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伊塔之柱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五章 祭祀场 IX

第二百二十五章 祭祀场 IX

        方鸻通过空中的视野观察了一下战场,心中还略微有些奇怪。

        夜蜥人战士长一倒下,夜蜥人分队的指挥体系自然也土崩瓦解不复存在,只剩下一盘散沙、各自为战,不过银色维斯兰的攻势之凌厉也着实让他有些意外。

        那种精准、毫不拖泥带水的打击风格,而每每出击又往往令人意想不到,这种指挥风格很难说是银色维斯兰一贯的风格,他不由看了一旁的苏菲一眼,看起来对方似乎也并未在指挥自己的手下。

        是银色维斯兰的高层?

        但这种指挥风格,只能让方鸻想起一个人来。

        总而言之,由于银色维斯兰精英青训团的超常发挥,夜蜥人的防线很快如冰雪消融、损失惨重,而剩下的夜蜥人无心再战,很快纷纷逃入黑暗之中。

        而直到此刻。

        应急指挥中心的大厅才从一种无声的鸦寂之中恢复过来,所有人这长出了一口气,纷纷转身向不远处的kun鼓起掌来。但那头‘银色的狡狐’则立于热烈的掌声之中,有些无动于衷,只抬起头看着大厅的几张屏幕之上的少年。

        “核算出来了吗,结果是多少?”下面这才有人问了一句。

        这时正巧有人推门而入,冲所有人开口道:“分析部门那边结果出来了,能实控两台能天使,至少也是八控往上,而且我们重看录像发现当时他还在战场上空留了一个发条妖精作为指挥中继站……”

        现场为之一寂。

        好么,九控。

        才不到十五级。

        大厅之中的掌声忽然之间零落了不少,并直至彻底停下。

        众人重回鸦雀无声,心中自然皆尽明白这个数据代表着什么,而廖大使轻轻放下手中的一叠资料,没有进入秩序境之前的洛法(loofah)也不过如此。

        但这可是个真正的自由选召者。

        什么概念?

        有些人甚至隐隐以为自己产生了错觉,又回到了那个星门开启,群星并起的年代——已经多少年没见过这样野生的天才了?

        不过出于一贯的认真与负责,廖大使还是回过头第三次确认:“你们真确信他两个月之前还只有四级不到?”

        而几个黑风衣齐齐点头,军方行事风格一贯缜密,而且事后他们也检查过仪器,绝无任何问题。

        “银色维斯兰的人又怎么说?”

        “他们明确表示那不是他们的人。”

        廖大使心想这个更离谱,洛法(loofah)好歹还是出身于大公会,只是后来独立出去,而这是一头真正的小狼崽子,他揉了一下眉头,差点以为自己自己连续工作太久产生了幻听。

        “那么能天使又是?”

        “这银色维斯兰的人没有透露。”

        “算了,那是他们公会的隐私,我们没必要过问太细。”

        他摆摆手,同样抬起头看着那屏幕。

        画面上,方鸻与箱子已经回到那第一队被他们袭击的夜蜥人巡逻队处,将手中的夜蜥人战士长重重丢在地上。他停下来喘了两口气,然后才回头去问三人道:“你们有没什么办法让它醒过来?”

        苏菲和冥都没开口,这可不是她们擅长的范围。不过箱子自告奋勇,拉了拉领子瓮声瓮气地道:“交给我好了!”说罢一把拽起夜蜥人战士长,反手就是一耳光扇了过去。

        “我靠,”方鸻吓了一跳:“你轻点!”

        “放心,我心里有数。”箱子盖着尖尖的巫师帽子,瓮声瓮气地答道。

        但方鸻狐疑地看着对方,怎么都觉得这家伙不大有数的样子。

        可没想到前者的办法居然真奏效,战士长被打成猪头之后咝咝叫一声,忽然醒过来,并眨了一下眼睛,然后用冷冽的目光警惕地看着他们。

        对方虽然受俘,但似乎毫无敬畏之心,甚至露出獠牙,向方鸻与箱子两人发出咝咝的警告声,要不是被捆成了一团粽子,似乎随时都还会扑过来的样子。

        指挥中心之中,大屏幕下方,看到这一幕的军方的通讯人员立刻喊起来:“快,去找个会地底蜥人语的人过来!”

