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伊塔之柱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四章 地下河道

第二百零四章 地下河道

        “哟呵,哟呵,古老的船之路哟——”

        “古老的船之路哟,通向那死亡的迷雾!”

        “哟呵,哟呵,告亡之人的灯塔哟——”

        “苍白的灯光哟,穿透那迷茫的前路!”

        巨大的龙船缓缓从河上顺流而下,地底的世界自然没有一丝风,因此帆无力地低垂着,边缘有些破败,一只乌鸦站在狰狞可怖的龙之上,用泛着冷光的眼睛看着岸边的他们。

        船上有很多人,一排一排站得整整齐齐、密密麻麻,这些人穿着黑斗篷,垂着头,笼着手,悄无声息好像是一船幽灵,对周遭一切漠不关心。而那悠长的歌声明明从他们之中传来,但远远地看不到任何一个人开口,随着歌声渐渐远去,龙船消失在雾气之中。

        过了好一阵子,河水也逐渐清澈,地下河又恢复了翠绿的颜色,河上的尸体与异象一并消失得无影无踪。方鸻这才走到湿润的岸边,从包里掏出一个东西戴在手上,然后伸手在水中沾了一下,略微怔了一下,然后直起身来,看向那条龙船消失的方向,问了一句:“这附近之前有过关于那东西的传说吗?”

        “从没听说过,”苏菲答道:“村庄里没有人和我们说起过有这样一条船,不过我们停留在那里的时间并不长,也不能肯定。”

        方鸻趁这个时间让塔塔小姐在社区之中搜寻了一下相关信息,但得到的也是相同的答案,在这一带从未有过相关的传说。他们买来的资料上自然也没任何提及,上面甚至连安德特鼠人也没有提及,相当坑爹。

        方鸻再问苏菲:“这条河通向哪里?”

        苏菲有些怪异地看着他:“等等,你不会想要沿着这条河追下去吧?”

        “我要先确认一下。”方鸻答道。

        “那是一个叫做无底之渊的地方,丹-洛妮她们认为那下面是通往死者之国的大门,但我去看过那个地方,不过只是一个地底深窟罢了,它可能通往深层世界,但距离真正的地心还远得很。”

        “夜蜥人应该也清楚这些地下河流的走向吧?”方鸻忽然问道。

        苏菲看了他一眼:“——你怀疑杰弗利特红衣队会走水路?“

        方鸻答道:“前提是夜蜥人有在地下航道之中航行的经验。”

        “它们当然有了,而且要论及对于地下世界的了解,安德特鼠人拍马也比不上这些地下世界的猎手。”

        她还没说完,突然看到方鸻走向一旁的蕈树,站在树下,召唤出步行者iii型,命令它一剑斩在厚厚的菌托上,木屑飞舞。方鸻弯腰捡起其中一片,用手捏了捏,才满意地点点头。

        “软硬适中,密度也还可以。”

        然后他才对她说道:“让你的人帮忙去砍点树,我们想办法造两条船出来——”

        “行,”苏菲马上答应下来,和聪明人搭档起来就是让人感到轻松——并且她想了一下说道:“我会让他们分成两队,顺带往下游搜索,看看能不能找到杰弗利特红衣队留下的踪迹。”

        “可以。”方鸻颔。

        双方马上行动起来,没多久银色维斯兰的人就在下游有所收获,他们在那里找到一个废弃不久的宿营点,是夜蜥人的营地,规模不小,少说有一百人左右。

        营地靠近还有多条船被拖拽下水的痕迹,潮湿的河岸上留下了人类的鞋印,一切线索都说明杰弗利特红衣队离开并不久。

        这个消息让方鸻与苏菲感到同样不解,他们到现在也还没明白杰弗利特红衣队是怎么到他们前面的。

        银色维斯兰的人又从下游运回了伐倒的蕈树,这些巨大的蘑菇与它们娇弱的同类不同,这是真正的地底森林,菌托与菌柄部分早就木质化,密度也适中,原住民就用它们来做建筑材料,用来造船自然也再适合不过。

        苏菲还派了一个人来找他,那人是个博物学者,一个少年,也并不比姬塔大多少,他看到方鸻时嘻嘻一笑说道:“大佬,公主殿下让我来帮你的忙。”

        “大佬?”方鸻因为这个古怪的称谓楞了一下。

        “在中国赛区,能把灵活构装控制到那个水平的,无一例外都是大佬,即使现在不是,以后也会是。”少年恭维道。

        方鸻听他说得有意思,忍不住莞尔,时至今日还从没人说过他是大佬,无论是丝卡佩还是艾缇拉,甚至希尔薇德也只当他是个毛头小子而已。

        他忍不住问道:“你叫什么?”

