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伊塔之柱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九章 猎手 II

第二百零九章 猎手 II

        方鸻与几人向前追去,没多久前方出现了一道巨大的断崖,广阔开裂的大地在这里戛然而止,为一道深不见底的渊崖所齐齐截断,前方是一座光秃秃的石桥,笔直地延伸向黑暗之中,像是没有另一头。&1t;/p>

        只在那个方向幽暗的雾气背后,才能依稀可以看到一些方尖塔状的建筑,而在桥的这一边,也立着两座黑曜石材质的尖塔。&1t;/p>

        在尖塔前,方鸻找到了双胞胎姐妹之一的尸体。&1t;/p>

        那不知是姐姐还是妹妹之中之一,瞪大眼睛半跪在地上,在一堆尸骸之间,黑漆漆的眼睛有些空洞地看着上空,眼底似乎仍藏着生命最后一刻的惊恐之色,她肤色苍白得近乎透明,微微张开的嘴巴与眼角皆溢出血来,血淋淋地向下流淌。&1t;/p>

        看起来稍微有些可怖。&1t;/p>

        少女的致命伤似乎是在胸前,一个黑洞洞的伤口,连血也流干,变成漆黑的颜色。&1t;/p>

        方鸻愣了一下,他其实对这对双胞胎姐妹很有好感,却没想到再见面会是这个情况,心下微微有些不忍。他默默走过去,一言不地合上对方死不瞑目的眼睑,但手下少女的皮肤仍有一丝余温,体内似乎仍由星辉潜动。&1t;/p>

        方鸻有些意外地缩回手,看着对方的尸从指尖开始化为点点白光,直至消失不见。&1t;/p>

        这大概是不幸当中的万幸。&1t;/p>

        方鸻目光扫向一旁,却现地上有一把手铳,那是一个很老的款式,翠鸟工坊的古旧作品之一,多膛结构,容弹七,三式‘狮子’手铳,他有一把一模一样的。&1t;/p>

        他弯腰捡起那枪,枪口有些硝烟的余烬,可以想象它被用来抵着那位女士的胸口开枪的场景,后者因为巨大的冲击力向后仰去半跪在地上,用惊愕不已的神色看着开枪之人,意识陷入黑暗之中。&1t;/p>

        魔导铳的主水晶是紫水晶,稳定而可靠,又富有魔力,正是希尔薇德最喜欢使用的主水晶之一,手铳的散热结构被改装过,用的蔷薇工坊的款式。&1t;/p>

        雕琢精致的枪柄上有一个独角兽徽,上面古老的矮人文字并不难以辨识,方鸻将自己的手铳取下,把两把魔导铳放在一起,连边角擦痕也显得一致,徽记闪闪光,下面的两个编号,仿佛是一对孪生子。&1t;/p>

        “等等,这枪……”帕克忍不住说道。&1t;/p>

        但方鸻看了他一眼,生生把帕帕拉尔人的后半句话瞪了回去。&1t;/p>

        苏菲在光页上看着这一幕,小声问:“艾德,你是不是认识这把枪的主人,还有之前的那个胸针——?”&1t;/p>

        她当然看出方鸻的神色有些不太对,因此斟酌了一下词句,并不显得咄咄逼人。&1t;/p>

        但方鸻只是摇摇头,小心翼翼地收起两把枪。&1t;/p>

        “放心,我不会耽误你的事。”&1t;/p>

        “我只是担心你,难道你不拿我当朋友吗?你以为我只关心公会的目的,但银色维斯兰从不会如此。“苏菲却答道。&1t;/p>

        方鸻微微一愣,有些意外地看了她一眼,心中有些难言的意味:“谢谢你,苏菲小姐,但这件事我一会自己一个人弄个明白,因为这是我身为队长的责任。”&1t;/p>

        苏菲这才恍然,她轻轻点了一下头——再不必多说什么,是同样身处于一个位置的信任,那种责任感,她自然完全明白。因为只有足够优秀的人,才会认为自己天生应当比他人担负更多。&1t;/p>

        一直等到双胞胎姐妹之一的尸体已经完全化为光点消失,方鸻才迈步穿过去,抬头看了石桥之前的两座方尖塔一眼,然后才踏上这座孤零零的大桥。&1t;/p>

        它其实并不宽,不过只容四五个人并行而已,但也不窄,只是因为两边光秃秃的,像是天然风化形成,下面是深不见底的无底渊崖,所以才给人一种随时会摇摇欲坠的感觉。&1t;/p>

