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伊塔之柱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过往的历史

第十八章 过往的历史

        “阿嚏!”

        一阵冷风卷着枯叶呼啸而至,天蓝缩了缩脖子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一只手从后面伸过来,给她紧了紧脖子上的厚厚围巾。小姑娘回过头去,不好意思地看了看艾缇拉,精灵小姐目光温和,提醒道:“小心别着凉。”

        十一月过去之后,考林—伊休里安北方就开始急剧的降温,旅店内靠着火炉与暖气还能保持几分温暖,而室外早已经是一副入冬之后寒风萧瑟的景象。

        戈蓝德市内运河好像一夜之间上了霜,落雪或许也不过就是这几天之内的事情。

        其他人都换上了厚厚的衣装,方鸻有炼金术士配发的冬装大衣,姬塔也穿了一件夹棉的长袍,戴了手套,半张小脸埋在围巾之内,眼镜片上不时蒙上一层白雾。

        塔塔小姐也缩在厚厚的围巾内,只露出一对安然的绿色眸子看着外面的景象,一边与姬塔讨论有关于以太魔力在冬日的离散性。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这天正是与杜客爵士约定好的会面时间,方鸻带上其他人来到宾诺区。一行一共五人,当然本来方鸻只计划与艾缇拉、希尔薇德一起前往,送信毕竟不过小事一桩,只要将马扎克给他的金焰之环交出去就可以了。

        但没想天蓝也嚷嚷着要一起去,而带上天蓝,姬塔自然也要同行,再加上随行的塔塔小姐,于是队伍不可避免地庞大起来。

        就和所有生活在戈蓝德的老贵族绅士一样,杜客爵士在宾诺区334号一幢复古式公寓中有一处体面的住所,靠着早年间的经营或者一份不菲的遗产也足以让他们过上十分舒逸的生活。

        老旧的公寓位于宾诺区临运河的街上,有四层楼高,褐色的屋顶,从外表看上了年头。临街行人不多,只有几个行色匆匆的人,还有几个潦倒的冒险者,在沿街讨要一些可以引燃的东西来取暖。

        方鸻与天蓝其实都没见过真正的流浪汉,这个古老的职业在半个世纪之前在地球上的发达地区就成为了历史,因此在路过这些人时,小姑娘于心不忍,给了对方几个银币。

        在后者沉默无言地收起银币,一反常态并没有道谢,只向他们点了点头。天蓝一步三回头地跟着其他人走进公寓一楼大厅,还眨眨眼睛对其他人感叹:“那些人好可怜。”

        “在这个世界,可怜人比比皆是,”希尔薇德答道:“与你们那儿可不一样。”

        “艾德所在的世界,恐怕也难以十全十美,”艾缇拉敏锐地说道:“而这些人还算幸运,总算有一技之长,撑过这个冬天,来年总能找到一些事情干。”

        “艾缇拉姐姐?”天蓝没想到一贯温柔的精灵小姐也会这么说,显得有些惊讶。

        艾缇拉摸了摸她的柔金色的头发,并没有回答,在不同的世界,不同的年纪,有些事情一时之间说也说不清楚。

        方鸻也没开口,他比天蓝成熟一些,知道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十全十美,地球固然更发达一些,但地区之间一样存在差异与冲突、贫穷与落后。

        有一些东西,只是他们没有见过,但并非不存在。

        他来这个世界的目的其实也很单纯,只是为了实现自己心中冒险的梦想,虽然也经历过多里芬与芬里斯一系列事件。

        但他认为,那是一个有良知的人在那样的情况之下必定会做的选择,而他不过是刚好正在那里,与许许多多人共同努力之下造就了这样一个结果。

        所谓‘英雄’这样的存在,其实往往不过是机缘巧合之下的人们心中的寄托。

        而这个头衔应当属于当时的每一个选召者,他们才是真正的高尚者——

        公寓虽然从外面看来陈旧,但内部陈设却十分阔气,也经过了细心的维护。一进门大厅内就铺了一层厚厚的地毯,一旁放着两具古董铠甲,擦得铮亮,后面松木护墙板一尘不染,似方才有人打扫过。