        那声音连方鸻都听到了。

        但他摇了摇头,对冥说道:“告诉他们,不用了。”

        “他们?”冥有些意外。

        冥只给了音频权限,方鸻看不到她人所在的地方,因此他只看了苏菲一眼,心想自己又不是傻子,早看出这两人不对劲了,只是之前时间紧急,他一时间没指出来这一点而已。

        苏菲身后,苏长风双手环抱不由笑了一声:“看来这小子也不是完全呆头呆脑的,技术也不差,我要定了。”

        苏菲白了他一眼,哼了一声私下里开口:“你要定了?爸,你是不是不记得你把这边的情报上报上去,现在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看着他,你觉得你还要得到人吗?”

        她毫不留情地讥讽道:“我怎么记得你手下的队伍在那些人当中也就一般的样子?”

        苏长风面色一变,这才一拍额头:“我靠,忘了这一茬了。”

        不过方鸻并未解释太多,他一边走向那夜蜥人战士长,一边在心中对塔塔说道:“塔塔,帮我翻译一下它的语言,可以吗?”

        “好的,骑士先生。”妖精小姐只在精神的世界之中平静地点点头,仿佛理应如此。

        于是方鸻走到那夜蜥人面前,张开口,忽然发出一连串高低不一、或连续或间断的尖锐颤音:“咝咝——咝咝咝—咝咝,咝咝?”(你们从何而来,为何要介入人类的纷争之中?)

        苏菲见状一愣:“艾德,你会地底蜥人语?”

        方鸻点点头,答道:“会一些。”

        会一些?

        “他还会地底蜥人语?”

        大厅之中的人几乎同样问出这样一个问题。

        人们面面相觑,这人经验多得没地花了吗?学习一门语言需要极多的经验值和漫长的时间投入,一般只有博物学者与诗人才会在语言学上下功夫,一个大公会最多也就几个这样专门的人才而已。

        看到这一幕,连viuris挑了挑眉尖儿,冷若冰霜的脸上第一次流露出一丝动容的神色。而一旁晨曦留意到这位冰山美人细微的表情变化,才问道:“怎么了,我记得你好像也会地底蜥人语?”

        “我会二十三门不同的语言,地底蜥人语只是其中一。”

        “好吧,”银色维斯兰的会长耸耸肩:“我知道你经验多。”

        “这可不是全是经验获得的,”virus答道:“其中有七门与通用语相近的语言是我自学的。”

        “厉害。”晨曦也只能表示钦佩,他们这样的顶尖选手或多或少会在系统之外自学一些能力,以节约经验与配合系统最大化自身的能力,不过学习七门异世界语言这样的事情,无论如何也都算是一个传奇了。

        但virus摇摇头,指了一下画面之中的方鸻:“他也是。”

        “什么?”

        “选召者系统翻译语言不是这个样子的,”virus准确地判断道:“他是自己在模拟发声,我也尝试学习过地底蜥人语,那是一门很复杂的黏着语,因为沿用了很多辛萨斯古代语言的用词与语法习惯,它与普通蜥人语系有巨大的不同,学习起来也极端困难。”

        她停了一下:“我尝试了几次之后就放弃了,因为我认为要学习这门语言,起码要对辛萨斯古代帝国有一定了解才行。”

        “那他?”

        “谁知道呢?”virus答道。

        而大厅的另一头,廖大使同样揉着眉头看着手上送来的汇报,军方的情报部门也不是吃素的,自然也第一时间分析出了方鸻正在用地底蜥人语与那战士长对话。

        更重要的是,那个指挥中心请来的语言老专家走到一半就走不动路了,急匆匆跑过来拽着他,信誓旦旦地告诉他那‘小伙子’极端有语言天赋,一定要想办法把对面招募进工作组之中。

        开什么玩笑。

        廖大使心想,那小家伙岂止是有语言天赋,他在战斗工匠上的天赋你还没看到呢?这可真是个小怪物——现在下面不知道多少部门估计已经吵开了,想要把对方收纳进来,还轮得到你们?

        不过他叹了口气,也明白国内有语言天赋的人很多,但艾塔黎亚这个世界与现实世界不同,仅仅有语言天赋而无法与星辉同调,到了新世界一样如闻天书。

        而既有语言天赋而又能完美与星辉同调的人,那可就太少了,更重要的是这些人中又有几个愿意成为语言学家呢?反正在星门之后,有系统辅助他们又不是听不懂异世界的语言。

        可很少有人明白真正世界之间的交流,仅仅通过系统是不够的,就比如说现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但没办法,现实就是如此。

        不过方鸻自然不清楚选召者系统的自带翻译与塔塔小姐的翻译又有何不同,他只知道固然夜蜥人暂时撤退了,但麻烦一点没少,他必须想办法从面前这头夜蜥人战士长身上搞清楚:

        杰弗利特红衣队究竟想干什么。

        更重要的是,那又与托拉戈托斯的计划有何联系?