        “我社区id是点墨染青竹,你叫我竹子就可以了,大佬。”少年答道:“大佬要不加入我们公会吧,以你的水平加入我们的这个队伍绰绰有余。”

        方鸻微微一笑,摇了摇头。

        有人来帮忙,他自然没什么不乐意的,那位银色维斯兰的公主殿下真是心细如,心知他可能没有图纸——当然一般选召者也不会对这些独木舟、小艇有研究,因此才会让一个博物学者来帮他的忙吧。

        不过老实说,苏菲这个队伍真的是高配,除了没有战斗工匠——大约是因为这个等级水平高的战斗工匠不太好找的缘故,但其他各色职业一应俱全,连博物学者这样的稀罕物都有。

        别忘了塔波利斯整一个公会也才一个博物学者,还得等姬塔这根独苗成形——当然了,这里的独苗说的自然不是姬塔本身。而在这里,方鸻看了一眼对方手上的魔导书,就知道对方是个真货,一个后备役青训队已是如此水准,中国赛区顶尖公会的实力由此可见一斑。

        不过对于对方的请求——那想必是苏菲的意思,他仍旧是不置可否。

        少年见他不答话,也不追问,老老实实配合起他工作来。

        博物学者最大的能力是通过幻想之书构造现实的能力,通过魔导书特殊的能力,忠实重现书中记载的人物、物体与场景,其中有两类再现方式,一类是写实,一类是专精。

        前者像是一段平淡的记叙,更注重的还原,召唤出的场景几乎可以以假乱真,但无法在此基础之上加以改动,原本的事物有多强大,博物学者就要支付相应多少的魔力。

        而后者则是一种夸张的表现手法,例如召唤出一片魔法的森林,攻击入侵者,或者让一套毫无生气的铠甲,变成可以受人操纵的人偶,或者减少记叙物的特征——比如让一头故事之中的巨龙,变成袖珍的幻影召唤物重现世间。

        第二类手段是博物学者的主要攻击能力,施展起来也灵活多变,比方说他可以召唤出一头真正的巨龙,但也可以从节省魔力的角度,只召唤出巨龙某一方面的能力。

        毕竟有些时候,也不是一味的越强越好。

        不过在这里,真正能帮得上方鸻忙的反而是第一类记叙,少年打开书,朗读出其中一段关于丛林冒险的故事,并将其中出现的一独木舟完美地重现在方鸻面前。

        “这是一艘圣休安角当地人常用的‘马纳斯’,它是一种适合在狭窄航道行驶的小艇,最大的一类,每艘船可以载十五个人。”

        “那我们只需要三条船就够了。”方鸻答道。

        “大佬,你最好快点,我支持不了太久的。”点墨染青竹满头大汗,虽然只是一条独木舟,但这种事无巨细再现细节的手法,还是让他这个半新手有些吃不消。

        “给我几十秒。”

        “几十秒?”

        方鸻已经举起双手,闭上眼睛,面前蕈树上的结构点密密麻麻,宛若星辰。

        而在点墨染青竹眼中,船头、船身、船尾,完整的蕈树主干竟然从多方向开始成形,他之前不是没见过炼金术士造东西,但造成这个样子的,还是第一次。

        三十二秒,一条独木舟的雏形就已然出现在两人面前,方鸻还来得及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工匠系统的经验,之前七层试炼成功之后,折算的经验被一并注入他的系统之中,但往后面升级实在太困难了,一大堆经验积累下来才到九级三分之一。

        然后他才睁开眼,对一旁的点墨染青竹说道:“好了,你可以撤销了。”

        点墨染青竹‘啊’一声才反应过来,面前构造的独木舟一下子烟消云散,他直勾勾地看着方鸻道,张大的嘴巴好一半天都合不拢,结结巴巴地道:

        “大、大佬,你你你……你是大6联赛上那、那……那……”

        至于‘……那、那那个选手’这几个字,他是激动得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了。

        方鸻看了对方一眼,有些意外:“你竟然还关注大6联赛?”

        那种偏门的生活职业比赛,除了炼金术士之外,一般人关注的还真不多。

        “我是流浪的马儿的忠实粉丝,他那期节目我刚好在现场……”点墨染青竹忽然又啊地叫了一声:“大佬,你真是那个选手!?我的天,你知道多少人在找你吗?”

        方鸻一时间有点无言以对,他当然知道有多少人在找他,而且恐怕比对方想象之中多得多——军方、杰弗利特红衣队、银林之矛,现在恐怕还要加上一个拜龙教徒。

        不过他又有些好奇:“你怎么看出来这一点的?”

        “四线操作,刚刚是吧?”点墨染青竹试探性地问道:“那是渊海长卷之上的古代技术,我听说圣约山以前研究的也是这个方向,可惜后来他们被人诬陷,其实国内很多人都不认同那个判罚——”

        方鸻楞了一下,隐隐感到有点不大对头,忍不住停下来问了一句:“渊海长卷?圣约山?”

        这是怎么扯上关系的?

        但那点墨染青竹明显正在兴头上,丝毫没听出他这话的潜台词,还兴致勃勃地说道:“没错啊,其实说白了大家私底下都在摸索当年留下来的那些遗产,只不过没想到你才是第一个展示出来的人。”

        这什么跟什么?

        方鸻一头雾水,但总觉得自己再问下去会出问题,强压下心中的不安和好奇,只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等一下,你的意思是说,在国内用这项技术的人并不多?”

