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伊塔之柱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七章 接近的谜底

第二百零七章 接近的谜底

        一走出蘑菇林,方鸻下意识停下脚步,因为眼前是一片一望无际的龟裂土地,地面像是地上世界久旱少雨的地区,土地开着一条条豁口,火山灰的灰色,仔细看去细细密密的裂纹之中还有丝丝黑烟萦绕。&1t;/p>

        方鸻半跪下去,用手上的戒指轻轻一触——那是在多里芬吸收过龙之金曈力量的金焰之环,戒指中尼可波拉斯的一部分力量果然产生了反应,蠢蠢欲动,与之前他在第八层触碰那黑色河水时的反应一模一样。&1t;/p>

        方鸻将手一缩,那个领头的骑士从前面回过头,以为他在看这里的土地,好心解释了一句:“这是焦土,遗迹之下第十一层的地貌,我们从无底之渊下来直接越过了两层,这里的地貌实质是受下面熔岩层的影响。”&1t;/p>

        艾塔黎亚广阔的浮空大6地下也有熔岩层存在,但从没人真正去过宽广的地心世界,也不知道地下的火焰是否真的来自于浮空大6下方的渊海。&1t;/p>

        不过新世界最大的地下世界实际存在于第一大6桥之后的灰岩之域,那里也是第二世界最大的浮空大6群之一。&1t;/p>

        那里自然也在方鸻的行程之上,有机会的话他真想去看看那里的地心世界,看看那个传说之中才存在的地方,当然了,那对现在的他来说还只是一个遥远的梦想而已。&1t;/p>

        方鸻直起身来,对那个骑士补充了一句:“恐怕除了熔岩层之外,还有黑暗力量的影响。”&1t;/p>

        那骑士微微一怔。&1t;/p>

        箱子在后面等得早不耐烦,忍不住问道:“话又说回来,那些人究竟在哪里交手?”&1t;/p>

        “我们的人就在前面,翻过那座小丘应该就能看到了。”骑士这才答道。&1t;/p>

        事实上他们一行人还没翻过小丘,就听到了下面传来施法者高声吟诵的声音,而来到土丘顶上,方鸻则一眼便看到下面交战的双方——三个银色维斯兰的骑士正在一个神官的辅助下,杀入一群尸鬼与骨头架子的重围之中,并从里面救出几个选召者来。&1t;/p>

        那几个选召者看起来来自同一个冒险团,战袍式样相差不大,其中一个咋咋呼呼的矮人战士,一个人类神官,一个半大的魔导士男孩,还有一个大长腿的精灵女游侠——艾文奎因精灵。&1t;/p>

        这几人都受了伤,但实力还算不俗,否则也等不到银色维斯兰的人来支援,当然比起后者来,就差得远了。&1t;/p>

        银色维斯兰的三个骑士个个都能独挡一面,一个擅长防护,同时拉住七八头尸鬼再加上一堆骨头架子还能游刃有余,一面用盾牌乒乒乓乓挡住尸鬼的攻击,并巧妙地通过走位来寻求回复格挡平衡的机会。&1t;/p>

        另外两个攻击手,任中一个都可以同时面对四、五头十四级以上的尸鬼不落下风,而那个神官走位也十分风骚,总能游走在三个骑士构成的三角防线之内,吟唱的同时并不需要同伴太过照顾。&1t;/p>

        并且每当一面尸鬼太多时,他都会用神圣之锁定住其中最关键的那几头,好让队友压力不至于过大,生生把一个奶妈的职责扮演成了一个合格的控场者。&1t;/p>

        那几个来自于其他冒险团的选召者都看呆了。&1t;/p>

        方鸻也认得这四个人,不过只是银色维斯兰这个队伍之中并不起眼的几个成员,要不是眼下这一出,他甚至都没觉察出这几个人居然这么厉害。&1t;/p>

        帕克和箱子也有些意外,尤其是中二少年,看着这一幕,手按佩剑一句话也不说。方鸻回头看了他一眼,心知对方有些受刺激,毕竟在听雨者的旅团,对方一直天赋最高的那一个,也最受孤白之野看中——&1t;/p>