        对于他的问题,那夜蜥人战士长也楞了一下,显然没料到对方居然它们的语言,在它们整个氏族之中,也只有寥寥几个祭祀懂得人类的语言,可以与那些地面世界的人展开交流。

        而人类会它们语言的,它迄今为止还没见过。

        不过只稍犹豫了一下,那夜蜥人战士长便面露凶相地嘶叫一声:“这你们无关,人类。”

        塔塔将它的意思翻译过来,方鸻微微点头,才对妖精小姐说道:“告诉它,整个夜蜥人氏族正处于危在旦夕的状况之下,而我可以帮助它们。”

        塔塔如实让方鸻发出相应的声音。

        那蜥人战士长一听,眼中流露出讥笑之色,摇摇头叫了两声。

        塔塔立刻答道:“它是告诉你,你这是无稽之谈,因为伟大的辛萨斯地上圣国很快就要重新回到这个世界上。”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不喜欢和这些蜥蜴人交流的原因,神神叨叨。”方鸻摇了摇头,便放弃了继续与那夜蜥人战士长交流的打算,他思索了片刻,才抬起头来。

        他看着画面之中苏菲,忽然开口道:“苏菲,冥女士,现在可以给我介绍一下你们那边的人了吧?”

        苏菲用明亮的眼睛看着他,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微微一笑:“你想知道什么呢,夏亚?”

        她心知方鸻与弗洛尔之裔的过节,因此在眼下这个关口,主动提起了这个假名,不过还好,一旁自己的父亲似乎并没注意到这个细节,这让苏菲松了一口气的同事,也暗自埋怨对方每一次都自作主张。

        方鸻微微一怔注意到这个细节,但也并未开口反驳。

        “他们是谁?”他只问道:“我先前从空中纵览其他人对夜蜥人展开的攻势,指挥风格与银色维斯兰迥异,那应该不是你在指挥吧,苏菲?”

        他想了一下,继续说道:“认真说那指挥风格我有一些熟悉,但后来才想到这一点,没猜错的话——整个超竞技联盟只有一个人有这么诡异的战术思路——是kun吧?那位银林之冠的‘全知者’?”

        冥轻轻咦了一声,久违地开了口:“你居然看出来了?不过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忘了什么?”方鸻一愣。

        “叫我大姐姐啊,”冥咯咯轻笑,好似一串银铃落在地上,但声音又有些磁性:“好吧,我也不开玩笑了,不过你应该已经猜到了吧,我们背后的人是谁?”

        “第三战区这个称呼……”方鸻想了一下,他确实心中有一些想法:“是联合战役指挥吧,是军方的人?”

        大厅中的人们微微一怔。

        他们其实已经作好准备回答这个问题,以及眼下芬里斯的紧急状况,希望得到对方的配合,但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有些‘新手’的大男孩居然已经主动猜出来了。

        冥真的有些惊叹地看着这大男孩,也不由在心中赞了一句头脑清晰。

        而她通讯频道之中,此刻正传来军方人员的询问:“问问他想知道什么?”

        冥点点头,不再无视对方的话,而是主动开口道:“你猜得八九不离十,小家伙,现在他们正在问你,你想知道什么?”

        方鸻深吸了一口气。

        他虽然心中已有猜测,也明白自己早晚有一天会面对军方,但怎么也没想到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

        他下意识推了推面具,心中闪过一个念头,既然有一天自己可能要与军方谈判,那么何不趁现在给对方留下一个好印象。他回忆了一下自己之前的表现,感觉还算满意,不过他也明白,眼下这个事件恐怕还远远没到结束的时候。

        方鸻沉默了片刻,斟酌了一下词句之后才开口道:“芬里斯岛地面上是不是出了什么状况?我记得之前我们与地表的通讯有片刻的间断,而托拉戈托斯事前也告诉过我们,米莱拉的次神器在此地就是为了封印那位神祇的意志——”

        “所以我猜测,我之前的分析可能不幸言中了对吗?托拉戈托斯正是这背后一切阴谋的推手,从十三年前的拜恩之战至此,它拿到了萨鲁斯的神之躯,想要复生为一位真正的黑暗神祇。”

        “我猜,它的计划一定会不可避免地对芬里斯岛造成什么影响,而这正是军方介入的原因。我记得过去上也有过几次这样的事态,比如拜恩之战才开始的时候,我记起来那时我们也重建过一次第三战区联合战役指挥中心……”

        他停了一下。

        然后抬起头来,用明亮的目光注视着苏菲——也透过指挥中心的大屏幕,注视着每一个人,开口问道:“我说得对吗?”

