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伊塔之柱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一章 终末

第二百五十一章 终末

        地面的震动正在逐渐平息。

        森林的边缘,灰岩先生终于可以尝试着站起来。

        鞍桥之上,艾缇拉与瑞德互视了一眼,皆有些担忧地看向绿龙山脉的方向。而车厢之内,此刻正是一片凌乱的景象,原本固定在架子上的大小物件因为之前的经历而散落了一地,一地狼藉之中天蓝这正扶着矮柜爬起来,并一脸委屈的揉了揉额头上的一团淤青。

        她先前收拾东西的时候不小心一头栽到在桌角上,差点没撞个头破血流。

        这时洛羽才从门外走了进来,向她伸出手道“没事吧?”

        天蓝看了后者一眼,罕见地叹了一口气“我没事,可我们答应好要帮艾德哥哥看好这些东西的,现在这里一团糟。”

        “这也没办法,这不怪你。”

        “我知道,可我担心艾德哥哥。”

        两人同时沉默下来,洛羽也皱了皱眉头,看向那片绵延的群山之间。

        他忽然开口道“地震似乎平息了。”

        “姬塔她说,芬里斯岛中心的以太反应在减弱。”

        “或许队长会没事的——”

        “但愿如此。”

        ……

        地下世界,时间回到一刻钟之前。

        在祭坛的顶上,萨鲁塔卡正冷酷地向方鸻一笑,然后举起手中的木杖,以一道刺眼的红光向后者射去——而与此同时,一声枪响,希尔薇德也在一个方向上扣动了扳机。

        但为时已晚,红光已从杖头上射出,并抵近至方鸻面前,两人距离如此之近,而后者还在调试加固手套,似乎已经反应不过来。

        可正是这个时候,一面表面光滑如镜的、银色的小盾凭空出现,挡在了方鸻面前——正是a型镜面反射之盾,可反射一切指向型法术,四个小时回充时间,此刻自然早已充能完毕。

        若是萨鲁塔卡的神力法术,自然可以无视这样一面等阶并不太高的魔法物品,可惜它的神力正被限制于方尖碑封印之下,眼下所控的这个苍老的夜蜥人先知,其实也不过是区区一介凡人。

        凡人的法术,自然受凡人规则所约束,红光击中镜面,方鸻毫无伤,而红光则立刻折射回去,正中露出愕然目光的萨鲁塔卡的胸口。

        它张口欲喊,但一铅弹飞来,击中它脑袋,让它半个颅骨都炸裂开来。

        失去了脑袋,胸口破了一个大洞的科潘先知直挺挺地倒了下去,手中的木杖也落在地上。

        方鸻长出了一口气,还好帕克在另一边现了这家伙从另一个方向爬了上来,事先提醒了他,否则这么近的距离之下,就算他有镜面反射之盾,也未必反应得过来。

        不过下面一片混乱,也不知道其他人现在在什么地方,是否安全。蜥人王子泰纳瑞克的下落也令人担忧,他已让箱子注意探查,但至今仍无结果传来。

        不远处科潘先知手中的木杖其实是一件还算不错的魔导杖,但方鸻也来不及去把它捡起来了,因为下面涌动的雾气之中,托拉戈托斯巨大的双翼已经张开升了起来。

        他不敢停留,将手放在能天使之上,立刻启动了传送指令。

        一道银光,两者同时闪烁不见。

        只是方鸻没有注意,当他开始闪现之时,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科潘先知干瘪的尸体上,忽然之间涌出一股黑雾,那黑雾在半空中一徘徊,内里似乎生成了一只闪闪光的眼睛。

        它向上一看,同样向上方的方尖碑涌去。

        而方鸻在半空中一个转折,回闪向方尖碑,但刚一落脚,便感到不对——原本方尖碑也是坐落于一座金字塔之上,这座金字塔悬浮在祭坛上方,形成一座浮岛的式样——但此刻,方鸻现自己竟好像落入了一个幻境之中。

        那高大的方尖碑矗立在不远处,一级级阶梯的顶端,但四周大雾弥漫,竟已完全看不到外面的场景,就好像是一个空旷的空间之中,只剩下他与方尖碑——以及这漫天雾气。

        方鸻心中惊疑不定,但也不敢停留,他一步步向前走去,靠近那方尖碑,并将手伸向其上。

        但正是这个时候,雾气之中忽然亮起了一团光芒——那光他熟悉无比,正是他在托拉戈托斯的幻境之中见过的那只眼睛,他一时不慎与之对视,巨大的威压立刻从四面八方涌来。

        方鸻立刻感到有一个冰冷的意识正侵入自己的脑海。

        他心中一冷,但却响起了一声清脆的呵斥“保持清醒,骑士先生!”