        正对面便是两道楼梯,亮澄澄的扶手倒映着天花板上水晶吊灯的光芒,大厅内暖气很足,众人从外面走进来好似从严冬走进了春天,冻僵的脸都化开来。

        方鸻向门房表明了身份之后,由于早有预约,门房翻看了一下记录,便让他们上了楼。

        老人居住在公寓第四层,最后一个房间,方鸻站在那门外,仔细核对了一下门上铜质铭牌上的号码,确认无误之后,才轻轻敲了敲门。

        门后传来一阵狗吠声。

        然后一阵轻快的脚步声走来,吱呀一声打开门,门后露出一张小男孩怯生生的脸,警惕地看着他们:“有什么事吗?”

        希尔薇德对这个小男孩微微一笑:“请问一下杜客爵士在家吗,我们与爵士先生约好在今天见面的。”

        小男孩有些怕生:“你们和爷爷约好的,可你们看起来不、不大像与大英雄约、约修德有关系的样子?你们休想骗我,总、总之,我是不会告诉你们爷爷他在家的。”

        他回答得有些有意思,其他人不由好笑,天蓝心直口快,已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嘻嘻,你这不是已经告诉我们了吗?”

        那小男孩憋红了脸,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这时候,门内才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好了,我的各位客人们,请放过他吧。梅里,让他们进来,他们正是今天下午我们的客人们。”

        梅里这才打开门,让他们进来,天蓝虽然心直口快,但并无恶意,伸手想要摸对方的脑袋,但小男孩警惕性很高,一步退开。

        他看了天蓝一眼,脸红扑扑的,也不多说话,带着众人进了屋。

        没多久就有一条猎犬从屋子里跑出来,绕着众人跑来跑去摇尾巴,天蓝起先还有些害怕,但很快就与这小家伙熟络起来。

        那猎犬好像很喜欢她,亲热地伸出舌头舔她的手背,逗得她咯咯直笑。

        杜客爵士的居所比他们想象中还要大,老人似乎买下了这半层公寓,并打通了之间墙壁,他们穿过一间陈列着各种猎物与刀枪剑戟的阔气的大厅,才来到一间较小的会客室之中。

        希尔薇德私下里咬着方鸻的耳朵小声对他说,自己父亲要在这里一定会喜欢上这个地方,他在巴德松的城堡之中也有一个类似的大厅,而巴金斯喜欢陈列武器的习惯,其实也是从她父亲那里学来的。

        她细细的气息弄得方鸻耳朵痒痒的,后者脸也跟着红了起来。

        好在其他人并未发现这一点,他们跟着那小男孩走进会客室,在一圈环绕着壁炉的沙发之间,便看到了那个传闻中的杜客爵士。

        后者坐在一张椅子上,穿着一件大衣,披着一条灰布披肩,壁炉内火苗明亮,火光映在他一侧,膝头盖着一条褐花毛毯,上面放着一本书。

        姬塔看了一下那书名,上面写着《考林—伊休里安民俗故事》。

        老人头发花白,但精神矍铄,见到众人,向他们微微一笑道:“看来是林修斯的朋友们到了,我其实早从他那里听说了你们的事情,但他和我这十多年来少于联系,也不知道我已经搬了家。”

        “而我只是一时之间也联系不上你们,真是麻烦各位了,找到这里一定费了不少工夫吧?”