        任何人看了一眼,也会感到头晕眼花,方鸻自然也不例外,不过他并没太多畏惧,走上去回过头来对其他人说道:“保护好远程职业,小心桥上可能会有问题。”&1t;/p>

        其他人点点头。&1t;/p>

        这样的场景实在是太多了,如果他们走到这座桥中央被人突袭而没有准备,失措之下纵使是银色维斯兰这样的团队说不定也会出大问题。&1t;/p>

        但精英与普通冒险者的区别就在于,他们总是会比一般人想得更多,并注意到每个细节,尤其是方鸻这种‘见’多识广的人存在,他可能在指挥上并没有什么出色的天赋,但胜在每一个场景总能让他想起一些熟悉的案例来。&1t;/p>

        至少也算是一个纸上谈兵的高手,何况纸上得来的认识,总归也渐渐化为了实际的经验。&1t;/p>

        不过事实证明这一次他是多虑了,石桥虽然又长又笔直,走在中央部分时,两头仿若悬空,但一路上并没出什么问题。或许是战斗已经经过了这里,就算桥上可能原本有一些陷阱,但也已被前面的人触了。&1t;/p>

        至于触者是哪一方,那或许得去下面的无底深渊之中寻找答案,方鸻自然一点也没这个好奇心。&1t;/p>

        只是走到桥中央时稍有些惊险的状况生,桥面居然龟裂开来,差点以为它会就那么断裂下去,让方鸻一时间还疑似自己也有德雷克家族的血统什么的。但所幸只是虚惊一场,后面几人放低重心在方鸻指示下一个个顺着开裂的一段爬过来,石桥吱吱嘎嘎不住往下面掉落沙子,但终归还是没断开下去,最后点墨染青竹经过之后,忍不住长出一口气,一副劫后余生的样子。&1t;/p>

        他忍不住感叹一声:“众圣在上,这可真有点遗迹探险的意思了——”&1t;/p>

        选召者其实并没什么真实信仰,只不过众圣在上这样的台词听起来总比老天爷有逼格一点,因此久而久之,不少选召者也入乡随俗,与当地人一起乱七八糟地用起这些句式来。&1t;/p>

        “说到遗迹探险,”苏菲忽然开口道:“你们不觉得这里有些眼熟吗?”&1t;/p>

        方鸻自然点了点头,他其实早这么觉得了,他抬头看了前方黑暗之中林立的尖塔一眼,毫无疑问这里就是遗迹的最深层部分,但他记得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这样的场景。&1t;/p>

        那是在托拉戈托斯给他们看的那幻境之中,那座孤零零矗立于黑暗之中的遗迹城市,不正与眼前的场景有几分相似。&1t;/p>

        但又不完全相同。&1t;/p>

        大约是因为幻境所身处的地方并不是这座桥上,当然也有可能那里是遗迹的更深处,至于这里是第十一层还是第十二层,其实这个概念在这里已经十分模糊了。&1t;/p>

        “很少有人来过这个地方,”苏菲也答道:“我是说更下面。这座遗迹下面肯定分为好几层,我们可能已经接近第十一层了,至少这里肯定不属于焦土层。”&1t;/p>

        方鸻再点点头,他自然也是这么认为的。&1t;/p>

        有惊无险地穿过悬空的石桥之后,众人才来到大桥的另一端,石桥的另一头自然也是两座方尖碑,不过这里先前似乎生了一场小规模的战斗。&1t;/p>

        几具尸体软绵绵地依在方尖碑下,是听雨者的人。&1t;/p>

        而不远处的另外一些尸体,则穿着杰弗利特红衣队与血之盟誓式样的战袍,方鸻看到这些人时还楞了一下,他没想到听雨者怎么会和杰弗利特红衣队在这里交上手,难道出手的不是那些黑衣亡灵?&1t;/p>

        众人向前再走几步,视野中出现了更多的其他尸体,不仅仅只是杰弗利特红衣队的,还有一些普通冒险者与其他公会的成员,然后更是出现了夜蜥人的尸。&1t;/p>

        方鸻停了下来,隐隐感到有些古怪。&1t;/p>

        这些尸体看起来不像是在互相厮杀——比如在他面前这几具尸体,夜蜥人与杰弗利特红衣队的人尸背靠背站在一起,到死仍旧保持着这个姿态。&1t;/p>

        如果说这还没什么奇怪,但与他们同样站在一起面向外面的听雨者的人员的尸体,就有些奇怪了。&1t;/p>

        “这些人看起来像是在对付共同的敌人。”连箱子也看出了这一点,忍不住嘀咕了一句。&1t;/p>

        “敌人是从这个方向来的。”泰纳瑞克看向桥的那一边。&1t;/p>

        茜也正在那个地方,她经过治疗之后,止住血,也没什么大碍,只是脸色稍微有些苍白。而她此刻站在泰纳瑞克说的那方向,脚下正是一件破破烂烂的斗篷,漆黑如烟,她小心地用战戟把斗篷挑起来,下面是一顶金属头环。&1t;/p>

