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伊塔之柱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四章 祭祀场 VIII

第二百三十四章 祭祀场 VIII

        那夜蜥人战士长身边当然不止它一人,还带着两三个侍从战士,当它们发现身后有人,立刻展开头冠发出警告的咝咝声,同时左右分散开来,摆出战斗队形。



        同样的景象。



        正透过箱子——奥丁处传回的视频信号反映在指挥中心的大屏幕之上,军方的人仰着头屏住呼吸,而后面已经有人立刻转身,将情报送至大厅另一端的指挥分析中心。



        而远远地,从那边传来的一声声命令下达与汇报声不约而同地指明一个事实,夜蜥人正在回防。



        kun冷着脸站在大厅的一端,只瞥了这个方向一眼,仿佛有些超然于世外,而他刚刚下达了最后一个命令:让银色维斯兰转守为攻死死咬住夜蜥人的尾巴。



        但没多少人知道这有何意义,与他那套万年不变的扑克脸看不出的表情不一样,所有人都心怀忐忑。他们明白正面战场上的一隅角力并无助于改变方鸻的处境——只要漏下来一小队夜蜥人,对于后者的计划就是致命打击。



        机会似乎不过一线,而成败则在此一举。



        军方的指挥人员正焦头烂额在频道之中大喊:“冥,听到了请回答,让你的辅助的那小子速战速决,听到了吗?”



        “外围防线的迹象表面夜蜥人正在回守,留给你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冥,听到了请回答!”



        冥静静打开通讯频道,听着里面军方的指挥人员的声音与频道之中的杂音一并流露出来,但她站在原地,看着画面之中的少年,有那么片刻仿佛未眨眼,长长的睫毛一动不动,并没有开口。



        “冥?”



        “冥女士,你听到了吗?”



        军方的人员反复地确认道。



        以至于方鸻也听到了这个声音,并在闲暇之间好奇问了一句:“那是什么?”



        “没什么,”冥悄声答道:“不是你需要关注的东西,集中注意力。”



        方鸻表现得像是一个乖巧的学生一样,哦了一声。



        冥看了他一眼,忽然问:“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习这个战术的?”



        方鸻有留意到她没再使用‘大姐姐’那个戏称,当然这个想法也只在他心中一闪过,而关于对方的问题,让他微微一怔。许多关于过去的回忆好像是一下子全涌了上来,在黑暗之中,在他之中一点点重现。



        那好像是一条潺潺流淌的河,无声叙述,却流过他心间。



        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



        他楞了一下,才答道:“大约是在我进入这里之前吧?”



        而他心想,让我了解到这个世界的人,正是你们这样的人啊。



        冥站在原地,看了他一眼,仿佛听出他言外之意,‘哦’了一声之后罕见地不再开口。



        两人短暂的对话。



        而军方反复确认的声音仍不断从通讯频道之中传来,仿佛是背景之下的杂音。



        但方鸻心中却格外地安静,他甚至感到自己从未有一刻这么思路如此清晰——在明晰的心灵之间,那位构装女王的思考方式正在她的语言描述之下被重构,解开,然后重现。



        那种感觉也拉近了他与过去之间的距离——他学习成为选召者的种种,一次次失败,一次次坚持不懈的努力,而从第一只发条妖精振翅高飞起,犹如在黑暗之中划出一条明亮的金线。



        而那金色的线——



        仿佛又将面前的而一切分割得极远。



        那在方鸻眼中正是一条分明的界线,而界线的这一头是他,那一头则夜蜥人战士长与它侍从们,双方之间的时间比例仿佛被拉伸延长了,夜蜥人互相配合的每一个薄弱环节,正在无限放大。



        但那或许并不是一种虚像,其背后支撑着这一切的,正是那表格之上的每一个真实的数据,以及方鸻之前用发条妖精自己得出的所有回报。



        他抬起右手,向前一指。



        冥只静静地看着两台能天使向前的路线。



        她眉头轻轻一扬,仿佛任由军方的人在自己耳边聒噪,却一语不发,甚至心中有些好笑。那些妄加的质疑,仿佛与当年如出一辙,就好像她仍旧站在那个赛场之上,面对那些不可置信的目光与交头接耳的窃窃私语。



        但这位女王只是轻轻一笑,想对这些人说道,看看吧。



        看看他会如何解答你们的问题。



        她看着方鸻的每一个操作,每一个细节都可以解构得赏心悦目,完美无瑕,仿佛是教科书一般的再现——那就好像是她自己站在那儿,虽还未至巅峰时期,但一道势不可挡的大潮,正在冉冉升起。



        她还记得那个属于自己的时代。



        而那个时代正在这个少年手中重现。



        那是一条金色的线,划破黑暗——犹如地平线上晨曦初升,金白之光,闪耀人心。



        那是能天使手臂剑刃,一线直入。让所有人心中都不由产生了这样的错觉——好快,但快的不是剑,在这里每一个专业人士都可以毫不犹豫地报出银色维斯兰异体持剑人的每一个标准数据:



        速度:144,力量评级:e+



        快吗?