        这声呵斥像是一下子惊醒了他,让他甩了甩头回过神来,方鸻立刻意识到那是塔塔小姐的声音,不由出了一身冷汗,他当然明白那冰冷的意识来自何方——正是萨鲁塔卡,没想到对方竟然还在这地方阴了他一手。

        萨鲁塔卡是蜥人神祇,而他是选召者,理论上来说对方没那么容易可以占据他的思维。

        这显然是对方事先就在自己心灵之中留下了印记,方鸻很快反应过来应当是自己与这位邪神之前达成协议时,对方乘虚而入做了手脚。

        方鸻咬了咬牙,与这些邪神打交道正是一刻也不能放松,还好他有塔塔小姐,这也算是让他长了一个教训。而那边萨鲁塔卡也出一声恼怒的叫喊

        “龙魂!”

        “你居然是龙骑士!”

        但它虽未占到便宜,但却也已侵入了方鸻的脑海之中,一时之间不愿就此放弃,于是在方鸻的主意识世界之中与之僵持不下。

        方鸻无奈,只觉得头痛欲裂,伸向方尖碑的手生生停在了半途之中,难以寸进。

        而正在两者展开艰难的拉锯战之时,萨鲁塔卡有些轻描淡写的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

        “小家伙,你和我在这里争斗,可别忘了这里还有第三方。”

        “和我合作吧,让我复苏,我会让你成为我的第一神选者。”

        “我也会想办法尽量保存芬里斯,我和托拉戈托斯那家伙可不一样,别忘了我是一位真神。”

        方鸻当然知道它说的是谁。

        但他刚从这家伙吃了个大亏,怎么可能相信这家伙,只咬牙切齿地答道“好像托拉戈托斯对你也不见得有什么好感,等它上来,我不见得一定要死,但你一定会比我先消亡——”

        萨鲁塔卡闻言也是一阵沉默,但它方鸻实在威胁它,干脆就此不再开口。

        但两人说归说,方鸻已经感到背后有东西正在靠近,而先汹涌而至的是惊人的高温,一道黑色的火焰竟从那里席卷而至,烧穿了后面的迷雾。

        黑暗巨龙的喷吐。

        方鸻其实早就防范着这一招,当初他询问那些人时,在对方的描述当中,爱丽丝举手抬足之间选召者便灰飞烟灭,当时现场留下的痕迹也像是火焰与法术灼烧之后的战场。

        爱丽丝自然没这个能力,而黑暗巨龙也不会施展法术,所以剩下的,也只剩下巨龙与生俱来的喷吐能力了。

        只是没想到对方一直留到了这个时候。

        托拉戈托斯老奸巨猾,显然正选中了一个绝佳的时机,方鸻动弹不得,似乎无法抵御。只是火焰刚刚抵达,一道清辉从他右手之上弹开,形成一个光罩,将其保护在内。

        方鸻只听到萨鲁塔卡一声惨叫,自己脑海之中的压力也为之一松。

        他向前一个趔趄,跌倒在地上。

        是苍之辉。

        方鸻立刻反应过来是什么救了自己,但他不敢有片刻的犹豫,立刻从地上爬起来,向方尖碑飞扑而去。而也正是这个时候,迷雾之中忽然出现了一对巨大的双翼,托拉戈托斯已经破雾而出。

        它一扇双翼,方鸻骇然地现,自己身边的青色辉光闪烁了一下,居然就此消失了。

        这一幕像极了在多里芬时,尼可波拉斯向他起攻击时的场景——

        那一刻方鸻就明白过来,托拉戈托斯的这分身,至少是和尼可波拉斯之影一个级别,和外面那些半吊子黑暗巨龙不同,苍之辉挡不了它太久。

        而托拉戈托斯似乎早料到这一幕,金红色的目光冷冷地看向他,不带一丝感情——它向他直扑而来,而方鸻早已被双翼卷起的气流吹飞起来,与方尖碑交错而过。

        “完了!”