        “冥,”军方的人闻言沉默了片刻,然后才低声说道:“大使先生让你把那边的通讯权限先转到大厅之中来。”

        冥只一颔首。

        而只片刻,方鸻便听到一个十分具有亲和力的男人的声音,从通讯频道之中传来:“你的分析基本正确,夏亚先生,也正是多亏了你的仔细,才让我们提前发现托拉戈托斯的阴谋——”

        方鸻设想了许多自己与军方交涉会是怎样的场面,但也没想到对方居然一上来就先把他夸赞一番,而他一想到自己偷渡者的身份,便下意识有些心虚。

        他脸微微一红,摇头道:“恐怕也没提前太多。”

        “的确,”那边点了点头:“但这其实是我们的失职,不过的确如你所想,现在芬里斯岛的事态非常严重,我们甚至来不及调拨人手,因此我们需要你的帮助,夏亚先生。”

        方鸻知道自己的身份还需要靠军方洗白,而且眼下的局面确也和他息息相关。

        因此他点了点头答道:“我应当怎么做?”

        廖大使看到方鸻点头,忍不住长出了一口气,他生怕对方是那种桀骜不驯的独狼,但还好这个年轻人看起来‘深明大义’,这也让他不由对这个大男孩产生了不少好感。

        他回过头,低声对身后的人说了一句:“告诉那些记者,可以让他们进来了,但只给他们一刻钟时间,我们就地召开一个小型新闻发布会。”

        几个工作人员立刻点头,转身离开。

        然后廖大使才重新转过身,对屏幕之上的大男孩开口道:“我们的目的很简单,夏亚先生——”

        “就是希望你尽一切可能阻止托拉戈托斯的计划,我们知道这可能会很难,甚至……会让你付出生命的代价,但是,”大使停了停:“我希望你一定认真考虑我们的建议,因为这是芬里斯岛上数十万生灵唯一的寄托与希望。”

        “若你成功,他们就有很大的几率会活下来。”

        “而若你失败,这些人当中的大多数都会丧生于这场灾难之中。”

        方鸻楞了一下,下意识打断对方的话:“等等,数十万人的生命?芬里斯的事态已经危急到这个程度了?”

        “埃索林之灾你应当知道吧”大使问道:“芬里斯岛此刻也面临着同样的危局,一旦托拉戈托斯成功,它就会被拖入渊海之下,那下面是没有星辉流动的。”

        方鸻吞了一口吐沫。

        他知道事态紧急,但怎么也没想到事态会紧急到这个地步。

        难怪军方会介入其中,可整个芬里斯岛,两座城镇,数十万人的生命,居然会悬于他的肩头之上。

        方鸻忽然更感到压力有些沉甸甸的,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

        因此他沉默了好一阵子。

        自己能做到吗?

        他心中自然也没有绝对的把握。

        而大使见他犹豫,才低声开口道:

        “夏亚先生,我们知道不应强求任何一个人去为他素未谋面的人牺牲什么,就像我们明白每一个人的生命都是等价的,谁也不比谁更加高贵——”

        “但不知你是否还记得,我们共同在《星门宣言》之上所立下的誓言?”

        方鸻摇摇头。

        他怎么可能会忘记,第一代选召者们在《星门宣言》之上立下的誓言,因为正是那个光辉的时代,留下了他所向往追寻的足迹。

        还有什么比生命更珍贵的事物,值得人们去付出呢?

        他抬起头来,视野的深处正是一片幽深的黑暗,他也不清楚自己的旅程是不是会在这座遗迹之中走到尽头。

        不过他的答案其实已然明了,就在所有人注视的目光之中,在大厅之中的多个屏幕之上,少年看着在场的每一个人,只轻轻点了点头。

        他轻声答道:

        “我明白了。”

        或许没人知道他明白了什么。

        但大厅之中已是一片庆幸之声,连廖大使也忍不住点头,长身而立,并轻轻为他鼓了一下掌。

        方鸻心中并没太大波动,只开口答道:“但我需要指挥中心的帮助。”

        “我们一定会全力以赴,尽可能提供一切你想要的支援,”廖大使郑重地点点头:“无论是物资,还是情报。”

        在一片嘈杂的议论声之中——

        苏菲怔怔地看着光页之中这个大男孩,她也是头一次知道芬里斯得到事态居然紧张到了这个程度,可这一切都,比不上面前这个少年这一刻所作的选择。

        ——所带给她心中的震撼。

        ……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