        15级的顶尖水平,但也不过如此,军方并没有人才,更遑论大厅之中顶尖公会的会长、副会长们,三阶在这里也只能靠一旁站,四阶、五阶甚至是龙骑士才是这个大厅之中的平均水平。



        但这一剑在众人眼中就是很快,没有其他形容方式,只是快到令人惊艳。



        大屏幕上,能天使从两头侍从战士之间插过,主动切入其中一头夜蜥人的左半球,后者转身试图闪避,但习惯性地将重心后移,能天使抢先一步占位,而夜蜥人在此一刻,似乎作出了一个在外人看来无比致命的低级失误。



        它居然判断错了能天使的位置,以至于转身时慢了半拍,能天使举起剑刃从左侧刺入,看起来就像是夜蜥人自己后退一头撞在那剑刃之上一样。



        被刺个对穿。



        然后两者才错身而过。



        夜蜥人像是戳破了的气球一样倒在地上,血流一地,早已死得不能再死——这一切不过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快得令人不敢置信。以至于连另一头夜蜥人甚至都还没反应过来,只感到能天使带着一道残影从它们之间一晃而过,并带走了一条生命。



        大厅之中微微沉寂了片刻。



        军方的众人的目光甚至已经追不上方鸻能天使的行进速度,方鸻让自己的灵活构装一插直入,根本不管外围的侍从战士,直接就来到那夜蜥人战士长面前。



        后者身边剩下两头侍从战士一扑而上,但能天使刃足在墙上一划,直接一个三百六十度转体从它们头顶上飞跃而过。



        “我靠!”



        大厅中所有人心中憋着一句粗话,没能说出口。



        空中再平衡。



        能把灵活构装操纵得仿佛是艺术一样的人,在第二世界其实还是有那么一些,但绝对也说不上多,甚至连冥自己,也是在灵活构装的操控细节上广为受人诟病的。



        但她也不屑一顾。



        她只追求快。



        唯快不破。



        足矣。



        但现在人们看到的不仅仅是快,还有仿佛是让灵活构装活过来一样的流畅——战斗工匠这一古老职业自诞生以来,人们反复追问,把本来有限的计算力,集中在这些不必要的修饰动作之上,是否真的有意义?



        这个问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答案。



        对于有些人来说是有,对于有些人来说,或许是无。



        但此时此刻,所有人都明白,它或许是有意义的。



        在方鸻手中,能天使像是一道鬼魅,正从两头夜蜥人头顶之上飞跃而过,稳稳落在那战士长身前,它一矮身,悬挂装置下沉释放冲击力,整个过程无一丝生涩阻滞。



        正因此,它可以立刻转化重心,仿佛自然而然地向前一个突进,向战士长展开攻击。



        “原来繁复的修饰动作,反而也是可以加快总体速度的——”



        冥看到这一幕时,心中也不由微微一怔。



        而苏菲更是竖起眉毛来——她怎么觉得这一幕这么眼熟呢,说好只是巧合的呢?她咬牙切齿地看着方鸻,一字一顿地问道:“艾德先生,你是不是骗了我什么事情?”



        方鸻竟还有闲暇分神。



        他莫名其妙地看着后者,他又骗了什么了?



        “你们两个少打情骂俏,”冥没好气地看着这两人,看到有人在操控灵活构装时不认真,总让她感到生气,尤其是方鸻:“给我认真一点,结束战斗。”



        “呸,”苏菲嘻嘻一笑,呸了一声:“谁和他打情骂俏,我只喜欢冥姐。”



        冥白了她一眼:“少来这一套,臭丫头,茜呢?”



        苏菲把手托着白皙的下巴:“小孩子才做选择,冥姐和茜都是我的。”



        她们交谈的片刻。



        在方鸻视野之中,战斗已经爆发开来。



        夜蜥人战士长举矛一挡,在黑暗之中绽出一团火花,火花不仅仅照亮能天使流线型的外表,女性柔美的金属面庞,也点亮了夜蜥人战士长身上漆黑的鳞片,与张开的獠牙。



        但方鸻透过半空中发条妖精的视野,看到的这一幕,脑海之中闪现的只有数据——夜蜥人战士长的数据,能天使的数据,一条一条在他的视野之中横列开来。



        就好像是一种上帝的视野。



        告诉他接下来,夜蜥人战士长会作何选择。



        能天使与夜蜥人战士长同时后退一步,两者皆不是擅长于力量的战士,但两者皆是长于敏捷的对手,夜蜥人战士长先一刻比能天使的回复平衡,不超过三分之一秒的差距,但已足以它抢先一步发起反攻。



        但它才一攻击,就发现对方的身影消失。



        在大厅的屏幕之上,能天使启动闪烁能力切入了夜蜥人战士长的后半球。



        “但他这一套恐怕对于精英怪物没什么作用。”



        立刻有人说了一句。



        话音未落,果然夜蜥人战士长尖叫一声暴起向后一矛,与其他夜蜥人一样,它左后侧一样反应不如右后侧灵便,但面对能天使这样的对手却已足够。



        长矛与手刃一交击,拉出一条金色的火花,两人同时后退,但这一次,夜蜥人战士长居然退得更多。



        “怎么回事?”



