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伊塔之柱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控制论

第一百九十六章 控制论

        但不愧是银色维斯兰,很快就有人指出方鸻几人战斗的地方“看看那里,他们利用了地形。”

        “的确,这里与寒林是不同的,我们早该想到这一点的,看看那些猎手爪牙的等级,比传闻中低上不少,这也和我们预想中是一致的;但能这么快想出来这战术,也很棒啊!”一个米莱拉的神官说道,神官是治愈师的二阶职业,偏向于预言与治疗,而另一分支的牧师则侧重布道与驱魔。

        银色维斯兰的职业,主要由各色骑士、神职者与游侠三大主体构成,这支小队的人员组成基本也沿用了这一比例。

        “但即便如此,他们这么几个人要对付这么多亡灵也很棘手啊,还是说有减员吗?”有人低声问道。

        苏菲看着雾气弥漫之下的几人,回忆了一下在四层的相遇,轻轻摇了摇头,然后她才听到有人在说“因为有战斗工匠啊……”

        那人声音逐渐低了下去,战斗工匠全力全开之下,一个顶俩,一个顶仨都是有可能的,但一个‘野生’的战斗工匠真有那个水平吗,令人怀疑?对方从年纪上来看,也还是个新人——但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也没听说过有什么天才的新人入行。

        社区上无时无刻都有人在争论谁才是今年的新人王,但这些人作为中国赛区真正顶尖的公会的成员,无一心下不清楚,这才下半年刚过一半,真正的庞然巨兽们都蛰伏着呢!

        那些社区上炒作得厉害的新人,其背后的推手无非是一些浑水摸鱼的小角色,不值一哂。

        但眼下这个……

        苏菲不去听其他人评论,带着欣赏的目光看着正与古君猎手对峙的方鸻,两台持剑人率先映入她眼帘之内“双控持剑人,二十二级。”

        这个常识一样的念头在她脑海中一闪而过,但一愣之后,哑然失笑地摇摇头,心想这里哪来的二十二级。

        “双控持剑人,十五级。”

        她修正了一下自己的概念,心中愈好奇——高手自在民间——她原本以为不过是人们一厢情愿的美好意像,但没想到一次偶然的遭遇,竟让自己遇上一个真实的例子。

        苏菲静静看着,手上放松下来,垂下手中长剑,驻在地上。

        众人深知他们的公主殿下脾性,看到这一幕,知道她暂时不打算加入战斗了,也纷纷放下刀剑手杖。但议论的声音小了下去,十五级双控持剑人,无论在任何地方这都象征着实力——

        只是人们井然有序,安静地旁观,其间没有任何一个人询问要不要上去渔翁得利。

        若换作任何一个其他公会,无论是杰弗利特红衣队,还是银林之矛,眼下正是摘桃子的大好时机,其区别不过是前者下手不会留情,而后者的在可能的情况下可能会留方鸻几人一条小命。

        而要换作e1ite这样的公会,说不定还要十分猥琐地找出几个万中无一的咒文使(召唤师分支),帮boss上几个增益buff,装成是boss狂暴杀人的样子,还要一边假装救援不及——简直就是公会界的一股泥石流。

        但这就是银色维斯兰——

        银色维斯兰只会从正面击败它的对手。

        方鸻全神贯注,连早先放出去的条妖精也悉数收回,自然不知晓银色维斯兰已经入场——他心下只有一个想法,尽可能多地挤出一丝计算力,因为这可能是自己来到星门之后这个世界,有史以来最艰难的一战。

        古君猎手的幻影固然不及尼可波拉斯,也不如精灵遗迹地下的构装巨兽强大,但在那些场景之中,他都不是主要的参战者,而在这一刻,他明白自己能依靠的只有自己一个人了。

        其他人是不可能抽得出手来帮他的。

        甚至他们还等着他早一些解决这棘手的怪物。

        能不能赢,不是方鸻要考虑的事情,而是如何去赢?