        那一刻方鸻心下一沉。

        他回过头身来,只看感到托拉戈托斯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仿佛一片巨大的阴影,遮挡了一切,而它正伸出爪子,向他胸口爪来。

        只是方鸻想象之中,自己一击穿心的场面并没出现。

        因为在他无比惊讶的目光之中,当托拉戈托斯的爪子击中他心口的前一刻,那里忽然绽放出一道无比明亮的金色光芒,然后他就听道托拉戈托斯出一声尖叫

        “这是什么鬼东西!”

        但方鸻已经看到了那是什么。

        在那金色光芒的内部,是他用项链挂在那里的一枚指环——那指环之上,宛若金焰流淌,又好像是熔岩的光芒,此刻正熠熠生辉。

        而托拉戈托斯与之相接触的爪子的尖端,正溃散成一团黑雾,雾化从它的爪子开始,一直蔓延至前臂,上身,然后以至于整个躯体。

        金色的指环之上似乎形成了一个漩涡,正源源不断将托拉戈托斯的分身之影吸入其中,无论后者如何哀嚎,扇动双翼,也无法逃脱。

        而与此同时,萨鲁塔卡的尖叫声也传了出来

        “快!快把那东西丢出去!”

        但方鸻怎么可能理会它?

        只见方尖碑四周的迷雾也涌动起来,纷纷涌入那金色的戒指之中,两道不同颜色的烟雾,各自形成一个漩涡,旋转着涌入指环之内。

        而那金色的指环,似乎正变得越来越亮,犹如一轮太阳。

        终有在某个时刻,金字塔上雾气为之一空,方鸻感到脑海之中的阴冷终于消失,而托拉戈托斯也在一声长长的哀嚎之中,彻底溃散开来。

        那一刻。

        地下世界的所有人都看到竖立的祭坛之上,那悬浮的金字塔上方,正闪过一道无比明亮的闪光。

        然后从攀在祭坛上的骨山——萨鲁塔卡的圣骸开始,缓缓崩解,轰鸣着滚落下来,接着是整个祭坛与上面的金字塔,一点点分崩离析,脱落开来,坠入下面的深渊之中。

        整个山谷中央的孤岛,似乎在此一刻彻底失去了悬浮的神力,四分五裂,沉入翻涌的雾气之下——而上面的方尖碑也层层落下,直至最终消失不见。

        在最后一刻,剩下的人似乎看到一左一右两道人影,同时跃入方尖碑所在的悬岛之上,并与它一起沉入地下。

        而也在那一刻,整个地下世界彻底安静了下来——

        圣殿中央区域似乎稳定下来,不再震动不已,还留在金字塔山谷之中的人们站在原地,面面相觑——这算是成功了?但问题是,封印去了什么地方?

        一座金字塔之上,箱子也正怔怔地问一旁的帕克

        “队、队长掉下去了?”

        帕克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下面剩下的巨大的裂口,茫然地摇了摇头,一屁股坐在地上。

        “之前那道人影……是希尔薇德小姐?”

        箱子又问。

        但让他疑惑不解的是——剩下的那道人影。

        又会是谁?”

        ……

        云层港。

        在惊叫与尖啸声中,外海先前被抽空的云层正倒卷而回,在天际形成一道厚厚的云墙,犹如海啸,拍向港口外狭长的海岸线。云墙尚未抵达,其惊人的破坏力就已经展示出来,先行而至的外围暴风形成一道道龙卷,扯得长岬之上的灯塔轰一声断裂,被卷上半空。

        港口区内屋顶一片片被掀飞,瓦砾、横梁与人类、牲畜一起飞上半空,狂风怒卷,闪电飞舞,犹如末日的景象,但老水手们知道,这不过是云海狂怒的前兆,真正的杀手锏还在后面。

        “以太回流!”

