方之前,这座山谷原本的名字。”

        “这里原本就有一座山谷吗?”帕克揉着额头上的淤青,小声嘀咕道“我看它的样子,还以为它是从地上长出来的。”

        不过也没人理会帕帕拉尔人这番胡话。

        “或许真是这样,”除了箱子认真地点了点头。“这个地方一定很特殊,否则尼可波拉斯为什么偏偏要死在这里?”

        “我觉得你把因果关系搞反了。”帕克回头说道。

        箱子面不改色地答道“我只是看没人理会你,安慰你一下而已。”

        惹得方鸻看着这两个人,实在也不知道究竟谁更蠢一些。

        不过他又用手放在胸口,自从进入这山谷之后,他便隐约感到金焰之环又有些热。看起来那位老绅士没有骗他,金焰之环果然对这个地方有感应——

        只是他想起之前的那座荒废的古堡,艾矛堡又是什么地方呢?历史上没并有提到过那个地方与尼可波拉斯有任何联系,可他在那座古堡地下的墓窖之中时,金焰之环分明也与那骸骨之间产生了联系。

        还有那把断裂的摩亚圣剑,以及神秘的罗格斯尔家族也是迷雾重重。

        他手透过衣襟,摸了摸怀中的指环——指环隐隐有些温热,当时他击杀那个亡灵巫师的时候,这戒指也是如此。那时他还听到一个奇怪的声音,似乎要让他靠过去。

        方鸻清楚声音应当是来自于那股奇特的力量,它明显对于那亡灵巫师当时手中所握的心脏、与上面磅礴的黑暗力量产生强烈的觊觎之心。

        但他当时并没有依言而行,因为这戒中之力本身就是来源于这样的力量之中,无论是尼可波拉斯的本源力量,还是蜥蜴人黑暗神祇之力——皆可以说系出同源。

        因为他害怕吸收了太多这样的力量,会让戒指之中的力量产生某些不太好的变化,甚至连他自己也掌控不住。

        不过那股力量好像因此对他十分不满,自那之后便对他一直不睬不理,一直到此刻为止。

        方鸻抬起头看着四周的山壁。

        而正当他出神的时候,下面伐木工人们似乎也有了现。

        奎苏女士从软梯爬到甲板上,给他们带来了一片染血的布片,说道“这是我的工人们在山谷中现的。”

        苏菲一眼便认出那布片的来历,配色与形制皆与他们之前遇上过的都伦城卫军无异“是都伦城卫军的战袍。”

        方鸻接过布片,也问“在什么地方现这东西的?”

        “下面山谷中,那里似乎有打斗的痕迹,但我也不是很清楚……”奎苏女士表示自己并不擅长于分析这些东西,她只是经营了一支伐木队而已,并不是什么冒险团的团长。

        方鸻对此理解,让艾缇拉小姐把灰岩先生停下来,才带着众人来到山谷之中。

        他一边放出条妖精,一边检查了一下那个现布片的地方——布片是从一片尖锐的岩石上取下来的,那地方正好是一个背风处,岩石上与周围其他地方还沾染了不少血迹。

        四周的确有打斗留下的痕迹,至少方鸻就认出好几种技能会留下的特有痕迹,譬如游侠的穿透射击,十字弓射手的爆炸弩矢——

        而帕帕拉尔人弩手沿着他的吩咐向前搜索,也在乱石之中找到了断裂的箭矢。

        此外岩壁上还有一道深深的交错划痕,应当来自于剑士系的大十字斩,此外还有法术留下的烧灼痕迹,还为数不少——只是冰天雪地里看不出是否有冰系法术的使用过后的印痕。

        但这已经说明交战双方至少有十字弓射手、游侠、剑士与不止一个施法者,一般来说如果是军队或者其他什么原住民势力的话,很少会有如此繁多杂乱的职业。

        这说明交战的另一方很可能是冒险者,而且甚至是选召者。

        方鸻将折断的箭矢丢到一边,这些血迹已干涸得近乎黑,在岩石上凝成薄薄一层壳子,战斗显然并不是不久之前生的。

        不过郁金堡的指挥官说这支队伍已经失踪了将近两周,看来也不尽然,至少从这里的痕迹来看,战斗生不会过一周——而从郁金堡一路跋涉到这个地方显然也并不需要多长时间,区区半天而已。

        他和苏菲互视了一眼。

        对方有意误导倒是在两人预料之中,这个任务是真的,不代表对方提供的消息也是真的,毕竟这些细节不在女神的庇护范围之内。

        只是对方撒这个慌意义何在,为了误导他们什么?

        苏菲跟着痕迹向前走去,一边在山谷中检查着什么。方鸻也抬头向那个方向看去,打斗一路向前延伸,并不止在这个地方有一处——只是在这个山谷的避风处之中,痕迹保存得相对完好而已。

        在其他地方,之前的暴风雪早已消抹了一切痕迹。

        苏菲看了一阵,才走回来道“他们深入山谷之中了。”方鸻闻言点点头,他自然看得到这一点,他甚至看得更远一些,通过他的条妖精。

        他忽然想起什么,调整了一下加固手套上的魔力浮标,让条在雪风中分开来——

        而正是这个时候,希尔薇德也带回了另一边的搜索结果,舰务官小姐紧了紧的披肩领子,将一页画得潦草的纸交给他。方鸻在呼呼风声中接过那张纸,用手铺平了看一眼,纸上画着战斗生的地点与山谷的大致地形。

        “虽然这个工作可能游侠更擅长一些,不过爱丽莎小姐显然也还能胜任,”希尔薇德看向方鸻,浅蓝色的眸子里带着一丝考校的意思“通过现场留下的一些痕迹,大致能推断出进攻与防守方为何——船长大人不如猜一猜,进攻方是谁?”

        方鸻想也不想“我猜进攻方大概是城卫军的人。”

        希尔薇德流露出好奇的目光“船长大人怎么猜到的?”

        但方鸻拨弄了一下自己的风镜,摇了摇头“我并没猜到。”他仿佛是看着风雪之中的某个方向,回答道“我只是看到了……”

        “你看到他们了?”苏菲反应了过来。

        但方鸻看着两位女士,竖起一根指头放在嘴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他看到的还不止是这些东西,另一只条妖精也回馈来过来了一些异样的影像。

        “我看到了一条小尾巴。”

        方鸻小声说道。

        “他们在我们后面,已经进入山谷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