        那个头环的造型有些别致,它虽然有头饰的大致轮廓,但看起来很难戴稳在头上。&1t;/p>

        “那似乎是个头环,”苏菲也看出这一点,小声说道:“但这个式样……”&1t;/p>

        方鸻点点头,他想象了一下,也觉得这东西根本不可能戴稳。&1t;/p>

        “这东西可真够古怪的……”帕克毫不在意地把这东西捡起来,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忍不住说道:“它简直像是个拙劣的作品,有点像是洛羽的炼金术作品。“&1t;/p>

        洛羽总有一天会打死你的,方鸻心想。&1t;/p>

        苏菲也有点无言以对,不过银色维斯兰的公主殿下感叹的是帕帕拉尔的心大:“你朋友可真够胆大的……”&1t;/p>

        “他是这样的。”&1t;/p>

        方鸻大概有点理解这家伙为什么会中诅咒了,在未知的地方乱摸乱碰基本就是找死的最好途径,不过这家伙眼下运气正好,大概暂时死不了。&1t;/p>

        总而言之,他打定主意一定要离这小胖子远一点。&1t;/p>

        “那是一种样式很少见的蛇人头冠,骑士先生。”但忽然之间,脑海之中传来塔塔小姐的声音。&1t;/p>

        方鸻大吃一惊:“蛇人?”&1t;/p>

        难道说那些黑衣亡灵,居然竟是辛萨斯蛇人?&1t;/p>

        他忽然意识到这个可能性,何况之前在那个矮人也说过,那些黑衣人说话时有些奇特的声音,但人类的声音能奇特到哪里去?除非是蜥蜴人,而夜蜥人的声音在芬里斯一带应该不会有人听不出来。&1t;/p>

        但如果是蛇人,就解释得通了。&1t;/p>

        可问题是夜蜥人怎么会和蛇人对上,而且理论上来说,那被封印在地底之下的黑暗神祇,不应该是辛萨斯的死敌吗?&1t;/p>

        他不由看向泰纳瑞克,泰纳瑞克显然也认出了这些头冠的形制,它从帕克手上接过这东西,眉骨耸起,显得有点困惑的样子。而方鸻这边把塔塔小姐的提示与苏菲一说,后者才恍然过来:&1t;/p>

        “这知识相当冷僻啊,”她略微有些意外:“我和点墨染青竹也没认出来,你居然认识它。”&1t;/p>

        方鸻不好意思说这其实不是自己的功劳,在涉及辛萨斯古代语言时候塔塔女士可能涉足不深,但在其他方面,这位龙魂小姐绝对是顶级的移动图书馆。&1t;/p>

        你能听懂上百万种昆虫的声音所代表的含义吗?&1t;/p>

        妖精小姐就能做到。&1t;/p>

        她甚至还会模仿蜜蜂的八字舞——&1t;/p>

        但不要问方鸻是怎么知道的。&1t;/p>

        “那么说这些亡灵就是辛萨斯蛇人了?”苏菲问道:“它们为什么会无差别攻击所有人,安德特鼠人村落的事情也是这些亡灵干的?可我搞不懂,为什么矮人大叔背上会出现杰弗利特红衣队的匕。”&1t;/p>

        她停了一下,才说道:“它们总不会想到嫁祸给杰弗利特红衣队吧,先不说有没必要,手法也太过拙劣了一些。”&1t;/p>

        方鸻也感到有些奇怪。&1t;/p>

        他继续检查哪些尸体,然后才现一个之前没注意过的细节:“等一下,你们看这些尸体。”方鸻忽然对其他人说道,他将一具杰弗利特红衣队的尸体翻过来,致命伤是一处枪伤与一处剑伤。&1t;/p>

        现在方鸻也算经历过大大小小不少战斗了,看到这两处伤口,再结合此人的死状,就大致推断出对方生前最后一刻的状态。&1t;/p>

        他的敌人应该只有一个,左手枪右手剑,因此枪伤是手铳留下的,可以想象两个人在交剑之际,此人被对手拔出枪突然击中小腹,手中剑脱手飞出。&1t;/p>

        他抬起头看去,果然在那个方向看到那把剑。&1t;/p>

        然后对方再在他胸口补了一剑,一脚将他踹到在地,这应该就是最后战斗的全过程。&1t;/p>

        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但特别的是,对方的剑孤零零地掉在那个地方,尸体也没有要消失的意思。他翻开对方的眼皮,下面黑沉沉一片,有些充血。&1t;/p>