        港口内有人绝望地大喊起来。

        仿佛是回应芬里斯岛中心巨震产生的波纹,一道以太回波在外海产生,并以声音更快的度横扫而至,它撞向整个芬里斯岛的南方海岸线,末端稍稍击中了云层港的码头区,

        在人们惊恐的视野之中,一条条探入港湾的栈桥正在分崩离析,来不及回港的飞空船几乎全部被拍回来,撞碎在码头之上,而一道波纹扫过港口,击中码头的仓库区,片刻之后,错位一般的巨响才轰然传至。

        整个云层港都为之一震,建筑一片片倒塌,整个港口区几乎都正在沉入空海之下,而崩裂并未随地势的拔高而结束,而是一级级往上,逐渐波及了下城区。

        原本从港口区涌入下层区的平民们出惊天动地的嚎哭声,蜂拥着向上城区进,拥堵在内城城门之外。卫兵们苍白着脸前来询问是否要打开上城区城门,而驻守于此的大商人、贵族们早已经麻木了,只无力地挥了挥手。

        在大自然的愤怒面前,开不开城门有什么区别呢?让这些可怜人进来吧,众圣在上,可怜可怜他们这些无助的子民吧。

        人们这时候终于明白,他们的守护者已经离他们而去了,当然还少有人知道,眼下的一切正是由托拉戈托斯所一手造就,他们只希望得到诸神的垂怜,可区区一座米莱拉圣所的神力,也无法对抗这一切。

        市政厅之内,这里是整个云层港的最高点之一,老执政官与主教面色青铁地看着这一幕,在两人身后摇摇欲坠的大厅之上,正传来一声裂响,钟楼终于倒塌,青铜巨钟穿透几层楼板砸中大厅,轰然一声陷入地板之内。

        教士们吓得作鸟兽散,从里面蜂拥而出,手上的羊皮纸也散落一地,他们在计算第二道回波抵达的时间,但现在算是功败垂成。

        “不需要再算了。”主教摇了摇头。

        因为第二道回波已经在天边形成,它将与云墙一起抵达,那一刻,云层港与它的十多万子民将会一起被从地图上抹去。

        所有人似乎都在那一刻明白了自己的命运,人们停了下来。母亲抱住自己的子女,失声痛哭,丈夫握住了妻子的手,人们回过头来,直面这云海之上最为恐怖的一幕。

        有的人跪了下来,虔诚地向诸圣祈祷,有人在哭泣,有人歇斯底里,但无论人们如何泄,眼前的一幕似乎注定不会改变。

        只有一个教士从钟楼的废墟之下找出了市政厅的传讯水晶,他有点难以置信地听着里面传来的微弱话语

        “……风暴正在减弱,我舰准备尝试穿过暴风圈,请云层港方向尝试引导方向,收到请回答……”

        “风暴正在减弱?”

        当那个教士跌跌撞撞地将水晶拿出去到众人面前时,老人与主教有些面面相觑。

        地面正在微微摇晃着,几乎所有人都有些站立不稳。

        “问问对方是哪一方的舰队?”

        但老人话音未落,上城区方向忽然传来一阵山呼海啸的惊呼。

        所有人都回过头去。

        然后他们便看到了奇迹,云墙之上,出现了一个个缺口,港口内的狂风正在减弱,以太回波正扫过外海,但它进入浅海区域之后,在人们的视野之中一点点消弭了。

        直至于无形。

        地面的震动开始减弱了,在人们脚下,芬里斯似乎正在变得平静下来。

        所有人的都静了下来,只有天空中仍旧在下的淅淅沥沥的小雨,有人似乎大喊了一声“有船!”只见天边的尽头,云层之后,隐隐约约出现了一片黑影。

        天边浮现出两支舰队的帆影。

        “报告,左舷五点钟方向出现一支舰队,距离我方四百二十四,已确认是考林—伊休里安王国第四舰队。”

        “用旗语向他们问好。”

        考林—伊休里安王国第四舰队,旗舰伊休里安雄狮号——

        舰长伊古里斯听完传讯官的报告,忍不住哈哈大笑,灰色的大胡子一抖一抖,他用力一挥手,大着嗓门喊道“是我们英勇的盟友——小伙子们,满帆前进,云层港就在前方!”

        伴随着一声长号,一片片银帆扬起。

        两支舰队并行穿过云层。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