        而后来遇上了自己,但那也不算什么,炼金术士与战斗职业差别本来就大,但在这里,银色维斯兰一个队伍之中随便拉出几个人来,展示出的实力就不下于他,显然让他感到有些压力了。&1t;/p>

        这时银色维斯兰的其他人正在等他下令,显然之前的配合下来双方已经建立了基本的信任,再加上苏菲不开口,银色维斯兰的众人已经俨然把他当成了这个队伍的临时队长。&1t;/p>

        方鸻也不废话,直接开口道:“上去支援。”&1t;/p>

        区区几只亡灵而已,多余的命令他想银色维斯兰的这些未来的精英们也不需要,他们自然知道该怎么办,指挥聪明人,有时候就是这么省事。&1t;/p>

        他又看了箱子一眼,心中觉得这家伙纯粹是想多了,虽然大公会培养下一代核心一般会用竞争制度,但像享受苏菲手下这支队伍资源程度的核心队伍,就算银色维斯兰恐怕也拿不出太多来,整个公会内充其量不过一两支而已。&1t;/p>

        不仅仅是物质资源,还有宣传资源——他还没有进入新世界之前,在社区上就无数次听过这位银色维斯兰的公主殿下的名头,这说明银色维斯兰早已在开始为这些人造势了。&1t;/p>

        这些人当中的一些未来很可能成为真正的明星选召者,与那个中国赛区的传奇王朝下一代的核心成员。&1t;/p>

        能与这些人站在一个水平线上,哪怕只是一时,也足以自豪了。&1t;/p>

        不过方鸻想了一下,并没有告诉对方这一点,一个好的开头并不代表未来的结果,引导箱子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个男人,他的导师——孤白之野自己就是最好的例子。&1t;/p>

        还有当时与他一起飞马桥并肩迎敌的那个天才炼金术士少年,两人的天赋在方鸻看来并不下于银林之冠的那个传奇全视者kun,但事实却是后者前往了第二世界,成就一段传奇。&1t;/p>

        各人因为选择的路不同,最后结果也大相径庭的例子在第一世界与第二世界都太多太多了。&1t;/p>

        而注定与大公会错身而过的自由冒险者们,享受到的资源只可能会比这些人更少,因此自身的心态与努力才显得更加重要——也是经历了如此多的事件之后,方鸻才逐渐明白过来这一点——以及当时在精灵遗迹之中,弥雅对他说的那番话的真实含义。&1t;/p>

        因为这个星门之后的新世界,与星门外的那个世界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1t;/p>

        不过方鸻自然也谈不上总结出什么心得,充其量不过是想给箱子一点压力罢了,他明白自己其实也一直背负着很大的压力,只是他一直把这些压力视作动力的来源。&1t;/p>

        至于箱子有一天会不会被这些压力压垮,方鸻其实也没想太多,但那是他作为一个队长的起码职责。&1t;/p>

        银色维斯兰与下面的尸鬼与骨头架子的战斗有些乏善可陈,其实纵使不需要他们支援,那些人也能对付得了这些亡灵,只不过要多花一些时间罢了。&1t;/p>

        不过后者的加入显然加快了这一进程。&1t;/p>

        在艾塔黎亚,为黑暗力量驱使的亡灵会有各种各样的负面情绪,譬如暴怒与贪婪——但唯独不会感到恐惧,所以它们就像是木头桩子一样被冲下山去的银色维斯兰众人砍怪切菜地冲倒在地上,然后一波接一波地冲上来送死。&1t;/p>

        直到最后一具骨头架子粉身碎骨啊,化为尘埃。&1t;/p>

        砍怪自然是需要体力的,这一点连银色维斯兰也不例外,他们毕竟也只有十五级不到,装备可能比一般人好上不少,但属性其实也没高太多,因此一场战斗之后,所有人都坐在地上喘气。&1t;/p>

        只比那几个四仰八叉躺在地上的冒险者稍微好那么一点。&1t;/p>

        那几个冒险者中领头的明显是那个人类神官——除了矮人之外,对方也是这个队伍中最年长的一个,大约三十岁左右的年纪,就选召者的年龄来说,已接近退役。&1t;/p>

        这种人留在艾塔黎亚,要么是还想着奋斗两年再多弄一些积蓄,混迹在一些垃圾二线队伍之中混吃等死。要么就是转而成为格兰特那样的公会管理人员,虽然与辉光物质的同调下降,但并不妨碍非战斗事务的工作。&1t;/p>