        “何止不多!?”点墨染青竹大摇其头:“就你一个而已啊,在国外应该也找不出第二个,你可是出大名了,大佬,现在整个考林—伊休里安的工匠总会只怕都在找你。”

        方鸻有点沉默,他在想自己是不是无意当中被人利用了一把——但那些给他系统的人不可能会料到他会参加大6联赛,何况把多极之球的技术应用到工匠系统之中,也只是他自己的一个摸索。

        只是一个无意当中的念头而已。

        因此更大的可能是因为他误打误撞,再加上一点机缘巧合。

        不过他暂时还看不清楚这件事究竟是好是坏,至少从点墨染青竹透露出的信息来看,当年圣约山事件可能没那么简单。那个所谓的遗留下来的遗产,是那些人给他的东西?

        那么那些人又是谁?

        他们又为什么要把那个训练系统给他?

        方鸻不由在心中暗暗记下一笔。

        独木舟有了一个雏形之后,之后当然要再经过细化修改,以及强化结构,不过这些工作对于一个有选召者系统的炼金术士来说基本都不值一提,何况方鸻。

        前前后后不过十分钟,他就完成了所有三条独木舟,并停下来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作品。

        他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这应该是自己所造的第一批船吧?

        方鸻也没想到,自己的第一次造船大业,竟然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完成的。

        他想要是希尔薇德在这里的话,肯定又要调侃他一番——但可以肯定的是,贵族小姐一定会带着那种独特的、柔和的笑意,用欣赏的目光看着这些拙劣的作品。

        想到这里,他不由低头看了看自己手心中的胸针,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这时候苏菲才回过头找他,切过窗口一看,不由吓了一大跳:“你就造好了!?”

        能让银色维斯兰的公主殿下吃惊,方鸻不由有点开心:“有问题吗?”

        “你别不是豆腐渣工程吧,我警告你啊,地下航道危机四伏,”苏菲忍不住说道:“而且你自己也是要乘这些船的。”

        但她说归说,也知道方鸻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不由看向一旁的点墨染青竹,少年一副十分兴奋,但又忍不住不开口的表情。她狐疑地问:“所以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公主殿下,这是个人隐私,”少年兴奋地答道:“这是我和大佬之间的秘密。”

        “你给我等着。”苏菲没好气地瞪了这家伙一眼。

        方鸻在一旁忍不住向这家伙伸了伸大拇指。

        好样的,讲义气。

        不过银色维斯兰的公主殿下显然也不是寻根问底的性子,既然方鸻不愿意说,她便也不多问,只把船造完的消息传递出去之后,银色维斯兰的众人纷纷表示啧啧称奇,然后才赶来会和。

        众人协力把三条独木舟推下水,苏菲、茜与方鸻等人乘第一条船走最前面,船上还包括一名神官,和之前质疑过他那游侠,然后就是几个骑士,以及坐在最后面的点墨染青竹。

        船一下水,方鸻就感到这条地下河虽然表面上十分平缓,但水面下水流实则湍急,船行得飞快,一转眼之间三条船就拉开距离。

        船沿着荧光闪烁的地下河前进,两岸的景色可谓千奇百怪,有时候是一片茂密的蘑菇林,有时候又是嶙峋的溶洞群,转过一个湍急的弯,展现出一片开阔的地底平原,还能看到一些前来饮水的地底生物。

        但前面的景色再一变化,船又钻入低矮阴暗的洞窟之中,两边石钟乳柱之间甚至还能看到累累白骨,也不知道是什么生物留下的遗骸。

        有时候甚至有前人遗留的财宝一闪而过,但度太快,方鸻也来不及反应,转眼之间船就已经进入了另外的地下河道之内。

        方鸻拿出怀表一看,前后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前面的景色豁然开阔——但开阔只是假象,地下河水在这里变得湍急无比,宽阔的河面逐渐收束,拉出长长的白色激流,汇聚向前方一个巨大的洞窟之内。

        那洞窟远远地看上去,像是一个张开巨口的骷髅头,它差不多有二三十米高,以及一半的宽度,尖锐的岩石构成骷髅头的狰狞的獠牙。

        地下河水在它獠牙背后汇入漆黑的咽喉之中,深不见底,连方鸻看了也不由有点头皮麻。

        “那里就是无底之渊,”苏菲在视窗后面看着这一幕,提醒了一句:“在此之前应该没有人进去过,你考虑清楚了。”

        方鸻看着那张黑洞洞的巨口——

        手中的胸针有些烫手,那不仅仅是希尔薇德小姐——也是他的队员遗留下的东西,何况杰弗利特红衣队也正在那里,容不得他考虑太多。

        “我只希望这条河别让我们直接下到十层之后。”他回过头,只回答了一句。

        “为什么?”苏菲有些意外。

        “那不就错过了之前几层的奖励了吗?”

        银色维斯兰的公主殿下微微一愣,但船上骑士们已经为这苦中作乐的精神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说得没错,要那样的话你亏大了。”

        “我们的小公主也难得做了一笔划算的买卖。”

        “什么叫难得!”

        方鸻也不由微微一笑。

        ……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