        “可不是吗?”方鸻心想,不过好在这一个多月他们也闲着就是了,但老人一开口便提到林修斯,而非马扎克,却让他略有一丝意外。

        不过众人早已知晓,黑山羊商会的会长与旅者之憩的那位主人相交莫逆,因此心中倒也并不太奇怪。

        老人示意他们请坐,众人这才一一找位置坐下,天蓝非要与姬塔在一起,艾缇拉只能坐在中间,希尔薇德则一言不发地挨着方鸻。

        而方鸻也只好坐在距离老人最近的位置上,塔塔小姐也飞到他肩膀上。

        那条猎犬这才离了天蓝,回到自己主人身边,老人摸了摸它的头,让它坐在一边。而那个名叫梅里的小男孩看着老人膝头上的那本书,才脆生生地开口道:“爷爷,你说客人们来了,才继续和我讲这个故事……”

        老人一笑:“梅里,你先去帮客人们倒杯茶。”

        小男孩虽然有些不情愿地噘着嘴,但还是依依不舍地离开了。

        老人这才用一种感慨的语气对众人说道:“说起来那件事已经过了快三十年了,若不是林修斯来信,我都差点已经忘了那时间已经快近了。”

        “是说多里芬的事情吗?”天蓝问道。

        艾缇拉瞪了她一眼。

        但老人却不介意:“没关系,我正喜欢率真一些的性子,而人老了就喜欢怀旧,虽然那件事已经过去了如此之久,但眼下正好让我回忆起来。”

        他用手抚摸着那本书的封皮:“三十年前梅里还没出生,我从多里芬的废墟之中救出他母亲,当然那时她还是个不诸世事的小姑娘,也是那一事件少数的幸存者之一——”

        “后来她与我儿子成了婚,并生下梅里,可惜三十年来死神最终还是追上了她的步伐。我那不成器的儿子在战场上耗尽了星辉,这个可怜的姑娘也紧随他而去,只留下梅里孤零零一个人。”

        “所幸我还有几年好活,可以照顾他直到长大成人,”老人似乎在追忆,用手一一抚摸过书封皮上的铜版字:“这本书写的是约修德与恶龙之战的故事,是那小家伙的最爱。”

        他抬起头来,一对灰色的眸子似乎透着睿智的光芒:“这书是你们出版的,一经出版便大受欢迎,你们那里的人总是很聪明,善于发现商机。”

        方鸻楞了一下,才明白他口中的‘你们’,正是指地球人。

        老人话锋一转:“不过你们既然带着那封信来这里,就应当明白这个故事的本来面目吧?”

        众人点了点头。

        老人伸出手来:“那东西你们带着吗?”

        方鸻明白他说的是什么,从怀中拿出金焰之环,交到老人手上。虽然马扎克告诫他在见到收信人之前,不要拆开那封信,但机缘巧合之下金焰之环自己已经现世,他也就不再费力气去重新制作一个信封。

        而老人似乎也毫不介意这一点,只接过沉甸甸的粗金指环——说来奇怪,本来在芬里斯事件之后已经暗哑无光的戒指,在他手中,当老人将戒指正对着壁炉的火光时。

        戒指上竟然再一次明亮起来,流淌着金色熔岩般的光芒。

        他缓缓转动着戒指,好长一段时间一言不发。

        其他人也不明就里,也只能那么看着。

        过了好一阵子,老人才重新开口道:“三十年前我见过这戒指一面,那之后我与林修斯各奔东西,承诺去调查多里芬背后的一切——”

        “但现在这戒指里似乎充满了一种莫名的力量,与三十年前截然不同,”他抬起头来,雪白的眉毛一扬,看向方鸻:“我听说多里芬的幻境已经消失,想必你们去过那个地方了吧?”