        没有星辉——&1t;/p>

        死透了。&1t;/p>

        “很奇怪。”方鸻嘀咕了一句:“这只是很普通的枪伤与剑伤,与外面那些死得渣都不剩的家伙完全不一样,但为什么也失去星辉了。”&1t;/p>

        “你看看那边。”这时苏菲忽然开口道。&1t;/p>

        方鸻一愣,抬头一看,刚好看到不远处地上夜蜥人的尸化为黑色的烟尘,一点点消散得无影无形。&1t;/p>

        “那是……星辉复活?”他怔了一下。&1t;/p>

        “倒不如说是信奉黑暗神祇的复活方式,”苏菲小声答道:“我之前见过一些高阶邪教信徒,他们死后就是这个样子的,你知道我们的复活不仅仅与星辉息息相关,背后还有众圣的因素——”&1t;/p>

        “没有各个神祇的圣殿,我们是无法复活的,这些信奉黑暗之中众名的人也是一样。”&1t;/p>

        “这说明什么?”&1t;/p>

        “说明什么不已经很明显了吗,”苏菲答道。&1t;/p>

        她停下来,用口形对他说了三个字。&1t;/p>

        方鸻听完那三个字,完全愣住了,他回过头来再看了看手边杰弗利特红衣队的尸体,终于明白过来什么。&1t;/p>

        死寂区——&1t;/p>

        这石桥后面是星辉的死寂区。&1t;/p>

        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是自己运气太好呢,还是太坏。普通人在前往第二世界之前,几乎很难有机会遇上的死寂区,到目前为止他才十级不到,就已经遇上了两次了。&1t;/p>

        不过与第一次脑子里面一片乱麻不同,这次至少他有了点心理准备,先不说孤白之野事先就给他打过预防针,这遗迹下面有些地方可能有死寂区存在。&1t;/p>

        而更重要的是,从多里芬到这里,他见多了星辉流逝的死亡,久而久之,对于这样的死亡似乎也没有想象之中那么恐惧了。&1t;/p>

        反倒是银色维斯兰的众人——&1t;/p>

        他忍不住看了苏菲与面前的一众骑士一眼,问道:“所以说,你打算让他们撤离这里了吗?”&1t;/p>

        苏菲听了方鸻的话一愣,忍不住有些好笑:“艾德,你以为公会投入到我们这些人身上,是为了培养一批好看易碎的花瓶?“&1t;/p>

        方鸻一愣,他其实还真是这么以为的,银色维斯兰在这些人身上投入这么多,当然不会愿意看到这些人莫名其妙挂在死寂区里面,让前期投入打水漂。&1t;/p>

        但苏菲却摇了摇头:“对于那些明星选召者可能是如此,但对于新人绝对没有这个说法,所谓的潜力是在解决问题的基础之上,如果无法做到这一点,还谈什么天赋?”&1t;/p>

        “但总会有一些无法解决的麻烦。”&1t;/p>

        “那就是我的职责了,作为一个指挥者,我的任务就是分清可以做到与不能做到——而不是事后后悔——我早应该看清楚一些,或者当时应该更果断一些。”&1t;/p>

        “所谓一将无能,累死三军,正是这个意思。”&1t;/p>

        苏菲说完轻轻笑了一下,用手拨弄了一下丝:“眼下的局面对银色维斯兰来说还不算什么,当然不到回头的时候,这里如果是死寂区,那我们只要不死就可以了。”&1t;/p>

        方鸻有些意外地看了这位银色维斯兰的公主殿下一眼,心中微微有些感触。&1t;/p>

        自由冒险者或许有自由冒险者的苦恼,但大公会内部的事务,想来也不是人们想象之中那么一帆风顺,他当然明白要说出这一番话来,需要的不仅仅是自信而已。&1t;/p>

        更是常人无法企及的努力与责任感。&1t;/p>

        否则今天站在这里说出这句话的,就不会是她。&1t;/p>

        众人一边向前走,一边检查不时出现的尸体,石桥后面是一座孤零零悬于黑暗之中的城市,而深入这座城市之后,战斗的规模逐渐变小,连帕克与箱子也看得出来,战斗在这里告一段落。&1t;/p>

        但他们才刚刚站定,前面就幽灵一样冒出两个人来。&1t;/p>

        对方也有点惊讶地看着他们。&1t;/p>

        一个有些轻柔的声音愕然问道:“艾德先生?”&1t;/p>

        开口的人,这才从那两人背后走出来,那是一张与先前那血淋淋的脸蛋一模一样姣好的面容,只是微微有些娇弱,她星子一样的眸子里面,正放出惊喜与意外的光芒来。&1t;/p>

        “爱丽丝?”&1t;/p>

        少女这才噗嗤一笑:“我是爱丽莎啊,艾德先生你又认错了。”&1t;/p>

        方鸻看她的样子,不由一愣。&1t;/p>

        “你是爱丽莎小姐。”&1t;/p>

        少女点点头。&1t;/p>

        “那爱丽丝她?”&1t;/p>

        少女眉头这才皱了一下,叹了口气道:“我没保护好爱丽丝……”&1t;/p>

        方鸻在原地微微怔了一下。&1t;/p>

        ……&1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