        那个人类神官明显是属于后者一类,他在战斗之中偶尔丢一个两个几乎已经没什么效力的治愈法术,但更多的时候在负责指挥,就方鸻所见,指挥水平还不差。&1t;/p>

        当然了,方鸻自己的指挥水平其实也就一般般,他更擅长的是眼下这样的场合——探险、分析与寻找线索,他只所以得出结论,其实不过是鹦鹉学舌——因为是苏菲这么告诉了他一句。&1t;/p>

        而他在银色维斯兰骑士的带路下,分开人群找到对方时,那几个选召者明显有些激动——尤其是那大长腿的精灵女游侠还十分大胆地打量了他一眼,而其余几个人包括那个矮人脸上则都带着一些好奇与崇敬的神采。&1t;/p>

        方鸻心知肚明这些人会错了意,显然是把他也当成了银色维斯兰的人,他也自然理解这些人心中所想,因为他自己不久之前也还是一个追星族。&1t;/p>

        只有那个人类神官脸上神色也最淡,显然年龄渐长,也渐渐过了狂热的年纪,他先站起来道了一句谢:“说起来还没谢谢你们,要不是你们我们就难办了,不愧是银色维斯兰。”&1t;/p>

        “不必客气。”银色维斯兰的骑士回了一句,然后看向方鸻。&1t;/p>

        方鸻点点头,但也不纠正对方的说法,他其实更关心的是这些人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他一直以为只有杰弗利特红衣队的人在他们前面,但现在看来显然并非如此。&1t;/p>

        他想了一下,看了看四周问道:“这些是尸鬼,我从资料上看在这一层应当相当罕见,你们怎么会惹上这么多的?”&1t;/p>

        但他没想到的是,对方听他这个问题,脸上竟然露出一种劫后余生的神情来,喃喃自语道:“谢天谢地,还好只有这些尸鬼,要是是那些东西留下来,只怕我们等不及你们到这个地方了。”&1t;/p>

        方鸻楞了一下,隐隐想到什么:“那些东西?”&1t;/p>

        “一条船,”那个咋咋呼呼的矮人主动向他们比划道:“本来我们不少人在这个地方本来正准备扎营,但忽然从河上飘来来一条船,那么大,还有那只该死的乌鸦,我现在都还记得它站在龙头上看我的样子,那扁毛的畜生绝对是在看我们,众圣在上,我可以打赌——”&1t;/p>

        对于矮人的描述,几个人都心有余悸地齐齐点了点头,显然十分认同。&1t;/p>

        “等等,”一旁银色维斯兰的骑士忍不住上前一步:“你们说你们在这里扎营,然后看到了一条船……那船,我是说那之后呢?”&1t;/p>

        他忍不住看了其他人一眼,每个人脸上都隐隐带着有些不妙的神色,帕帕拉尔人与箱子也互视了一眼,显然大家都还没忘记他们先前在第八层看到的那些东西。&1t;/p>

        更别提他们才从无底之渊内杀出一条生路那糟糕的遭遇了。&1t;/p>

        “那之后你们和他们交上手了?”箱子也翁声瓮气地问了一句。&1t;/p>

        “交手?”人类神官大摇其头:“别开玩笑了,要是我们和那些东西交上手我们早死了。”&1t;/p>

        “那船就在那边停下来,然后那些黑衣人在岸边登6了,”精灵女游侠看了方鸻一眼,大约对他这个类型不怎么感兴趣,转而主动对箱子说道:“我们运气好,没有一个上,上得最早的那些人全部被杀了,被那个女人……”&1t;/p>