        众人一愣。



        但只有晨曦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作为银色维斯兰的会长,他十分清楚能天使的性能,但心中仍旧为对方能在如此短短一刻之间把能天使的战斗力发挥到这个程度而感到心惊。



        他早已看出来,问题出在抢攻之上,那年轻人操控的能天使无时无刻不想要掌握主动出击的能力,一旦落于下风,立刻通过闪烁能力找回先手权,哪怕是消耗魔力也要重新占据主动。



        这种强烈的进攻欲望——



        他不由看了大厅另一边一眼。



        只见那位‘女王陛下’正一动不动地看着面前的屏幕。



        那正是对方的战术特点——迅捷战术,只有永远掌握主动,才能谈得上迅捷出击。作为老对手,他自然很清楚这位构装女王的战术思路,但有些时候,这些顶尖选手之间的战术不是了解就可以互相针对的。



        事实上他们在战斗之中,往往只是尽量发挥自己的优势,除了少数人之外,往往你去针对对手的时候,就已经落于下风。



        当然了,少数人除外。



        比如那个十大公会之中的奇葩,此刻正在大厅之中指挥他成员的那位传奇的男人——kun。



        不过大多数人是做不到这一点的,比如面前的这头夜蜥人战士长,一旦落入迅捷战术的节奏之中,几乎只剩下败亡一途。精英怪物虽然仍有一些实力,但它要面对的也不只有一个对手。



        夜蜥人战士长一退,能天使立刻向前再出剑,后者只能举矛格挡。



        剑矛交击,两人再退。



        而方鸻丝毫不给对方机会,直接强行启动闪烁能力打断自己的平衡动作,再次抢攻,夜蜥人战士已经失去一定程度的闪避与格挡值,但无奈之下依旧只能再后退。



        能天使则挥舞剑光步步紧逼,看起来似乎占尽主动,但观战的众人眉头紧皱,总觉得对方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能天使的魔力。



        “核心水晶的魔力储量快要跟不上了。”



        在这里人人眼光不凡,很快便有人指出这一点。



        但那边冥仍未回话,其他人也不知道这位构装女王究竟在指导一些什么。



        而实际是——



        她一言不发,什么也没指导。



        能天使动作一晃,连续闪烁之后魔力终于见底,而同一时间,在没有闪烁打断的情况之下能天使也终于失去平衡倒向地面。那夜蜥人战士长仿佛等待的便是这一刻,嘶叫一声立刻展开反击。



        众人惊呼一声,但能天使头上的光环一闪,居然在失衡的状态险之又险地避开了这一矛。



        感应场!



        晨曦身边,virus眉头一抬,这正是能天使最强的能力之一,这种异体持剑人头上的感应环能为它提供一个精神感应场,凡是进入这个场的物体都会引起构装体本能的反射。



        这个能力能大大地提高能天使的闪避能力,即使在它失衡的状态下也是一样。



        有些人将之戏称为构装体版本的直觉闪避,其实也不是没有道理。



        但那夜蜥人战士长显然没料到这一点,这必中的一击落空,让它自己差点失去了平衡。它赶忙向前一步踩稳在地上,试图重新找回重心,但正是这个时候。



        一道影子出现在它身前。



        众人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那是另一台能天使——而它之前明明在阻拦那些战士长手下的侍从战士。



        “它什么时候过来的?”



        而方鸻可管不得这些人心中这么多想法,低喊一声:“箱子!”



        后者心领神会,后退一步与侍从战士拉开距离,将手一扬,力场法术直接从地上拽起一道石板墙来,正好将那几头侍从战士阻隔在外。然后他才回身向夜蜥人战士长一引,一道无形的波纹扫过后者的尾巴。



        夜蜥人战士长终于失稳,身子一斜向旁边倒去。



        “我靠,魔武双修!”



        大厅中众人见状一愣,然后才反应过来,原来在场的怪物还不只有方鸻一个,这里居然还有个魔剑士这种十年难得一见的职业。



        而且这中二少年明显不是泛泛之辈,之前没用魔法的时候实力已经可以赶得上一头十五级的夜蜥人,再考虑到对方的等级,这个魔法水平就让人感到有点心惊了。



        连晨曦都忍不住看了不远处的奥丁一眼。



        后者耸耸肩,他自然是早知道对方是魔剑士,但一样感到有些心惊:“这些小怪物怎么还是扎堆的?”



        而夜蜥人战士长往地上一倒,方鸻早已操控能天使向前一步,手中剑刃穿过它的左肩,同时扬起右臂一个肘击直接把夜蜥人战士长打飞出去,昏迷了过去。



        箱子见状张开五指将对方拽回到自己身边,马上拿出一团破布塞在它嘴巴里面,再用绳子把后者捆了个结结实实,其动作之麻利,简直叫人怀疑这两人是不是排练过无数遍。



        “队长,搞定!”箱子喊了一声。



        方鸻点点头,只简单地答道:



        “撤退。”



        从展开进攻到夜蜥人战士长受俘,其间不过才区区半分钟时间不到。



        即使加上之前突破防线到这里的时间,也不会超过五分钟。



        其速度之快。



        足称迅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