        在任何情况下,强大的一方总是有先出手的资格,因此古君猎手在略一‘观察’方鸻之后,便拉回马头,率先出击。

        这位古老君王坐下的战马与它的黑衣骑士们不同,这具空洞的骨骼高大如山,虽然黑洞洞的眼窟惨白嶙峋,但仍能看出其生前的强壮与优美,它从胸腔与四蹄之下冒出熊熊燃烧的苍白烈焰,每踱一步便在灰土中留下一个带焰痕的蹄印。

        它低沉地咆哮着,笼头、嚼口与缰绳皆由寒铁打造,上面带有金属锐刺,背后古君猎手一拉铁链,哗啦啦作响,梦魇战马出一声类似于人的尖笑,腾空而起。无头的骑手手擎长剑,一剑向方鸻斩来。

        剑刃在视野之中带着一道狭光,既宽又薄,苍白如骨,连上面重重的锻纹也清晰可见。

        但方鸻心中比任何一刻都更沉静,他举起右手至鼻尖的高度,从食指到小指依次轻轻一握,优雅如蝴蝶收翼,而每一根手指之间像是有一条无形的线,牵动持剑人拦在面前。

        古君猎手手中长剑一剑斩下。

        犹如一道苍白烈焰,平直有力,垂落而下。

        而银色维斯兰众人眼底深处映出的这道剑光,令人所有人不约而同地屏住呼吸,一剑之下,步行者向前格挡,双剑交错,时间像在那一刻定格,三把剑彼此撞在一起,剑刃上荡漾起肉眼可见的震颤波纹。

        波纹自前向后缓缓向后传递,人们仿佛看到那六条无形的线自方鸻手中延伸——各自带着不同的语言与论述,腕关节卸力,肘关节收束,重心后仰——他们仿佛看到核心水晶之中闪出一道明亮的火花,巨力让持剑人向后退开近一尺,但它四足同时转换姿态,在地上拉出一道深深的沟壑。

        一剑之后,古君猎手与两台持剑人错身而过,方鸻则一闪,抓紧时间跑向另一个方向。

        他要始终保持对方、自己与灵活构装相对一条直线。

        而人们对此视若未见,脑海之中只还反复回想着之前那惊世绝艳的一见——

        “挡住了?”

        所有人心中生出一个共同的想法。

        它大胆至极,疯狂又夸张,但又确确实实生在眼前,仿佛是一个荒诞的现实。

        “可怎么挡住的?”

        人们心中不由又问。

        无法回答——

        只有苏菲一语不,沉静地抬起手,翻开系统的界面,手指在空中划出一个四四方方的框,将眼前这一幕框在画面之内。其他人见状,才醒悟过来,纷纷有样学样,后知后觉地打开选召者系统。

        遇到鬼了!

        这是所有人心中的想法。

        他们不由想到的是1oofah在阿尔卡斯为世人所知的第一战,那个令人惊艳的绝世天才,就从那里开启了她的传奇之路,虽然此刻的地点与时间早已改变,但他们正在经历仿佛是一个历史的重复,它惊人相似,却又有所不同。

        不同的是,此间的主角。

        但无一人感到嫉妒,因为在这广阔的星空之中,他们也有资格成为那芸芸众星之中一颗,因此只剩下一种自内心的欣赏,与见证历史的与有荣焉。

        “你知道吧,”那个米莱拉的牧师低声说道“每到这种时候,这些稀奇古怪的天才就会从地里生出来。”

        其他人明白,他说的是浑浊之域的失利,让人不由联想到多年之前那个成就王朝时代。

        “我以为这个时代,已经没有他们的土壤了。”

        “刚才那个操作?”

        所有人互相看了一眼,心有余悸地摇了摇头。

        谁又看得懂?

        或许只有苏菲眼中,闪过了一道沉沉的光。

        方鸻正跑向另一侧,他手向后一指,两台持剑人便一左一右封死古君猎手的去路。此刻持剑人手中薄刃之上,魔力正形成一道纹理,变得明亮起来,这是核心水晶全力全开的迹象,同时主魔导炉也进入了载。

        到了这时,他也不需要再考虑其他。

        不远处古君猎手缓缓停下,转身,其虽无头颅,但方鸻分明感到一道目光正落在自己身上。

        目光有些沉静,冰冷,但又带着这位古老君王狂乱的怨恨。

        它再一次举起手中苍白的剑刃,剑刃上折出一道幽光,它一拽铁链,梦魇战马双蹄直立而起,落地的同时再一次向这个方向起冲锋。一刻间方鸻眼中只映出一道连续向前的剑之残影,他心知之前一击只是试探,但这一击——