        “女人?”方鸻和苏菲同时敏锐地抓住这个字眼。&1t;/p>

        他们彼此看了一眼,心中一下子就想起了在安德特鼠人的村落之中,鼠人族长临死之前那番话。&1t;/p>

        乌鸦和告亡之人目前都有了。&1t;/p>

        但女人这还是头一次出现。&1t;/p>

        而方鸻则想得更多,他悄悄把手揣到包里,握住那里的小小的胸针。&1t;/p>

        “是的,女人,”精灵女游侠肯定地答道:“她走在最前面,带领着那些黑衣人,我们看不清楚她的样子,但我可以确定那是一个女人,她与她身后的那些人说话时有些奇怪……”&1t;/p>

        “怎么个奇怪法?”泰纳瑞克忽然从后面走了出来——由于它先前并没有跟众人过来,方鸻都有些奇怪这家伙是怎么出现的,更不用说那精灵女游侠,吓得差点大叫一声。&1t;/p>

        还好银色维斯兰的骑士安抚住她:“别害怕,这是我们的同伴。”&1t;/p>

        那女游侠这才‘哦’了一声,有些奇怪地看了泰纳瑞克一眼,大约是把蜥蜴人王子当作了选召者——心中还有些奇怪,怎么还会有人选择这么古怪的种族的。&1t;/p>

        她这才继续说下去:“我也说不上是怎样的奇怪,她和那些人距离我们太远了,冲上去的人全部在一瞬间被杀死了,我们不敢靠近,因此也听不太明白,但那声音就是很奇怪,和我们不一样。”&1t;/p>

        方鸻默默记下这一点。&1t;/p>

        而帕克又忍不住问道:“既然你们没上去,怎么又会落得这个下场的?其他人呢?”&1t;/p>

        “都死了,”那个神官小声答道,他指着不远处答道:“那些黑衣人根本没不在乎我们,他们从那个方向离开了,但他们离开之后,就从地下冒出数不清的亡灵。”&1t;/p>

        “我们被这些亡灵包围起来,所有人都死了,只是我们运气好,另外或许还有一些逃走了,但我们也没时间去关注其他人。”矮人叹了口气,又自我安慰道:“第八层之下实在是太过危险了,不过也好,能到这个地方我们已经很满意了……”&1t;/p>

        其他人显然都认同他说法,纷纷点头。&1t;/p>

        但方鸻显然没时间去理会他们的庆幸,他在心中询问自己那个问题的答案——那条船究竟是什么?那些黑衣人来自什么地方?那个女人真的是希尔薇德小姐吗?&1t;/p>

        如果不是,她的胸针为什么会在那里?&1t;/p>

        但他实在无法得出答案,只得问了一下这几个选召者那些黑衣人登岸的地方,那几人犹豫了一下,大约是看在银色维斯兰这个名号的面子上,才同意带他们过去。&1t;/p>

        那地方其实就在不远处,靠近他们下来的那条地下河岸边,方鸻在几人带领下来到岸边,立刻现这些的土壤有些不太对劲。&1t;/p>

        事实上不止他一个人意识到这一点,因为泰纳瑞克已抢先一步蹲下去,用爪子抠了一点泥土,用手搓了搓,然后才交给他。方鸻接过一看,立刻现这根本不是什么泥土,而是薄薄一层灰烬。&1t;/p>

        他立刻意识到这是什么,胃里一阵翻腾,强忍着恶心用戒指触碰了一下,感到里面的力量蠢蠢欲动之后,才嫌恶地将这些灰尘洒回地上。&1t;/p>

        泰纳瑞克用焦黄色的目光看着他。&1t;/p>

        但方鸻则先转过身,开口询问精灵女游侠与矮人几人道:“说起来,那些冲上去的人是怎么死的?”&1t;/p>

        那几人显然没意识到他这个问题的缘由是什么,只下意识摇头:“没看清楚,大约是一个法术,总之太可怕了,那些鬼东西只怕是满级的精英怪物吧?那个女人难道是世界领?”&1t;/p>

        方鸻没有答话。&1t;/p>

        他心中有些惊涛【31小说网    】骇浪,甚至隐隐觉得自己可能已经接近了那个答案。&1t;/p>

        因为这些人没有复活,也没有星辉……&1t;/p>

        他们的死状,其实与第八层的安德特鼠人,遗迹多里芬的居民,还有艾缇拉的弟弟并没有什么不同。&1t;/p>

        ……&1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