        方鸻也不隐瞒,点了点头。

        “难怪如此,看起来机会已经到了。”老人自言自语道,他又看向众人:“既然选择让你们到这个地方来,我想他们肯定有自己的决定,而这枚戒指的改变似乎也说明了这一切。”

        “说明了什么?”天蓝不明就里地问道。

        其他人这一次没有再阻止她,因为这也是他们心中此刻的疑问。

        “说明了很多东西,但一时半会也很难说清楚,”老人答道:“而既然你们带着这戒指来找我,那么说明你们其实也想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罢——”

        众人一愣。

        方鸻不由看了看艾缇拉与希尔薇德,他们对自身的定位其实不过是送信人而已,但要说经历了多里芬与芬里斯岛一系列事件之后,他不想要了解龙魔女与黑暗巨龙的一切,却也不尽然。

        这时艾缇拉似乎想到什么,轻轻点了点头:“老先生,你尽管说。”

        方鸻有些意外地看了精灵小姐一眼。

        而也正是这个时候,他发现自己系统之中龙之魔女任务线出现了变动,系统上出现了一行提示,提示他龙之魔女事件下级目录正在更新之中。

        一旁老人似乎早料到他们会如此回答,举起手中的戒指,默默端倪半晌,叹了一口气:“在讲述这一切之前,我先从自我介绍开始吧。”

        其他人微微一怔,有些好奇地看着这位老人。

        虽然马扎克让他们来找他,并把金焰之环交给这位老绅士,但却从未告诉过他们为什么,以及这位老人的身份。

        其实方鸻也有过诸多猜测,比如他一直猜测这个老人,就是三十年来一直在背后支持马扎克与林修斯黑山羊商会的那个人。

        “我的本名叫做奥尔辛-杜客,其中杜客是我的姓氏,”老人开口道:“熟悉贵族谱系的人应该清楚,这个姓氏与一系列大大小小的家族,其实都是出身于诺丝尼亚这一地区。”

        “在较早的年代里,我们共同宣誓效忠于一个主家,即后来的伯维尔家族。虽然两个世纪以来,王国的权力逐渐集中,贵族们之间的从属关系也渐渐淡化,但历史上有联系的家族之间,往往还是存在着私底下的同盟——”

        “在我年轻的时候,我也曾经追随过一个来自于伯维尔家族的大人物。”

        “你们既然去过多里芬,应当对那里的幻境有所了解,那是三十年前昔日的重现,我虽在那之后少于去那个地方,以免勾起当日痛苦的回忆,但对于三十年前发生的一切其实心中一直历历在目。”

        老人忽然抬起头来:“那么,你们知道那场庆典的来历吗?”

        希尔薇德回忆了一下当时的情形,答道:“似乎是为了迎接某个重要人物。”

        “你说得没错,小姑娘,”老人看了她一眼,赞许地点点头:“那位大人物叫做史恩-伯维尔,或者石心伯爵,你听说过这个名字吗?”

        希尔薇德想了一下:“在三十年前好像是王国的重臣,我听说过石心伯爵这个称谓。”

        老人显得有些意外:“看起来你对王国的贵族很了解。”

        希尔薇德看了方鸻一眼,微微一笑:“我是原住民,爵士先生。”

        老人这才露出恍然的神色,点点头继续把这个故事说下去:“而这位石心伯爵,正是我的顶头上司,当时他受国王器重,任命其接任多里芬的执政官一职。”

        众人这才恍然,这才是那场庆典举行的原因,一位国王的重臣,虽然身份与当时多里芬的执政官平起平坐,但地位尊崇不知高到哪里去了。

        也难怪当时的多里芬执政官罗格斯尔伯爵会对庆典小心谨慎至此。

        老人看众人神色,便明白他们明白了其中前因后果:“那场庆典,正是为此而举办,而当时,我则是那位大人随行人员之中的一位。”

        “随后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我亲身经历了那场灾难,而石心伯爵也在多里芬沦陷之时失踪,其实就是我自己,也差点丢掉性命。是林修斯的两位朋友,救了我们所有人。”

        “虽然后来,我再也没见过那位骑士与高贵的女士,而也只有当时还是个年轻人的林修斯带着我、还有我救出的小女孩一起逃离那个地方。那时我正值壮年,原本事业顺利,可骤然之间丢掉了自己效忠守护的大人,明白今后恐怕再无出头之日。”

        “悲愤之下,我与林修斯立下承诺,一定要找出多里芬事件的幕后黑手,不管那是邪教徒,还是龙之魔女。正是在那时,我第一次从林修斯手上见到那戒指的样子——而其后这几十年,我一直也在为这件事情奔波。”

        老人这才将戒指放下来:“这三十年来的调查,自然不是毫无收获,也让我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事情……”

        同时他再一次拍了拍膝头上那本书的封面:“约修德与恶龙的故事虽然精彩,但里面有一些事情并不是真实的,就如同你们手中的这枚龙之金瞳。”

        “龙之金瞳?”