        就是货真价实的斩战术了。

        重骑士一类的怪物中,也是最常见的技能之一。

        当然,它出现在boss手上,又不大一样。古君猎手好像是一道笔直的黑色闪电,进入冲刺之时,身后斗篷像是蝙蝠双翼一样张开来,所过之处,在身后留下一道旋风,卷得尘土飞扬。

        方鸻只得转身,停下,将手从左向右一划,核心水晶的魔力输出转向另一头,犹如千丝万缕的蛛丝,当它连向另一台持剑人,那持剑人立刻挺身而上。

        古君猎手手中剑光一闪。

        持剑人回剑格挡,一声刺耳的颤音,亡灵手中苍白之剑过处,持剑人右手的刀刃直接折断,高高飞起。但即便如此,它还是在最后关头向后一缩,以最佳的卸力姿态被战马撞飞出去。

        方鸻左手接过它的控制权。

        持剑人在半空之中一个回旋,它原本正飞向不远处一根高耸的石钟乳岩柱,但改变姿态之后,四足不过在岩柱上轻轻一点,像是一只狼蛛一样向前一跃稳稳落在地上。

        只是折了一臂之后,看起来略微有些狼狈。

        但方鸻来不及皱眉,右手放出魔力之线,同时令另一台持剑人攻上去。

        古君猎手本已改变了方向,然而面对从另一侧飞射而至的持剑人,也只能勒紧铁链,横过马身一剑劈向那台步行者。只见一道明亮的火焰从它手中的苍白之剑上熊熊燃起,抡圆了犹如一条长鞭甩了过去。

        炽焰之剑。

        果然还是骑士系。

        方鸻早料这一招,让步行者向下一沉,四足像展开一字马一样沉下去,让这一剑从它头顶上横扫而过。但boss的攻势显然还未结束,一剑平过,同时坐下战马立刻向前一撞。

        这些都是骑士系的基本操作,但能人马合一到这个程度的,在选召者之中也找不出几个来。

        方鸻见状想也不想左手搭在右手之上,砰一声射出飞拳,古君猎手果然下意识一拉马头,避开这一拳的同时也撞了一个空。

        几次眼花缭乱的交错,看得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银色维斯兰的众人当然也看出了那火箭飞拳是一个灵活构装,心下不由有些风中凌乱——这他妈控制了两台持剑人,你还能再多控?

        就算是冷静如苏菲,一时间也不由抬了抬眉毛。

        但还没完。

        众人这才现方鸻之前调整的位置,正好让古君猎手与他与之前那根岩柱保持一条直线,火箭飞拳穿过后者之后,命中的方向不言而喻。方鸻将手一握,一片石屑飞溅,稳稳抓住其中一支石笋柱。

        咔一声轻响——

        他才抬起头。

        低喊一声“收!”

        臂铠之内出一声低沉的蜂鸣声,巨大的力道顷刻将方鸻拉得离地飞起,飞向马背之上的古老君王。但后者多少也是个boss,见惯大风大浪,只再一次调转方向,高举苍白利刃,一剑向半空中的方鸻刺来。

        那一幕看起来简直就像是方鸻自己送到剑刃上一样。

        “失误了?”

        所有人心中都闪过这个念头,他们其实也不算菜鸟,只是方鸻这个战斗方式,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但方鸻却做了一个更匪夷所思的举动,他在半空中松开手套,火箭手套飞回正中面向他的boss,抓住后者的肩膀,将它向前一拽。或许这点力道还不足以让这位古老的君主下马,可正是这个时候,一道影子从它背后撞了过来。

        正是之前的持剑人。

        一身巨响,这位亡灵君主重重地跌下马来,同时方鸻也向前飞跌在他不远处,摔了个狗啃泥,两个人同时狼狈不堪地从地上爬起来。

        但显然,方鸻比它更快。

        因为他不但没有一身笨重的甲胄,同时还一边让持剑人继续骚扰古君猎手。

        银色维斯兰的人简直都看呆了。

        他们见过的任何一个战斗工匠,都需要保持安安静静的环境来专心操控灵活构装,哪有这样一边自己打得飞起,一边还能让自己的持剑人继续骚扰敌人的。

        当然——

        也不是没有,那种战斗工匠叫做至高者。

        但至高者神他妈十五级就可以双控持剑人,他们又不是傻子,没见过至高者是什么东西。

        这都叫什么事?

        ……

        。