        老人点点头:“世人皆知英雄约修德以屠龙利剑嘉拉佩亚击败恶龙,斩下它一爪一角,又刺瞎它一只眼睛,并用眼睛制作出一枚戒指。”

        “这枚戒指,在传说中没有名字,但你们知道,它就是金焰之环。”

        “可事实并非如此——”

        老人的讲述不疾不徐,但众人却有一种恍若在梦中的感觉,因为接下来的每一句话,都颠覆了他们的常识;老人说道:“我有一些确切的证据表明,金焰之环并不是英雄约修德制作的。”

        “尼可波拉斯早在与他一战之前,就已经瞎了一只眼睛。”

        “而约修德虽然的确得到过这枚戒指,但并不是从龙之魔女手上。而且很快,因为一些人所共知的原因,这枚戒指就被盗走。”

        “它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就是在多里芬——”

        在一片寂静的空气之中,只有壁炉内木炭开裂的噼啪声,老人的声音同样安静。

        众人面面相觑,过了好一阵,方鸻才问道:“那么约修德,究竟是从谁手上得来金焰之环的?这枚戒指真的是由龙之金曈所铸吗?”

        老人摇摇头,用灰色的目光盯着他。

        “早年间,为了追寻这个答案,”他缓缓答道:“我与林修斯,皆携带这枚金焰之环前往那四个地方过,但皆无功而返。”

        “而现在我的身体状况已不允许我再远行,林修斯虽然当年比我年纪更轻,但而今也已年过半百,留给他的时间恐怕也已不多了,否则他也不会把这戒指交给你——”

        方鸻皱着眉头,听得半明不白:“抱歉,我不太明白,杜客先生,那四个地方是什么意思?至于把这枚戒指交给我们,不是因为我们正好在那里么?”

        老人摇摇头:“并非如此,只能说明他在你们身上看到了一种特质。”

        “特质?”

        “一种与黑暗巨龙有所联系的特质,具体是什么,我也不明白。但我选择相信林修斯,何况这枚戒指本身也给了我这个答案。”

        方鸻不由回想起自己在旅者之憩的经历,要说他在那之前与黑暗巨龙有任何联系,似乎也没什么头绪。唯一能让他想到什么的,只有他在看到尼可波拉斯的断角之时,所产生的一系列幻象。

        而那时候,马扎克的那位老管家也正好在他身边。

        或许就是那个时候?

        或许还有苍之辉?

        他不由下意识看了看自己戴着手套的右手手背的位置,虽然托拉戈托斯曾经向他解释过海林王冠是什么,但关于苍之辉,那头邪恶的巨龙似乎也说得不清不楚。

        片刻之后,他才回过神来,问道:“这枚戒指?”

        “只有你们终结了多里芬的幻境,”老人反问道:“不是么?”

        他继续说道:“我所说的那四处地方,其中之一,正是多里芬。”

        方鸻愣住了,有些意外地问道:“那另外三处呢?”

        老人沉默了下来,枯瘦的手轻轻抚摸着那本书的封皮,过了好一阵子,才开口道:

        “伊斯塔尼亚沙漠之中的龙之乡,那里曾经是屠龙者的故乡,而今只剩一片瓦砾。”

        “然后是在龙之魔女火焰之中化为废墟的第一座城市,依督斯。”

        “最后是约修德击败龙之魔女之地,都伦北方的灰烬山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